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37章

第37章

    不管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高三終于開始了。當初老師說到高考就在眼前的時候,尚且還不屑一顧, 當學校舉辦高考百日誓師大會的時候,班里的女生居然有人哭了。

    結果一個哭了,帶著好幾個哭。

    林惜坐在江憶綿旁邊,看著她淚眼婆娑, 紙巾用了一張又一張。

    半晌,她終于忍不住問︰“這麼感人?”

    江憶綿轉頭望著她,淚眼里透著不敢相信,她抽泣了一聲, 怒道︰“感人個屁啊,我是一想到還有一百天要考試, 我感覺自己都沒復習好。”

    林惜︰“……”

    身後的謝昂終于忍不住, 怒道︰“江憶綿,你矯情了啊, 你丫上次考試比我還高十分, 考了年級36名, 你有什麼好哭的。”

    江憶綿這一年數學猛補了上來, 能夠穩定在130分左右。

    由于她英語日常140分以上,所以她上次一模的分數是超過去年清華的錄取分數線。

    不過今天的百日誓師,謝昂也有所觸動。

    他轉頭看向自己身邊空空的位置, 羨慕道︰“還是阿行爽, 都不用來學校了。”

    林惜坐在他前面, 听到這句話, 轉頭說︰“他只是今天沒來而已。”

    “林惜,我發現你現在太偏心了,我都沒說阿行壞話,你這就護上了。”謝昂單手撐著腦袋,壞壞笑道。

    江憶綿一包紙巾扔過來,“不許欺負林惜。”

    每個班里都定制了一份高考倒計時掛歷,掛在教室的前面,頭一抬,所有人都能看見黑板旁邊那個觸目驚心的數字。

    從一百天到最後的十天,明明是好幾個月時間,仿佛一眨眼過來。

    大部分人的生活被擠壓地,只剩下試卷、分數。

    不少學生出現了情緒焦慮,倒是林惜一如既往地淡然和冷靜。

    最後一次三模,她的分數考到712分。

    江憶綿直呼她這是考瘋了。

    至于已經拿到清華名額的季君行,也在忙碌自己的事情。他提前跟清華的教授聯系,時常會過去,還有他入選了國家隊,成為最終四名學生,代表中(Z)國隊參加今年在意大利米蘭舉行的國際信息學奧林匹克競賽。

    中午,林惜從食堂吃過飯回教室,剛準備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

    感覺到桌洞里嗡嗡地震動。

    她伸手摸了下,將書包里的手機拿了出來。

    等她看了一眼,居然是張涵打來的。去年過年的時候,張涵得知林惜有手機,非要跟她交換號碼。

    偶爾張涵會打電話過來跟她抱怨學校生活太枯燥,考試考砸了。

    所以她沒在意,隨手接通。

    “林惜。”張涵著急地說,“你還沒回來嗎?”

    林惜笑了下,她站在走廊上,望著遠處的天空,聲音難得閑散地說︰“我得考完試才能回家啊。”

    “林惜,你家出事了,你不知道嗎?”張涵跺腳的聲音傳來。

    林惜一愣。

    “你爸被抓了……”

    听到這句話時,林惜思緒猛地一恍惚,許久,她才問︰“你說什麼?”

    你爸被抓了,人家說他殺人了。

    直到林惜坐在飛機上的時候,她都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飛機上的冷氣開得很足,她坐在位置上不停地顫抖,直到路過的空乘發現她的異樣,低聲問她需不需要毯子。

    林惜搖搖頭。

    從北京到她家所在的市,飛行時間兩個小時三十分鐘。

    下了飛機,林惜再次給林耀華打電話,手機依舊是無法呼叫。

    當她給江英打電話的時候,電話雖然是通的,可是一直沒人接。她回憶自己最後給媽媽打電話,她說她很好。

    那次,林耀華沒出現。

    當時林惜忙著高考的最後復習,沒放在心上,還以為爸爸只是在忙。

    等林惜到了家門口的時候,發現自家的小店,窗子被砸了個大洞。

    她手掌顫顫地掏出鑰匙,打開店門的時候,發現里面亂七八糟,櫃台被砸了,碎裂地玻璃四落在地上。貨架倒了一半,貨品七零八落地散落著。

    她眨了眨眼楮,還是不敢相信。

    她從後門進到小院里,院子里一片寂靜。

    連平日里養著的雞都不在了。

    她沿著家里找了一圈,爸爸不在,媽媽也不在。

    直到有人進來,她驚喜地回頭,沒想到看見的是隔壁張涵媽媽。

    張媽媽一看見林惜,嚇了一跳,問道︰“林惜,你怎麼回來了?剛才我看你們家店門開了,還以為那幫人……”

    她說到一半,趕緊住嘴,勉強yh出個笑,“你不是要高考了?要是想家了,等考完試再回來,不也行。”

    “錢阿姨,我爸和我媽人呢?”

    張涵媽媽姓錢,兩家做了多少年的鄰居,可以說她是看著林惜長大的。

    她知道林惜馬上高考了,笑了下說道︰“你媽估計去你姨媽家里了,你爸好多天沒在家,听說去外地做工了。”

    林惜渾身冰涼。

    她望著自家的小店,“您不用瞞著我了,我都知道了。”

    “林惜啊。”錢阿姨本是個嗓門大,很爽朗的女人,此時她也不忍多說。

    許久,林惜看著她,終于問︰“我爸真的殺人了嗎?”

    她不相信,到現在她還是不信。

    林耀華是那種一輩子的老實人,林惜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他發火。江英性子急,脾氣上來也會罵他幾句,可是他樂呵呵地笑了兩聲,又去干活。

    他是賺不到什麼錢,也不是那種善于表達的人。

    可是在林惜心底,他就是世上最好的爸爸呀。

    “林惜,你先別著急。你也別怪你爸,真的,這種人擱誰身上,都受不了。你爸這樣的老實人被逼成這樣,他也是真的沒辦法了。”

    林惜終于提高聲音,“您告訴我吧,我爸終究怎麼了?”

    “是你哥哥車禍的事情,作孽呀。那個撞你哥的人,就是隔壁村上的,這小畜生之前出去躲了幾年,結果見沒人抓住他。前陣子回來,誰知跟人喝酒的時候,什麼話都說出來了。後來這話傳到你爸媽的耳朵里,你爸就去找他。這小畜生在ktv喝多了,跟你爸打了起來,然後你爸就把人推下樓……”

    林惜睜大眼楮,一瞬間,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哥哥……”她拼命地呼吸,可是林政的身影不停地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過去這麼多年,她從來沒忘記過。

    她知道爸媽也從來沒忘記過,他們無數次地想要抓住那個肇事的人。甚至林耀華每年都會去派出所好多趟。

    她沒想到,真的有一天,讓他們知道這個人是誰。

    “他死了嗎?”林惜神色呆呆地問。

    錢阿姨嘆了一口氣,“听說人從樓梯上摔下去,當場送醫院就不行了。”

    這事兒在全村都傳遍了,沒人不知道的。林家在這附近的幾個村子都是赫赫有名的人家,畢竟他家有個考上清華的林政。這是鎮上頭一個清華學生。

    後來出了車禍,誰听說了不惋惜一聲啊。

    後來就是林惜,中考的狀元,如今在北京讀書,成績好得不得了,眼看又是一個清華學生。別人都說林家這兩口子命太好,生了一個聰明的,生了兩個還是聰明的。

    林惜突然yh出一個淒然的笑容,“死了最好。”

    錢阿姨一怔,隨後嘆了一口氣。

    可是林惜說完這句話,她心底痛得不能呼吸。可是這個畜生死了,她爸爸該怎麼辦?

    兩人說話的時候,前面突然吵嚷的聲音。

    錢阿姨臉色一變,她見林惜要出去看,趕緊拉住她︰“林惜,你可別去。這個王家人現在死了兒子,都瘋了。前幾天你媽就是被他們打傷了。”

    “我媽被打傷了?”林惜這才反應過來。

    “這家人不講理的,這個小畜生爸媽生了五個閨女,才生了這麼一個兒子。現在人沒了,天天要找你家拼命。”

    可是錢阿姨一個沒拉住,林惜已經跑了出去。

    當她進小店的時候,看見屋子里站了好多人,外面還有人。

    眾人沒想到出來的是個小姑娘,先是一愣,中間那個六十幾歲的老女人,突然罵道︰“林家人都死絕了嗎?還我兒子命來,還我兒子的命啊。”

    說著,她拍著自己的大腿,嚎哭起來。

    旁邊一個稍微年輕的女人,打量著林惜,說道︰“你就是林家那個女兒吧,你在的話最好。讓你媽趕緊出來,別躲了。你爸把我弟弟打死了,她還想往哪兒躲。”

    “你弟弟是不是我爸打死的,要等法院判了才知道。”

    林惜冷漠地望著她。

    “小賤人嘴倒是利索,我撕爛你這張賤嘴……”年輕女人沒想到林惜這時候還敢回話,上來就要打她。

    林惜往後躲了下,女人落了個空。

    還是女人身邊跟著一起來的一個年輕男人說,“算了,她一個小姑娘,跟她說也沒用。”

    “是沒用,把這兒的東西都給我搬走,我看看她媽還能躲到什麼時候。”

    年輕女人指揮著跟著一起來的男人,這些人男的身上紋著紋身,一個個看起來痞里痞氣的。一听說搬東西,一個個眼楮朝著櫃台後面的煙架上看。

    等人開始動手的時候,林惜終于沖了出去。

    她直接從貨架上拿出一把雪亮的菜刀,擋在所有人面前,吼道︰“你們誰敢拿我家一樣東西,我就砍死他。”

    她人生得漂亮又秀氣,看起來文文靜靜的。

    這會兒握著一把菜刀在手上,怎麼看都讓人覺得是嚇唬人的。

    有個穿黑t恤,戴著大金鏈子的男人,看了她這樣子,調笑道︰“小妹妹,刀可不是好玩的,來來來,給哥哥,小心你扎了手。”

    說著,他朝林惜走過來,居然想要摸她的手。

    林惜毫不猶豫,一刀揮了過去。黑衣男人被嚇了一跳,往後躲了好幾下,就這樣,手臂還是被林惜的菜刀劃出一道血口子。

    此時林惜手里的菜刀,沾著血,舉在半空中。

    這下,徹底沒人敢上前了。

    誰都看得出來,她眼中的狠意。

    好在沒一會,村支書帶著人趕到。村里不少人都來了,畢竟鬧得這麼大。

    村支書一進來,看見林惜都愣了。等看見她手里拿著菜刀,上頭還沾著血,趕緊走過來,上下打量了林惜,還行,孩子沒吃虧。

    “你們還是人嗎?這麼多個大老爺們欺負個孩子。”

    “你也別說這話,你讓林家人出來,別以為躲著就能把事情糊弄過去了。我弟弟一條命,你們林家得賠。”年輕女人罵道。

    听到這句話,林惜望過去,她冷笑著看著對方。

    “賠你弟弟的命?我哥哥的命誰來賠他的?”

    林惜狠狠地看著她,“你以為你弟弟的命能賠我哥哥的嗎?即便他死十次,死一百次,都是活該。”

    村支書嘆了一口氣。

    對面的老女人想沖過來打林惜,全被村上的人擋了回去。

    一時兩邊誰也不讓誰。

    直到警察過來,警察在看見他們的時候,“又是你們,上回你們把人家打傷了,別以為事情這麼算了。”

    “警察同志,這家人殺了我兒子,我們是來討公道的。”

    警察知道這兩家的糾紛,一看這邊是個小姑娘,另一邊全都是壯漢和成年女人,不屑道︰“案子的事情,法院自然會判。況且案子是林耀華犯下的,你們找人家老婆孩子有什麼用?”

    “都走了,趕緊走。再過來鬧事,到時候全跟我們到派出所走一趟。”

    林惜家村上的人也都在罵他們,畢竟林家這事兒太可憐了。大家都是住一個村的,林家勢單力薄,被人欺負,能幫一把是一把。

    最後警察和村上的人,把這些鬧事的都趕跑了。

    村支書來拿林惜手上的菜刀時,發現她握得太緊,手指頭都僵住。

    壓根拿不下來。

    “林惜,你可是要考大學的孩子,你怎麼能拿菜刀跟他們拼命。你想想你要是真把誰砍傷,你這輩子毀了啊。”

    林惜直勾勾地望著前面。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手指終于松了下來,手里的菜刀 當掉在了地上。

    所有人離開之後,林惜一人把家里打掃了一遍,貨架抬了起來。地上櫃台的玻璃渣子掃了起來。

    她弄完之後,獨自坐在櫃台里。

    周圍安靜,只剩下她的呼吸。

    直到她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來,在看見季君行的電話號碼時,愣了下。

    過了會兒,她按下接听鍵。

    “林惜,你回家了?”季君行皺眉,他正在參加集訓,為了八月份舉辦的國際信息學競賽作準備。他好幾天沒去學校,這事兒是陳墨告訴他的。

    林惜嗯了一聲,輕輕說︰“對呀。”

    季君行︰“是不是家里有事?你別著急,我馬上買機票飛過來。”

    他說話的時候,電話里有另外一個聲音喊他快點兒過去。

    林惜立即說︰“不用,只是小事情而已。”

    “小事情讓你這時候回家?”季君行狐疑地問道。

    林惜︰“對呀,我媽住院了,她特別想我。我就來陪陪她,反正我早就準備好了,當是考前回家放松放松吧。”

    “你媽怎麼了?”季君行問道。

    “腸胃上的老毛病了。你別擔心,你好好集訓。”

    季君行嗯了一聲,林惜問他︰“你要掛了嗎?”

    听出她聲音里的不舍,少年故意問道︰“舍不得我?”

    “嗯。”林惜聲音很輕地說︰“你能陪我聊十分鐘嗎?”

    “我看看時間啊。”對面少年故意頓了下,隨後他輕笑著說︰“我看了下,我大概能陪你聊一輩子。”

    對于他突入其來的調笑話,林惜整個人終于有了一絲活氣。

    季君行,她的季君行呀。

    終于,從得知爸爸出事之後,她第一次眼里有了淚。

    她伸手抹掉,問他︰“我正坐在我們家櫃台後面,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麻煩,一瓶冰鎮礦泉水。”

    他的聲音不緊不慢,帶著的那股慵懶散漫的腔調,像足了第一次見面時的口吻。

    林惜輕笑了下。

    可是眼淚撲簌撲簌地往下落。

    “林惜,等高考之後,我能來你家嗎?”對面的人,輕聲問道。

    林惜微怔。

    對面略傲嬌的聲音又響起。

    “你爸媽總該看看,林惜找的男朋友,是誰吧。”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