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26章

第26章

    林惜, 你要記住。

    夜里, 宿舍即便只有林惜一個人在, 可是她一點兒都不害怕。白天,季君行的話還不斷回蕩在她的腦海中。他說話時的語調,他用筆帽點著試卷的模樣, 他說起自己出處時的不緊不慢。

    林惜捂著被子, 翻來覆去地睡不著。

    喜歡一個人, 原來是這樣的滋味。

    光是他說的一句話,就能讓她一個人在深夜里高興地睡不著覺。

    曾經林惜心無旁騖地想著學習的事情, 而如今她心底有了一個跟學習一樣喜歡的。

    季君行。

    為什麼他連名字都這麼好听呀。

    少女捂著被子,這樣甜甜地笑了起來。

    國慶節的最後一天在眾人的不情不願中到來,之前幾天店里生意一直不錯。今天明顯有點兒回落, 沒什麼客人。

    跟她一起在吧台收銀的王甜, 手臂托著腮, 百無聊賴地發呆。

    林惜正在看書, 店里有關于咖啡豆介紹的書籍,還有煮咖啡的方法。

    沒客人的時候,她會看看這些書。

    “林惜, 你家小帥哥今天怎麼沒來?”王甜轉頭看著她,有些奇怪地問道。

    王甜年紀比林惜要大好幾歲, 她沒上過高中,讀職業學校畢業之後, 開始出來工作。這幾天季君行一直在店里, 店里的員工都知道他了。

    畢竟這麼英俊的少年, 往窗口那麼一坐,簡直是個活招牌。

    林惜在听到‘你家’這兩個字,明明知道季君行現在還不是她的,可心里甜絲絲的。

    她這幾天一直澄清季君行真的不是她男朋友。

    結果,她們誰都不會相信。

    她看了一眼電腦上的時間,這個點,他應該來了啊。

    “林惜。”店長走過來,有些無奈地說︰“早上發傳單的女孩說肚子不舒服,下午不能來。待會你幫忙去發一下吧。”

    店長怕她不願意,低聲說︰“工資十二一個小時,你幫忙發兩個小時就行。”

    林惜還沒說話,王甜翻了下眼楮,“店長,那兩個小丫頭做事太愛偷懶了,林惜跟她們在一起,她們是能不做就不做。”

    店長尷尬地笑了下,人是她招來的。

    她說︰“下次不讓她們來了。今天實在找不到別人了,林惜你幫幫忙吧。”

    林惜點頭。

    今天天氣不算特別好,很悶,四周一點兒風沒有。

    在店里有空調還不覺得,一出來,瞬間猶如置身燜鍋里似得。林惜做事認真,又不是偷懶的性格,頂著這樣的天氣,連陰涼地都沒站,一直在馬路邊發傳單。

    不知過了多久,手里原本厚厚一沓的傳單,剩下薄薄幾張。

    正好有幾個男生經過,林惜趕緊把傳單遞過來︰“新開張的貓咪咖啡館,里面有各種可愛的貓咪哦。”

    最左邊染著黃發的男生,停了下來伸手接過,沖著齜牙一笑,“妹妹,除了貓咪還有別的嗎?”

    這個男生看著年紀跟林惜差不多大,只是一張嘴流里流氣的。

    讓林惜覺得很不舒服。

    不過之前她發傳單的時候,也算是遇到各種人,有些人明明傳單沒接,還很不耐煩地讓她讓開。

    她輕聲說︰“有咖啡和甜品,如果你們感興趣,咖啡店就在前面五十米的地方,店名很醒目。”

    “哎喲,要不妹妹你帶我們過去吧。”男生說著,伸手就去抓林惜的手腕。

    幸虧林惜及時往後躲,避開了他。

    “你這個態度不行啊,既然是拉客的,就該有拉客的態度吧。”

    他這個話一下讓林惜血液沖到腦門。

    但是她一生氣臉頰氣紅了,對面反而看她這模樣,更覺得可愛,得瑟地說︰“你帶我去,我幫你買咖啡。”

    誰知他剛說完,一個高大的身影一個箭步跨到了林惜的面前。

    “她不需要,滾。”季君行的聲音冷漠又囂張。

    男生立即有些怒了,只是季君行比他高許多,他抬頭才能看見季君行的臉,他剛想開口,就被身後的朋友勸著拉走。

    這幾人走後,林惜擔憂地望著他,低聲說︰“剛才多危險啊。”

    他們好幾個人呢,萬一要是欺負季君行的話,怎麼辦。

    季君行臉色不好看,黑眸明顯帶著怒氣,不過他吐了一口氣,往旁邊看了看,再轉回頭的時候,神色已經緩和。

    “下次再遇到這種人,不需要忍耐。”

    林惜點頭。

    季君行看著她的模樣,安安靜靜,十足乖乖女。

    難怪別人會想欺負她。

    他問︰“知道怎麼對付這種人嗎?”

    林惜眨了眨眼楮,認真地說︰“不搭理他。”

    剛才季君行說的是滾,其實她覺得架勢真足。

    季君行看著她認真回答的模樣,撇開頭就笑了。讓她罵人,估計比她數學考不及格還難吧。

    兩人回到咖啡店,林惜給他倒水端了過來。季君行看著她的背影,又望了一眼自己放在沙發上的書包。

    鼓鼓囊囊的,因為里面裝著一個新買的手機。

    林惜沒手機,他今天特地去買了一個過來。只是前兩天他們剛為兩千塊的事情吵架,這個手機買是買了,他壓根不知道怎麼送。

    季少爺何時這麼小心翼翼,瞻前顧後過。

    就在他想著怎麼把手機給她時,他自己的手機響了。

    是陳墨打來的電話。

    “阿行,你快過來看看吧,謝昂撞出腦震蕩了。”

    他一愣,立馬說︰“你們先陪著他,我馬上到。”

    掛了電話,他對林惜說︰“謝昂打球出了點兒意外,我現在去看看他。”

    林惜有些驚訝,趕緊問道︰“他沒事吧。”

    “還不知道,我先去醫院。”

    林惜把他送到門口,季君行叮囑︰“你下班之後自己回學校小心,有事兒給我打電話。”

    “你也小心。”林惜站在門口。

    季君行出門站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他上車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

    林惜還站在門口,眼巴巴地看著他。

    突然,他有點兒不想走了。

    他到醫院的時候,謝昂已經檢查好了。旁邊一個穿著白色無袖毛衣的女人,渾身透著一股成熟女人的嫵媚。只不過一開口,就破功了。

    “老娘差點兒被你嚇死了。”

    謝鏡也是剛趕到醫院,一听說親弟弟摔出腦震蕩,她是真嚇死了。

    陳墨趕緊擋著,生怕謝鏡一個不開心,直接拿手包砸在謝昂腦袋上。

    謝昂本來傷春悲秋呢,一回頭,看見季君行倚在門口,懶散地望著里面鬧騰的一幕。

    他鼻尖一抽,“阿行,你終于來了。”

    “你丫還好意思哭鼻子。我告訴你謝昂,爸媽走的時候把你托付給我。你說他們要是回來,看見一個傻兒子,我怎麼跟他們交代。”

    季君行走過去,微微彎腰,仔細打量了謝昂一番。

    這才回頭,嗤地一聲輕笑,“放心,他離傻還早著呢。”

    謝昂氣得指著他,“你還是不是兄弟了。放假這麼多天,人影都沒看見,要不是我今天摔著了,你丫估計還不出現呢。”

    “你說,你是不是背著我們,偷偷找了女朋友,偷偷談戀愛去了。”

    季君行彎了下嘴角,“所以你是為了見我,故意摔得腦袋?”

    瞬間,連謝鏡都愣住。

    片刻之後,幾人都笑了,連謝鏡都顧不上再罵謝昂。

    謝昂是打籃球的時候摔著的,被人撞得摔著後腦勺,半天都沒爬起來。陳墨和高雲朗怕出事,給他拉來醫院做檢查。

    果然,輕微腦震蕩,需要修養幾天。

    謝昂鬧著不要住院,謝鏡嘴上罵他,實際上別提多寵這個弟弟。

    于是,她開著帶著幾人一塊回家里。

    到家後,謝昂被其他兩人拖進臥室。

    客廳留下謝鏡和季君行,謝鏡看了他一眼,說道︰“謝昂在學校的時候,你多照顧著他點兒。”

    季君行點頭。

    謝鏡見他站在那里,突然笑了下︰“你真的談戀愛了?”

    季君行被她問得一愣。

    謝鏡見他表情凝滯,笑得更開懷,“我沒想到你們幾個,居然是阿行你先找女朋友。”

    季君行沒吱聲。

    謝鏡問︰“是什麼樣的姑娘?”

    季君行想了下,雙手忍不住插在兜里,舌尖舔了下唇瓣,低聲說︰“她不是我女朋友。”

    他忍不住側了下yh,只不過側完之後,又轉頭看著謝鏡,問道︰“你們女生對錢是不是特別敏感?”

    錢?謝鏡微怔。

    她笑了下,抬抬下巴,帥氣地說︰“說說看,怎麼回事。姐姐我平時給人做咨詢的時候,都是按小時收費。”

    謝鏡是個心理醫生,大概這也是季君行願意問她的原因。

    季君行簡單把兩千塊的事情說了一遍,他說︰“其實我送她的東西真不貴,比起我送給謝昂和陳墨他們的生日禮物,根本不算什麼。”

    謝鏡氣笑了,她說︰“那小王八蛋,你送他再貴的,他都不會不好意思收。”

    隨後,謝鏡正色道︰“我覺得這小姑娘說的沒錯。你們什麼關系,她憑什麼收你這麼貴重的東西。”

    她看季君行沒說話,伸手在肩膀上捶了一拳。

    搖搖頭︰“你小子平時挺聰明,怎麼這會兒腦子斷路。你自己好好想想。”

    晚上有自習課,他們三人得去上課,倒是謝昂今天請假。

    等他們到學校,班級里人差不多都來齊了。只是謝昂不在,他前面位置的林惜也不在。

    還剩五分鐘要上課的時候,季君行沒忍住,問江憶綿,“林惜人呢?”

    江憶綿本來在趕作業,一見是他問的,搖頭,“我不知道。”

    不過她也奇怪林惜怎麼到現在還沒來,自告奮勇道︰“我去問問她們宿舍的人。”

    沒一會,江憶綿回來。

    “她們說,林惜出去買參考書了。估計是外面下雨耽誤了。”

    此時外面下著傾盆大雨,是半個小時前突然下的。本以為這樣的暴雨,很快會停,結果,到現在都沒停。

    “別擔心,這麼大雨,她肯定會打車回來的。”

    “她沒帶雨傘?”季君行下意識地問。

    江憶綿點頭,“她們宿舍的人說,林惜出去的時候,雨還沒下呢。”

    她沒說完,季君行已經站了起來。

    林惜站在書店本來,外面雨下得太大。本來她想沖到公交站牌的。可是剛走兩步,雨實在太大了。而且她只穿了一件白色薄t恤,誰能想到下午那麼悶熱,晚上能下這麼大的雨。

    她往後看了一眼書店牆壁上的掛鐘。

    哎,晚自習已經開始了。

    就在她站在門口,想著怎麼辦時,一個騎著山地自行車的人,唰地一下從人行道沖了上來。

    林惜怕面前的雨水濺上來,特地往後退了兩步。

    誰知她剛站定,車子也在台階下挺穩。

    車上的人,一腳撐著地面,一手直接拽開頭上的雨衣帽子,那雙漆黑明亮的眼楮,直直地看了過來,喊道︰“林惜。”

    林惜呆呆地望著面前的少年。

    “你怎麼來了?”

    季君行見她果然在這里傻等著,沒好氣地說︰“還不是知道你這個小摳門,不會打車回學校。也舍不得另外買雨傘。”

    林惜一愣,嗯,她的心思被他全說中了。

    她沒不好意思,反而揚唇笑了起來,覺得好玩,開心地說︰“你還真了解我啊。”

    季君行看著她笑著的模樣,突然,也跟著笑了一聲。

    雨幕覆蓋了整個天際,雨聲似乎要淹沒周圍的一切聲音,她淺笑著說話的聲音,軟中帶甜。

    少年微撇開臉,“是啊,我還真了解你。”

    因為,我喜歡你啊,小笨蛋。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