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二節 課,教室里有些昏昏沉沉。

第二節 課,教室里有些昏昏沉沉。

    英語老師望了下面一眼,用英語書敲了下講台,“都困是吧?那行,從你開始把這篇文章讀一遍吧。”

    他點名的是林惜這排坐第一的同學。

    這個英語老師挺喜歡上課點同學讀課文,此時第一個同學捧著書本讀了起來。

    沒兩句,老師點頭,說︰“下一個。”

    後面的人站起來,英語老師沒規定讀到哪兒,所以有人讀的句子長,有人只讀了兩句就讓坐下。輪到林惜站起來的時候,她捧著書,順著前面同學的那句話往下讀。

    結果在她讀完一句時,突然被台上的老師打斷。

    “是lleague。”英語老師將她剛才讀的那句話里的一個單詞挑了出來,重新讀了一遍。

    讀完之後,老師望著下面的學生,直接說︰“lleague這個字有兩個音節 koh-leeg,千萬不要發出末尾的 ue。”

    唰地一下,林惜的臉頰紅得厲害。

    她不是活潑外向的性格,本來就挺怕被點名回答問題,這會兒又被指出錯誤,又窘迫又緊張。

    英語老師糾正她之後,不僅沒讓她坐下,反而說︰“繼續。”

    林惜接著往下讀。

    好在這次,英語老師一直讓她讀完,都沒再糾正她的單詞讀法。

    “好了,坐下吧。”英語老師點了點頭,讓她坐下。

    林惜有些松口氣。

    誰知講台上的英語老師,神色嚴肅地看著他們,認真說︰“同學們,我知道你們平時要學得很多,時間要花在考試的科目上。但是,什麼是學以致用?”

    “學以致用就是,你學這樣東西,以後能夠熟練地運用。英語同樣也是,或許現在你們只需要應付高考。但我必須要說,口語的重要性,不可忽略。畢竟你們以後很多人會出國讀書,總不能你跟人家交流的時候,別人根本听不懂你說什麼吧。”

    江憶綿猛地轉頭望著身邊的林惜。

    如果說,剛才林惜被點錯口誤的時候,臉頰只是紅了些。

    那麼現在,她的臉紅得要滴血一般。

    雖然老師沒點名,但誰都知道,他是在說林惜。

    此刻不少同學紛紛轉頭望向林惜這邊,畢竟林惜成績好,轉學過來立即考了一個全校第一。大部分老師都拿她當寶貝。

    誰都沒想到,英語老師會當眾這麼批評她。

    坐在後面的季君行,本來神色輕松。但在老師說完這段話之後,臉色鐵青。

    很快,英語老師從另一組點名讓人繼續讀課本。

    下課之後,江憶綿望著格外沉默地林惜,有些心疼地說︰“英語老師就是個神經病,干嘛當眾說那些屁話哦。”

    “別這麼說。”林惜打斷江憶綿,手指捏著筆,幾乎要把筆管捏碎。

    她低頭,輕聲說︰“老師說得沒錯,學英語不僅僅是考試,何況我口語確實挺不好的。”

    說完,她勉強yh出一個笑。

    林惜初中是在縣城中學讀的,學校很多英語老師年紀挺大,讀英語會帶點兒口音。況且他們那邊確實不重視口語,因為中考不需要考。

    季君行坐在後排,眼楮直勾勾地盯著她。

    在听到她這句話的時候,心底氣得罵了一句臥槽。

    晚上放學之後,他起身直接走了。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他回來,看見只有江憶綿坐在教室里。

    “她人呢?”季君行走過來,抬抬下巴,點了下林惜的位置。

    江憶綿苦惱道︰“去操場練習英語了吧。剛才喊她吃飯,她說不餓,拿著英語課本就出去了。”

    她雙手托著下巴,生氣地說︰“英語老師太煩了,多傷自尊啊。林惜英語成績還那麼好呢。就算口語真的差點兒,他就不能私底下跟林惜說啊。”

    季君行寒著臉,拔腿出了教室門。

    林惜確實在操場上讀英語。

    傍晚涼爽的風穿過操場,足球草坪場上已經有些枯得草葉被吹得倒來倒去。

    操場像她這樣一邊繞圈走一邊讀書的人,並不是沒有。

    林惜讀得很認真,倒不是賭氣,而是心底確實自己跟別的同學有差距。

    直到她因為光顧低頭看書,直直地撞上前面的人。

    她剛抬頭,頭頂上方的聲音已經響起,“你走路不知道看的?”

    季君行穿著黑色t恤,垂眼看著她。

    林惜一愣,隨後立即道歉︰“對不起,我沒看到你。”

    “跟我來。”季君行面無表情地扔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林惜看著他往看台的方向走過去,立即跟上。

    直到兩人走到看台上,林惜跟在他身後,一直隨著他走到最上面的一層看台座位。

    “坐。”季君行自己坐下後,下巴往旁邊一點。

    林惜猶豫了下,最後還是坐了下來。

    這是她第一次到看台上面,從這里看下面操場上,也有種居高臨下的感覺。

    誰也沒開口先說話。

    直到季君行轉頭望了她一眼,語調隨意地說︰“別在意啊。”

    這幾個字說完,林惜微微怔住,許久,她輕松地說︰“老師沒說錯,我不在意。”

    可是不在意怎麼可能呢。

    林惜打小學習成績好,她幾乎是所有老師的寶貝。

    從來沒有老師會在課堂上這樣批評她。

    她望著遠方的晚霞,明明剛才壓根不難受,此時少年的一句安慰,反而讓她心底突然覺得無比委屈。

    或許,是因為有人關心,原本一點點的委屈,被無限放大。

    而很大的委屈,變成了難以忍受。

    林惜張了張嘴,喉嚨已經哽住,眼淚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她哭得沒有聲音,季君行一轉頭的時候,看見她低頭落淚,一下慌了神。

    “你哭……哭什麼呢,對,我知道英語老師是很過分。”季君行頓了下,眉頭緊蹙著,終于有點兒哄道︰“別哭了。”

    林惜抬手抹了下眼淚。

    她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其實她不是嬌氣的人,結果接二連三地在他面前哭。

    好丟人啊,她趕緊用手臂擦了下眼淚。

    身邊的少年從口袋里掏出一樣東西,直接遞過來。

    林惜望著面前折起來的紙,聲音嗡嗡地問︰“這是什麼?”

    見他沒說,林惜接過來,打開。

    她看到上面英語演講比賽四個字,轉頭看著季君行。

    “英語老師說你不行,那你證明給他,你可以。”少年從位置上站起來,半蹲在林惜的面前,他微仰臉望著她,認真地說︰“林惜,你是打敗了十幾萬人的中考狀元,你踩在那麼多人的肩膀上,贏了他們。怎麼可能被這麼簡單的口語打敗。”

    夕陽灑在少年的身上,金色陽光落在他的發梢,他黑亮的眼楮,那麼認真地看著她。

    充滿了信任和鼓勵。

    “是43589人。”林惜望著他,突然糾正道。

    季君行一愣,然後,他听到少女淚中帶笑地說︰“我參加中考那年,我們市里有43589人參加中考。我沒打敗十幾萬人,我只打敗了四萬多人。”

    季君行目瞪口呆,他望著她帶笑的臉頰。

    搖頭,輕笑︰“又哭又笑,你羞不羞啊?”

    少年的聲音那樣好听,語氣軟和地叫她心都柔化。

    然後,她看向他,格外認真地說︰“季君行,你過來。”

    “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

    季君行見她已經沒在哭,認命地湊了上去。

    晚霞中,少女的唇貼近他的耳朵。

    一陣風飄過。

    她的聲音是那樣清楚。

    “其實,我也喜歡你。”

    這就是我想告訴你的秘密,季君行。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