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23章

第23章

    “同學, 你飯卡還充不充了?”工作人員見林惜發呆,忍不住喊了一聲。

    一旁的江憶綿咋舌地望著飯卡上數字。

    兩……兩千哎。

    江憶綿家境不錯, 還是走讀生,平常中午和晚上會在學校吃飯。她爸媽每個月固定給她一千的零花錢, 足夠在學校吃飯。不過要是想買點兒別的東西,得再跟父母另外要錢。

    就這樣,她每次充飯卡也才兩百、兩百這麼充。

    誰這麼大手筆,給林惜充了兩千啊。

    江憶綿正要問, 林惜伸手將她的校園卡拿了回來。

    她低聲說了句︰“憶綿,我得先走了, 你先吃飯吧。”

    說完, 她握著校園卡一路跑遠。

    此刻沐浴在夕陽之下的校園,喧囂而熱鬧, 食堂里擠滿準備吃飯的學生, 宿舍樓不時有學生拿著暖水瓶進進出出。遠處的操場上,不少人正圍著紅色塑膠跑道鍛煉yh,有學生手里拿著單詞本,一邊走一邊背誦單詞。

    籃球場更是熱鬧非凡, 十幾塊籃球場地,全部被佔領。

    這個點很多男生寧願不去吃晚飯, 都要過來打球。

    謝昂頂著對面的高雲朗,往場上掃了一眼, 眼見季君行在跑動中找到空檔, 他抬手就將籃球傳了過去。季君行躍起接球, 往後帶,即便對面的人開始回防,但他已經一氣呵成地完成了投球動作。

    唰地一聲,籃球入筐,撞得籃網在半空晃來晃去。

    “季君行。”

    一個帶著粗重喘息地聲音響起,場上的人紛紛轉頭看過去。

    穿著白色短袖和藍色校服褲的少女,本來白皙的臉頰,因為一路狂跑過來,兩頰早已紅透,額頭上布滿細密的汗珠。柔軟的碎發飄在耳邊,跟著起伏的胸口輕輕晃蕩。

    季君行看著這樣的林惜,立即走了過來。

    他一過來,少女張嘴想說話,誰知太著急,一下嗆住。

    她捂著嘴不停地咳嗽,黑白分明的大眼楮憋得有些紅。

    “別著急,我在這呢。”季君行有些無奈,想說她都多大了,還能被這麼嗆住。

    他伸出手,在林惜的後背拍了兩下。

    一向漫不經心地少年,此時臉上掛著淺淺的無奈,可是眉眼是笑著的。

    身後的幾個男生,站在那里,面面相覷。

    直到謝昂出聲,“阿行,對林惜真的不一樣吧。”

    陳墨斜視了他一眼,呵呵笑了兩聲,“恭喜,答對一題。”

    “臥槽,不是吧。”謝昂雙手在短發間抓了兩下,要是陳墨或者高雲朗,他還不會這麼意外。可這是阿行啊,當初高一的時候,隔壁中學的校花,是真校花,說喜歡他。

    人家那樣的美女,放下身段,什麼手段都用上了。

    結果季君行始終態度一致,哦,不喜歡。

    林惜因為手掌捂著嘴巴,只yh出一雙眼楮,當季君行的手掌在她後背輕輕拍了兩下時,她一雙眼楮睜得大大地朝他看。

    直到季君行收回手,望著她,聲音透著懶洋洋的調侃,“跑這麼急干嘛?我又跑不掉。”

    相比他的語氣輕松自在,林惜想起自己的來意,一股說不出的感覺哽在喉嚨。

    讓她難以開口。

    倒是見林惜這會兒不說話,季君行睨了她一眼,“舌頭被貓兒叼走了?又沒話跟我說了?”

    他普通話很標準,偶爾會帶一些北京的兒化音,還很好听。

    終于,林惜把手心里一直握著的校園卡攤在他面前。

    “是你充的嗎?”

    雖然口吻是疑問,可她內心是肯定的。

    是他,一定是他,對吧。

    季君行微垂眼瞼,濃密的睫毛遮蓋著他的眼楮,只知道他此時在看著她手里的那張卡。

    卻一點兒看不清他的眼神。

    他不說話,林惜行動了。

    她直接把校園卡塞進他的手里,低聲又堅定說︰“我不要。”

    季君行低頭看了一眼手里的卡,忍不住失笑,問她︰“你這是要把你的校園卡送給我?”

    林惜知道他是故意轉移話題,咬著唇。

    “你知不知道七中有個傳統……”

    少年故作神秘地頓了下,隨後,伴著一聲輕笑,他慵懶地聲音再次響起,“如果誰把校園卡送給另外一個人,代表著她喜歡他。”

    喜歡……

    一陣溫柔的晚風吹佛而過,他有點兒懶散卻又好听的聲音,這麼飄蕩在空中,然後傳到她的耳中,一直戳進她的心底。

    喜歡嗎?

    那些一直縈繞在心頭的奇怪感覺,那些他總是出現在腦海中,即便背誦一百遍出師表都沒辦法壓下去的時刻。

    其實她一直都懂。

    即便她比別的女生都要早熟懂事,可她依舊還是個少女。

    也會喜歡一個人。

    是的,她喜歡面前的這個少年。

    這個並不難想通的事情,在這一刻終于無處遁形。

    “林惜。”見面前的少女突然不說話了,整個人也傻傻地站定,季君行微微皺眉,忍不住喊了她一句。

    他以為林惜是生氣,將校園卡重新塞進在她手里。

    “好了,我逗你的。別生氣。”

    這時,林惜終于抬起頭,望著面前的人,想了又想,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這個問題……

    突然被問住的少年,看似隨意其實略有些尬地摸了摸鼻尖。

    在超市撿到她校園卡的時候,鬼使神差地查了上面的余額。在看到只剩下十九塊錢的時候,心中有種不出意料。

    還有讓他陌生的心疼。

    所以他直接跑到充值校園卡的地方,用獎學金給她充了兩千塊錢。

    季君行不是沖動的性格,這次,他卻是腦子一熱,這麼干了。

    他想過林惜肯定會來問她,這麼多錢,不可能是充錯的。

    可是為什麼……

    他望著面前少女柔和清麗的臉孔,漸漸,他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因為林惜是不一樣的。

    讓他一再破例的林惜,跟其他所有人都是不一樣的。

    就像,他對她所有的好,都是理所應當。

    季君行了解林惜的性格,要是說他自己想給她充,她肯定不會要的。于是他拖出季路遲,“我答應季路遲,要好好照顧你的。”

    夕陽下,少女原本泛紅的臉龐漸漸恢復了之前的白皙,甚至還有些蒼白。

    是啊,他們之間的關系,不就是林政和季路遲。

    她是林政的妹妹,他是季路遲的哥哥。

    他因為遲遲照顧自己。是她想太多了。林惜垂著頭,季君行沒看到少女眼底的苦澀和難過。

    他只看見她把校園卡收了回去。

    沒再繼續推脫不要。

    季少爺心底雖然有些不滿,她只買季路遲的帳,不過見她拿回卡。

    嘴角一揚。

    對,這樣才乖呀。

    晚上回宿舍,大家忙著洗漱,電話響了。

    因為宿舍里其他三人都有手機,只有林惜沒有。電話鈴聲一響,都知道肯定是林惜父母打來的。

    江英打電話的次數不算多,隔兩三天打一次吧。

    林惜走過去,接起電話。

    對面開說話的是江英,林耀華應該在旁邊等著呢。江英先問了她日常生活,等林惜都說好之後,她才繼續問道︰“你上次不是說要月考的?考完了嗎?”

    一旁林耀華的聲音傳來,“你這人怎麼回事,不是說好不問成績的。”

    林惜以前雖然也住在學校里,不過離家還算近。周末她能回家,林耀華和江英要是進貨,也會到她學校看看。

    如今離得這麼遠,雖然交通方便是方便了,可是家里的店離不開人。

    林惜︰“考完了,我考了701分。”

    江英的笑聲已經從對面傳來,她說︰“媽知道你一向讓人省心,這麼高的分是年級第一嗎?”

    林惜輕嗯了一聲。

    這次連林耀華都笑出了聲音,隔空喊了句︰“林惜,你國慶節回來嗎?爸爸給你蒸螃蟹吃。”

    馬上就是國慶長假,江英和林耀華都想林惜回來。

    林惜猶豫了下,輕聲說︰“還是不回去了吧,我想留在學校里復習。這邊同學成績都很好,我不想被人家甩下去。”

    其實她是舍不得路費,從她老家到北京,來回路費得六七百。

    比她一個月的生活費還多。

    江英和林耀華挺失望,但林惜說著學習的事情,他們不敢耽誤她。

    倒是臨掛電話的時候,江英叮囑她︰“如果沒錢了,一定要跟媽媽說,你一個人在外面不要節儉,該吃飯的時候,要好好吃飯。”

    “我知道的。”林惜軟軟地說。

    最後,江英又說了句︰“能不麻煩人家季家,盡量不要去麻煩。”

    林惜沉默了下,隨後她點頭,答應道︰“嗯,我懂得。”

    江英知道她一向很乖,又說了幾句,終于掛了電話。

    岳黎的書桌靠電話挺近的,斷斷續續听了幾句,林惜掛了電話,她好奇地問︰“林惜,你國慶節不回家呀?”

    林惜點點頭。

    岳黎嘆服道︰“難怪你能考701分,國慶節你都一點兒不想著玩,專心復習。啊,學神你都這麼努力了,我這種凡人還一心想著玩,太有罪惡感了。”

    一旁的劉辛婷附和道︰“弄得我也不好意思出去玩了。”

    林惜輕笑︰“其實我是沒事做而已,我還羨慕你們可以出去玩呢。”

    聊了一會兒,三人各自忙自己的事情。

    “你要回老家?”江憶綿惋惜地說道,本來她還想約林惜出來玩的呢。

    林惜默默垂頭。

    其實她不是有意騙江憶綿的,只是她問的聲音大,後面的人肯定听到了。她要是不說自己回老家的話,只怕溫阿姨又要讓她去季家做客。

    季君行後仰著靠在椅背上,神色懶散地望著前面。

    林惜脖頸微垂著,認真做題的同時,偶爾回答江憶綿的問題。

    她國慶回家的話,那不是要七天看不見她了?

    季少爺被自己這個念頭嚇住了。

    他居然會擔心七天看不見他?

    此時謝昂趴在桌子上,望著側面的江憶綿,嬉笑道︰“江憶綿,你怎麼那麼黏糊。不就是七天,你就這麼喜歡林惜,恨不得天天看見她啊?”

    “對,我就喜歡林惜,我一天看不見她都心慌。知道什麼叫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

    听著這句話,季君行看著林惜的側臉。

    陷入沉思。

    很快,國慶假期就在所有人的期盼中到來。

    雖然剛開學,但是為了防止學生在國慶玩散心思,各科目的老師準備了一堆卷子。

    不過沒人會放假第一天開始寫作業,這不下午的時候,謝昂打電話過來,喊季君行出去網吧玩。

    幾人約在了老地方見面。

    季君行沒讓司機送,叫了出租車到這邊。他到的時候,其他三人還沒來,于是他站在路邊等了一會。

    就在他掏出手機,準備玩一局小游戲的時候,瞥見對面街角,一個穿著黑白相間裙子的身影,正在路邊發傳單。

    他眯了下眼楮。

    登時倒吸了一口氣。

    等他緩過神,已經大步流星地走了過去。少年身高腿長,幾乎很快就走到街對面。而正在努力發傳單的林惜,壓根沒意識到有人靠近。

    直到她的手腕被季君行抓住,一把帶轉了方向。

    少年擰著眉頭,從上往下看著她,黑白相間的蓬蓬裙,她本就身材清瘦高挑,此刻yh出一雙細腿,筆直又修長,小腿上穿著白色襪子。

    他望著她yh在空氣中的雪白長腿,不自覺地舔了下唇。

    終于,他的聲音低而危險。

    “誰讓你穿這麼短裙子的?”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