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28章

第28章

    清晨, 學校里到處都是穿著藍白色校服的學生,不知是不是因為國慶節結束的第一個上課日, 眼看早讀課快開始了,還有不少學生剛進校門口。

    直到叮鈴鈴地聲音響徹整個校園。

    不好,遲到了。

    不少人背著包, 拔腿狂跑。

    連高二一班這種很少有學生遲到的班級, 今天都意外地有十來個學生被記了名字。

    陳墨和高雲朗是踩著點進教室的。

    林惜周圍空蕩蕩的, 身邊的江憶綿沒來, 身後兩個位置也是空著的。

    她一個人坐在位置,安靜地看著英語單詞。

    沒一會, 江憶綿從後門氣喘吁吁地進來, 林惜起身給她讓路。她把書包摔在桌上, 低聲問︰“老師還沒來?”

    早自習會有坐班老師, 不過今天不僅學生遲到,連老師都遲來了。

    林惜搖搖頭。

    江憶綿趕緊撫了撫胸口,平息自己的氣息。

    “今天遲到的學生可太多了。門口被值日生逮了一通, 我的學生證號也被記下去了。”江憶綿說著,嘆了一口氣。

    林惜安慰她︰“沒事,今天班里不少同學都遲到了。”

    說著,後面又進來一個男生。

    江憶綿趕緊打開書包, 將里面的書拿了出來。不過她拿手的時候, 瞥見後面兩個位置都空空的。謝昂因為打籃球摔出腦震蕩這事兒, 昨晚班主任跟全班說了。

    當然孫麗如是以他為反面教材, 警告班里愛打籃球的男生。

    畢竟腦震蕩這事兒可大可小, 他們一個個都是重點班的苗子,真摔壞了,老師和家長都得瘋。

    “季少爺今天怎麼也沒來啊?”她問林惜。

    林惜搖搖頭,她也不知道,本來她以為他只是像其他同學那樣遲到了。

    現在看來,他是請假了?

    她往側邊看了一眼,陳墨和高雲朗兩人面前都擺著課本,不過兩人在竊竊私語。她沒手機,也沒有季君行電話號碼,根本不知道他怎麼了。

    此時,林惜反而有點兒盼望孫麗如能來。

    畢竟昨晚謝昂腦震蕩請假的事情,她在班里說了一遍。

    如果他真的請假了,老師也會說的吧?

    江憶綿收拾好書本,朝側後方看了一眼,嘆了一口氣說道︰“林惜,你說謝昂會不會被摔傻了啊?”

    平時他在後面,不時惹她生氣,現在突然不來,江憶綿真覺得不習慣。

    當然,她覺得自己只是怕他變傻了才會問的。

    林惜抿嘴,低聲說︰“憶綿,這個問題,昨晚你就問過了。”

    而且不止一邊。

    陳墨他們差點兒就跟她保證,謝昂不會傻,只是摔出輕微腦震蕩。

    江憶綿一怔,臉上yh出尷尬地笑容,“這樣啊。”

    此時,語文老師夾著課本慢悠悠走進教室。

    林惜有些失望,估計班主任這節早自習都不會來了。

    一直到早自習結束,後面位置的那個人都沒出現。

    鈴聲響起,林惜又朝陳墨他們看了一眼,心理鼓勵了好久,可就是不好意思開口問他們,季君行今天怎麼沒來上課。

    似乎越在意他,就越怕被別人發現自己的在意。

    心里明明想知道他為什麼沒上學,表面還要表現的雲淡風輕。

    林惜捏著手里的書本,想了好久,在她下定決心轉頭時,身邊的江憶綿突然轉頭沖著過道另一邊的兩個男生問道︰“陳墨,季君行怎麼沒來啊?”

    “不知道。”陳墨搖頭,他無奈地說︰“給他打電話也不接,不知道干嘛去了。”

    “他不會也摔壞腦袋了吧?”江憶綿狐疑地說。

    林惜愕然地睜大眼楮,趕緊打斷她,“別亂說。”

    江憶綿嘿嘿一笑,攬著林惜的肩膀,還跟她繼續開玩笑說︰“要是季少爺真的摔壞腦袋了,以後就沒人跟林惜你爭第一了。”

    她聲音不小,陳墨和高雲朗听得清清楚楚。

    陳墨一臉臥槽,半晌,說道︰“江憶綿,阿行平時沒得罪你吧,你這麼不盼著他好。”

    “這種話不能亂說的。”林惜也不贊同地說道。

    見她有點兒嚴肅,江憶綿立即道歉︰“好啦,我開玩笑的。就讓謝昂一個人傻吧。”

    她沖著謝昂的位置看了一眼,嘀咕︰“反正他本來就傻子一個。”

    那邊陳墨偏頭看了一眼高雲朗,問道︰“阿行電話還打不通?”

    高雲朗搖頭。

    “我發現他最近真的越來越神神秘秘了。昨晚晚自習一個人跑出去不知道干嘛,回來的時候,我看他衣服濕得差不多了。你說他是不是病了?”

    林惜心頭一緊。

    她忍不住開始回想昨晚的事情,他最後那句話此刻又清楚地出現在她腦海中。

    我們就不能談戀愛嗎?

    他望著她,問出這句話時,林惜心跳如雷。

    那一刻,她感覺自己的心髒要從喉嚨蹦出來。

    只是就在她呆呆地望著她時,一陣鈴聲突然響起,晚自習下課了。

    很快,樓梯旁邊班級的學生魚貫而出,整棟教學樓仿佛甦醒了一樣,登時變得吵吵嚷嚷。

    于是,這個問題被壓在她心頭,兩人上樓回了教室。

    他們回到教室之後,沒一會上課鈴聲響了起來,一直到晚自習放學,她都沒什麼機會再和他說話。

    甚至沒機會問一句,他說這個話是什麼意思。

    林惜不知道別人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可是她喜歡季君行,有一種忐忑。

    似乎她怕他不喜歡自己,又生怕他會喜歡自己。

    如果他不喜歡她,那麼總有一天,他的身邊會站著另外一個女生。

    光是這個念頭,足以讓她難過地比數學考試不及格還要嚴重一百倍。

    可是如果他真的喜歡自己呢,林惜忍不住握著手里的筆。

    談、戀、愛。

    這三個字像是帶著魔法般,牢牢地佔據在她心頭。

    其實從初中開始,老師就已經開始明說暗示,叮囑所有人,談戀愛的後果。

    林惜也不是沒見過反面例子。

    她記得初中的時候,有個女生成績排在年紀前十,長得也很好看。可就因為談戀愛,成績一路下滑,甚至在中考前夕,她跟那個男孩從學校消失,讓學校和家長一通好找。

    據說,最後那個女生讀了職業學校。

    林惜望著自己面前的書本,她一向心無旁騖,目標明確。

    清華,這是她從未改變的目標。

    季君行一個上午都沒來,陳墨他們也沒能聯系上他,打電話一直沒人接。至于他家的電話,兩人還真沒有。

    一直到下午課間休息的時候,陳墨手機響了。

    低頭一看,居然是季少爺打來的。

    他趕緊接通,“喂,阿行,你今天怎麼沒來上課?”

    林惜本來在做物理作業,听到陳墨打電話的聲音,一下豎起了耳朵。

    “病了?”直到陳墨說出口,她的心一下懸了起來。

    他生病了?

    林惜咬著唇,想起昨晚他頂著風汽車,雨帽根本戴不住,頭發和身上的衣服都濕地差不多。難怪他會病,她早該想到的。

    這時,林惜的後背被人輕拍了一下,回頭一看,陳墨把手機遞過來,神色極其古怪地說︰“阿行說要跟你說話。”

    林惜本來擔憂地表情,一下變成驚喜,臉上yh出淺笑。

    她接過電話,那頭沒聲音,她先喂了一聲。

    然後,對面傳來一個懶散地聲音︰“你沒生病吧?”

    “沒有。”林惜听著他聲音沙沙的,憂心地問︰“你是發燒了嗎?”

    “嗯,對啊。”他喉嚨似乎很不舒服,說了這麼幾個字,都清了清。

    林惜想听他說話,可又怕打擾他休息,誰知對面突然問︰“今天老師上課講什麼了?”

    “物理老師上了新課內容,講得是電磁感應……”

    躺在床上的季君行听著她真的認認真真給自己講知識點,差點兒笑出聲。他強忍著笑意,低聲說︰“電話里說不清楚。”

    林惜一愣,確實是,馬上又要上課了。

    季君行漫不經心地來了一句︰“要不你晚自習的時候,來我家給我補課。”

    他這句話說完,听到電話那頭傳來清楚的鈴聲。

    季君行轉頭看了眼床頭櫃的鬧鐘,嗯,到上課時間了。

    他輕笑道︰“你先上課吧,掛了。”

    林惜嗯了一聲,數學老師已經從前門走了進來。她趕緊把手機拿進桌洞,按了掛斷鍵。等數學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板書的時候,她把手機還給陳墨。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