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27章

第27章

    漆黑的夜色, 雨勢越發大了起來, 連綿不絕地雨點從天際飄落而下,組成一道雨幕。來往的汽車龜行在街道上,汽車鳴笛聲連綿起伏。明明離得這麼近,偏偏被騰起的水霧遮蓋, 周遭一切都變得模糊朦朧。

    風雨遍布, 而廊下的少女安靜地站著。

    季君行見她身上有些濕,猜測她剛才或許是想冒雨沖到公交車站台。

    他兩步跨到書店門口的台階上。

    林惜看著他穿著的雨衣不算大, 只到他膝蓋, 褲子下半截都濕了。白色球鞋上面全是濺著泥點子。

    他看林惜抱著懷里的書包,輕聲問︰“冷嗎?”

    林惜搖頭,“我不冷。”

    結果,一張嘴, 嘴巴直打顫。

    季君行被她氣笑了, 他指了指書店里面,“你進去等著, 我到路邊攔車。”

    “進去啊。”見林惜還站在原地看著自己,他有些無奈地說。

    這下, 林惜才乖乖轉身,離開玻璃門,重新進了書店。

    只是書店里面打著冷氣, 她一進去, 渾身一顫。

    她站在玻璃門邊上, 望著季君行重新戴上雨衣上的帽子, 沖到路邊,招手攔車。

    來來往往的車輛本來開的就滿,路上的出租車,都是顯示正在載客。

    季君行在雨里站了二十分鐘,一輛車都沒攔到,大雨一點兒沒有緩和的趨勢,他臉上全是雨水,雨衣帽檐上的水滴不斷落下來,順著他的脖頸,染濕他的t恤。

    林惜在書店里面等了好久,見他站在雨中,來來往往地車子從他身邊經過,濺起積水,潑地他滿腿都是泥。

    “季君行。”她拉開玻璃門出去,沖著馬路喊了一聲。

    雨聲混合著路上汽車來往的聲音,他沒回頭,林惜不得不又喊了一聲。

    穿著雨衣的少年這才轉過身。

    他快步走回來,見她快站到走廊外面,直接一步跨到她身邊,拉著她往後站了站。

    季君行再次掀開帽子,雨衣上的水珠四濺。

    林惜望著他的黑發都濕透了,連濃密的眼睫上都掛著水珠子。

    她說︰“別攔車了,下這麼大的雨,肯定不好打車。”

    季君行抿著嘴,點點頭。

    她望著大雨,輕聲說︰“人家都說下雨天,留人天,或許它就是想讓我們留在這里吧。”

    她的語氣輕輕的,透著說不出的軟呢。

    季君行定定地望著她的側顏,線條柔和的輪廓,說話時微微翹起的嫩粉色唇瓣。他以前一直不知道自己會喜歡一個什麼樣的姑娘。

    這一刻,他心底輕笑。

    原來,他喜歡這樣的啊。

    結果,林惜剛說完,連打了兩個阿嚏。

    季君行趕緊指了指書店,“進去吧,外面有點兒冷。”

    誰知他剛準備走進去,林惜一把拉住他的手掌,季君行回頭望著她,一臉詫異。

    直到面前的少女苦著臉說︰“可是,里面更冷啊。”

    季君行一怔,這才想起,現在這個時候很多店家還是會開著空調。

    而且這時候季君行發現,林惜拉著他手腕的手掌,居然這麼涼。

    他皺眉︰“怎麼不早點兒跟我說。”

    說著,他就把身上的雨衣準備脫下來,給她穿上擋風。

    林惜趕緊推拒︰“不用,我不冷。”

    季君行剛準備脫下來,發現自己的雨衣基本濕透了。他朝左右看了兩眼,說了句︰“在這里等我。”

    林惜眼看著他進入雨幕。

    沒一會,他進了一家正在營業的奶茶店。

    林惜伸手搓了下自己的手臂,涼風嗖嗖吹在身上,她手臂冷得起了一片小疙瘩。

    等季君行再回來的時候,他手里不僅拿著一杯熱乎乎的奶茶,還拎著另外一個袋子。

    “拿著。”他把奶茶塞進她手里。

    林惜拿著奶茶,看著他像變魔術一樣,從袋子里拿出一件粉色的雨衣。

    “旁邊正好有個便利店。”見她眼神好奇,少年淡淡解釋。

    林惜這才點頭,她低頭吸了一口奶茶。

    溫熱的yh順著喉嚨一直滑進胃里,又暖又甜,一瞬間她冷得有些僵住的yh,緩和過來。

    季君行已經把雨衣抖開,披在她後背上,低聲說︰“伸手。”

    林惜乖乖伸出一只手,接著又伸出另外一只手。

    穿上之後,季君行替她將雨衣面前的紐扣一粒一粒地捏上。

    他神態淡然,動作更是自然,以至于林惜回過神,這才發現自己居然讓人家給穿衣服。

    這時,她才有點兒倉惶︰“我可以自己穿的。”

    “我穿還不是一樣。”少年的表情淡然,語氣懶洋洋地。

    怎麼一樣,怎麼能一樣呢。

    他可是她喜歡的人,他給自己穿雨衣……

    林惜臉頰漲紅,心跳加速,下意識地握緊手里的奶茶杯,結果奶茶順著吸管,哧地一下淌了出來。

    “小心。”季君行提醒。

    林惜這才回過神,又想起來,“你沒買嗎?”

    “買什麼?”

    林惜說︰“奶茶啊,挺冷的。”

    季君行看似漫不經心地說︰“我不喜歡喝,買了也喝不完。”

    “那你喝我的吧,喝幾口,暖暖胃。”林惜見他本來白皙的臉頰,此時越發白地發光,也不知道是不是冷得發白。

    結果她杯子還沒遞過去,站在面前的少年yh已經前傾,低頭,在她的吸管上吸了一下。

    他湊過來,臉孔在她面前變得格外清晰,濃眉如劍,濃密卷翹的睫毛上,染著水汽,卻更加烏黑。挺直的鼻梁像是用刻刀精心雕畫的,少年里難得豐潤飽滿的唇,連嘴角翹起的弧度都那麼好看。

    從她第一次見到他時,已經知道他好看。

    可是此刻,他已經好看的驚心動魄,最起碼她的心跳從剛才一直沒降下去。

    兩人沒說話,一直到把這一杯奶茶喝完。

    眼見大雨還是沒有停下的意思,此時已經過了八點,陳墨發了十來條信息過來。

    他轉頭說︰“走吧,我騎車帶你回學校。”

    林惜還沒說話,他已經走到台階下面,抬腿直接跨在車上。

    他握著車把手,抬頭,“林惜,下來。”

    林惜抱著懷里的書包,走下去。季君行松開一只手,一腳蹬在腳踏上,一腳撐在地上,他微微甩頭,低聲說︰“上來。”

    他騎著的是山地自行車,後面沒載人的地方。

    只有前面一道橫杠,可以讓人坐在上面。

    林惜有時候走在路上,也會看見男生騎著這種自行車載著女朋友。

    雨水不停地打在他們身上,少年又催了一遍︰“林惜,上車。”

    她忍不住朝他看過去,突然兩人視線撞上,季君行的眼楮本來就好看,烏黑的眼瞳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場大雨的原因,明亮又濕潤。

    他盯著她看的時候,林惜不自覺地又抱緊手里的書包。

    終于,她沒猶豫,坐了上去。

    可是真的坐上去,她才發現,看過是一回事,坐上來又是另外一回事。這種車子的車墊很高,不載人的時候,騎車的人都會yh前傾。

    如今她坐在上面,剛坐定,後背上貼上了一堵胸膛。

    季君行的身材高大,不過有些偏瘦,平時穿t恤的時候,總會有種空蕩蕩的感覺。

    這會兒,當他的胸口貼著她的後背時,她才知道,原來清瘦的人,胸膛也能這麼結實。

    當他踩著車子,盯著雨幕沖出去的時候,林惜感覺她的整個人像是窩在他的懷里。

    她耳邊明明是連綿不絕地落雨聲,可在這一刻,她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那種毫無章法地亂跳聲,越來越強烈,眼看要蓋住周圍的雨聲。

    因為頂著風,車上又多了一個人。

    他微弓著yh使勁,臉一下貼近林惜的耳鬢。

    這次,她听到他略急促的呼吸。

    一陣風吹過,林惜的雨帽差點兒被吹開。她伸手按了一下,下意識地側頭朝上望。

    果然,他頭上的帽子,早被吹開了。

    他的頭發全被淋濕,雨水順著領口直接灌進里面的衣服。

    “林惜,別動。”

    他的聲音在雨中,那樣清楚。

    林惜當真不敢再動,一直到車子騎到學校。

    “你先回教室,我去停車。”

    林惜沒多說,站在路邊。

    季君行見她不走,輕笑一聲,“那行,你等我停好車,一起回去。”

    等季君行回來,離得老遠,看見雨幕下乖乖站定地人,忍不住嘴角揚起。

    誰知,他剛走過去。

    突然一個打著傘的人,幾步走了過來,指著他們大喊︰“你們,你們是幾班的?”

    林惜被嚇了一跳,站在原地,季君行倒是淡然。

    直到這個老師看清他們,詫異地說︰“季君行,你不上課,在這兒干嘛呢?”

    原來是高二年級的教導主任,雖然他不教季君行,不過這位少爺在年級實在有名,成績好,以前又是搞信息學競賽,給學校拿了好幾個獎,老師基本都認識他。

    季君行喊了一聲王老師,“之前去書店買書,沒想到遇到大雨,耽誤到現在。”

    教導主任點頭,只是他狐疑地看著他身邊的林惜,問道︰“這個女同學呢,是哪個班的?”

    “她是林惜,是我同班同學,她也在那家書店買書,正好撞上了。”

    林惜?

    教導主任覺得這名字挺耳熟,想了下,立即說︰“你就是這次月考考了第一的那個轉校生對吧。”

    林惜點頭。

    畢竟能考七百分的學生可不多,她在教導主任那里掛號,也屬正常。

    但是身為教導主任,看見一男一女兩個同學走在一塊,難免多教育兩句︰“你們現在正是不能放松的時候,要把握好分寸。千萬不能因小失大。”

    說完,他揮揮手,“早點兒回去上自習吧。”

    兩人點頭,轉身往高二教學樓走去。

    等到了教學樓的走廊下,兩人默契地站在樓梯旁邊把雨衣脫掉。

    林惜脫得比較慢,季君行站在旁邊看她,弄得她心底一陣緊張,忍不住找話說道︰“教導主任居然覺得我們在談戀愛,真好玩。”

    她輕笑了一下。

    突然,旁邊本來靠著樓梯扶手的少年,眉梢一挑。

    “我們談戀愛這件事,很好笑嗎?”

    林惜一愣。

    季君行已經跨步到她面前,yh微傾,烏黑的眼瞳直直地望著她。

    “我們就不能談戀愛嗎?”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