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49章

第49章

    季路遲突然覺得哥哥有點兒不好了, 因為哥哥居然不許他喜歡林惜姐姐。

    小孩子又是那種你越是不允許他干什麼,他越是想要挑戰的性格。一整個下午, 季路遲一個勁地讓林惜看他做的機器人。

    林惜以前從來沒接觸這些機械,此時看著幾個孩子制作的機器人, 在他們的指揮下快速地完成任務, 覺得很有趣。

    季君行站在一旁,安靜地看著他們繼續測試機器人。

    因為vex工程賽事是對抗賽, 他們必須要求機器人做到準確度和速度。

    “對這個有興趣?”不知何時,季君行悄然站在林惜身邊,看著她一臉好奇地張望。

    林惜‘呀’地一聲輕呼,隨後她點了點頭,低聲說︰“我覺得靠著程序控制一個機械, 讓它準確地服從自己的命令, 很有趣。”

    此時場地里的機器人, 再一次將全部黃色星體扔到對面。

    “你看,它像不像一個士兵?服從一切命令。”

    季君行微微挑眉,望著場地里那個渾身散發著銀色光澤的機器人, 很少有人會這麼形容機器人。

    林惜轉頭說︰“之前上課的時候,老師跟我們說,人工智能的時代即將來臨。”

    “你想過以後的專業方向嗎?”季君行微微轉頭看著她。

    林惜一愣,她沒考慮那麼遠。說實話, 即便她讀過半年的大學, 可是對于她來說, 都是在準備期中考試以及期末考試, 真正的實踐她從未參與過。

    更何況,是現在才開學一個多月而已。

    她根本沒考慮這個。

    林惜心底微微嘆了一口氣,她好像太習慣讀書,從而忘記讀書是為了真正的實踐做準備。

    見她神色一下低落,季君行愣了下,片刻後,他語氣淡淡地說︰“剛開學一個多月,我問的多余了。”

    “哪有,我听他們說,你大一就跟幾個學長一起組隊參加a,而且還成立一個團隊,搞研發。”

    這些事情,都是褚茜茜打听來的,她在學生會工作,簡直是百事通。特別是她和季君行的事情被她們知道之後,她跟幾個學姐打听來的。

    季君行在信息技術院屬于光環籠罩的人物,高中的時候搞信息學競賽,成為國家隊成員,代表中(Z)國在國際大賽上拿了金牌。他是那屆參賽選手中排名第一的。所以一進入學院,他就被計算機校隊吸納。

    林惜說著,小聲嘆了下,“你好像從小到大做什麼都厲害。”

    這句夸贊,叫季君行眉梢微挑。

    他輕笑著問︰“你選了什麼社團?”

    林惜沒想到他把話題轉過來,想了下,低聲說︰“我去年參加過學生會,覺得不太喜歡,今年沒有報名。我只參加了舞蹈社。”

    季君行轉頭盯著她看,以為自己听錯了。

    “你報了什麼?”他問。

    林惜以為他沒听清楚,又說了一遍,“舞蹈社團,我今年只參加了這個。”

    “你跳舞?”季君行太了解林惜的性格,文靜內斂,高中的時候,他坐在她身後,有時候上晚自習的時候,他望著她,她安靜地像個雕像,埋頭做作業。

    有時候他都好奇,林惜怎麼能這麼安靜。

    他怎麼沒辦法把舞蹈跟她練習在一起,他挑眉,問道︰“民族舞嗎?”

    這是他唯一覺得林惜會學的。

    林惜立即搖頭,說道︰“是街舞。”

    季君行︰“……”

    這次真的把他驚住了,他打量了林惜一會兒,突然低聲問道︰“你們舞蹈社什麼時候會有表演?”

    林惜猜到他的想法,搖頭︰“我們沒有……”

    “可是我想看你跳舞。”他微微蹙起鼻尖。

    “等我學有所成,我再跳給你看。”林惜瞧著他的模樣,心底一軟,偏偏又不敢立即答應他,只能這麼模糊地說道。

    季君行顯然是不滿意的,他微微傾身,眼楮盯著她。

    林惜怕他逼自己現在就跳,趕緊轉移話題,“你怎麼突然問我社團的事情?”

    “哦,我只是想說我參加的研究團隊,其實跟你參加舞蹈社是一個性質。”

    “沒什麼大不了的。”

    林惜微微咬著唇,朝他看過去。

    這個人能不能不要用這麼輕描淡寫的口吻說出這種話,很欠扁哎。

    等季路遲他們把機器人測試好,幾個孩子都被家長各自接走。季君行讓司機送他們回了學校,下車的時候,季路遲扒著車門,一個勁地問下周能不能再來找哥哥和林惜。

    在季君行勉強點頭下,小家伙破涕為笑,這才上車回家。

    林惜和他沿著校園的主干道,慢慢走回學校。

    路上,見她不說話,季君行望了一眼,懶散地開口問︰“想什麼呢?”

    “你為什麼住在那種地方?”林惜終于沒忍不住,問道。

    季君行淡淡道︰“我經常會熬夜寫代碼,晚上宿舍熄燈之後,會打擾到其他室友。”

    林惜咬唇,可是你也能回家啊。

    她有點兒不敢問,可是她心底隱隱明白,他搬出來住,或許跟她有關。

    “覺得我搬出來住跟你有關系?”季君行仿佛讀懂她的心思,一下戳破。

    林惜一下被看穿,手指微微勾著衣角。

    校園林蔭道兩旁的樹木,枝葉早已沒了夏日的繁茂,樹梢上的葉片大半變成了黃色,微風一吹過落了下來,誰知正好有一片落葉飄在林惜的鬢角。

    她烏黑的長發上沾著黃葉,少女的腳步剛頓住,身邊的人跟著停下。

    季君行轉身,伸出手,修長的手指將她頭發上的落葉捏了下來。

    這次,他看著她,輕聲說︰“林惜,他們不能因為想要報答你家就把你接來。他們更不能,覺得你是我前途的絆腳石,就把你趕走。”

    “這對你不公平。”

    他的聲音明明那樣清潤,在這個微涼的秋日里,帶著說不盡地暖意。

    對,他是惱火她,生氣她的不告而別。可是他更生氣的是爺爺對她所做的,或許爺爺自覺公平給了她選擇,但那種選擇本身就不公平。

    見她低著頭,季君行伸手在她發頂微揉了下。

    “況且,我想知道,如果季君行只是季君行,是不是還像你說的那樣,做什麼都厲害。”

    他的聲音充斥著自信和驕傲。

    因為季君行最近研發的那個系統正在進行測試階段,忙得逃了好幾節課。更別說和林惜見面了。林惜平時給他發信息,他會打電話過來,因為信息比較浪費時間。只不過說了幾句,就得掛斷。

    如今他們兩人現在,有點兒戀人未滿的意思。

    宿舍的人都好奇他們現在進行到哪一步,那天林惜宿夜未歸,一回去被她們好生審問了一通。

    好在林惜把江憶綿拉出來當擋箭牌,說是她太想自己,所以她去江憶綿家里住了一晚。

    幸虧江憶綿這段時間沒來宿舍找她,不怕被拆穿。

    至于季君行這邊,確實是忙得不可開交。

    前幾天他跟著陳墨父親去見了那個投資人,對方對于這個財務系統還算滿意,畢竟簡便又有效。就是系統還未徹底完成,他在跟團隊里的其他幾個師兄做最後的攻克。

    這兩天總算弄好了。

    季君行趁著空閑時間,回宿舍洗了個澡,回實驗室之前,還想著把手頭最後一點兒完成,晚上約林惜出來吃飯。

    好幾天沒見著她了。

    等他一進實驗室,見眾人正圍在一處,高談闊論。

    “季神來了。”有個人眼尖地看見季君行進來,立即喊道。

    被眾人圍在最里面的人,朝他看了一眼,臉上yh出得意的笑容。

    季君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這個沈鵬宇是研究生學長,技術不怎麼樣,鑽研的本事不小。對于這個人,季君行說不上喜歡,說不上不喜歡。

    旁邊的人還在恭維道︰“沈學長,這個財務系統能賣出去,多虧了你人脈。”

    嗡,季君行腦子一炸,抬頭猛地看過去。

    “你們說什麼財務系統?”他問道。

    旁邊有個人立即解釋說︰“剛才沈學長跟我們說,有公司願意花五十萬買這個系統。合同都已經簽妥當了。”

    一瞬間,季君行愣了,像是一直在高速運轉的計算機,突然卡殼。

    動不了了。

    那邊沈鵬宇剛听完別人的吹捧,強壓下眼底的得意,笑笑說道︰“其實這個好消息之所以瞞著你們,就是怕事情不成,大家白高興一場。現在談成了,確定下來,才跟你們說的。”

    好消息……

    這三個字,終于把季君行的怒氣全都炸了出來。

    他不是個易動怒的性子,此時怒氣已然浮在臉上,他直接過去,撥開圍著沈鵬宇的眾人,望著站在最中心的他,低聲問道︰“誰允許你賣這個系統的?”

    “季學弟,你說得這是什麼話?”

    跟旁人不同,沈鵬宇從不喊季君行季神,總是一口一個學弟,仿佛就要壓季君行一頭似得。

    “這個系統是誰主導完成的,你應該清楚吧,為什麼你們把它賣了,我到今天才知道?”

    沈鵬宇見他當眾質疑自己,當即沒好氣地說︰“季學弟,我知道你在這個項目上花費了很多心血。不過你可不要忘了,它不是你一個人完成的。你雖然離開,可要不是利安手把手教你那麼多,我覺得你不會成長這麼快吧。”

    他口中的利安,是這個團隊的創始人喬利安。

    當初是喬利安拉著季君行進入團隊,要不然他一個大一新生不會加入,這個都是研究生和高年級學生的團隊。

    “況且我是用了自己的人脈,幫團隊找到的買家。你不感激我就算了,這是什麼態度?”

    季君行大概從來沒這麼生氣過。

    他深吸一口氣,正要說話,誰知過來找他的陳墨進了實驗室。

    陳墨一進來,見眾人圍在一處,特別是季君行和沈鵬宇兩人對立站著。之前,陳墨來實驗室找過季君行兩次,不過每次踫到這個沈鵬宇,拽地跟什麼似得。

    “阿行,怎麼了?”陳墨走到他身邊,立即問道。

    剛才陳墨給季君行打的電話,說投資人那邊有了消息,怕電話里說不清楚,他過來找他。季君行讓他直接來實驗室,沒想到陳墨一過來,撞上這一幕。

    “他把系統五十萬賣了。”季君行冷笑著說道。

    陳墨先是一愣,隨後怒道︰“臥槽,這有病啊。”

    沈鵬宇一听陳墨這話,當即變了臉色,喊道︰“你罵誰呢?”

    陳墨本來滿心歡喜地來找季君行,畢竟投資的事情,他一直在跟。本來都已經談好,萬事都俱備了。沒想到,在這里出了岔子,他別說罵人了,打人的心都有。

    “就是你賣了的?”陳墨不屑地看著他,輕蔑道︰“真是沒見過這麼眼皮子淺的,五十萬你他媽就把別人大半年的心血賣了。你牛逼。”

    這個軟件系統,季君行從年初開始弄的。

    沈鵬宇差點跳起來,他喊道︰“季君行,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給團隊帶來盈利,維護大家的利益,你看不慣找人來砸場子嗎?我知道你一直心高氣傲,但是沒想到,你會這樣沒團隊精神。難道項目賺了錢,你還怕我們虧待了你不成?”

    “你給團隊帶來盈利,維護大家的利益?”季君行這次真的被他氣笑了,他上前一步,沈鵬宇只有一米七的個子在他面前跟個小雞崽似得。

    季君行低頭嘲諷道︰“你問過團隊的其他人嗎?問過我嗎?我不屬于這個團隊嗎?”

    “你他媽經過我同意了嗎?”

    “阿行。”身後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眾人轉頭看過去。

    喬利安到了實驗室,他本來在見教授,結果有人給他發信息,說是實驗室這邊鬧起來了。

    他看了一眼季君行還有他身後的陳墨,直接說︰“這都吵什麼呢,大家都是沒事做嗎?”

    “利安,你來了正好。這個合同是你跟我一起去談的,現在他突然質疑我們沒有提前跟他說。你說這可不可笑。團隊長總有權利處理團隊的研發成果吧,你是不是還要罵利安一頓。”

    季君行轉頭,有些難以置信,他低聲問︰“這合同是你談的?”

    “我知道你的想法,是想利用這個系統找到投資。不過我覺得投資再開發,又要經歷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僅投資很難找,最後是否能盈利也不好說。”喬利安神色平靜地說道。

    季君行這次徹底失望了。

    他低聲說︰“我以為你最起碼跟他們不一樣。”

    只是沒想到他也不過如此,季君行懶得再跟這幫人多說一個字。

    他直接將電腦放進背包里,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對陳墨說︰“走吧。”

    陳墨朝這幫傻吊看了一眼。

    倒是喬利安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攔住了他,低聲勸道︰“君行,我知道你有野心。說實話,這里面沒有哪一個沒野心。但是我們要往實際看,團隊里大多數人都想要看見實際的盈利,而不是未來的大餅。”

    其實喬利安的說話,在他自己看來不錯。

    這五十萬確實不算多,可是對于一個大學生創業團隊來說,已經是一筆豐厚的回報。他是團隊領導,最重要的是凝聚人心,一片熱血是好,大家更想看見到的是實際利益。

    錢,是最好的回報。

    季君行朝身後看了一眼,轉頭,看著喬利安。

    他輕嘲地說︰“畫餅,那是你們。”

    他轉身離開,身邊的陳墨可沒那麼好奇放過他們,沖著一幫人說︰“不好意思,拉不到投資的是你們,阿行已經找到人,本來對方已經準備投資五百萬。現在好了,你們抱著那五十萬好好過吧。”

    陳墨的話一說完,實驗室里瞬間安靜地跟墳墓似得。

    他們兩人下樓,陳墨依舊惱火,走到樓底忍不住罵道︰“這幫人,眼皮子忒淺。”

    季君行揉了下自己太陽穴。

    他這次真的被氣得不輕。

    “走吧,別搭理這幫傻缺。”陳墨說著,攔著季君行肩膀︰“咱們自己看,你有技術,我找人投資。誰愛搭理那些人。”

    正在他說話的時候,一個身影從外面沖上實驗室台階,直接進了大廳。

    “林惜。”陳墨眼尖,喊了一句。

    本來準備上樓的林惜,一抬頭,看見季君行。

    她直接氣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

    “是不是有人欺負你?”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