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39章

第39章

    寒風凌冽, 校園里來來往往的自行車大軍,從主干道往不同的教學樓騎去。

    “林惜,快點兒,要遲到了。”前面穿著淺藍色及膝大衣的長發姑娘,頂著風喊了一聲,趕緊閉上嘴, 可這樣,還是灌了一肚子冷風。

    後面穿著紅色羽絨服的姑娘, 加快了速度,一下子超越了前面的人。

    沒一會, 兩人把自行車停在教學樓前面的空地上。

    楊曉雅望著林惜, 吃驚地說︰“林惜,看不出你柔柔弱弱的, 體力這麼好。”

    “你第一次知道?”林惜好笑地看著她。

    楊曉雅突然想起了,她點頭說︰“我想起來了, 你是一個人扛著攝像機三個小時的女鐵人。”

    林惜進了學校學生會的宣傳部, 之前杭州高校辯論賽在浙大舉行,林惜作為大一新入學的干事, 承擔了給這次比賽攝影的工作。

    誰知跟她一起的那個女生,居然忘記帶上三腳架。

    于是,林惜扛著攝像機, 錄了三個小時。

    楊曉雅听說了之後, 一邊夸她女鐵人, 一邊幫她罵那個新聞系的女生沒腦子。

    兩人拽起車籃里的背包, 一路往教學樓里跑。

    “哎,要遲到了,今天是章老師的課,他可喜歡點名了。”

    這節課是必修課,給她們上課的章教授,年過五十,為人嚴謹,不苟言笑,典型的理工科直男。

    楊曉雅曾經在宿舍里賭咒發誓,她要是以後找章教授這樣的理工直男,她就去死。

    直到有一天,她們兩人在學校小食堂遇到章教授和夫人。

    林惜看著年過五十,依舊保養得能看得出年輕時眉毛的章夫人,她們跟人家打招呼的時候,章夫人聲音輕輕柔柔,說起話來斯文有禮。

    回去之後,楊曉雅表示,是她自己自不量力了。

    說不準以後,她連章教授這樣的理工直男都找不到。

    兩人跑到四樓的時候,都有些氣喘吁吁。

    剛好上課鈴聲響起來,她們踩著鈴聲,從前門進入左側前排的位置。

    因為章教授不喜歡第一排空著,中間前排的位置被幾個男生佔據了。本來大多數是女生會坐這個位置,不過他們班級里就兩個女孩。

    一幫男生干脆舍生取義,坐了中間第一排。

    章教授習慣提前到教室,他翻開點名冊前,朝最後進來的兩個女生瞥了一眼。

    楊曉雅老臉一紅。

    倒是林惜翻開面前的課本,認認真真地等著教授上課。

    “林惜,對不起啊,連累你了。”章教授點完名,轉身在黑板上寫東西的時候,楊曉雅低聲說。

    林惜輕輕搖頭。

    早上天氣冷,林惜早早起床了,楊曉雅挨到了最後。

    終于第一節 課下課之後,楊曉雅摸著肚子說︰“餓死了,早飯也沒吃。”

    “你們沒吃早飯啊?”後排一個男生听到,直接把自己帶過來的餅干遞了過來。

    他們班是學信息工程的,全班二十六個學生,就兩個女生。

    而且質量都不差,長得一個比一個好看。

    楊曉雅是東北人,身材高挑,五官大氣明朗,性格是屬于那種豪爽型的外向。至于林惜,大一一進工程學院的時候,被選成了院花。用選她那些男生的原話是,膚白貌美大長腿。

    林惜長相是那種清和柔麗的美,皮膚又好,走在人群中白得發光的那種。

    她其實個子比楊曉雅矮不少,但是身材比例好,生得足夠縴瘦,就算一條普通牛仔褲都能被她穿得格外好看。

    工程學院女生少,整個系兩個班級,只有她們兩個女生。

    隔壁班連一個女生都沒有。

    所以一班的所有男生,對系里僅有的兩個女孩,呵護備至。

    況且兩個姑娘長得都挺好,就連出去跟別的系吹牛,都能說一句,別看我們工程學院女生少,但質量個頂個。

    楊曉雅沒好意思全要,拿了兩塊餅干,還分了一片給林惜。

    林惜搖搖頭︰“我不餓。”

    誰知剛說完,她們兩桌子中間放著兩瓶熱飲。

    一到冬天的時候,學校教學樓里的自動販賣機,有熱飲賣。

    “哎,謝謝了啊,多少錢?”楊曉雅說著掏錢包。

    買了飲料的男生朝她看了,嘴角一揚,“就兩瓶飲料還給錢?”

    林惜因為跟後面男生問問題,正好看見站在走道上笑著的男生。她目光淡淡地掃過,隨後低頭,繼續跟別人討論問題。

    等她轉回去的時候,楊曉雅低聲說︰“說真的,韓勛不說是大帥哥一個,最起碼也是型男吧。你真沒看上?”

    韓勛喜歡林惜這事兒,在系里不算什麼新聞。

    說實話,系里喜歡林惜的,肯定不止他一個。只是韓勛家里有錢,長得又帥,有他這麼一個參考目標在,別人即便有心思,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重。

    況且連韓勛追了大半個學期,林惜絲毫不為所動。

    她不是吊著韓勛,是真的不想談戀愛。

    林惜朝她看了一眼,突然笑了下,“我上次是不是說過,你要是再敢問這種話,我就趁著你睡覺……”

    她做了個針線來回穿插的動作。

    楊曉雅見狀,哼了下,“算了,讓咱們韓大帥哥,繼續努力去吧。”

    兩節課上完,是一個大課間。

    下面兩節課在樓上的教室,所有人轉移到樓上。班長正好趁著大家全都在的功夫,說道︰“咱們班的第一次旅游定下來了,去黃山,就是這周。大家都要到,不許請假。”

    “兩位小姐姐,你們也一定會到場吧。”

    班長最怕的大概是這兩人缺一個,那相當于先減弱了班里一半的積極性。

    好在楊曉雅點頭,“班長,我們肯定都到的。”

    以前在高中的時候,頂多是春游。

    這是林惜第一次參加班級旅游,也是她第一次旅游。雖然只是去黃山,離杭州不算遠,但是對于她來說,那樣新鮮又值得期待。

    對于她來說,來到杭州之後,一切都是新鮮的。

    第一次進入大學校園,紫金港校區大地讓她驚嘆,每天一到上學和放學,穿梭在校園里的自行車流,有種別樣的壯觀。

    只是每當看見並排騎車的情侶,林惜會微微一愣。

    她開始強迫自己不要總是想著學習,她是加入學生會,參加學校里的社團。

    連楊曉雅都驚訝,她居然會報名學校的街舞社。

    每周三次的練舞時間,她從完全沒有基礎起步,漸漸能夠跟上學姐們的節奏。

    周末的時候,她跟楊曉雅一起走過杭州的大街小巷。河坊街里人流不息,周圍是各個的口音,她們走在人流中,逛著兩邊的小商店。

    楊曉雅想花錢買的時候,林惜偷偷拉住她,笑著說,班里的誰家里不就是在義烏小商品市場做生意的,她要是想要,請這個同學帶一箱回來,肯定都比這便宜。

    結果,她的吐槽正好被店員听到,狠狠地沖她瞪了一眼。

    她走過斷橋,游過西湖,望著遠處的雷峰塔,想起自小一直听著的白娘子傳說。

    直到十月的時候,她騎著自行車,沿著南山路,到了雷鋒塔下的時候。山門池塘里養著的小烏龜紛紛趴在池邊休息,水池周圍一圈硬幣在陽光下,折射出銀色光輝。

    楊曉雅扔了一枚,讓她也一塊扔。

    林惜笑著搖搖頭。

    她有願望嗎?

    林耀華的案子在季文慶派來的頂級律師團的努力下,找到了重大突破。本來從ktv的視頻監控之中,看起來確實像兩人在顫抖中,林耀華伸手將對方推了下去。

    可是他們找到另外一個當時在場的目擊者。

    這個目擊者是用手機拍攝下了,當時的畫面,而且他的位置比ktv畫面更清楚,角度更明白。在庭上播放的時候,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林耀華的手掌並未直接踫到死者,對方是在yh突然趔趄之後,摔下了樓。

    當法庭宣布林耀華無罪釋放的時候,對方的家屬跟瘋了一樣,要沖進來打他。

    林惜沒參加,那種地方,林耀華和江英都不希望她去。

    好在最後,一切的結果都是好的。

    之後,他們一家三口給林政上墳,林耀華親自倒了三杯清酒灑在他的墳頭。

    天理昭昭,他這次終于可以徹底的安息。

    只是後來林耀華和江英不得不搬離老家,因為對方見林耀華無事,認定他們家賄賂了法院,判決不公正。他們一邊上訪一邊來林家鬧事。即便每次報警,警察還沒來,這幫人先跑了。

    不勝其煩之下,他們終于決定搬離老家。

    林惜覺得爸爸平安的回來,她已經不能再貪心了。

    可是真的不貪心嗎?如果心里沒有一個執念,為什麼她要加入學生會、加入街舞團,每天依舊那麼努力的讀書,期中考試依舊保持著全班第一。

    她努力讓自己變成不一樣的林惜。

    或許,心底就是存著一個連她自己都不敢說出來的奢念。

    若是有一天,能夠再相逢,她想變成更好的林惜。

    可是還會有那樣的一天嗎?

    周末到了黃山,上山的時候,兩個女孩的背包,男生搶著要背。只是林惜一向體力好,她不願意麻煩人,搖搖頭。楊曉雅見她這樣,咬咬牙,也自己背著包。

    終于到了山頂,因為他們來的早,周圍煙霧朦朧。

    有種他們來到仙境之地。

    班長特地帶了相機,替大家拍集體照。

    楊曉雅拿著手機,不停自拍,又拉著林惜一起拍照。

    拍完之後,楊曉雅朝著山崖突然喊了一聲,“啊。”

    連旁邊幾個男生,都被她嚇了一跳。

    她興奮地看著林惜,說道︰“我在老家的時候,從沒見過這樣的地方,你不覺得這就人間仙境,我覺得我在這兒許願,肯定能實現。”

    說著,她對幾個男生說︰“你們別偷听啊。”

    男生立即保證,他們絕對不偷听。

    結果,一轉頭,楊曉雅雙手搭在嘴上,朝著群山之中,開始喊。

    至于她姑奶奶想要找男朋友,考試考年級第一,拿到國家獎學金,今年想去日本玩的心願,別說旁邊站著的人听到了,估計連半山腰的人都听到了。

    “林惜,要不你也許個願望吧。”

    楊曉雅拉著她。

    林惜躲開,結果楊曉雅一個勁兒地鼓勵她,“林惜,萬一咱們許願真的撞著鬼實現了呢,你看我什麼願望都給你听見了,你也喊一句。”

    不知是這里風景太美,還是她壓抑在心底太久。

    終于,她雙手搭在臉頰上,沖著山間喊了一句。

    “季君行。”

    她喊著這個名字,一瞬,yh所有血液仿佛跟著這個名字沸騰了起來。

    你在美國,一定要好好的。

    北京。

    清華校園在白天里一如既往的喧鬧,這座所有國人夢想的大學校園,里面行走著的每一個學生,他們看著平凡,其實亦不平凡。

    此時是下午,一天的課程結束。

    幾個男生在宿舍里閑聊,每個床下的書桌上擺放著的東西,大概能看到每個人的性格。只是靠著陽台左邊那個桌子上,除了書籍,就是一台電腦。

    這台電腦,是宿舍其他男生都眼饞不已的。

    電腦旁邊是一個黑色頭掛耳機。

    沒一會,宿舍門被推開,一個穿著黑色大衣的高挑少年走了進來。其實說是少年,他臉上的輪廓已經開始了青年的模樣。季君行身材依舊高挑,穿起這樣修身的雙排扣大衣,走在校園里,實在顯眼。

    “君行,明天新聞系的那幾個女生約咱們吃飯,去嗎?”

    他宿舍寢室長,在其他舍友的眼神示意下,問道。

    沒辦法,他們是在計算機科學實驗班,全班一個女生都沒有。想找女朋友,只能系外發展。一個個都是青春年少,剛從高中的囚籠里放出來,恨不得立即實現所有人生目標。

    只可惜,光是一個找女朋友的目標,就阻擋了他們的腳步。

    這幾個女生約他們吃飯,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沖著季君行來的。

    “不去。”季君行神色懶散,語氣格外堅定。

    終于坐在自己椅子上,偷听的另外一個室友許衡,喪氣道︰“季大神,說說吧,連新聞系的系花,您都看不上,你想找個什麼樣的天仙?”

    以前他們也問過這個問題,只是季君行yh出一個懶洋洋的笑容。

    就是一個字不說。

    今天他似乎有些心煩,轉頭看著他們,直接說︰“想知道?”

    其他三人趕緊盯著他看。

    “長頭發的,一定要扎著馬尾。”最後天天扎著。

    三人覺得,這個不難啊。

    “皮膚要白,最起碼跟我一樣白。”

    三人望著季大神這白得過分的皮膚,他這樣本來在人群里就顯眼,還要找個跟他一樣顯眼的。

    “笑起來要甜甜的,讓人有心動的感覺。”

    三人眼楮瞪直了。

    直到季君行把身上的大衣脫下來,搭在椅背上,終于開口。

    “得是我喜歡的。”

    臥槽,何著說了半天,都是白說了。

    三人念念叨叨,他不再管他們。

    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手機,一打開,手機背景圖,是他和一個女孩的照片。

    他眼楮盯著照片看了好一會,得是他喜歡的。

    可是怎麼辦,他只喜歡她一個人。

    但是,她不見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