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44章

第44章

    初秋的北京, 微風陣陣中帶著點兒涼氣。昨夜里下了一場大雨,今天氣溫一下降了下來。林惜站在原地, 手掌緊緊地握著。

    剛才, 許久, 她還沒緩過神。

    季君行親她了。

    少年已經放開了他,可是唇上依舊還殘存著溫熱柔軟的觸感。

    曾經, 林惜也曾在偷看他的時候, 悄悄地想著, 他嘴唇看起來那麼漂亮, 摸起來是不是也很軟?

    林惜甚至好笑地想過,等她成了他的女朋友, 一定要摸摸他的唇。

    現在, 她沒摸到,直接親到了。

    後知後覺地林惜,終于在微涼的秋風中, 紅了臉頰。

    兩人站在原地,都沉默著, 氣氛一下凝滯。

    終于, 季君行先開口,他問︰“林惜,這一年,你去哪兒了?”

    砰, 他的這句話就像是一根細小的針, 並不尖銳, 卻一下戳破了林惜心底所有粉紅的泡泡。那些旖旎在一瞬間消失殆盡,現在要回到現實了。

    林惜望向他,神色有些緊張,她不知該從哪里說起。

    見她不說話,一直等待著的季君行,終于有些等不及了。

    他眉心蹙起,神色微青︰“你不願意跟我說嗎?”

    “不是的。”林惜搖頭,她低聲說︰“我去了浙大,然後讀了半個多學期,回老家那里復讀了。”

    他听著她三言兩語把她自己這一年的經歷講完,他忍不住抬頭,朝頭頂天空望了一下,隨後他深吸了一口氣,再望向她的時候,突然笑了一下。

    被氣得。

    過去這一年,春來秋去,他過地那樣壓抑而緊張。

    明明是大一的新生,卻成天泡在實驗室內,他太想要渴望成功,渴望證明自己。他想做出成績,告訴爺爺,即便是留在國內,他也能做得更好。

    這一切,即便親近如謝昂和陳墨他們,他都從未說過。

    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他緊繃地狀態。

    可是當林惜重新出現的時候,她居然會覺得自己會出國。

    說不失望,是假的。

    “林惜,是我爺爺逼你走的嗎?”饒是如此,季君行還是問了出來。

    林惜在听到這句話時,心頭的那只靴子終于落地。其實剛才在他比賽的時候,林惜期待著比賽早點兒結束,可是她又怕比賽真的結束。

    因為一旦結束,他們就要面對彼此。

    她張了張嘴,喉嚨里的哽意已快憋住。她拼命地將眼淚強忍回去,許久才低聲說︰“不是。”

    即便已經猜到這個答案,季君行的臉色還是一下白了一層。

    林惜不敢看他的眼楮,別開頭,輕聲說︰“不是爺爺逼我走的。他給過我選擇,說只要點頭,他可以資助我出國,跟你一起走。”

    即便她此刻頓住,沒繼續說往下說自己的選擇。

    可是答案,季君行已經明白。

    此刻他瞳孔猛地縮了下,臉上猶如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林惜,我對你來說,是什麼呢?”

    這句話,或許季君行早想問了。從她消失不見的第一天,他想問,從剛才見到她的那一刻,他也想問。

    林惜轉頭望向他,嘴唇顫抖,想要回答他。

    可是季君行突然輕呵了一聲,自嘲地說︰“你家發生那麼大的事情,你從來沒想過跟我說。當我去問班主任,你考了哪個學校。她告訴我,你不想讓人任何人知道你報考的學校。所以,我是包括在那個任何人里面的人嗎?”

    林惜瞪大眼楮朝他看過去。

    不是的,她不是這樣想的,也不應該是這樣的。

    她搖頭,咬緊牙關,終于替自己辯解了一句,“不是,季君行。你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人。”

    他看著她,眼神里透著說不出的情緒。

    直到他再次自嘲地說了一聲,“重要嗎?我怎麼一點沒感覺到。如果真的重要,為什麼你會一句都不說,就離開了。你知不知道,我還像個傻子一樣,一直在等你回來。”

    “季君行……”她死命地捏著手掌,指甲掐進手心,“你為了我要放棄it,就算我那麼喜歡你……”

    “你喜歡我嗎?”季君行看著她。

    林惜微愣。

    突然,他拔高聲音斥道︰“那就告訴我爺爺,你喜歡我,你不能沒有我。林惜,你為你自己爭取過嗎?你為我爭取過嗎?”說到這里,他揮手指向旁邊,無比認真地說︰“看見了嗎?這里,是你跟我約定要來的地方。哪怕是你不在,我也會守著跟你的約定。”

    “林惜,這就是我跟你不一樣的地方。”

    這句話,說得林惜渾身發抖。

    他的每一句話,像一把刀,扎在她的心頭。因為他說的都是對的。

    季君行回到宿舍,面無表情,渾身低氣壓的模樣,嚇得宿舍幾個人都不敢說話。他直接把外套脫了,走到自己的書桌旁邊,把口袋里的金牌放在一旁。整個人窩在椅子里,一言不發。

    何正飛朝他看了一眼,給錢策使了使眼色。

    他們都知道季君行今天參加比賽,不過三人下午都有課,沒去觀看比賽。他們跟季君行是一個系的,知道這位季大神的實力,絕對是爭一的強勁選手。

    錢策沒動,何正飛實在沒忍住,朝他桌子上瞥了一眼,一看是金牌。

    他立即站了起來,走過去,果然真的是金牌。

    “臥槽,季神,你第一次帶隊就拿了金牌,還有什麼不開心的。”何正飛說道。

    錢策這時候看過來,頗為開心地說︰“我看群里說,你們這次還打敗北大,拿到北京區域賽的第一了。”

    剛才微信群里刷屏,這下計算機系的人都知道今天比賽的結果。

    周一鳴︰“你們才看見嗎?我以為你們早知道了呢,學校論壇上早有帖子了。而且季神的照片被貼上去,底下女生都瘋了。”

    季君行眉頭始終皺著,直到他听到這句話,突然站了起來。

    “我先打個電話。”

    他走出去,其他三人留在宿舍里,還在討論這次a的賽果。

    走廊上有些安靜,這層樓基本都是他們院系的學生。估計這會兒不是在圖書館就是實驗室,他們宿舍這幾個是因為他有比賽,特地在宿舍等著他的。

    季君行走到樓梯口,站在旁邊,把手機拿出來,打了一個電話。

    “喂,江憶綿……”

    等他打完這個電話,站在樓梯扶手旁邊,朝著樓下望過去。不知怎麼的,他想起剛才林惜眼淚朦朧的模樣,他從來不舍得惹哭她的。可是剛才,跟她說了那麼多話。

    過分的話。

    他眉心再次擰起,整個人心頭浮起莫名煩躁,之後,他發泄般地狠狠踢了一腳樓梯上的欄桿。

     ,一陣聲響,在安靜的樓道里,聲音格外大。

    臥槽。

    這一腳踢得夠狠,大拇指被踢地鑽心疼。他在心底罵了一句,似乎在沖著他自己發火。

    林惜在外面轉悠了好幾圈,直到眼楮看起來沒那麼腫,才回了宿舍。

    此時其他三人正好都在,褚茜茜的電腦開著,她指著電腦說︰“你們看,今天的采訪稿是我寫的,是不是挺發人深省的,點擊量好高啊。”

    葉珂雙腿搭在自己的椅子上,下巴墊在膝蓋上,也在刷手機,听到這句話,呵呵笑了兩聲,說道︰“那是因為采訪的這個人,不但是今天的冠軍,而且還是個大帥哥。”

    肖芳雨點頭︰“我第一次發現,我們學校還真有這麼帥的男生。”

    褚茜茜電腦正好點開采訪圖,那張大圖一下鋪滿電腦,一隊三人站在背景板前,身高腿長的季君行站在自己的隊友身邊,當真是顯得不止一星半點。

    他望向鏡頭,明明只是照片,可是他的眼楮亮如星辰,透著一股堅定的自信。

    葉珂贊同地說︰“別說今天咱們是第一,就算不是,也足夠把隔壁那幫男生比下去。”

    隔壁自然指的是北大。

    兩家學校雖然被並稱為雙子星,不過誰都不服誰。

    林惜推門進來,三人回頭看她。

    褚茜茜立即激動地說︰“對了,我忘了跟你們說了,這個大帥哥跟林惜認識。而且今天在場館的時候,你們是沒看見,他看見林惜的時候,特別激動。”

    “不錯啊,林小惜,你居然跟這樣的男生認識。你趕緊老實交代,你是怎麼認識的。”連葉珂都忍不住好奇,問了跟褚茜茜差不多的問題。

    不過她一抬頭看見林惜的臉頰,微愣。

    片刻後,葉珂皺眉問道︰“你哭過了?”

    林惜搖頭,誰知褚茜茜不給她找理由的機會,說道︰“我看見領完獎之後,這個季大神把你拉走了,他欺負你了?”

    連肖芳雨都關心地問︰“林惜,你沒事吧。”

    “我沒事,不是他。”林惜怕她們誤會季君行,立即搖頭。

    誰知她還沒說完,宿舍的門再次被推開,一個穿著牛仔外套的女生站在門口,問道︰“請問,林惜在嗎?”

    結果,她剛問完,看見站在宿舍過道上的林惜。

    女生撲過來,一下抱住她,既開心又惱火地說︰“林惜,你這個混蛋,你終于回來了。”

    “憶綿。”林惜也抱著撲過來的姑娘,登時開心了起來。

    等兩人又哭又笑過之後,宿舍其他三個人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她們。

    林惜介紹道;“這是我高中同學江憶綿。”

    “我是11級新聞系的。”江憶綿跟她們打招呼道。

    褚茜茜趕緊笑著說︰“學姐好。”

    “不用叫學姐,直接叫江憶綿就可以了。”江憶綿開心地說。

    沒一會,兩人從宿舍出來。

    這一年多沒見,江憶綿真的有好多話跟林惜說,即便在宿舍里認識了新的室友,可是對于她來說,林惜跟別人不一樣。

    她們可是從兵荒馬亂的高中生涯,一起闖過來的,有革命友誼的。

    “你知道嗎?咱們居然全都考上清華了。”江憶綿現在想想都覺得特別勵志,本以為林惜是個遺憾,可是沒想到,她回來了。

    她望著林惜說︰“謝昂他們都知道你回來了,今天有點兒晚了。咱們明天,明天一起去吃飯吧。”

    林惜想到之前季君行對她說的話,突然低聲說︰“季君行會去嗎?”

    江憶綿奇怪地朝她看了一眼,“就是他打電話告訴我,你回來了。要不然你這個沒良心的,也不知道聯系我。我哪里知道你回來了。”

    林惜微怔。

    江憶綿這次還挺精明,她見林惜這幅模樣,低聲問︰“你們吵架了?”

    江憶綿挺同情地說︰“你也別太生季君行的氣,他為了你,差點兒都快瘋了。”

    見林惜不說哈,江憶綿更加詫異。

    她問︰“你不知道嗎?”

    林惜不明白地看著江憶綿,她應該知道什麼?

    “季君行從家里搬出來了,這一年除了宿舍之外,都住在外面。”

    “他住的地方,我跟謝昂他們去過一次。”

    “特破。”

    “咱們季少爺,現在可落魄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