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47章

第47章

    可惜這只小狗此時倒在季君行懷里, 沒動靜了。

    其他幾人憋了半天,不知是誰發出了第一聲輕笑,緊接著全都跟著笑了起來。整個包廂里, 一下充斥著各種笑聲。

    謝昂臉頰微紅, 沖著林惜指了指, 喊道︰“林惜,別睡, 起來繼續喝。”

    “別他媽鬧了,沒看見她醉了。”季君行低頭看了一眼,微斥。

    說著, 他轉了一下桌子的轉盤,將放著的水壺轉到自己面前。

    季君行倒完水,端著水杯湊到林惜唇邊,低聲說︰“林惜, 喝點兒水。”

    可是懷里的人,居然腦袋來回動了動,往他懷里拱了拱, 跟個黏人的貓兒似得。

    見她實在不喝, 季君行沒辦法, 只能把水杯放下。

    陳墨見狀, 對著林惜努努嘴, 問道︰“怎麼樣?”

    “睡了。”季君行摟著她的肩膀, 讓她更舒服地靠在自己懷里, 她身材很清瘦, 靠在他懷里,居然還挺軟。

    這邊江憶綿還堅持著呢,她其實比林惜喝得還多,不過她酒量好啊。

    去年畢業飯局上,她直接把謝昂喝趴下了。

    見林惜倒下了,江憶綿頓時心生一股子豪氣,怒道︰“謝昂,你別總欺負林惜,你有本事把我喝醉了。”

    她酒杯在桌子上一頓,豪氣雲天地說︰“倒酒。”

    謝昂居然真的起身,走到她旁邊,準備給她倒酒。高雲朗一見她那個樣子,趕緊說︰“謝昂,你別跟鬧著了,江憶綿喝不少了。”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跟她決一勝負。”

    結果兩人鬧著,居然又各自喝了好幾杯。

    陳墨朝季君行看了一眼,“你說說謝昂吧,也只有你能說動他了。”

    “沒事,讓他喝,喝醉了我們走,他留在這里過夜。”季君行眉眼疏懶地說,他閑適地靠在椅背上,懷里靠著一個已經喝倒的林惜。

    也許,只有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季君行才會yh出這樣閑適的表情吧。

    好在陳墨及時把酒瓶拿走,謝昂和江憶綿總算是不喝了。

    他們這頓飯吃的時間挺長,出去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這條街離學校不算遠,幾人準備準備步行回去,順便散散酒氣。

    只是季君行準備叫醒林惜的時候,她不僅眼楮都沒睜開,反而把腦袋往他懷里又拱了拱。

    “算了,我背著她吧。”

    等陳墨幫忙把林惜架在他背上,連陳墨都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低聲笑道︰“你家林惜酒品不錯啊,喝醉了,也不哭不鬧的。”

    此時他們還沒出包廂,不過有兩個已經走到外面,聲音大到他都不想跟這兩人走在一起。

    果然到了樓下,江憶綿和謝昂吵得更厲害。

    兩個人分開的時候,都還算正常,弄在一起,簡直比三歲都不如。

    “你喝不過。”江憶綿說。

    “別吹牛,我讓你哭。”謝昂指著她,眯著眼楮。

    “滾蛋,誰讓誰哭還不知道呢。你就會欺負林惜。”

    “誰欺負林惜了。”

    “你。”江憶綿見謝昂還指著自己,抬起腳就踢過去,誰知差點兒摔倒。

    謝昂的笑聲在夜色中,格外爽朗。

    季君行背著林惜走在後面,壓根不想管這兩個神經病。

    陳墨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你上次說找投資的事情,現在弄的怎麼樣了?”

    季君行跟著幾個高年級還有研究生學長一起,組了一個團隊,平時在接一些社會上公司的項目。不過他一直覺得這種項目跟打零工似得,他打算自己找創業投資。

    特別是最近他和其他幾人一起在做一個財務管理系統軟件。

    目前已經到了後期,這個項目很完整,所以他想找人投資。

    陳墨他父親是銀行高管,人脈廣,上次他跟陳墨提了一句。

    “我爸有個朋友是天使投資人,如果你有興趣,回頭我請我爸帶你去見見。”

    季君行點頭,輕聲說︰“謝了。”

    “客氣什麼,況且一听說是你的事情,我爸比我積極多了。還讓你有空去家里,他跟你聊聊創業上的事情。”陳墨搖頭笑道,“這老頭,恨不得你是他親兒子才好呢。”

    “滾蛋吧,你子承父業,他都高興成什麼樣了。”

    陳墨讀的是金融系,確實算是子承父業。

    兩人說著話,一旁的高雲朗盯著前面的兩人,最後終于忍不住說︰“你說他們兩人,這得折騰到什麼時候?”

    “誰知道,謝昂他到底是裝傻還是真傻啊?”陳墨嘖了一聲,奇怪地問道。

    江憶綿喜歡謝昂這事兒,估計是個人,長了雙眼楮就能看出來。

    他們以為這兩人一考上大學,能捅破窗戶紙,在一起呢。結果,這一都一年下來了,居然還是這幅吵吵鬧鬧的狀態。

    季君行正要說話,誰知他背上的這個突然動了下。

    林惜趴在他背上,本來是臉朝外,這一動,她把臉轉過來對著他的脖頸,溫熱的呼吸貼著他脖頸上的皮膚,有點兒癢。

    “林惜……”他輕輕喊了一聲,可是下一刻,yh有些僵硬。

    因為他感覺到脖子上有軟軟的觸感。

    是她的唇貼到了他的脖頸。

    這次,一股血氣瞬間沖到腦里,跟著,小腹那里有了感覺。

    一瞬間,連身上都起了一層薄薄的熱汗,剛才在包廂里喝酒的時候,他都沒出一點兒汗。現在她嘴唇這麼貼著他脖子上的肌膚,那種燥熱,像是要把他燒著。

    “你別動。”

    季君行剛說完,背上的少女仿佛跟他故意作對似得。

    大約是酒氣上頭,她發出不舒服地哼哼聲,她的胸膛緊緊貼著他後背,來回磨蹭了幾下。

    如今少女已經出落的格外好,yh的曲線已經起伏的明顯。

    從昨天重新見到她時,他就覺得她長大了許多。

    如今這麼綿軟一團貼在他後背,他渾身血液都在翻滾。

    前面,江憶綿和謝昂還在吵呢,而且居然還有越吵越凶的架勢。

    謝昂說︰“什麼是你家林惜,林惜是我家阿行的。”

    “臭不要臉,你不也說季君行是你的。”江憶綿怒道。

    謝昂哼了一聲,“我跟你可不一樣。”

    江憶綿更生氣了,“當然不一樣,你是豬。”

    謝昂一愣,生氣地說︰“你怎麼還人身攻擊了。”

    誰知江憶綿一下抓著他的手,直接在他手腕上咬了一口,這一口估計咬的真不輕,謝昂立即大聲痛呼了出來。

    江憶綿松開,得意地說︰“這才叫人身攻擊。”

    “你敢咬我?”謝昂暴跳如雷。

    江憶綿呵呵大笑,“我就咬你,就咬。有本事你也咬我啊。”

    江憶綿欺負謝昂真的是太得心應手了,壓根不覺得他會反抗。路燈下,長發少女一臉刁蠻地望著他,臉龐被昏黃的燈光映照著,依舊不減那份明艷活潑。

    謝昂直接撲過去,對準她的嘴,咬了過去。

    身後幾人本來還在說話,結果听他們沒聲音,抬頭看過去。

    全愣了。

    別說其他兩人,連季君行都有幾分傻愣著站在原地的意思,他們目瞪口呆地看著。直到謝昂松開江憶綿,少女呆呆地看著他。

    誰都不敢說話。

    許久,江憶綿突然眼淚汪汪,“謝昂,你居然敢還手,我欺負你,你居然敢還手。”

    ……

    “咱們怎麼辦?”陳墨低聲問。

    季君行直接說︰“走吧。”

    他不想管這兩神經病了,于是他背著林惜直接從旁邊準備走。

    可是剛走出去沒幾步,突然,林惜迷迷糊糊地喊了一聲,“季君行。”

    “嗯?”季君行應了她一聲。

    “我們去哪兒?”她軟軟地問道。

    季君行低聲說︰“送你回宿舍。”

    宿舍兩個字,像是一下yh到她,林惜在他後背上扭了幾下,掙扎著說︰“我不要去。”

    “回宿舍睡覺了。”季君行軟著聲音說。

    結果,她摟著他的脖子,可憐巴巴地說︰“可是我不想跟你分開。”

    清晨,窗外喧鬧的聲音不斷傳來,像是有人在買東西似得,特別吵鬧。

    林惜不知道宿舍怎麼會這麼吵,她翻了個身子,將頭背對著窗戶。只是她剛轉完,眼楮迷迷糊糊地睜了一下。

    不遠處站著一個人,嗯,他在換衣服。

    林惜將臉往被子里面揉了揉,懶懶地看著那個正在換衣服的身影。

    他真高,身上的白色t恤被脫掉了,yh出整片後背,腰窩凹陷,肩膀有些寬,居然還挺好看的。

    林惜甜甜一笑,閉上眼楮,準備繼續睡覺。

    可是下一秒,她的意識瞬間清醒,她在哪兒?

    等她猛地從床上坐起來,換衣服的人也被她嚇了一跳,他趕緊穿好新的黑色t恤,回頭看她,“怎麼了?”

    “你怎麼在這里?”林惜深吸了一口氣。

    直到她環視了一下房間的擺設,她眼楮瞪得更大,應該是,她怎麼在這里吧。

    “你昨晚喝醉了。”季君行神色淡定地說。

    林惜沒說話。

    直到少年說︰“你說不想回宿舍。”

    林惜一愣,可是季君行已經不緊不慢地走到床邊。他低頭望著發絲凌亂,剛起床的少女,一雙大眼楮咕嚕咕嚕地轉,仿佛努力回憶昨晚的事情。

    他微微彎腰,貼著她的耳朵,輕聲說︰“你還說不想跟我分開。”

    轟,林惜的臉頰徹底紅炸開。

    這會是真的從臉一直紅到了耳朵根兒。

    幸虧外面有敲門的聲音,季君行直起腰,輕聲︰“應該是早餐外賣送來了,你起床洗臉刷牙吧。”

    說完,他去外面開門。

    林惜磨磨蹭蹭地起來,想了想還是不對勁,她走出去,想給自己辯駁一下。

    誰知她一拉開房門,正要說話,卻先看到客廳里站著的小男孩。

    小男孩張望著周圍一圈,正好望到臥室門口的林惜。

    他先是一怔,隨後臉上帶著不敢相信地歡喜,“林惜姐姐。”

    季路遲已經一年多沒見到林惜,沒想到會在哥哥這里再見到。

    他開心地問︰“林惜姐姐,你跟哥哥住在一起了?”

    林惜重新見到季路遲,開心中透著一股無奈。

    她現在解釋的話,遲遲會信嗎?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