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24章

第24章

    十月本是初秋季節, 偏偏秋老虎襲來,午後的大街上不僅沒風,而且悶地人有些難受。來來往往的人群,依舊是穿著夏天衣服的人居多。

    不時有穿著短裙的姑娘, 走旁邊走過。

    季君行管不著別人,他就想知道, 林惜為什麼會穿著這麼一身奇怪的衣服。

    林惜也沒想到,她才打工第一天, 就能被季君行撞見。

    她微抿著嘴,手里依舊拿著那沓厚厚的宣傳單。

    單子上,斗大的貓咪咖啡店幾個字。

    “你在干嘛?”他額角直跳,要不是竭力克制,只怕當場拉著她就要離開這里。

    林惜怔住。

    正好有兩個穿著蓬蓬裙的女生路過, 她們朝林惜和季君行看了一眼,又看見林惜手里的宣傳單, 忍不住上前問道︰“美女, 你是女僕咖啡店的嗎?”

    女僕咖啡店???

    季君行覺得額角突突地跳得更厲害了,跟謝昂他們幾個在一起, 他一直是最沉穩淡然的那個,基本上沒什麼能讓他輕易動怒。

    可是現在,他是真有點兒生氣。

    林惜沒顧得上他, 她認真地解釋︰“不是女僕咖啡店哦, 是貓咪咖啡店。”

    “貓咪咖啡店?是貓咪主題的嗎?”其中穿著紅黑蓬蓬裙, 帶著金色假發的女生好奇地問道。

    林惜想了下, “店里面飼養了很多貓咪,進店的話不僅可以點飲料和甜品,還可以跟貓咪一起玩。”

    其實她昨天找到這個工作的時候,也覺得很新奇。

    特別是她得知店里好幾只貓,都價值好幾萬時,當時就被驚得瞪大了眼楮。在村里,很多人家也會養貓,不過那些都是田園貓,毛發沒這麼光亮茂密,長相也沒這些貓咪好看。

    另外一個穿淺紫色傘裙的女生,登時驚喜地說︰“我知道了,這個日本那邊很流行的,貓咪咖啡店嘛。”

    兩人本來都是二次元愛好者,身上穿著的也是那種洛麗塔風格的裙子。

    所以她們問清楚了店鋪的地址,當即準備過去。

    這兩個女孩離開之後,林惜有點兒受到鼓舞,畢竟這是她給店里拉到第一批客人。

    只是等她高興的表情剛yh出來,看見旁邊雙手插兜,一臉冷漠等在旁邊的季君行。

    呀,把他給忘記了。

    林惜這時候才看清楚他的打扮,白色半袖連帽衫,穿著黑色短褲,腰上系著一條紅黑色腰帶,帶子有點兒長,幾乎快拖到膝蓋。比起平時在學校里校服穿著,他這身打扮又好看又有點兒拽。

    那股子心跳加速的感覺又回來。

    明明心底警告過自己,可真的見到他時,才發現,喜歡,是不會被忽略的。

    季君行見她終于重新看見自己,直接問道︰“你在這里干什麼?”

    說完,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一班也有女生嫌校服褲子太丑,會偷偷穿裙子和牛仔褲,但是這里面肯定不包括林惜。林惜在學校里一直都是老老實實地穿著校服。

    這是季君行第一次看見她穿裙子。

    此時他們站在路邊,旁邊不時有行人走過,有些男生走過去還會回頭看。

    季君行終于憋不住,拉起她的手腕,把人往旁邊拽。

    直到站在安靜的巷子里,他才重新問︰“你不是說國慶節回家的?”

    林惜垂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低聲說︰“有點兒事情,沒有回去。”

    “沒回家的話,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林惜被他理所當然地口吻弄得有些懵,她終于抬頭望著他,“給你打電話干什麼?”

    “當然是接你去我家。”季君行真是被她氣著了。

    這會兒不只是額角直跳,連帶著腦殼都開始疼。這姑娘是存心跟他鬧著玩呢?要是知道她沒回老家,他怎麼可能不接她去自己家。

    林惜听著他聲音里帶著點兒怒,聲音軟軟地說︰“我有點兒忙,不太方便去了。”

    “就忙這個?”季君行是真的不懂她。

    終于,他望著她手里的宣傳單,“林惜,你缺錢嗎?你缺錢可以跟我……”

    “我不用。”林惜像是知道他下一句要說的什麼話,一下堵住他。

    季君行被她這樣的反應弄得有點兒懵,他以為他是嚇著她,勉強壓著心底的火氣,刻意放緩聲音說︰“林惜,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跟我說,我可以幫你。”

    “我真的不用。”林惜忍不住捏緊手里的傳單。

    季君行不明白地繼續說︰“你到底怎麼了,是遇到什麼難處了,如果真的是缺錢……”

    當他第二次提到錢的時候,林惜終于忍不住了。

    她望向季君行,拼命地克制,可是嗓子里還忍不住帶上了顫音,“我是缺錢,因為我要還你的兩千塊。所以你不用再問了。”

    兩千塊錢……

    季君行臉上的焦急突然凝滯,他看著她,眉心微蹙,無奈道︰“誰要你還錢了,誰跟你說……”

    “是我自己想要還你的錢。那天我就想還給你的。”

    林惜聲音一頓,全都是苦澀︰“只是我身上沒有這麼多錢,我只能先掙一部分,慢慢攢著還給你。”

    她也想立即把錢還給她,可是她真的沒有。

    而且她不能開口跟爸媽要這筆錢。

    季君行臉色徹底變了,他說︰“林惜,我給你充飯卡,是希望你好好學習,不要有什麼後顧之憂。不是要你這麼大熱天在外面發傳單,打工還給我的。”

    他就是心疼她,才會給她充錢。

    要是她這麼熱的天氣出來打工,他做這個有什麼意義。

    林惜手掌微顫,應該說其實她全身都在顫,她克制自己,居然還努力擠出一個微笑,“我知道你是好意的,只是我不能平白要你的錢。”

    “什麼叫不能平白要?”季君行氣笑了。

    林惜沒看他,輕聲說︰“我們都是學生,兩千塊錢太多了,我不能隨便接受……”

    季君行直接打斷她,“林惜,你在別扭什麼?如果是錢讓你不舒服,那你就把這個當成是一個禮物成嗎?謝昂他們過生日的時候,我也會送禮物,你當是我提前給你送的禮物。”

    他口吻真的是一再緩和了。

    可他還是看見面前的少女,輕輕搖了搖頭。

    他眉心直跳,直到眼前的少女再次艱難開口,她說︰“不管你送多貴的禮物給他們,他們下次可以再送給你,回報你,但是我不可以。”

    她沒有錢。

    就像她不能欣然輕松接受季君行這兩千塊錢一樣,因為她沒有可以回報給他的,干脆連接受都不要接受好了。

    “我什麼時候說要你回報了,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的意思?”

    終于,林惜也打斷他的話,她筆直地望向他,一臉苦澀,她問︰“我們兩算什麼關系,我憑什麼收你這麼多錢,靠著你的同情和施舍嗎?”

    如果之前提到錢戳中了林惜,那麼當林惜說出施舍兩個字的時候,一下點炸了季君行。

    他冷笑了起來,“施舍?你真的當我這麼做是施舍嗎?你以為我是什麼散財童子?隨便大街上什麼人我都會去可憐她,同情她,施舍她?”

    “我他媽不過就是想讓你在這個學校過得輕松點,開心點,這有錯嗎?”

    她震住,呆呆地望著他。

    突然,季君行的手機響起,鈴聲夾在兩人中間,卻一點兒都沒打破那股僵硬的氣氛。

    他沒接,鈴聲斷掉,沒一會又響了起來。

    這次,季君行接通電話,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他直接怒道說︰“別他媽催了,你們先去,我馬上就到。”

    他掛斷電話,對面的謝昂都懵了。

    旁邊帶著鴨舌帽的陳墨見他這模樣,問道︰“阿行什麼時候到?”

    謝昂霍地轉頭看著他,還是那副驚愕地模樣,“阿行跟我說,別他媽催了,讓我們先走,他馬上到。”

    站在他身邊的陳墨和高雲朗同時看過來。

    高雲朗搖頭道︰“我不相信這是阿行說的話。”

    陳墨點頭︰“我也不行。”

    在他們看來,季君行平時那樣兒,他們就沒怎麼見過他發火,更別說爆粗口了。

    謝昂差點兒指天發誓,他說︰“真的,我听得清清楚楚。”

    這邊季君行望著林惜,終于問道︰“林惜,你別打工行嗎?你當這次是禮物,等下次我過生日,你也送我,不用多貴,你心意到了就行。”

    “對不起,季君行,我不能……”林惜艱難地開口。

    她還沒說話,對面的少年冷笑了一聲,滿臉失望。

    他冷漠地說︰“行吧,你愛怎麼樣怎麼樣。算我多管閑事了。”

    說完,他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很快,他的身影消失在巷子路口的拐角。林惜呆呆地看著路口,好像還能看見他似得。

    然後,她一直忍著的眼淚終于落了下來。

    大顆大顆地淚珠,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她知道他是好意,她都知道。

    可是怎麼辦,那是她喜歡的少年啊,她不想讓他同情她,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自卑和貧窮。她也想挺直腰桿地站在他身邊。

    因為巷子里偶爾還有別人經過,林惜用衣袖擦掉眼淚。

    可是眼淚卻越擦越多,最後她干脆用袖子遮住自己的眼楮,站在原地,哭出了聲音。

    就在她哭著的時候,一聲若有似無地嘆息聲傳了過來。

    林惜將手臂從眼前挪開。

    那個高大的少年,正一臉無奈地站在她面前。

    林惜沒說話,他也沒說話。兩人這麼盯著彼此看,直到季君行一把將她手里的宣傳單拽了出去。

    她淚眼朦膿地看著他。

    就听這個少年凶巴巴地說︰“兩個人發,能快點兒。”

    發完傳單,林惜眼巴巴地望著他,輕聲提議說︰“要不去我們店里歇一會吧,那里有空調。”

    雖然已經是十月了,可站在太陽底下發一個多小時的傳單,他額頭上全是細密的汗珠,背後的衣服都有些汗濕。

    季君行板著臉,沒說話。

    林惜乖乖地在前頭帶路。

    誰知他們剛進咖啡店的時候,里面收銀員一看見林惜,臉上大喜,招呼道︰“林惜,你過來幫一下我。”

    原來收銀台前面站著一對外國人。

    收銀員根本不懂英語,完全听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林惜過去,詢問他們想要點什麼,結果才發現,這兩人是法國人,英語也不好。

    于是四人大眼瞪小眼,對方著急地手舞足蹈,林惜和收銀員還是不懂他們的意思。

    就在誰都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一直站在門口的少年走了過來。

    他站在兩個外國人的身邊,一開口,把幾人全都震住。

    兩個法國人听到他流利的法語,高興地拍著他的肩膀。

    等把兩個外國人送到桌子上,林惜感激地望著他。

    她看他臉上還有汗,打算給他買一杯冷飲,開口問道︰“季君行,你要不要……”

    “別跟我說話。”她的話被少年冷漠打斷。

    林惜一愣。

    隨後他雙手插在兜里,表情更加冷漠。

    “我還在生氣。”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