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33章

第33章

    “這個劉銀, 她是不是恨你啊?”林惜回到座位上,江憶綿低聲問。

    她朝劉銀看了一眼,劉銀是那種普通到叫人忽略她存在的女生, 長相普通,學習是很努力不錯,不過成績在一班排在中游。偶爾發揮特別好, 能沖進前十名。

    連江憶綿都很少留意到她,更別說班里的男生。

    林惜淡淡說︰“不用理她。”

    其實有些人之間不對盤,壓根不需要理由。似乎從她轉校過來,跟劉銀當了室友之後,她對自己就沒好臉色。

    剛開始林惜想著要在一個寢室住兩年, 能避免沖突是最好。

    沒想到她的大度忍讓, 叫劉銀得寸進尺, 她在宿舍對林惜說話也是這種夾槍帶棒, 沒想到在教室一點兒不收斂。

    不過想起剛才季君行對她說的話,林惜忍不住朝後面看了一眼。

    坐在她斜後方的少年,听著旁邊謝昂在念叨。

    在看見她望著自己的時候,原本面無表情地少年, 突然眼眸里閃過一絲笑,隨後嘴角的弧度一點點上揚。

    林惜看著他表情的變化, 一瞬, 心頭有種說不出的軟。

    唯有對她, 他才會yh出這樣的笑容, 對吧。

    因為比賽是七點開始, 林惜和其他兩個一起參加比賽的同學提前過去。

    她們去的晚,到的時候,其他參賽的學生已經聚集在一起,三三兩兩地說話。

    “要不是我媽非說報名參加這個比賽,對以後我申請offer有幫助,我才不想報名呢。”旁邊的女生不情願地抱怨。

    “我是英語老師推薦來的,反正沒事,參加就參加唄。”

    周圍的人,各個神色輕松。

    林惜是那種上課被老師點到名,都要先臉紅一下的性格。

    她知道的缺點是放不開,所以此時她一邊在心底默背,一邊給自己打氣。

    老師來了之後,每個學生輪流抽簽,按照抽到的號碼依次進入階梯教室。林惜找了個角落,看自己手里的稿子。這次主題是關于環保話題,稿子是林惜自己寫的。

    她正默背著的時候,放在校服褲兜里的手機震了下。

    她拿出來看了一眼,是季君行發來的短信。

    【還有多久輪到你?】

    林惜靠在牆邊,腳尖點著地面,來回摩擦。

    她想了下,剛準備給季君行發過去,誰知,又一次震動。

    【如果還沒到你,到安全通道這邊來。】林惜微抿著唇,想了想,折起手里的稿子,往前走過去。剛才她從電梯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安全通道在旁邊。

    等她走過去,周圍沒什麼人。

    這時候是晚自習,本來在綜合樓的人就少。

    她推開安全通道的門,結果空無一人。

    林惜微愣,拿出手機準備給季君行發短信,誰知突然一個身影從樓上拐角慢慢出現,她身姿高挺,林惜又是站在下面一層樓梯平台上,只能仰頭看他。

    季君行一步一步走下來,林惜驚訝地問︰“你沒上晚自習?”

    “你不知道計算機隊的訓練室就在樓上?”季君行好笑地看著她。

    林惜干淨水潤的眸子,出現一絲迷惑。

    直到她的額頭被季君行用手指輕輕敲了下,他低聲道︰“對我太不關心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林惜誠心道歉。

    她依舊微仰著頭,白皙的脖頸顯得格外修長,校服拉鏈沒拉到脖子上,里面淺色t恤領口有些大,頭頂昏黃燈光下,鎖骨縴瘦分明。

    終于少年率先撇開頭。

    林惜突然想起來,十月底是計算機省級聯賽的初試。他自從回了校隊之後,晚自習一直沒怎麼上,都在訓練,就是為了準備這個比賽。

    她擔憂地說︰“你不是在訓練的嗎?趕緊回去吧,別耽誤你訓練。”

    季君行見她這麼說,撩唇淺笑。

    突然他站在樓梯上,微微彎腰,凝視著她的眼楮,輕聲問︰“林惜,你緊不緊張?”

    林惜被他提醒,一下想起自己的比賽,登時伸手戳了下他的肩膀。

    “我本來不緊張的,被你一提醒,緊張了。”

    她聲音本來就輕軟,此時開口,帶著幾分嬌憨,像是在跟季君行撒嬌一樣。

    面前的少年一下笑開。

    他往下邁了一個台階,離林惜一下近了好多,等她臉色微赧,少年已經將雙手從褲兜里抽了出來,輕輕捧著林惜的臉頰。

    一瞬,林惜仿佛忘記了呼吸。

    他們從來沒這麼親密接觸過,畢竟兩人說好了的。

    她望著季君行漸漸靠近的臉頰,漆黑明潤的眸子,透著淺淺笑意。她眨了眨下眼楮,直到他說︰“我參加這麼多比賽,從來沒拿過二等獎,需要我的運氣嗎?”

    林惜眨了眨眼楮。

    隨後,季君行將右手手背貼在自己唇邊,林惜眼楮望著他,直到他的手背貼了過來。

    少女柔軟的唇,少年清瘦的手背。

    她的唇貼著他剛才親過的地方。

    他低頭望著她,“別緊張,你已經繼承了我所有運氣。”

    “你……”終于,在他收回手掌後,林惜紅著臉控訴,“怎麼那麼幼稚。”

    她真的沒想到平時這麼睿智又聰明的人,居然會有這樣幼稚的舉動。

    季君行像是惡作劇得逞,干淨的聲音里彌漫著說不出的笑意。

    “其實,我更想直接把運氣傳給你。”

    明明他說的話,語義不明,林惜一下听懂。

    季君行看著面前突然臉頰紅透的少女,笑意更甚,原來她听懂了啊。

    其實,他是想親她呀。

    不知是不是季君行在她比賽前,給她放松的結果。

    林惜發揮出色,直接通過學校比賽,隨後代表學校參加整個北京市的比賽,最終獲得了三等獎。

    跟著她的喜報一起的,是學校信息隊的喜報。

    經過計算機省級聯賽的初試和復試,最終學校一共有一個一等獎,五個二等獎。

    而作為全校唯一的一等獎,季君行更是拿到了北京市第一的分數。

    喜訊來的很快,可謂幾家歡喜幾家愁。作為計算機校隊的徐老師,自然高興自己手底下學生能取得好成績。至于班主任孫麗如,則沒那麼高興。

    因為季君行準備省級聯賽的比賽,他在期中考試的成績,跌出了年級前三。

    當然他依舊排在年級第十。

    好在因為林惜依舊發揮穩定,年級第一這個寶座依舊被一班的學生佔據著。

    隨著天氣的變化,當一下進入寒冬時分,林惜才發現,這是她第一次在北方過冬天。比起南方那種濕到骨頭縫的寒冷,她似乎更喜歡北京的冬天。

    冬天一來臨,節日紛繁而至。

    聖誕節的時候,林惜一下收到了好幾個隻果。季君行、江憶綿都給了她,連季路遲都偷偷藏了一個隻果留給她。

    林惜在季家的客廳,第一次看到家庭聖誕樹。

    溫璇給她準備了一雙舒服的靴子當作禮物,林惜本來不要的,可是季路遲一邊拆著自己的禮物,一邊對她說,林惜姐姐,那是我給你挑選的。

    等她打開,看到粉色雪地靴旁邊還垂著可愛的毛球。

    嗯,確實很像他會喜歡的風格。

    季君行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淡笑看著她被季路遲強迫穿上靴子。

    元旦過後,期末考試不知不覺臨近。季君行要準備明年四月份的省隊選拔,因為七月份舉辦的國賽,能夠參賽的選手,都是各省省隊隊員。

    他必須先成為北京隊的選手。

    在國賽里排名前五十的選手,能夠成為國家集訓隊隊員。

    更有直接保送清華北大的機會。

    所以即便離明年四月還有看起來不斷的時間,但是學校計算機隊的訓練越來越重。

    一直到期末考試結束,其他學生可以徹底享受寒假時光,季君行還要利用寒假繼續訓練。

    林惜回到老家的時候,江英和林耀華特地關了小店一天,到市里接她。

    回家之後,林惜把期末的考試成績單遞給他們看。

    江英和林耀華雖然沒讀過什麼書,可是林惜這個高分他們是看得懂的。

    兩人開心地不得了,江英甚至當天殺了一只雞給林惜補yh。

    本來以為寒假跟父母團聚,會特別開心。誰知這份開心之中還透著一股牽掛。

    遠在北方的少年,不知道他現在在干什麼。

    快到過年的時候,徐老師給他們校隊放假,季君行終于閑了下來。

    所以晚上兩人打電話的時候,林惜有些開心地說︰“你也終于放假了。”

    “你很想我放假?”季君行窩在自家游戲室內,外面寒風凜冽,房間里一片溫暖,他只穿著一件薄薄的淺藍色毛衣。

    林惜點頭︰“本來寒假時間短,也應該讓你放假休息幾天,要不然yh都累垮了。”

    “放心,我沒那麼嬌弱。”季君行低聲說。

    林惜想了下,還是提醒他︰“可是我覺得你比剛開學的時候更瘦了。”

    季君行眼眸一垂,往自己yh打量了會,輕笑道︰“你確定我瘦了?”

    “也是,我也有好多天沒看見你了。”林惜沒敢肯定地說。

    “要不你親眼看看。”季君行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林惜笑了下,難得打趣他,“好呀,你拍張照片過來,我幫你確定一下。”

    只是那邊的少年,低聲一笑。

    第二天,林惜起床,發現外面居然下雪了。

    南方下雪並不像北方那樣頻繁,她起床的時候,林耀華正在門前掃雪。

    她還有些惋惜地說︰“爸爸,你這麼快把雪掃掉了?”

    林耀華見她這樣,說道︰“要不爸給你堆個雪人?”

    林惜傻眼,“不用,我都多大了。”

    “堆雪人跟多大有什麼關系,況且你現在也是小姑娘。”林耀華說著,就用鐵鍬開始給她堆雪人。

    沒一會,一個小小的雪人矗立在家里小商店的窗下。

    林耀華找了根樹枝過來,在小雪人的胸口認真寫上,林惜。

    結果他寫完林惜兩個字之後,居然又在旁邊,寫下最棒兩個字。這一下,連林惜都看得呆住了。

    林耀華是那種沉默寡言的父親,他不擅長表達。

    或許這樣的方式,已經是他對林惜最直白的表述。

    “你這樣寫,別人看見,會笑話我的。”林惜輕笑著說。

    誰知林耀華難得強硬,“誰說的,我覺得我閨女,就是最棒的。”

    下午的時候,林惜被林耀華趕到樓上休息,沒讓她幫忙看店。她剛到樓上看了一會兒書,手機響了起來。

    她低頭一看,是季君行打過來的。

    接通電話,那邊已經搶先開口,“林惜,下來。”

    林惜一愣。

    直到那邊帶著輕笑,聲音清澈地說︰“下樓來。”

    仿佛感應到什麼似得,林惜一下從樓上跑了下來。等她推門出去的時候,看見自家對面不遠處,一個紅色身影,站在一片雪白中。

    少年穿著大紅色羽絨服,頭上戴著黑色帽子,臉上戴著口罩。

    林惜到他面前的時候,他伸手摘下口罩。

    滿眼笑意。

    “林惜,你看看我是胖了還是瘦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