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22章

第22章

    教室窗戶打開著, 一陣陣風飄進來, 此時已是九月下旬, 北京的天氣漸漸涼爽, 即便是這樣下午後的風,一點兒不熱, 反而吹在臉上很舒服。

    林惜耳邊的小碎發,被輕風微微吹拂而起。

    她臉蛋很小,五官是那種柔潤的好看,就是傳說中美得不帶攻擊性。

    季君行盯著她,見她不說話, 正要再說。

    對面的少女,微蹙著細眉,低聲說︰“什麼獎勵呀?”

    “給你的啊。”季君行覺得有點兒好笑, 她考分能這麼高, 可有時候又偶爾能yh出懵懂的模樣,看著特別抓人心。

    林惜愣了下, 再次開口︰“我的意思,就是說為什麼給我獎勵。”

    季君行被她這個解釋逗笑了。

    他望著她問︰“你語文這次考了多少分?”

    “136。”林惜如實回答。

    季君行微挑眉, “語文分數這麼高,厲害呀。”

    他這麼一夸, 林惜微微抿嘴,臉上yh出淺淺笑意。

    這個年紀的女孩, 即便什麼護膚品都不用, 都是滿臉的膠原蛋白。何況是林惜這種皮膚好的, 靠這麼近地看著她,烏黑的眼楮跟雪白的皮膚,那樣相得益彰。

    季君行望著她。

    明明看起來yh那麼單薄清瘦,怎麼臉頰還是軟嘟嘟的。

    “可是你這個表達能力是怎麼回事啊?林同學。”說著,少年終于還是沒忍住,伸手捏了下她軟嘟嘟的臉頰。

    林惜被他捏得有點兒懵。

    那種克制不住地感覺再次襲來,熱血一下沖進腦子里,心跳跟著加速。

    似乎什麼都不能再想。

    “林惜。”江憶綿從教室前門喊了一聲。

    季君行收回自己的手掌,林惜轉頭向前看,只是臉頰上似乎還殘留著他指腹的溫熱。

    江憶綿走了過來,直接把手里拿著的東西放回桌洞,“走吧,咱們去上體育課。”

    她見季君行沒走,奇怪地說︰“季學神,您不上體育嗎?”

    這次季君行數學雖然沒考滿分,不過也有148分,而且總分其實只比林惜少了一分。

    江憶綿指天發誓,從今天開始要喊他和林惜學神,每天都要誠心拜拜,這樣到了考試就不是臨時抱佛腳。

    “去啊。”季君行懶散地回道,說真,他站了起來。

    不過臨走的時候,又朝林惜看了一眼,扔下一句︰“好好想想。”

    他走後,江憶綿挺奇怪地望著林惜,“季少爺讓你想什麼呢?”

    林惜抿嘴,輕聲說︰“他剛才問了我一個問題,我暫時沒想出來。”

    “哦哦。”江憶綿理解地點頭,隨後她眼神崇拜地望著林惜,“果然學神就只能跟學神討論問題。”

    林惜︰“……”

    兩人往操場上,一路上大多是江憶綿在說話。

    她說︰“你猜剛才我同學叫我出去干嘛?”

    林惜還沉浸剛才的事情里,一時沒回過神,還是江憶綿輕推了她一下,她才轉頭。

    “你猜我剛才干什麼了?”江憶綿神神秘秘地說。

    林惜搖頭,不過還是很給面子地問︰“你剛才去干嘛了?”

    終于,江憶綿挽著她的手臂,低聲說︰“剛才我不是塞了一樣東西在桌子里,那個其實是給季君行的。”

    給他的?

    見林惜一臉茫然,江憶綿知道她心思單純,一心撲在學習上,對這些事情都不懂。

    她也沒繼續賣關子,直接說︰“有人喜歡季君行,托我給他帶一份禮物,估計里面還有情書呢。”

    林惜沒想到居然是這樣。

    其實這個年紀的學生,正處于青春期,情感懵懂初開的時候。那些朦朧又不確定的喜歡,像是蒙著一層紗,看著美,又有點兒不真實。

    即便是七中這樣的全國名校,別說喜歡別人,就是談戀愛的學生,也有。

    不管老師如何三令五申,強調早戀的壞結果。也不管家長如何防微杜漸,這個最單純美好的年紀,心底的喜歡也是那樣單純而無暇,就像春日里發芽的種子,有種擋也擋不住破土而出的勢頭。

    “學校喜歡他的人很多?”林惜還是問出口。

    江憶綿點頭︰“多著呢,你剛轉來第一天,我不就跟你說過了。不過剛表白的沒幾個,畢竟人家這種學神,誰敢把他拖下水談戀愛,要是被老師知道了,估計不只是帶家長那麼簡單咯。”

    拖下水談戀愛……

    連喜歡看那些韓國偶像劇的江憶綿都知道,這個年紀談戀愛,猶如落水。

    “不過季君行那樣的,很難讓人不喜歡吧。”江憶綿自覺挺客觀地說。

    此時,季君行的臉不合時宜地出現在她腦海中。

    是啊,他那樣的,很難讓人不喜歡。

    林惜猛地搖頭,可是那張臉不僅沒消失,反而越發清晰,淺笑盈盈。

    他伸手摸她發頂的模樣,他把她擋在老師後面,他彎腰捏她的耳垂……

    一幕又一幕,像是電影播放般在她腦海里循環起來。

    終于,林惜伸手捂了下自己的臉頰。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衛之臣不懈于內,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

    江憶綿一臉震驚地望著她,問道︰“林惜,你在背古文?”

    林惜愣住,這才知道,自己竟然背出了聲音。

    本來她只打算在心底默背的。

    “難怪你語文能考136,而我只能考126。”江憶綿震驚地說。

    林惜默默頓住,嗯,她其實只是想驅散一個人而已。

    就像唐僧遇到女妖精時做的那樣,趕走她心里奇怪的念頭。

    這節體育課,要測驗八百米。一听到這個,前排站著的女生,立即發出哀怨地喊聲。對于一班的女生來說,最大的噩夢根本不是考試,而是八百米測試吧。

    “好了,別抱怨了,早點兒跑完,就讓你們自由活動。”

    男生是一千米,男女分開跑。

    體育老師見女生都在抱怨,于是先讓男生去跑步。

    岳黎站在林惜旁邊哭喪著說︰“我肯定不及格的。”

    江憶綿和劉辛婷同時點頭,紛紛贊同她的話,因為她們也是八百米困難戶。

    她們抱怨完,岳黎發現林惜一直沒說話,問道︰“林惜你不怕八百米嗎?”

    林惜看了一眼操場上正在奔跑的身影,大概是因為腿長的原因,他連跑起步來,都格外地舒展好看。

    她輕輕搖頭,“我還好。”

    等女生跑步的時候,其他三個女生這才發現,林惜哪里是還好。

    她完全是游刃有余。

    跑到第二圈的時候,別的人早已經滿臉通紅,呼吸急促,林惜依舊輕輕松松,甚至還有余力給她們三人加油。

    “算了,林惜,你別等我們,你先跑吧。”江憶綿說。

    林惜看了一眼站在終點的體育老師,“沒事,反正只要及格就行了,我跟你們一起。”

    大概是真不想給林惜拖後腿,三女生居然在她的鼓勵下,還真的及格了。

    她們跑完之後,許多人都往地上一坐,體育老師趕緊讓她們起身。

    不遠處的陳墨看著拉江憶綿起身的林惜,服氣地說道︰“我發現咱們這位林妹妹,還真是什麼都厲害。你看別的女生跑完,都累癱了,她還挺輕松。”

    謝昂趴在他肩膀上,點頭,“我早就說她厲害啊,你說有什麼是她不會的嗎?”

    “沒有。”旁邊一個懶散地聲音響起。

    兩人同時轉頭望過去,就看見季君行把手從兜里拿了出來,轉身往前面籃球場走。

    扔下一句,走了,去打球。

    可是他是走了,謝昂和陳墨對視一眼。

    不對呀,說人家林惜,這位少爺一臉驕傲是什麼鬼?

    開始自由活動之後,江憶綿這才發現,十二班居然又是跟她們一節體育課。本來她們還想打羽毛球的,一瞧見十二班的幾個女生,特別是董心蕊她們也在打,她拉著林惜走了。

    “不打了?”林惜見她義憤填膺的樣子,輕笑了下。

    江憶綿搖頭︰“誰還有心情啊,也就你性格好,要是我,每次看她們恨不得翻一百個白眼。”

    林惜被她逗樂。

    兩人逛了一會,江憶綿覺得口渴想喝水。

    于是林惜陪著她一起去學校超市。

    江憶綿買了一瓶水,見林惜什麼都沒拿,問道︰“你不渴?”

    林惜搖搖頭。

    想了下,江憶綿直接又拿了一瓶,“沒事,我給你買一瓶嘛。”

    林惜直接按住她的手,輕聲說︰“你要是這樣,我下次再也不陪你來超市了。”

    江憶綿見她這麼嚴肅,嚇得趕緊把水放回去了,“不就是一瓶水。”

    不過她沒敢真的拿上。

    林惜知道她是好意。昨天班長來收班費,林惜沒想到居然一次要交200的班費。之前在她老家的學校,每個學期交50就好。

    來之前,媽媽原本要塞給她一千塊錢的。

    可是林惜知道家里的情況,哥哥去世之後,家里欠了不少外債。

    都是給哥哥治病時欠下的。

    最後她拿著五百塊錢就來了這里。

    她一向省吃儉用,除了日常消費,零食從來不買。就是這樣,之前卡里充的兩百塊快用完了,昨天又交了兩百的班費,身上一下只剩下一百塊錢。

    本來她是打算過國慶節過後再跟媽媽要錢的。

    可是現在身上剩下的錢,能不能撐到月底都難說。

    江憶綿去櫃台結賬的時候,林惜站在門口等她。她垂著頭盯著自己的腳尖,沒一會,一撥人過來,見有人在她旁邊停下,林惜往旁邊站了站,給人家讓路。

    只是旁邊的人還是沒離開。

    然後,她頭頂響起一個輕佻笑聲,“你是叫林惜?”

    林惜這才緩緩抬頭,在看見對方的第一眼,認出他來。

    是十二班那個男生,上次跟季君行打球單挑那個。

    她抿著嘴,一言未發,只是往更旁邊的地方挪了挪腳步。

    秦愷被她的舉動逗笑,嫌棄他?

    說真的,他這是第一次見到,把嫌棄他表現這麼直接的人。

    他沒在意,呵呵地笑了兩聲,問︰“就是你這次考了年級第一對吧?”

    秦愷不在意成績,他是體育生。不過听說季君行這次被一個女生壓了,他就覺得挺開心。再一打听,居然就是上次被董心蕊她們誣陷的那個女生。

    林惜還是不搭理他。

    “你挺厲害啊,季君行都考不過你。”說完,他挺輕蔑地一笑,“還以為他多厲害呢。”

    終于,林惜慢慢轉頭看向他。

    秦愷見她望向自己,挑眉輕笑︰“認識一下吧,我是十二班的秦愷。”

    “考了第一的是我,你憑什麼看不起他?”

    秦愷沒想到面前看起來文文靜靜的小女生,居然會反駁她。

    林惜望著他,神色淡漠,她說︰“全校只有兩個人考了700分以上,他是另外一個。”

    “還有,你是體育特長生,可是他還能在你擅長的地方打敗你。”

    “所以,他就是厲害。”

    秦愷听到打敗兩個字,登時臉色不好看,剛冷笑一聲,听到有人從旁邊喊了一聲。

    “林惜。”

    回頭一看,居然是季君行他們幾人,看樣子是剛打完球,過來買水的。

    林惜走過去,秦愷站在身後依舊盯著她。

    他們幾個剛才把兩人的對話全听到了。

    謝昂哼了一聲,故意大聲說︰“下次再遇到這種人,避開點。”

    季君行沒說話,垂眸看著林惜問︰“沒事吧。”

    林惜搖頭。

    江憶綿付完錢過來,見到秦愷,又看到林惜,立即問︰“林惜,他沒欺負你吧。”

    見林惜再次搖頭,她才放心。

    季君行見江憶綿買完東西,直接對她們說︰“買完東西就回去吧。”

    “別亂跑。”這句話,他是看著林惜說的。

    等兩個女生走了,秦愷朝他們望了一眼,覺得沒意思,帶著自己班里的人走了。

    謝昂望著他的背影,得意地說︰“別看咱們林妹妹平時安安靜靜的,懟起人來,還真是沒話說。”

    高雲朗突然插了一句,“那也要看,她是為了誰。”

    三人同時把目光看向季君行。

    別說,真不出來,林惜這性格能懟別人。

    看來兔子被惹急了,都會咬人。

    “不是要去買水喝的,廢話這麼多。”季少爺聲音淡淡,結果說話的時候,嘴角竟是不自覺地上揚了起來。

    陳墨立即搖頭,“算了,我不想再看某些人口是心非的樣子。”

    高雲朗點頭︰“我也是。”

    只有一個謝昂傻乎乎地問︰“什麼口是心非啊?”

    于是三人趕緊去超市里面拿水。

    季君行走在最後面,他雙手插兜,步調懶散地準備跟上。

    一轉頭,看見林惜之前站著的地方,有一個東西。

    下午最後一節課下課,林惜彎腰在桌洞里找了一會,江憶綿問她︰“林惜,你找什麼呢?”

    “我的校園卡。”她有些無奈地說。

    江憶綿緊張地說︰“丟了嗎?”

    林惜又找了一會,直到她听到江憶綿驚喜地聲音說︰“就在你椅子下面啊。”

    她彎腰看下去,她的校園卡真的安靜躺在椅子下面。

    江憶綿笑話道︰“沒想到林惜你也有這麼丟三落四的時候。”

    她們說話的時候,後面的幾個男生又商量著去操場上打球。

    晚霞如火,偌大的校園此時生機勃勃。藍白色人浪向食堂涌去。因為晚上學校大門是不開的,大家不能出去吃,只能在學校食堂。江憶綿自然跟著林惜去食堂。

    兩人都要給飯卡充值。路上,江憶綿就在哀嚎,“怎麼飯卡的錢總是用這麼快。”

    她零花錢不少,就是花錢太大手大腳了。

    “真希望有個魔法,能讓我的卡里,一下子多兩千塊錢。”

    听著她的祈禱,林惜失笑。

    她只希望有個魔法,能讓她待會充的一百塊錢,支撐她到九月月底。

    她不想太快跟媽媽要錢。

    充值的地方依舊人很多,兩人排著隊,過了好久,終于輪到她們。江憶綿先充完,站在旁邊等著林惜。

    林惜將飯卡遞了過去,低聲說︰“充一百。”

    工作人員將她的卡在機器上刷了下,抬頭望過來,問道︰“你要充錢?”

    林惜一愣,“不可以嗎?”

    “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卡里已經有兩千多了。確定還要充嗎?”

    林惜一愣。

    工作人員見她這樣,還以為她不信,把她的卡放在旁邊的機器上,指了下,“你自己看吧。”

    林惜低頭,看見顯示余額的紅色數字,此時停留在20196這個數字上。

    她愣住。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