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35章

第35章

    剛才叫嚷著林惜不要臉, 給季君行送鍵盤的劉銀, 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 眼楮死死地盯著季君行拉著林惜的手臂。

    等兩人離開之後,溫璇看一了一圈。

    其實她一直是個從容溫和的人,並不喜歡咄咄逼人。只不過剛才站在門口, 听到劉銀母親說的話, 氣不到一處來。

    孫麗如此時也有點兒搞不懂, 她忍不住問道︰“林惜留得家長電話號碼是季夫人你的?”

    其實林惜留得是溫璇助理的電話,剛才孫麗如打電話過去, 助理立即把這個情況匯報給了溫璇。

    溫璇下樓的時候,正好遇到在樓下喝水的季君行。

    這會兒一想, 她說怎麼她一說林惜學校有事, 這個臭小子非要跟過來呢。

    “孫老師, 我記得林惜從轉學過來之後, 成績在班里一直讀不錯。”溫璇沒回答她的問題,反而是另外問了一個問題。

    孫麗如點頭。

    溫璇說︰“我知道的是,她成績一直保持在年級前三對吧。”

    見孫麗如點頭,溫璇格外滿意。

    倒是對面劉銀母親,此時臉色有些難看,忍不住說︰“這位家長,難道成績好就能在學校里有特權,能早戀嗎?”

    “成績好是沒有特權, 我只是想反駁一下你剛才說的那句話害群之馬言論。”溫璇神色淡淡, 朝她瞥了一眼。

    隨後溫璇看向旁邊兩個女生, 柔聲道︰“這兩位同學,你們也是住在這個宿舍的吧?”

    岳黎和劉辛婷都點頭。

    雖然兩人沒說話,可此時兩人心底唯一的念頭大概就是,季君行的媽媽真的是大美人,太漂亮。

    溫璇看著她們,問道︰“林惜在班級里或者宿舍里,有出現過影響你們學習的行為嗎?或者說她讓你們分心過嗎?”

    岳黎搶著說︰“當然沒有,林惜成績好,性格又好,是我們班的學神。同學都愛找她問題,在宿舍里她也從來沒弄出動靜打擾到別人。”

    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岳黎忍不住朝劉銀看了一眼。

    說起打擾別人,劉銀經常在下面書桌上看書到一點多,結果她還上床的時候,也不知道輕手輕腳。岳黎睡眠淺,經常被她上床的聲音吵醒。

    “對啊,阿姨,林惜成績好,是我們的目標,她才不是害群之馬呢。”劉辛婷想到劉銀她媽說的話,忍不住替林惜辯駁。

    “這位家長,你听到了吧?”溫璇望著她,嘴角一翹,臉上yh出淡淡的譏諷。

    隨後她輕描淡寫地看了劉銀一眼,“或許你應該好好教育一下自家的孩子,別總是盯著別人看,你說的也對,確實馬上要高考了。她應該多花點兒心思在自己的學習上。”

    說到學習,只怕是說到了劉銀的痛處。

    高二下學期,期中考試她一下滑落到班級三十多名,跌出了年級前五十。

    之後她更努力的學習,可是上次月考,排名不僅沒往上升,反而越發往下降。

    劉銀臉色發白,手掌死死地握著拳頭。

    溫璇此時看著孫麗如,輕聲說︰“孫老師,我知道你們作為老師對于學生之間的事情很敏感。畢竟他們很快是高三的學生,確實應該以學業為主。不過少年人,如果當真產生一些朦朧的情感,我覺的不管是作為老師和家長都不應該視作蛇蠍,畢竟我們都是也是從少年時走過來的,應該知道,喜歡一個人,並不是什麼罪不可恕的大錯。”

    孫麗如當了這麼久的老師,帶過多少重點班,自然也有偷偷談戀愛的學生。

    每次找來家長談這個問題的時候,家長不是氣急敗壞就是失望透頂。

    溫璇這樣理智又寬和的,說實話,真少見。

    “只有林惜送給季君行鍵盤的事情,季君行國賽在即,我想她也是處于鼓勵和支持的態度。所以我很感謝她這麼做。”

    說完,溫璇將自己的包放在旁邊林惜的桌子上,彎腰將地上的東西一樣一樣撿起來。

    “阿姨,我們幫您撿吧。”

    岳黎和劉辛婷震撼之余,趕緊彎腰幫溫璇撿東西。

    她們同樣是學生,自從讀了高中之後,父母當然會明示暗示告誡她們千萬不能早戀。

    早戀就像是掛在樹上的鮮艷果實,時刻引誘著多少少年人品嘗它的滋味。

    可是從來沒人告訴她們,別害怕,只要合理施肥,這顆果子並不是都有毒的。

    溫璇將林惜的東西整理好,這才對孫麗如說︰“孫老師,這樣吧,今晚我們先到這里,有什麼問題,我們明天溝通。”

    她拎著包,準備離開。

    不過臨走的時候,她轉頭看向劉銀一家人,淡淡說︰“我會向學校投訴的,隨便將室友的東西扔掉,這種校園霸凌行為,我覺得才是真正不應該七中的。”

    這次,她轉身,徑直離開。

    樓下,季君行緊緊地抓著林惜的手,死活不松開。

    女生宿舍還沒熄燈,有人在陽台上晾衣服,看見樓下牽著手的人,定楮一看,竟是一男一女。

    林惜看到有人從樓上向他們這里探頭探腦,忍不住說︰“季君行,你放手呀,別人都看見了。”

    “她們這麼愛看,就讓她們看吧。”

    身邊的少年,聲音里透著不悅。

    終于,宿舍樓的大廳出現溫璇的身影,她走過來,直接沖著兩人說︰“走吧,咱們回家。”

    林惜猶豫了下,直接被季君行拉著就走。

    車在校門口等著,他們從宿舍樓沿著學校主干道,一直往校門口走。

    溫璇偏頭看向一旁臉色不善的季君行,伸手將他的手臂挽住,輕笑道︰“兒子,你剛才真夠帥的。”

    季君行朝她淡淡瞥了一眼。

    溫璇又是一聲低笑,“特別爺們。”

    不過她眼楮朝他到現在還拉著林惜的手掌看了一眼,“不過人家小姑娘的手不是隨便牽的,你還不松手。”

    林惜本來就覺得尷尬,此刻,要不是有夜色遮擋,她紅地滴血的臉頰肯定藏不住。

    可是季君行像是個執拗的小孩,緊緊地抓著她的手,就是不放開。

    “其實呢,這個世界確實會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有時候明明你什麼都沒做錯,依舊還被針對。心底肯定會很不開心,可是你們要記住,千萬不要讓你自己也變成這樣的人。即便再憤怒,也要保持理性,別讓嫉妒蒙蔽自己的眼楮,讓自己成為一個丑陋的人。”

    深夜里,他們三人走在學校的路上。

    白日里喧鬧的校園,此時只剩下蟲鳴蟬叫,旁邊路燈照亮著前路,昏黃的燈光下,小飛蟲在下面飛舞個不停。

    林惜望向身邊的人,第一次,她覺得自己似乎融入了這個家庭。

    溫璇一如平常那樣溫柔寬和,輕聲告訴她,別害怕,也別走上歧路。

    第二天,早讀課的時候,江憶綿總覺得很奇怪。

    最後她忍無可忍地問︰“林惜,你有沒有覺得今天大家都怪怪的?”

    “哪里怪?”林惜反問。

    “就是好像一直盯著我們這里看。”江憶綿忍不住從桌洞里摸出一個小鏡子,看了自己的臉沒東西,咧嘴一笑,牙上也沒沾著東西啊。

    林惜知道是什麼原因,昨晚她們宿舍鬧出那麼大動靜,即便岳黎和劉辛婷不說,其他宿舍的人肯定會討論不休。

    至于後面的幾個男生,他們也不知道呢。

    直到一個課間之後,江憶綿和謝昂分別被人喊出去。

    五分鐘之後,兩人同時進來。

    江憶綿︰“林惜,你昨晚在宿舍打架了?”

    謝昂︰“阿行,你昨晚大鬧女生宿舍了?”

    江憶綿搖了下頭,“不對,季君行那把鍵盤是你送的?”

    謝昂︰“阿行,林惜居然給你送了一把那麼貴的鍵盤?”

    兩人坐在前後座,明明都听到對方的話,可是完全沒理會對方,一個勁地逮著自己的同桌問個不停。

    此時周圍的人,都偷偷轉頭看向他們。

    昨晚估計整個高二年級的女生宿舍都鬧翻天了,從林惜她們宿舍鬧起來開始。

    當時門開著,劉銀當著所有人的面,說了鍵盤的事情。

    不過之後季君行出現在女生宿舍,當時不少女生本來趴在自己宿舍門口,听著林惜宿舍的動靜,在看見他的那一瞬,所有女生都驚呆了。

    那會兒,別說整棟樓炸鍋了,樓上樓下的高二女生都跑過來看熱鬧。

    這麼大的新聞本來容易傳得快,況且季君行之前進入省隊,清華和北大打算跟他簽無條件過一本分數線錄取的協議,他都直接拒絕了。

    馬上七月國賽開始,他一旦進入國家集訓隊,直接保送清華北大。

    別人還要進入高三拼命的時候,他已經一只腳踏入了清華北大。

    怎麼能不叫人羨慕。

    結果這會兒傳出來,他居然跟一班那個學神在談戀愛。

    連陳墨和高雲朗都對季君行夜闖女生宿舍的事情,驚詫不已。高雲朗趴在陳墨背上,兩人隔著一個過道,听著謝昂嘰嘰喳喳問個不停。

    直到謝昂突然瞪大眼楮,提高聲音說︰“之前說你有個未婚妻,林惜叫家長又是你媽媽去的,不會……”

    “不會林惜就是你未婚妻吧?”

    溫璇是季君行媽媽的事情,也沒藏住。

    林惜被叫家長,來得是季君行他媽媽,這事兒可實在太新奇了。

    這會兒一班這些學霸,都各個生出了好奇心。

    季君行見他聲音這麼大,忍不住蹙眉,低聲斥了句︰“廢話那麼多干嘛。”

    “你居然不否認?”謝昂倒抽了一口。

    季君行白了他一眼,沒說話。

    沒到一天,高二整個年級又听說了。

    原來季君行的未婚妻,是一班那個林惜。

    對,就是回回考第一的那個學神。

    一天之間,林惜從跟季君行談戀愛的那個女生,變成了季君行的未婚妻。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