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34章

第34章

    雪地里,紅衣少年, 眉眼純真, 笑容清朗。

    林惜張了張嘴, 幾次才驚訝開口問︰“你怎麼會來的?”

    “林惜,我想你了。”季君行低聲說。

    林惜微怔,直直地望著他,他整張臉被遮在黑色鴨舌帽下, 直到他緩緩抬起頭。鴨舌帽下的那雙黑眸,在雪光里亮地嚇人。

    他問︰“你呢?”

    想不想我。

    少年聲音清潤,他明明只說了兩句話,可是一句貼著一句, 林惜的臉頰已經燙地厲害。

    半晌, 在季君行以為她不會回答時, 對面姑娘的聲音響了起來。

    “季君行, 我也想你了。”

    林惜的主動回應,讓他一下笑意綻放。只是他剛開口笑, 突然咳嗽了起來,他手掌捏成拳,擋在唇邊。

    “你吃飯了嗎?”林惜看他嘴唇有點兒紫,忍不住問道。

    季君行點頭,“在飛機上吃了早點。”

    “昨晚下那麼大的雪……”林惜想說他不應該過來的, 可是到嘴邊的話, 止住了。

    知道不應該來, 他還是來了。

    她心底還是開心的。

    林惜伸手去拽他的手掌, “走吧,去我家吃飯,外面太冷了。”

    誰知她沒拉動他,反而是被他扣著手腕。

    季君行輕笑著問︰“我突然去你家,你爸媽問起來,你該怎麼說?”

    如果他不是季君行,林惜還能撒謊說是同學順便路過這里。可是林惜爸媽認識季君行,知道他平時住在北京。這個時間他突然跑過來,他們就是再不懂少年人的心思,也能猜出來他是為了林惜來的。

    林惜愣住。

    她呆呆地看向季君行,低聲問道︰“那怎麼辦?”

    “要不去市區吧。”季君行伸手給她順了下耳鬢的小碎發。

    林惜一听,立即點頭,她說︰“你等我一下,我去換個衣服。”

    剛才她下來的匆忙,腳上穿著的是一雙棉拖鞋。

    她轉身跑過去,一路上樓,換了衣服,拿上自己的背包。剛要出房門,看見桌子上的保溫杯,抄手拿起來。

    到樓下灌了一壺熱水之後,她進小店跟櫃台後面的林耀華說︰“爸爸,我現在去市里,同學約我一起玩。”

    “現在嗎?中午不回來吃飯了?”林耀華站了起來。

    林惜搖頭。

    林耀華趕緊拉開面前的抽屜,從里面拿了兩百塊錢,遞給她︰“出門帶點兒錢。”

    “不用,我身上有。”林惜說了一句,抱著水杯跑了出去。

    季君行看著她不到五分鐘出來,特別是她身上換了一件衣服,也是大紅色的羽絨服。

    林惜跑過來,拽著他的手往前跑。

    “快點,別讓我爸爸看見了。”

    听到這話,季君行當真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剛才還說要帶他回家,這下又怕被她爸爸看見。

    跑出去一段,兩人這才停下。

    林惜把保溫杯塞進他手里,“喝點兒熱水暖暖胃,待會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林惜嘆了一口氣,“我們這里去市里的話,公交車挺少的,估計得等一段時間。”

    季君行一邊喝水,一邊輕笑。

    到了村口的時候,林惜看見一輛黃色出租車停在那里,還在想,誰那麼奢侈,居然從市里直接打車過來。

    這麼想著的時候,季君行已經拉著她的,將車門打開。

    一上車,前面的司機師傅轉頭看向他們,“小伙子,我說你別擔心吧,既然收了你的錢,一定會等你的。”

    林惜眨了眨眼楮,身邊的季君行直接說︰“師傅,今天一天麻煩你了。”

    司機笑了兩聲,問他們去哪兒,林惜直接說了市里一個小吃街的名字。

    “你們年紀這麼小談戀愛,爸媽不反對?”車子開出去,司機朝後視鏡看了一眼,突然開口問道。

    林惜表情微僵。

    季君行神色淡然,直接說︰“我們都上大學了,爸媽當然不反對。”

    “原來都大學了,難怪了。”司機笑了一聲,“我看你女朋友年紀挺小,跟我閨女差不多呢。我女兒現在才念高二。你們是哪個大學的?”

    “清華。”季君行隨後說了句。

    司機驚訝,轉頭看了過來,“你們都是清華的?”

    林惜可沒季君行的心理素質,她搖頭說︰“我不是。”

    只是她剛說完,放在腿上的手被他用力握了一下。

    司機抱著對清華的敬仰,一路上問了季君行不少話,雖然他眉宇間有些不耐,不過到底一一回答。

    到了十街,司機找了個位置停車,讓他們放心去玩,自己會在這里等著他們的。

    十街是市里的一條古街,兩邊建築保持著明清風格,他們下車的地方是一個牌坊,這是十街的入口。青石板路從入口一直綿延往後,兩邊青褐色的房屋,屋頂上是厚厚積雪。

    因為此時臨近春季,來玩的人不少。

    林惜直接帶著他去了一家小店,門口是原色木板制作的牌匾。

    店門口有一個玻璃櫥窗,廚師正圍著一個熱氣騰騰的鐵鍋忙碌著,鐵鍋里鋪著一圈又一圈的餃子。貼著鍋底的面皮已經被烤得通黃。

    他們在位置上坐下後,老板娘立即過來問他們吃什麼。

    林惜望著季君行問道︰“你能吃幾兩餃子?這家鍋貼特別好吃的。”

    說著,她伸出舌尖,在粉嫩的唇瓣上舔了下,她自己沒意識到,把季君行看得發笑。他定定地望著她︰“你做主。”

    因為還有人在旁邊,林惜因為他這句話,有點兒不好意思,趕緊點了四兩鍋貼,還有兩碗雞絲小餛飩。

    “這家雞絲小餛飩的湯頭特別鮮,能把你舌頭都鮮掉了。”

    林惜為了證明自己沒帶他來錯地方,特別夸張地稱贊這家小店。

    誰知她剛說完話,對面的少年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眼楮雪亮地望著她,“來,張嘴給我看看,舌頭還在嗎?”

    林惜︰“……”

    不過讓林惜開心的是,這位特別挑嘴的大少爺,居然給面子的吃完了小餛飩和鍋貼。

    就連小餛飩的湯頭,他都喝完了。

    給錢的時候,他剛掏出錢包,林惜一下跳起來,趕緊跑到收銀台給錢。

    好在這次季君行沒跟她搶著付錢。

    隨後兩人在十街,晃悠悠地逛著,還看到一個畫糖人的老伯,不少小朋友圍著攤子。

    其實這些東西北京也有,只是他們之前忙著上學,沒什麼時間到處閑逛。

    兩人站在旁邊排隊的時候,突然一個小朋友指著他們的衣服,抬頭跟他媽媽說︰“媽媽,你看,是情侶裝。”

    小朋友也不是故意的,可是情侶裝三個字咬的特別重。

    她媽媽一見,趕緊對他們笑笑。

    這一笑,反而叫林惜不好意思,只是她剛低頭,垂在身側的手掌,被旁邊的人悄然握住。

    這一握,一直沒松開。

    寒假之後,高二下學期開始之後,感覺過的特別快。

    一眨眼,季君行已經過了省隊選拔,他是北京市的前幾名,喜報又一次掛在玻璃櫥窗。這次連孫麗如都在課堂上提了幾句,因為他是北京隊的a類選手,一共就五名。這五名學生,清華北大可以無條件一本簽約。

    不過季君行的目標是保送,他都沒考慮過這個。

    至于保送的話,就是七月份的國賽。

    別人在為期末考試做準備的時候,他在為國賽做準備。如果他能夠進入國賽前五十,那麼這個夏天,就能正式保送清華。

    至于他們這個清華小分隊,說起來還真的都挺給力。

    林惜坐在江憶綿旁邊,她數學課發呆的時候,林惜會提醒她。至于平時做作業,林惜也會花時間給她糾正。

    期中考試的時候,江憶綿因為數學考了121分,一下子從班級三十幾名沖了上來。

    至于另外三個男生,他們本來學習成績就不差,最差的謝昂都能保持在年級前五十。

    七中去年高考的時候,連保送生在內,一共有81個清華北大學生。所以年級前五十的學生,都有機會沖擊清華北大。

    六月底的時候,林惜趁著周末去了電腦城一趟。

    她用自己獎學金買了一把鍵盤,星期天晚上,大家都過來上晚自習。

    林惜偷摸拿著鍵盤,在樓下給季君行發了一條信息,約他在學校小樹林見面。

    季少爺一看這條短信,還以為林惜發錯了。可是轉念一想,她約了小樹林,不可能錯了啊。于是他把其他三個男生撇開,獨自去了小樹林。

    他一到那里的時候,看見林惜站在那兒,雙手背在身後。

    只是她身後的東西太大,有點兒藏不住。

    “把我叫到這里……”他正要說話,林惜已經把身後的東西拿到面前,直接塞到他懷里。

    這是林惜第一次送東西給男生,特別害羞,塞完就想溜。

    還是季君行把她拽住,這才沒讓她跑掉。

    只是季少爺低頭一看,眼楮瞪大,“林惜,你買這玩意干嘛?”

    林惜一愣,傻乎乎地說︰“我買錯了嗎?可是那個電腦城的人跟我說,這個鍵盤手感很好,用起來很舒服。”

    她不怎麼用電腦,不懂這些,只能問人家工作人員。

    季君行氣死了,他說︰“不是不好,是太貴了。”

    一千多塊一把鍵盤,她瘋了嗎?

    季少爺自己花起錢從來沒手軟的時候,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會因為一把一千多的鍵盤,心頭滴血。

    林惜听懂他的意思,“沒關系,貴的好用啊。”

    季君行︰“拿去退掉。”

    林惜直愣愣地看著他,半晌,聲音小小地說︰“季君行,這是我第一次送東西給你。”

    她有點兒委屈,真的,買到鍵盤之後,一直在想,他會不會喜歡,拿到的時候,是不是很驚喜。

    季君行摸了下鼻子,忍不住說︰“現在你知道我送給你東西,你非要還給我的滋味了吧?”

    林惜︰“……”非要這個時候,再扎她的心嗎?

    不過最後,他拿著鍵盤,表情凶巴巴地說︰“下次不許再買這麼貴的東西,知道了吧。”

    林惜沒點頭呢,他又說︰“要是非要送我東西,你們女生不是愛折那些小星星,千紙鶴的,你送那個給我。”

    這次,林惜終于忍不住了。

    她無奈道︰“現在連小學生都不折那些了。”

    季少爺傻眼,是這樣嗎?

    季君行的鍵盤在班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畢竟都是學生,誰會舍得花一千多買一把鍵盤。班里有喜歡打游戲的男生,更是羨慕不已。

    放學之後,林惜跟著其他兩個舍友回宿舍。

    也不知怎麼提到這個鍵盤的事情,她們兩人在尷尬季君行家里真有錢,林惜笑笑沒說話。

    她拿了衣服進洗手間洗澡,沒一會,听到外面乒乒乓乓的聲音。

    然後岳黎在洗手間敲門,喊道︰“林惜你快出來吧。”

    林惜連頭發都沒來得及,一出來,看見自己床上的東西,全被扯到了地上,被子上被潑了水,連書桌上的東西都被掃了下來。

    一旁的劉辛婷大喊︰“劉銀,你發什麼瘋?”

    見林惜出來,劉銀沖著她冷笑,“你不是愛裝嗎?我現在看看你裝不裝。”

    “有病。”林惜真的被她激怒,她直接往外走。

    誰知劉銀擋在她面前,直接說︰“你干嘛,這樣你還想裝是不是,別以為我不知道,那把鍵盤就是你給季君行買的,你就是賤,面上裝著清高,實際還不是背地里勾引他。”

    岳黎和劉辛婷都傻了。

    她們沒想到,劉銀能爆出這件事。

    “你滾開,我懶得和你說,我去找宿管老師。”

    林惜撥開她。

    劉銀還是不讓她走,一邊說一邊罵︰“你怎麼不敢回答了,讓我戳中了是不是。好呀,你去找老師,我就說你不要臉,倒貼人家季君行。”

    她們宿舍鬧的動靜太大了,沒一會,宿管老師真的被招來了。

    一看地上的被子和扔下來的東西,宿管老師趕緊聯系班主任,讓雙方家長過來。

    因為門敞開的,門口聚集了不少女生。

    林惜從來沒像現在這樣,因為宿舍矛盾被人圍觀,她氣得渾身發抖。

    特別是劉銀見這麼認圍觀,一直指著她罵她不要臉。

    岳黎和劉辛婷倒是想幫她,可是劉銀說的話,她們又反駁不了。

    一直到孫麗如趕過來,她披著頭發,見到這一幕,氣得也是不輕。當場就說道︰“你們馬上都高三了,這有心思這麼鬧騰,你們想干嘛?”

    “老師,你問問林惜吧。”劉銀冷笑。

    沒一會,劉銀父母先趕到。

    劉銀當著她父母的面,直接說︰“反正我也不想跟這種人住在一起,一天到晚就想著怎麼談戀愛。”

    “孫老師,我覺得你應該跟這位女同學談談。七中這樣的名校,能允許談戀愛嗎?”

    林惜立即說︰“孫老師,我沒有。”

    劉銀站在她媽媽身板,立即梗著脖子問︰“那你送沒送鍵盤給季君行?”

    她送了。

    見林惜不說話,孫麗如也是一臉為難,她沒想到耳提面命這麼多次,林惜居然會這樣。

    劉銀母親更加痛心疾首︰“孫老師,俗話說害群之馬,您覺得談戀愛是小事嗎?這位同學在班上這樣,其他同學能安心讀書嗎?”

    “不好意思,這話我不同意。”突然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

    林惜一抬頭,看見溫璇和季君行站在門口。

    溫璇穿著一身大紅連衣裙,即便在宿舍這麼簡陋的地方,依舊有種艷光四射的感覺。

    孫麗如是見過溫璇,畢竟她給季君行開過好幾次家長會。

    其他三個女生看見季君行,則是一臉驚愕。

    溫璇提著手里的鱷魚包,施施然走了進來。她一向性格溫和,偏偏此時眼角微抬,有種高高在上的距離感。

    “孫老師,我們家林惜,到底犯了什麼錯?”溫璇朝地上看了一眼,真的有些生氣,“無緣無故將同學的東西扔下來,誰給她的權利?”

    季君行同樣看見地上的東西,還有獨自站在那里的林惜。

    “這位家長,你女兒在學校早戀,送鍵盤給男同學,我覺得你應該好好教育一下自家孩子。”

    溫璇一愣,她望向林惜,問道︰“小惜,你送鍵盤給誰了?”

    “我。”季君行開口。

    溫璇轉頭看向自家兒子,又朝林惜看了一眼,突然笑了下。

    她朝劉銀媽媽看過去,直接說︰“送鍵盤怎麼了?七中有哪條校規規定,不能送鍵盤嗎?”

    林惜在听到溫璇這句話時,之前一直強忍著的眼淚,唰地一下掉了下來。

    溫璇一見,心疼地不得了,立即吩咐兒子︰“阿行,你先帶林惜下去。媽媽待會下來。”

    劉銀父母有點兒懵,不太懂溫璇究竟是誰的媽了。

    季君行嗯了一聲,上前,當著所有人的面,直接拉起林惜的手腕。

    “林惜,我們回家。”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