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32章

第32章

    “還有幾周是期中考試了, 別以為你們現在能放松。期中考試成績出來之後,學校會組織開一次家長會。”

    孫麗如說完這句話, 淡淡地朝講台下面掃了一眼。

    果然本來沒多大反應的學生, 這下直接神色各異。

    成績在班級穩定前幾的那幾個,淡定地垂著頭,完全不擔心家長會的事情。

    至于成績排在中游甚至後面的, 就沒那麼輕松了。

    孫麗如是帶重點班的老師, 對他們的要求,自然不一樣, 她說︰“咱們學校有三個重點班,兩個理科重點班, 一個文科重點班。隔壁班上次月考差點兒趕上我們不說, 樓下文科重點班的學生,各個也拼命學習。所以你們別以為自己成績就穩了。”

    大概是因為她的耳提面命, 下課的時候, 教室都比平時安靜。

    孫麗如臨走的時候, 把季君行叫了過去。

    她臉色不算好看, 弄得江憶綿好奇不已。他們一走, 她立即轉頭問謝昂︰“季少爺最近犯事了嗎?我第一次看見班主任對他那個臉哎。”

    之前季君行成績好, 孫麗如不管什麼時候看見他,都是如沐春風地模樣。

    “別胡說八道,阿行怎麼可能犯事。”謝昂反駁道。

    他撓了撓自己的短發, 低聲說︰“可能是因為阿行答應徐老師, 重回計算機校隊, 班主任有點兒不高興吧。”

    “他要回計算機校隊?重新搞競賽嗎?”

    這可是大新聞,跟當初季君行退出校隊一樣,都是大新聞。

    高一剛入校的時候,那時候大家不熟,不過開學沒多久,學校在榮譽欄張貼了季君行奪得某項計算機比賽冠軍的消息。他偌大的證件照被貼在玻璃櫥窗里,說實話,那次應該是榮譽櫥窗最受人關注的時候。

    因為少年人眉目俊朗,劍眉濃眸,特別是那雙眼楮特別明亮,有種攝人的神采。

    季君行在學校不高調,平時除了在班里,頂多就是去操場上打打球。

    就是因為這次布告欄,一下聞名全校。

    等不少女生‘不經意’地走一班門口走過的時候,發現,這人居然比照片上還帥。

    于是,季少爺一戰成名,徹底成為學校名人。

    以至于他後來退出計算機隊,不少人來打听原因,連有些老師都問過孫麗如。

    此時孫麗如把季君行叫到辦公室,拉開自己的椅子坐下,看著面前的得意弟子,“我听徐老師說你打算回計算機校隊,重新搞競賽?”

    徐老師校隊的帶隊老師。

    季君行直接點頭。

    孫麗如嘴角一抽,忍不住說︰“你現在已經是高二了,之前退出校隊大半年,這麼久沒練習,你的水平未必還趕得上其他同學。而且我們學校計算機這塊不算強,所以我覺得你要是真想上清華,走正常高考把握更大點兒。”

    季君行臉上漫不經心地表情,終于微微變了下。

    他挑眉,“老師,我的水平你不用擔心。如果真的跟不上校隊其他人,徐老師也不會同意我重回去。”

    他語氣淡淡,不過神態里的驕傲藏不住。

    “況且,我比賽不是為了一個清華保送名額。”

    孫麗如微怔,別人夢寐以求地保送名額,被他說得這麼輕描淡寫。可是孫麗如知道,他說得還真對,以他這成績和背景,清華未必就是他第一選擇。

    直到他已經決定,孫麗如不再說什麼。

    因為計算機校隊的學生,晚自習經常需要去學校機房訓練,所以需要班主任簽字同意。

    孫麗如在他的表格上簽字,這表格是校隊徐老師那邊遞過來的。

    按道理,表格應該是學生自己申請,自己遞交。徐老師一見季君行答應回來,生怕他後悔,火急火燎地自己寫了表格拿過來讓孫麗如簽字。

    季君行回教室之後,謝昂看見,讓開位置給他進去,立即問道︰“阿行,班主任同意了?”

    “有什麼不同意的?”他靠在椅子上,隨後翻開面前的資料,是徐老師昨天給他的。

    “你可是年級前三的苗子,沒了你在,你說孫老師不得傷心死。”

    季君行轉頭看著他,嗤地笑了一聲,“我只是去參加計算機比賽,不是去死。”

    林惜︰“……”

    知道他有時候說話挺毒舌的,只是沒想到他對自己都這麼毒舌。

    不知是不是孫麗如的話起到了作用,一班之後一周明顯認真了許多,沒了國慶放假之後那股拉不住的松散。

    全市英語比賽,七中有三個名額,不過報名的學生很多。

    為了公平起見,學校準備在內部先組織一場比賽,而且這能給最終參加比賽的三個學生練兵。

    這幾天,林惜到哪兒都捧著自己的演講稿。

    她的稿子是自己寫的,後來季君行和江憶綿給她分別過了一遍。

    中午去食堂吃飯的時候,林惜手里拿著筷子,眼楮盯著旁邊的稿子看,對面的江憶綿簡直服氣她這個狀態。

    食堂這麼吵鬧,她都能看得那麼認真。

    直到她們旁邊的桌子坐下兩個女生。因為食堂的餐桌是連在一起的,兩個女生閑聊的聲音,正好傳到她們這邊來。

    “不可能吧?”一個女生剛坐下,剛拿起筷子,在听到對面朋友的話,登時驚呼道。

    對面女生說︰“怎麼就不可能了,我听說是季君行自己親口承認的。”

    “季君行親口承認他自己有未婚妻,我還是不敢相信,季君行怎麼可能跟一個外校女生說這種話?我有個同學在一班,听她說,季君行平時在班級里特別低調,他們班的女生很少有機會跟他說話的。”

    對于同伴的不相信,爆料女生得意地說︰“那個跟季君行表白的女生,正好跟我朋友認識。據說那個女生事先打听過季君行沒女朋友,直接在學校門口攔住他的車……”

    “攔車?”听八卦的女孩,滿臉震驚。

    女孩,特別是青春期的女孩,大多是羞澀的,平時跟班級男生都不怎麼說話,這麼直接在別人學校校門口攔住一個男生的車子,真是恕她難以想象。

    爆料女生點頭︰“厲害吧,我當時听到覺得太狗血了,拍偶像劇呢。”

    “就是,這個女生膽子真大,她怎麼敢的呀?”

    “痴心妄想唄,一個不學無術的女生追我們學校的男生不說,而且那人還是季君行,人家成績那麼好,家里又有錢,他怎麼可能看得上那女的。”

    听八卦的女生趕緊又問︰“未婚妻的事情呢?這個比那女的追季君行還狗血吧。他真有女朋友了?”

    “具體是誰,暫時沒听到風聲,不過未婚妻據說是一定存在的。”

    爆料女生肯定地點頭。

    林惜本來在看稿子,不過在這兩個女生第一次提到季君行的時候,她被這個八卦故事吸引了。

    至于那個在她們口中一定存在的未婚妻……

    應該就是她吧。

    她正出神,對面江憶綿突然用筷子狠狠戳了下餐盤。

    林惜看過去,見她氣鼓鼓的模樣,有些不解地問︰“不好吃?”

    江憶綿剛才還好好的,這會兒一下子生氣,她只能猜到又是食堂飯菜惹到她了。畢竟她不止一次抱怨學校食堂的飯難吃。

    江憶綿望著她,欲言又止,半晌,悶悶地說︰“沒事。”

    晚上七點英語比賽開始,下午放學的時候,林惜哪兒都沒去,在教室安靜坐著。

    本來季君行他們出去了,沒想到半個小時回來了。

    幾個男生一坐在位置上,本來安靜的教室,登時吵鬧了起來。

    謝昂咋呼地說︰“我靠,學校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傳言的,要不是有人來問我,我壓根不知道。”

    陳墨搖頭,“據說傳了挺久的。”

    謝昂一听,登時好奇地轉頭,打趣地問道︰“阿行,你什麼時候背著我們,偷偷藏了個未婚妻啊?”

    靠在椅背上,雙腿搭在書桌下面橫杠上的少年,本來把椅子翹了起來,懶散晃著的同時,眼楮盯著手里的資料。

    終于他被謝昂的這句話,問得抬起頭。

    前面林惜還在默背稿子,縴瘦的背脊挺得筆直。

    他微眯著眼楮,半晌,淡定吐出四個字︰“關你屁事。”

    謝昂听到他這話,居然起哄地更厲害,喊道︰“不否認,那就是有咯?”

    此時班級里大半的學生都听到他們的對話,其實這個八卦傳聞,一班學生真的或多或少听說過。畢竟他們雖然會讀書,但有時候女生宿舍八卦兩句,或者其他地方不經意听到,都會有。

    很多人豎著耳朵听了半天,沒听到季君行否認的聲音。

    直到少年突然將椅子放下,雙腿收回來,不咸不淡地地朝他做謝昂看了一眼。

    “嗯。”

    謝昂以為自己耳朵听錯了,他這下知道壓低聲音了,問道︰“阿行,你別嚇唬我哦,你真有未婚妻啊?”

    這次,季君行沒回答,因為他的眼楮微微抬起,往前面又看了一眼。

    終于,前面那個始終淡定的背影,有了反應。

    喲,她耳朵根紅了哦。

    林惜坐在前面,他們的話都听到,包括季君行沒否認地那句嗯。

    她低頭望著面前的稿子,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此時她的嘴角弧度上揚,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今天誰值日?怎麼連黑板都不知道擦?”

    突然,講台上一聲拔高的聲音將她拉了回來,她抬頭,看見劉銀站在台上,一臉不耐煩。

    林惜愣了下,想到今天是她值日。

    本來她一下課就會去擦黑板的,偏偏下午最後一節課下課,沒老師再上課,她就沒趕著擦。

    “對不起,是我。”她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劉銀沖她白了一眼,“我要把語文老師布置的作業寫在黑板上,你怎麼回事啊,值日不是應該主動做的嗎?還非要別人提醒干嘛。”

    劉銀是班里的語文課代表。

    “晚上我要去比賽,正在看演講稿。”林惜走過去,她解釋了一句。

    她拿起黑板擦,旁邊站著的劉銀,還是嘲諷地望著她,繼續說︰“比賽真了不起,以你的口語水平,英語比賽的一等獎非你莫屬了吧。”

    誰都知道林惜曾經被英語老師公開說過口語問題。

    劉銀這個話,諷刺口吻太重,下面不少同學望向她們,不知道這兩人什麼時候有了矛盾。

    林惜是好脾氣,不過劉銀這夾槍帶棒的話,听得她一陣惡心。

    她朝對方看過去,在她準備開口的時候,突然,一只手直接從她手里將板擦拿了過去。

    季君行拿著板擦,將黑板上的老師留下的筆跡全部擦掉。

    他擦得很快,粉筆灰紛紛落下。

    等他擦完了,把板擦往講台上一放。他手指搭在板擦上,看向劉銀。

    “有完沒完了。”

    季君行的聲音極清冽,平時說話的時候就好听,此時聲音壓沉,帶著幾分震懾。

    還在教室的人,都被這幕震驚。

    畢竟季君行是那種挺紳士的男生,教室後面飲水機的水沒了,都是他主動去拎回來。女生有個題目問他,他神色雖然淡,但是態度不差,該教的一定會教。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不掩飾地掃一個人的面子。

    還是班里的女生。

    劉銀臉色一下慘白慘白。

    他說完,雙手插兜,準備回自己的座位上。

    等他轉身的時候,看著林惜,聲音突然一軟。

    “林惜,比賽加油。”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