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46章

第46章

    周圍是來來往往的學生, 特別是這兩個教室出來的人,路過他們都要回頭看一眼。大二的學生看得是季君行,畢竟他在大二整個院都挺有名。

    至于大一的男生, 多數是在看林惜。

    畢竟林惜一開學, 就引起不少人關注。工科系的女生, 本來就少,還長得漂亮, 簡直堪比國寶的存在。

    季君行不是那種在意別人眼光的人,畢竟他從高中開始一直被人關注。

    早已經習以為常。

    但是當他察覺到,不少男生路過時, 看著的是林惜,他嘴角一抿,心下冷哼。

    “走吧。”他轉身要往樓下走。

    林惜立即問︰“去哪兒?”

    季君行邁出的腳停住,轉頭看著她, “要不然站在這里被人當猴看?”

    林惜︰“……”被圍觀就圍觀唄,干嘛說自己是猴子。

    她跟在季君行身邊,路過自己三個室友的時候, 揮揮手, 低聲說︰“你們先回去吧, 我待會回去。”

    看著他們兩人下樓, 葉珂輕吐了一口氣, “我能理解, 學校論壇上那幫女生的瘋狂了。”

    “帥吧。我那天比賽的時候看見他, 站著一群人中, 帥地快要發光了。”

    褚茜茜是見季君行,現在看見真人,還是覺得驚艷。

    肖芳雨撲哧笑了出來,這次她說︰“雖然覺得你說得挺夸張的,不過我必須承認,你說得還挺對。”

    她們一邊說一邊下樓,被從後面追上來的人喊住。

    三人一看,是大二的楊烈學長,之前開學報道的時候,他是負責接待的學長。

    “林惜什麼時候跟季君行認識的?”剛才楊烈從教室一出來,看見林惜跟季君行站在教室牆壁旁,接著兩人一起離開了。

    三人面面相覷,說實話,這位楊學長性格挺好的。她們有什麼不懂,他一直熱心幫忙,而且還把自己大一時候筆記借給她們。

    其實誰都看得出來,他喜歡林惜。

    還是葉珂開口說︰“那位季學長好像是找林惜有事情。具體我們也不太清楚。”

    楊烈勉強笑了下,跟她說了聲謝謝,就走了。

    三人看著他的背影,肖芳雨低聲說︰“其實學長人挺好的,熱心,之前還把筆記借給我們。”

    褚茜茜同情地說,“只可惜生不逢時,有個季大神當情敵,毫無勝算。”

    林惜跟著季君行下樓之後,兩人沿著路慢慢往前走。

    她低著頭,心底不知想著什麼。

    直到身邊的男生開口解釋︰“我不是故意不回你短信的。”

    林惜霍地抬頭,望向他,眼楮亮亮的,透著驚喜。

    季君行沒朝她看,平淡開口︰“我做事情的時候,一直不喜歡看手機。昨晚寫代碼的時候,正好你短信發過來,我一直到熄燈之後才看見。”

    “那早上呢,你早上也可以給我回的啊。”林惜想到自己從昨晚一直到剛才下課,都殷殷期盼著他的短信,有點兒委屈地問。

    季君行終于轉頭朝她看了一眼。

    這下把林惜看得有點兒心虛,她微微抿嘴,嗯,她現在算是戴罪之身嗎?

    “林惜,你為什麼會再考回來呢?”昨天他因為她以為自己去了美國,生得連這個問題都沒想,就走了。

    回了宿舍之後,他坐在椅子上的時候,突然想到,林惜她回來了。

    即便他再生她的氣,可是對于重新見到她這件事,他是那樣歡喜,歡喜到只生了她一晚的氣,就巴巴地跑過來見她。

    今天天空格外藍,雲朵一團團地掛在天空,陽光鋪灑在整個校園。道路兩旁的樹木此時枝葉被秋日染成了枯黃色,清風吹佛而過的時候,帶著微微涼意。

    即便什麼話不說,走在校園里,都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更何況,她身邊站著的是季君行。

    林惜認真地看著季君行,“因為我想著,如果我們有一天還能見面,你可以看見我,沒放棄我們之間的約定。”

    她以為自己需要用盡一生的運氣,才能跟他再次重逢,可是命運是那樣眷顧她,她只輕輕用力,它就讓自己再次見到她。

    或許就是她的不放棄,她才能見到他。

    他們的清華之約,終究還是沒有失信。

    終于,她第一次伸出手,握住他的手掌。

    從前一直都是季君行在主動,其實他為她做的每一件事,林惜都記得。

    她緊緊地捏著他的手,輕聲說︰“這次,你不用走得慢,我會努力跑,追上你的。”

    曾經她因為自尊放棄過,可是現在她不想松手了。既然讓他們兩個再次見面,林惜說什麼都不想松開他的手。

    這次,換她走向他吧。

    “我知道,過去的一年我們都不能假裝不存在。但是你別一直生我的氣好不好,這次我會努力爭取的。如果你介意,我們可以先慢慢來,先從朋友做起。”

    林惜仰頭望著他,輕輕地問︰“行嗎?”

    季君行垂眸,望著她堅定又溫柔的模樣,心底比剛才更軟了。

    他知道她的,看著淡定冷靜,其實膽小的不得了。以前剛跟他認識的時候,甚至連跟他一起回家,都要等到其他同學都走了,她才敢跟他一起走在學校的路上。

    她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她爸爸差點兒被冤枉殺人,高考失利。

    其實她所受到的折磨和痛苦,一點兒都不比她少吧。

    最後,季君行在她的目光下,輕輕扭開頭。

    “誰要跟你慢慢做朋友。”

    林惜沒听清楚他這句話,眨了眨眼楮,問道︰“你說什麼?”

    季君行眉心微擰,仿佛置氣一樣地說,“沒听到就算了。”

    偏偏林惜居然真的乖巧地沒問,季君行走在她旁邊,半晌,差點要氣死。

    所以他到底在折磨誰?

    下午他們都沒課,季君行讓林惜先宿舍休息,等晚上吃飯的時候,他過來接她一起去。

    他一回去,宿舍里其他三人轉頭看過來。

    季君行把背包放在桌上,將里面的書拿了出來。他剛坐下,打開筆記本,剛打開郵箱,準備查看郵件。

    身後的何正飛,終于忍不住問道︰“季神,你認識林惜?”

    听到林惜的名字從何正飛嘴里說出來,他轉頭,還是那副懶散模樣,淡淡道︰“你也認識?”

    “電子工程系大一的系花,她開學報道那天,還是我接待她的呢。”

    何正飛立即說。

    季君行眉梢微挑,他不知道有這件事。

    何正飛知道季君行平時不愛跟他們聊女孩,有時候他們說他們的,他從不參與。于是他好心提醒說︰“別怪哥們沒提醒你,對面宿舍的楊烈,開學那天幫小學妹提東西去宿舍。對她可是關心備至。”

    “楊烈?”季君行對這號人都沒印象。

    錢策提醒他,“就是戴著黑框眼楮,個子挺高那個,他之前不是經常來我們宿舍,你也稍微關心一下咱們凡人吧。”

    即便是在清華這樣,聚集了全國最優秀學生的地方,其實學生和學生之間的差距也還是明顯的。

    同樣都是計算機的學生,季君行大一就能跟學長組隊參加a。

    如今大二,他能單獨帶隊參加。況且平時他在實驗室里,說話的份量只怕不比那些學生,甚至是研究生學長差。

    像楊烈這樣書呆子型的,壓根入不了他的眼。

    季君行听完,哦了一聲,又轉頭重新看自己的電腦。

    “季神,你一點兒都不擔心?”何正飛覺得季君行太自信了吧,他說︰“人家楊烈好歹是先認識林學妹……”

    呵,季君行發出一聲輕嘲地笑聲。

    他不緊不慢地轉頭看向何正飛,“我認識林惜的時候,他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你們以前就認識?”另一個室友錢策挺吃驚的。

    季君行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輕輕敲擊了幾下,然後停住。

    他說︰“她就是為了我,才考清華來的。”

    到了六點多的時候,季君行到了林惜宿舍樓下,打電話讓她下來。

    沒一會,一個身影跑出來的時候,季君行微微一怔。

    待她在季君行面前站定,他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

    林惜上面穿著白色毛衣配淺藍色襯衫,而下半身則是一條黑色a字裙,她腿生得特別好看。以前在高中的時候,整天穿著校服褲子,根本看不出來。今天穿上裙子,顯得腿又細又直。

    她穿得不算特別花哨,就是簡單大方,處處透著屬于學生的青春和活力。

    只是這份新鮮感,讓季君行眼前一亮。

    “謝昂他們過去了嗎?”林惜一見到他,輕聲問道。

    季君行點頭︰“剛才給我發了短信,包廂已經訂好了。”

    他們找的飯店就在學校附近,林惜跟著季君行過去,兩人直接上了二樓的包間。一推門進去,已經听到江憶綿不耐煩地聲音說︰“你干嘛一直看我的手機。”

    季君行推門的動靜,吸引了里面的人,大家紛紛抬頭,朝門口看。

    他先進來,林惜跟在他身後。

    她一進來,看著幾張熟悉又親近的臉,居然生出了幾分羞澀。

    直到她舉起手,沖著眾人打招呼︰“你們好,我回來了。”

    “林惜。”謝昂直接過來,他張開雙臂,格外認真地說︰“為了慶祝你重新回歸我們隊伍,我必須給你個擁抱。”

    “滾。”

    “滾。”

    季君行和江憶綿幾乎是同時開口,季君行更是伸手推了下他的腦門,示意他滾遠遠的。

    江憶綿起身,直接把林惜拉過去。

    “林惜,你跟我坐,別搭理他們。”

    這次連陳墨都忍不住笑了,“江憶綿,你也太霸道了吧。”

    高雲朗哼了一聲,“你第一天知道嗎?”

    林惜望著周圍熟悉的臉龐,那種奇妙的安心,讓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因為已經是大學生,謝昂他們直接帶了酒過來。

    謝昂將他手里的五糧液直接放在桌子上,指了指說︰“昨天江憶綿告訴我你回來之後,我今天回家特地拿來的,去年高三畢業的慶功酒,咱們五道口小分隊終于可以一起喝了。”

    年少時一時興起開的玩笑,如今看來,充滿了青春的肆意和熱血。

    他們真的都做到了。

    吃飯的時候,連林惜都喝了好幾杯酒。

    因為是白酒,她喝下去,沒一會,臉頰紅通通的,特別是眼楮,紅了一圈,真的跟小兔子眼楮似得。

    謝昂喝多了,話也開始多。

    直到他環視了一圈,說道︰“當初咱們說過,誰考不上清華,誰是狗。好在咱們都不是小狗,咱們都考上了。”

    他正舉起杯子,突然咦了一聲,然後看向林惜。

    “不對,林惜,你第一年的時候沒考上,你讓我們阿行等了你足足一年。你知道阿行有多……”

    見他越說越離譜,季君行斥道︰“行了,謝昂。”

    見季君行維護林惜,謝昂抿著嘴,他眨了眨眼楮,此時他喝了不少,有點兒惡向膽邊生,“林惜,你自己說吧。”

    季君行瞪了他一眼,正要說他,突然他的袖口被旁邊的人扯了扯。

    他一轉頭,看見林惜紅紅的小臉,眼楮如水般看著他。

    “汪!汪!汪!”

    季君行目瞪口呆,可是下一秒,林惜倒靠在他懷里,低聲說︰“我是小狗呢,讓你等了一年。”

    他低頭望著懷里的人。

    許久,他嘴角輕輕彎起,yh出一個無奈又寵溺的笑。

    你是想要我的命是不是。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