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45章

第45章

    林惜震驚地看著江憶綿, 趕緊問︰“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你不見了之後, 他去你家找過你的。”江憶綿回憶起來, 覺得季少爺這性子真夠剛的, “他居然在你家門口等了三天三夜。我听謝昂說,最後他是被他爸爸帶去的醫生和保鏢硬抬上擔架的。”

    此時外面風起, 宿舍旁邊的樹被吹得嘩嘩作響, 樹梢頭上的葉片, 飄零而下。

    林惜的眼楮猶如放空般, 她盯著不遠處的落葉,低聲說︰“我不知道的。”

    “我本來也不知道, 我一直給你打電話, 結果你都不接。然後我給季君行打,他也不接。我這才去問謝昂的。他跟我說的。”

    江憶綿望著她,見林惜的表情, 趕緊說︰“林惜,你千萬別哭啊。”

    “沒事, 我不哭。”林惜說了下。可是紅了的眼眶, 藏不住她的心思。

    兩人沿著宿舍樓下慢慢往前走,主干道上不時有穿著自行車呼嘯而過的學生。路邊兩旁的路燈,散發著柔和的奶黃色光線,夜幕之下的校園, 此刻是如此閑適又安然。

    江憶綿問林惜, 過去一年怎麼過的。

    “去了浙大, 讀了半個學期,發現紫金港校區很漂亮很大,學術氛圍很濃厚,認識的老師也好,同學也好,都是很好的人。杭州也是個人杰地靈的地方。一切都很好。”林惜微仰著頭,今夜頭頂是漫天星光,自從回到北京之後,這是林惜第一次看見這麼漂亮的星夜。

    她望著那片幽靜又深遠的天際,轉頭看向江憶綿,“可是終究那里不是我最想要去的地方。”

    “所以我回來了。”

    江憶綿yh出一個笑容,真誠地說︰“林惜,你能回來,真好。”

    “不過我好像把我和他的第一次見面搞砸了。”林惜有些無奈和後悔。

    兩人正好走到一處草地,江憶綿拉著她坐下。

    她好奇地問,“怎麼回事?”

    林惜把自己以為季君行去了it的事情,說了出來,听得江憶綿瞪大了眼楮。

    半晌,江憶綿輕吐了一口氣,“季君行沖你發火了?”

    那算是發火嗎?其實他也沒怎麼罵她,他只是說了實話而已。

    江憶綿嘖嘖搖頭,“我要是季少爺,估計能氣得當場吐血。他為了你放棄了it,跟家里吵架,听謝昂說,他爺爺執意讓他出國,他不去。他爸爸氣得差點兒揍他。結果你居然以為他出國了……”

    以前江憶綿多崇拜林惜,畢竟要不是林惜一直給她補習數學,拉著她,她真的未必能考上清華。

    不過這會兒,她這麼偏著林惜的一個人,居然都替季君行叫起了委屈。

    林惜此時才知道,她自己有多過分。

    她不僅自己放棄了,還以為他也放棄了。可明明他一直在等著她。

    晚上十點多的時候,季君行從洗手間里出來,他洗了頭發,毛巾蓋在頭頂,直接坐回椅子上,重新開始敲代碼。

    這個不是實驗室的事情,是一個師兄請他做的,給報酬。

    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嘟嘟響了兩聲,季君行看都沒看。他做事的時候,不喜歡看手機。

    而且也不知道是誰把他的號碼泄了出去,總是有女生給他發短信。

    至于這邊,林惜從江憶綿那里拿到了季君行的手機號碼。

    她想了半天,敲出一句︰我是林惜,這是我新的號碼。

    等發過去了,那邊一直沒回復。十分鐘之後,林惜終于把手機放在桌子上,可是明明盯著書看,眼楮還是不時地往手機上瞟。

    他是不是沒看到呀?

    可是另外一個更可怕的念頭,在她腦海中響起,還是說他壓根不想回復她的短信?

    “林惜,你要洗澡嗎?”對面的褚茜茜問她。

    林惜嗯了一聲,從衣櫃里拿了睡衣和內衣,正準備去洗手間的時候,一轉身,把桌子上的手機拿上。

    褚茜茜正好看見,格外吃驚地說︰“你洗澡還帶手機?”

    “我等個電話。”林惜說完,進了洗手間。

    她一進去,褚茜茜奇怪地說︰“什麼電話這麼重要,洗澡都怕錯過。”

    “你說呢?”葉珂捧著手里的書,頭也不抬地說。

    肖芳雨想起褚茜茜之前說的話,“難道那個計算機大二的學長,真的跟林惜有關系?”

    “那肯定的呀。”

    當時在現場目睹了一切的褚茜茜,格外確信地說。

    肖芳雨想起之前學校論壇上的帖子,說道︰“可是我看上面帖子爆料,說那個學長沒女朋友的。”

    “那當然得沒有了。你想想林惜去年在哪兒,她不在清華呀。浙大那麼好學校,林惜干嘛要復讀,肯定是為了這個季學長啊。”不愧是學理科的,褚茜茜邏輯格外清晰。

    葉珂點頭︰“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討論的時候,褚茜茜的手機突然來了一條信息,她低頭看了一眼。

    “我去。”她輕呼了一聲,趕緊說︰“你們看有個學姐發了這張照片,問我林惜情況呢。”

    一听這話,肖芳雨和葉珂趕緊起身。

    她們兩個走過去,一起圍著褚茜茜的手機看。

    照片上,高大的男生嘴角緊抿著,修長的手指扯住女生脖子上的項鏈。拍攝者應該是站在他們側面,季君行側面輪廓深邃,特別是鼻梁,高挺筆直,只怕是刻刀都雕不出這麼好看的鼻梁。

    至于林惜,她長相清麗,側面輪廓柔和。

    明明只是一張抓拍,可兩人都被拍得格外好看。

    那個學姐問︰這是你宿舍的女生嗎?叫什麼名字啊。

    之前有人看見褚茜茜跟林惜說話,知道她們是認識的。

    褚茜茜說︰“這個是新聞系的一個學姐,是我們副部長,平時看起來挺高冷的,沒想到她也會這麼八卦。”

    正說著,學姐又連著發了好幾條,都是在問林惜跟季君行的關系。

    末了,這個學姐還特地說︰我也是幫同學問的,你千萬別跟別人說啊。

    葉珂看到這局,撲哧笑了起來,略嘲諷地說︰“只怕這個同學,就是這個學姐自己吧。”

    “這個學長好受歡迎啊,論壇上討論他不說,居然有人直接追到茜茜這里來問。”肖芳雨咋舌地說道,畢竟這種熱情,她實在陌生。

    葉珂倒是不意外,她直接說︰“那是因為這個學校,雖然男多女少,但是長得帥的男生可比長得好看的女孩少多了。畢竟女生化化妝,換身衣服,能變成一個小美女。你看咱們院里的那些學長,有幾個會花心思打扮自己。”

    其實照片里季君行也沒打扮自己,他就是穿著比賽衣服,偏偏身高腿長,活脫脫一個衣架子,同樣的衣服,他穿著就是比別人好看。

    林惜出來之後,其他三人把這事兒告訴她。

    褚茜茜特別認真地說︰“你放心,我已經把你之前對我說的話,原封不動的帶給這個學姐了。這個季學長有喜歡的人嘛,我們都知道。”

    林惜笑了下,可是一直到宿舍熄燈,她都沒等到季君行的電話。

    因為季君行拿起手機的時候,已經是十二半。因為電腦快沒電了,他才拿起手機看一眼,準備上床睡覺,誰知一看才發現,林惜發了短信過來。

    季君行一看短信的時間,是十點多那會兒。

    他在心底罵了自己一句,又看了看現在時間,這才沒回復短信。

    早上上完專業課之後,季君行臨時去了實驗室。正巧那里還有別的同學在,等快到下午一點半的時候,毛概政治課要開始了。這是公共課,在階梯大教室上,實驗室里大二的學生收拾東西準備過去。

    “季神,你不走?”有同學經過他身邊。

    季君行皺眉,他盯著面前的東西,正準備打電話給室友,讓他們幫忙點到。

    沒想到旁邊一個人抱怨道︰“大一上馬原,大二上毛概,反正一年一次思想教育是怎麼都不會錯的。”

    “大一馬原課在哪里上的?”他突然問道。

    那個同學說︰“他們也是公共課,好像也是今天下午,而且就在我們隔壁吧。”

    “對啊,我上次遇到我那個學弟,跟我借書,說是剛開學馬原的課本就丟了。我記得那天我就是在大階梯教室遇到他的。”

    他們說完,季君行直接拎起他的書包,跟著說︰“走吧。”

    “你又去上課了?我還以為你要讓同學幫忙點到呢。”

    其實他們經常在實驗室待到關鍵時刻,遇到這種政治課,也會逃課。

    季君行改了主意。

    直到他到階梯教室,他們上課的地方,在走廊第二間教室,而第一間則是大一學生上課的教室。他偏頭看了一眼,一下看見規規矩矩坐在第一排的林惜。

    她面前擺著的筆記本和書,此時正低著頭。

    以前不知道她在這個學校的時候,兩人明明隔著一個教室上課,居然從來都沒遇見過。

    當然季君行完全沒考慮到,這個學期開學,他已經逃了好幾節政治課。

    政治課是連著一起的兩節,他們這個老師是那種天馬行空講課的,中間都沒下課,只是說有同學要是上廁所,直接去就行。

    一直到第二節 課下課,他立即起身,跨著步子邁下了教室的樓梯,走了出去。

    隔壁班也剛下課,背著書包的學生陸續從里面走出來。

    季君行從後門看見林惜正在收拾東西,他往前走了幾步,站在前門旁邊。

    誰知等到她出來的時候,她跟在舍友身邊,低著頭在看手機。

    眼看著她要從自己身邊過去,季君行清了下嗓子,喊道︰“林惜。”

    被人喊了一聲,林惜抬頭望過來。

    在看見他時,她淡淡的表情一下變成欣喜,軟嫩的唇登時上揚了起來。

    季君行都不知道,自己看見這一幕,心底從昨晚一直積攢到現在的煩躁,一下煙消雲散。

    她立即走過來,而身後幾個室友則是站在不遠處望著他們。

    林惜走到他面前,微仰著頭,她剛才還在看手機,就是想看看他有沒有發信息過來。

    “你怎麼來了?”她笑著問。

    季君行看著她一直笑,臉色變得輕松,剛想要笑,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得,說︰“看見學長,也不知叫的嗎?”

    學長……

    林惜望著他,吃驚之後,低聲嘟囔︰“你算什麼學長啊?”

    “我是大二的,你是大一,你說算不算?”季君行垂著眼瞼,朝她看了一眼。

    她微仰著頭,長發並未扎起來,而是披在肩上。白皙的臉頰被長發這麼一擋,越發小巧精致,眉眼間處處透著清麗柔和。

    他心底突然一柔,輕哼了下,問道︰“你該不該叫學長啊?”

    終于,憋了半天,林惜開口。

    “季學長。”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