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41章

第41章

    六月底, 大概每個家里有高考生的家庭, 都會懷著一種既緊張又期待的心情, 等著能夠查分數的時刻。

    晚上十一點的時候, 楊曉雅給林惜打電話, 她在那邊把隻果咬得  作響。

     脆的聲音,讓一向淡然平靜的林惜,生出一份莫名的煩躁。

    “我就問你現在緊不緊張?”楊曉雅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問道。

    林惜︰“緊張。”

    “臥槽。”對面傳來一聲響動, 听著像是楊曉雅一下從床上翻起來弄出的動靜。

    楊曉雅沒想到林惜能說出這兩個字, 這次她更加恨鐵不成鋼,“你說說, 咱們浙大怎麼了, 雖然跟清北是有一點點兒的差距, 可是好歹也是全國第三吧。那也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頂級學府。你怎麼這麼想不開跑去復讀呢?”

    林惜當初做出復讀這個決定的時候, 林耀華和江英沒反對。

    在他們看來, 浙大確實很好, 可是林惜當初確實是因為家里的事情, 影響了發揮。既然她想再嘗試一次, 本來對她有愧疚的父母,怎麼可能會反對。

    等她跟自己的輔導員提出退學申請的時候, 別說輔導員震驚, 甚至院系里的副院長親自找她談話。

    當時班里的其他人知道, 一個個也是吃驚不已。

    更別說整天跟她形影不離的楊曉雅, 用她的話說, 林惜走了, 誰陪她一起騎車狂奔在紫金港偌大的校區里。

    只是不管外人如何勸說,林惜心意已定。

    這大概是她活了十九年以來,做過最堅決和最任性的決定。

    至于她這樣的學生,想要找一個復讀的高中,簡直是被所有學校搶著要。

    林惜並沒讓林耀華和江英跟著自己來回折騰,江英自從被打傷之後,yh一直恢復的不算好。杭州是個適合休養的地方,況且遠離曾經的紛擾。

    終于,大半年的復讀生活結束。

    馬上就是等待結果的時候。

    楊曉雅一向是夜貓子,所以陪著林惜一塊等。

    等過了零點,楊曉雅主動掛了電話。林惜打電話開始查分數,她不記得去年查分數時候的心情,但是今年,她握著手機的時候,手心是有點兒濕的。

    當林惜在電話里听到自己成績的時候。

    心頭那塊壓住的石頭,仿佛一瞬被挪來,那種目標實現的充盈感,讓整個心髒都鼓動了起來。

    711分。

    她考了711分。

    此時電話又響了起來,是江英打來的。果然今晚,她和林耀華沒睡著。

    電話接通,那頭江英聲音听得出來的緊張,“林惜,怎麼樣啊?”

    從林惜復讀開始,江英沒問過她的學習成績。一次都沒問過。

    林惜輕笑了下,將自己的成績告訴了江英。一听到這個分數,江英在那邊開心地說︰“好、好,媽媽知道你肯定能行的。”

    “閨女考得挺好的?”林耀華沒听到林惜成績,靠在江英旁邊,一個勁地追問。

    “這次媽也能跟著你去北京見識見識了。到時候咱們一家三口,也在清華的校門口照相。”即便此時還不知道清華的錄取分數,但是江英已經開始暢想起林惜去報道的模樣。

    因為江英和林耀華在杭州是租的房子,只有一間,所以林惜考完試之後沒有去杭州。而是留在老家等高考分數,江英怕她一個人住在家里不安全,讓她到姨媽家里住了幾天。

    第二天一大清早,復讀班的老師打來電話。子“林惜,你這次考得特別好,是咱們市里的狀元。”老師興奮地說道,不過隨後他又有些惋惜地說︰“這次全省狀元的分數是716分,只比你高五分。”

    林惜在省內是第三名,在本市則是狀元。

    楊曉雅知道她考的分數之後,半天憋了兩個字︰牛逼。

    隨後她笑著說︰“咱們班的那幫男生估計要絕望了。你知道這幫人憋著什麼壞嗎?他們說等你高考分數出來了,他們輪流給你打電話,勸你回來,他們還讓你給他們當小學妹呢。我就說這幫人是痴心妄想吧,你要是再回來,何必折騰這麼一大圈啊。”

    說完,楊曉雅突然傷感了起來。

    雖然她和林惜只做了不到半年的同學,可是她特別喜歡林惜。

    最後她輕聲說︰“林惜,恭喜你,實現了自己的目標啊。”

    “謝謝你,曉雅。”

    九月,林惜跟父母一起去了北京。時隔一年,重新回到這座城市,從一下車開始,便是感慨萬千。咋車站里各大高校迎接新生的站點都有。

    這次林耀華比她們要熟門熟路。畢竟之前,林政來報道的時候,是他陪著一起來的。

    到了學校,整個校園到處充滿著一種喧鬧而有生機勃勃的活力。

    今天是新生報道,一年一度,這座古老又現代的校園迎來了一批新的學生。這些學生從全國各地而來,踏著數百萬的人肩膀,走進這所中(Z)國最好的大學。

    江英老早在林耀華和林政的那張照片,見到過清華校園大門。

    拍照片的時候,江英居然生出了幾分羞澀,她一直低頭整理自己的衣服和頭發。這次林耀華特地把家里的數碼照像機帶了過來。這是林耀華難得的消遣,他喜歡拍照。

    他先給江英單獨拍了照片,接著又讓江英和林惜站一塊。

    最後,才是一家三口的照片。

    當對面幫忙拍照的學長讓他們笑笑時,三人的臉上,終于再次yh出淺淺笑意。

    這一刻,雖然遲來了一年,可是好在,終于還是來了。

    相較于新生剛入學的興奮,來迎接新生的學長學姐們,有種老司機的淡然。

    各個學院早已經安排了高年級學生作為接待,幫助新生迅速地找到自己學院所在的宿舍樓。

    林惜因為報道過一次,輕車熟路地找到信息科學技術學院的接待處。

    她一過去,正坐在帳篷里納涼喝水的學長們,明顯眼前一亮。

    “同學,你是哪個系的?”坐在最外面,穿著學院統一制服的男生,站了起來,熱情地問道。

    林惜輕聲說︰“我是電子工程系的。”

    男生臉上閃過失望,他是計算機系的,雖然是一個分院的,但畢竟不是直系學妹。男生有些痛心疾首,這麼好看的妹子,居然不是他們系的。

    後面有個男生一听是電子工程系的,趕緊跳了起來,“我,學妹,我來帶你去宿舍吧。”

    清華的男女比率這幾年雖然逐漸降低,可是還維持在2︰1左右。特別是有些學院,男女比率夸張到逆天,一個班級可能只有一個女生。

    不知是不是電子工程里的工程兩個字,讓一些女生望而卻步。

    反正這個專業的男女比例一向不樂觀。

    沒想到,今年的直系小學妹里,居然來了個這麼好看的姑娘。

    男生挺熱情地說︰“我叫楊烈,今年大二,是你的直系學長。”

    林惜點頭,“學長你好。”

    楊烈看她手里什麼沒拿,奇怪地問︰“學妹,你沒帶東西?”

    “我爸爸媽媽陪我來的,他們在那邊等我。我的行李也在那邊。”林惜指了指不遠處的樹蔭,天氣太熱,她沒讓爸媽跟著跑來跑去。

    楊烈一見,了然地點頭,跟著林惜過去,領著他們一起去宿舍。

    一路上,本來不怎麼善言辭的男生,難得話多起來。

    林惜坐在五樓,本來她不太好意思讓人家幫她搬行李到六樓。

    沒想到楊烈特別熱情地說︰“林惜,這是學長應該做的,別跟我客氣。”

    說完,耿直的男生,扛著最大的那個行李箱,直接進了宿舍樓。

    江英在後面看見,一個勁地夸贊道︰“這大學里的學生就是不一樣,林惜,你以後一定要好好謝謝這位同學。”

    走在前面的楊烈听到這話,心底樂開了花。

    說實話,大一新生是提前開學的,因為他們還要軍訓。而大二來接待新生的人,都得提前回學校。

    在這種男女比例相差大的學院,大部分都是光棍一條。

    所以不少男生主動承擔迎接新生的任務,未必就不是存著一份在學妹里發展個女朋友的心思。

    晚上,忙了一天的學生,各自回宿舍。

    連男生宿舍都難得八卦起來,何正飛洗完澡出來,頂著一頭短發站在空調下面,“今天在太陽下面站了一天,差點兒沒把老子熱化了。”

    “活該,讓你心思不純正。”錢策坐在桌前看書,抬頭朝他看了一眼。

    何正飛苦著臉︰“我不就是想提前看看今年學妹怎麼樣,至于被你說成禽獸一樣的?”

    “老周,你說他是不是禽獸。”錢策沖著跟自己床鋪連著的周一鳴。

    周一鳴呵呵笑了兩聲,吐出兩個字︰“活該。”

    何正飛無奈,突然想起一件事,遺憾地說︰“你們還別說,今年真的有特別漂亮的學妹。真的,我一看見就覺得特別心動,是我喜歡的那種長相。”

    “有你不喜歡的長相嗎?”錢策繼續虧他。

    不過何正飛沒搭理他,反而是對一直坐在椅子,沒說話的季君行說,“季神,你之前不是說喜歡比你還白的姑娘,我今天看見的那個姑娘吧,往陽光下一站,真的白得發光。”

    季君行本來正在編代碼,他眉頭微蹙。

    他冷淡地說︰“關我什麼事。”

    好在宿舍里的人,早已經習慣他無欲無求的模樣。

    反正其他男生討論到女孩的時候,他從來沒參與過這個話題。如果說系里其他單身狗沒女朋友是因為找不到,那麼他就是真的不想找。

    大一的時候,不少外系女生變著法子打听他的聯系方式。

    不過,全都鎩羽而歸。

    何正飛繼續說︰“可惜不是咱們計算機的,是隔壁電子工程系的,楊烈那小子領著人家回的宿舍。回頭等楊烈,去問問看妹子的情況。”

    誰知,說著,外面傳來了楊烈的聲音。

    何正飛立即開門,把人給拽了進來。

    “趕緊老實交代,下午你們系那個小學妹的情況。”何正飛掐著他的脖子,嬉笑道。

    正好季君行手機響了起來,他低頭看了一眼。

    直接站了起來,單手插在兜里,因為他們兩人擋著路,季君行走過的時候,神色淡淡道︰“麻煩,讓讓。”

    何正飛和楊烈趕緊給他讓路。

    等季君行走到門口,何正飛問他︰“先說說,那個小學妹叫什麼名字。”

    “人家叫林惜,這名字挺好听吧。”

    此時,剛關上門離開的季君行,並未听到這句話。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