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50章

第50章

    “是不是有人欺負你,季君行。”

    林惜微仰著頭, 看起來是跑得急了, 說完之後, 還連著小喘氣好久。

    季君行有些愕然地望著她。

    反而是陳墨撲哧一聲輕笑,他說︰“對啊, 林惜, 有人欺負我們阿行,你趕緊幫忙去教訓教訓他們。你看看阿行這臉,氣得鐵青。”

    林惜下意識地看過去。

    陽光從實驗樓正面玻璃門照進來,鋪灑在整個大廳內, 他的臉頰在光線下白皙地跟反光似得。只不過他眉心微擰, 看起來確實有點隱忍不發的樣子。

    “你怎麼知道的?”他看著林惜這會兒還在喘, 臉上yh出微微痛楚。

    他走過來,手臂在她後背輕撫了下,低聲說︰“誰讓你跑這麼急的?岔氣了吧。”

    確實是岔氣了。

    林惜下午三四節沒課,去了舞蹈社練習。

    誰知練了十幾分鐘, 有個學姐喊她, 說她背包里的手機一直在響。林惜這次接到褚茜茜打來的電話。

    “林惜,你在哪兒呢?”褚茜茜見電話一接通,口吻特別急。

    林惜說︰“練舞啊。”

    “我跟你說,我現在在實驗室這邊呢, 隔壁計算機系的實驗室吵起來了, 听學長他們說, 好像是你家季大神在跟團隊里的人吵架。”

    林惜一愣, 季君行跟別人吵架?

    怎麼可能。

    她隨即問道︰“怎麼回事?”

    “就是我進來實驗室找咱們那個黨員之家的主任劉學長……”

    林惜著急說︰“別說你黨員之家的事情了,直接說季君行他怎麼了?”

    “哦哦,對。”褚茜茜趕緊點頭,她說︰“我听學長說好像是為了項目上的事情,現在正吵著呢。據說這個項目組的副組長一直看你家季大神不爽,反正鬧起來了。你要不要來看看?”

    林惜當然要來了。

    她拿上背包,騎著車一路過來,原本二十分鐘的路程,應是讓她十分鐘趕了過來。

    此刻她擔憂地望向他,小聲問︰“你沒事吧?要不要緊。”

    “當然有事了。阿行這次真是被這幫人坑死了。”陳墨是真替他生氣,花了這麼長時間做的東西,眼看著什麼都要搞定了,居然出了這麼個事情。

    季君行淡淡瞥了他一眼,濃墨般的黑瞳,此時情緒已經淡了下來。

    他說︰“沒事,你不用管。”

    “什麼沒事,阿行,這件事不能這麼算了。你是核心成員,他們要賣東西,連跟你說都不說一聲,這是對待核心成員的態度嗎?況且咱們這個投資眼見要成了,結果這幫人倒是好,十分之一的價格買了。”

    說完,陳墨氣笑了,他說︰“說起來咱們學校也是頂級名校,他們怎麼能眼皮子這麼淺的?”

    “好了,別在背後討論別人。”知道陳墨是為他打抱不平,不過季少爺生性高傲,從不屑于在背後說別人。

    陳墨知道他性格,不再說他們,問道︰“現在怎麼辦?”

    季君行微抿著嘴,“道不同不相為謀。”

    “你要退出可以,可是屬于的那一份,總要給你吧?”陳墨說道。

    季君行似乎懶得再在這些細枝末節上糾纏,他神色懶懶地說︰“再說吧。”

    說完,他拉著林惜的手,說道︰“我們先走了。”

    “哦。”陳墨應了一聲。

    等他反應過來,發現季君行這是拉著林惜直接走了,扔下他一個,氣得跳腳怒道︰“阿行,你太重色輕友了。”

    林惜手掌被他緊緊地握住,又听到身後陳墨的話,心底甜地跟蜜糖罐子撞翻了。

    “咱們現在去哪兒?”林惜看他神色還有凝滯,低聲問道。

    季君行轉頭問她︰“餓了嗎?去吃東西吧。”

    林惜自然點頭說好。

    兩人騎著自行車,去了學校外面,吃東西的地方足足有一條街。因為這會兒還沒到吃晚餐的時候,林惜想了想,指著那邊說︰“要不咱們去吃甜點吧。”

    想起他說過不喜歡吃甜點的,她立即說︰“人家說不高興的時候,吃甜食有助于心情的恢復。”

    “這種哄你們女生的話,你也信?”

    季君行把車停好,雙手懶散地往兜里一插,抬頭看了一眼這間裝修挺小清新的店面。

    林惜不管這些,直接拉著他的臂彎,輕聲︰“試試嘛,萬一心情變好了呢。”

    她說這話的時候,微微揚起臉,那雙大而黑亮的杏眼,透著一股認真,濃密的睫毛在抬眸的時候,輕輕顫抖著。

    他不說話,任由林惜拉著他推開了店鋪的玻璃門。

    點東西的時候,林惜點了自己要的,轉而望向他,季君行看了一眼,要了一杯咖啡,林惜立即表示︰“再加一塊蛋糕,草莓蛋糕。”

    這是給他點的,林惜最喜歡的就是草莓。

    他伸手準備掏錢包,結果身邊的姑娘,眼疾手快地已經將一張紅色紙幣遞了過去。

    季君行微挑了下眉,學會搶著付錢了。

    店員把零錢找給林惜,讓他們稍微一下,待會把東西送過去。林惜趕緊拉著他找了個位置坐下。

    “林惜。”他坐下後,輕聲喊了一句。

    林惜剛把錢包塞回自己的書包里,輕輕抬頭看著他。

    “下次跟我在一起,不需要你付錢。”他認真地說。

    林惜眨了眨眼楮,辯解道︰“哪有一直讓你付錢的道理,我偶爾也可以付一下。你別擔心我錢不夠用,我今年高考考了市里的第一,學校獎勵了我不少獎學金。”

    其實,她是擔心季君行。畢竟他現在從家里搬出來,肯定不會要家里的錢,現在又跟團隊的人鬧翻,本來要盈利的項目,砸了。

    季君行多厲害一人,看她這樣子,已經猜出她心底的小心思。

    他手指搭在面前的白色小圓桌上,指關節無意識地在桌子上,輕輕敲了兩下。

    “怎麼,怕我養不起你啊?”

    他們坐在落地窗旁,陽光籠罩在兩人身上,對面少女的臉蛋,漸漸染上一層淡淡紅暈。

    林惜晚上回宿舍的時候,另外三個室友都在。

    本來三人各自在書桌上做自己的事情,她一進來,都朝她看過去。

    葉珂第一個開口問︰“怎麼樣?事情解決了嗎?”

    林惜yh出微微驚訝地表情,肖芳雨解釋道︰“茜茜回來跟我們說了,說實話,這種校園創業項目,有時候特別扯不清。”

    “對啊,我覺得校園創業特別容易扯皮。face的創始人不是也跟自己的同學打官司。”褚茜茜有點兒同情地說道,因為林惜的關系,她們自然是站在季君行這邊。

    “還不知道要怎麼辦,不過我覺得他肯定有辦法解決吧。”林惜說道。

    對于季君行,她一向有自信。

    第二天,她跟褚茜茜一起去上專業課。

    因為專業課在計算機系辦公樓下的四樓教室,兩人過去,正好電梯在一樓。于是她們跟著兩個男生進了電梯。

    電梯里就他們幾人,站在前面靠電梯門的兩個男生還在討論。

    個子矮的男生氣憤地說︰“即便他要找老師,這件事咱們也沒什麼不對。利安,你這次不能再縱容他了。”

    身邊神色嚴肅的男生沒有搭話。

    倒是這個男生繼續說︰“他覺得自己厲害,讓他自己單干吧。我看看沒咱們這麼多技術骨干,他一個人能創出什麼東西。”

    林惜和褚茜茜站在後面,听著他們的討論。

    不過兩人都沒在意。

    直到快到三樓的時候,男生突然說︰“季君行,這個傻逼,我早晚要收拾他。”

    叮。

    電梯到了三樓,三樓是計算機系老師的辦公室所在。

    兩個男生出電梯,身後的林惜毫不猶豫跟了上去,褚茜茜一見,趕緊跟著出來。

    “你好。”林惜直接沖上去,擋在兩人面前。

    喬利安和沈鵬宇一臉驚訝地看著她,還是沈鵬宇開口問︰“這位同學,有事嗎?”

    林惜這樣長相文靜好看的姑娘,突然攔著他們,沈鵬宇不僅沒生氣,反而神色挺溫和。

    “不好意思,剛才在電梯里面听到你們的談話。”林惜直接說。

    沈鵬宇臉色一怔,然後就听到面前的女孩說︰“想必你們說的季君行,應該就是計算機系大二的那個季君行吧。”

    听到她這麼說,沈鵬宇有些尷尬,反問道︰“你有事情嗎?”

    他沒否認,林惜確認他說的那個季君行確實是自己認識的。

    于是她認真地看著他們兩人,“我覺得團隊里面,有意見是正常。理念不和的話,也可以理解。”

    “同學,你想說什麼?”一直沒開口的喬利安,開口說道。

    林惜冷笑著朝沈鵬宇看過去,“但是在背後嚼舌根,那就不像是男人的所為了。”

    “你誰啊?”沈鵬宇听著林惜的話,登時惱火了起來。

    林惜這次沒跟他客氣,“我是誰不重要,但是你要是再敢在背後罵他,我一定告你誹謗。”

    褚茜茜在一旁听得長大了嘴巴。

    直到她余光往後面一看,徹底愣住。

    “還有,你敢收拾他,我一定會先收拾你。”說狠話誰不會,林惜生平第一次這麼凶地跟別人這樣說話。

    說完之後,她不打算給沈鵬宇說話的機會,轉身準備離開。

    只是她一轉身,看見身後的人,徹底愣住。

    季君行站在她身後不遠處,滿眼含笑地看著她。

    他身邊站著自己的室友,全都一臉震驚。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