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53章

第53章

    房內日光燈下, 林惜眼楮睜地滾圓,似乎不敢相信他說的話。

    許久, 她垂著頭,低聲嘟囔, “你故意的。”

    “嗯?”季君行干脆坐在桌子上, 他腿實在太長了,還能輕松地搭在地面上。

    他舉起手里的秒表, 輕聲警告︰“開始了。”

    隨後,他快速讀出題目,林惜似乎有了條件反映似得,他一讀題,她立即開始搶答。壓根忘記跟他再討論這個懲罰機制。

    直到她又在一道題上卡殼的時候, 季君行俯身, 湊在她唇上, 啄了一下。

    同樣被籠罩在光線下的少年,唇紅齒白,特別是剛剛觸踫她的嘴唇, 此時看起來格外柔軟,竟是好看得叫人覺得炫目。

    “繼續了。”季君行眼底噙著笑意。

    這場訓練,一直持續到十點多才結束。

    好在他們離開的時候,辦公室沒有其他人在, 林惜比剛才進來紅軟的唇, 才沒被人看見。

    到了樓下的時候, 季君行接到陳墨電話, 說他跟高雲朗在吃宵夜,問他去不去。

    “我跟林惜馬上過來。”季君行見林惜練習了這麼久,怕她餓。

    他們過去的時候,陳墨和高雲朗已經點好東西,見他們進來,又讓服務員拿菜單。陳墨遞給林惜說︰“林惜,看看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林惜看著桌子上已經點了不少東西,直接搖頭︰“不用,我本來也吃不了多少。”

    陳墨知道她們女生不敢吃太多宵夜,怕胖。

    幾人開始吃飯,陳墨有些奇怪地說︰“謝昂這幾天忙什麼呢,叫他小子吃飯,推三阻四的。我還以為他跟你在一起呢。”

    這話是對季君行說的。

    季君行懶散地靠在椅上,唇角揚起一個淺淺的弧度,低不可察地發出一聲淺笑,淡淡道︰“這幾天我陪林惜準備比賽的事情,沒跟他一起。”

    “比賽?”高雲朗好奇地看了一眼林惜。

    林惜有些羞澀,小聲說︰“就是那個《集結吧,天才》節目。我報名了,馬上初試要開始了。”

    “厲害啊,你居然報名了。”陳墨喲地一聲,挺驚訝地望著她。

    陳墨問︰“你們訓練的怎麼樣?”

    提到訓練,季君行沒說話,反而是先笑出聲,片刻,他微微轉頭望著林惜的側臉,輕聲說︰“不太好,錯了幾個。”

    “錯了幾個還不太好?阿行,你對林惜別要求太高。”陳墨隨口說道。

    只是他哪里知道這里頭的門道,季少爺臉上淡淡的遺憾,大概是因為林惜錯的太少了。

    幾人吃著夜宵,陳墨又給謝昂打了電話,這次沒人接不說,還直接被掛了。

    陳墨呵了一聲,“謝昂現在出息了,都學會掛電話了。”

    倒是高雲朗望著林惜,問道︰“林惜,你這幾天跟江憶綿見面了嗎?”

    林惜搖搖頭,她們不是一個專業的,平時不在一塊上課。晚上偶爾會約著一起去自習教室或者去吃飯。這幾天她忙著準備比賽,沒跟江憶綿一塊。

    他們吃完飯之後,幾個人推著車,慢慢往學校走。

    沿途的路燈散發著柔和的光線,此時已近夜深,路上沒什麼人。林惜安靜地走在季君行身邊,听著他們幾人聊天。

    直到他們走到一棟宿舍樓下,陳墨突然指著前面一輛黑色越野車,輕聲說︰“那是不是謝昂的車?”

    因為隔地有些遠,再加上夜色濃重,他們只能看見車的型號。

    確實像謝昂的車。

    “咱們過去看看。”陳墨說道。

    他們往前走了幾步,看清車牌,陳墨壞笑地看著車子,低聲說︰“你們猜他現在是在車里呢,還是不在?”

    “要是在車里的話,你們覺得是一個人呢,還是兩個?”

    季君行下巴一揚,“你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林惜忙扯了下他的手臂,低聲說︰“你別煽風點火了。”

    這棟宿舍樓是江憶綿住著的,這時候車子停在這里,想想也知道誰跟謝昂在一起啊。

    可是陳墨已經沖著高雲朗使了個眼色,兩人一左一右地靠近車子。

    因為車窗上貼著車膜,看不見里面,他們不想偷窺什麼,就是嚇唬嚇唬。幾乎是同一時間,兩邊車窗同時響起敲窗戶的聲音。

    陳墨故意沉著聲音喊︰“開門,查房。”

    林惜听著這句查房,登時哭笑不得。

    身邊的季君行則是懶散地站在一旁,準備看好戲的模樣。

    車里響起一聲女孩的尖叫,等里面人打開車門,看見是陳墨和高雲朗,都氣瘋了。

    謝昂指著陳墨說︰“臥槽,你快老子嚇死了。”

    江憶綿則是抬手給了高雲朗一下,“大晚上人嚇人,嚇死人知不知道啊。”

    高雲朗笑著往後躲了下,陳墨則是不懷好意地說︰“你們干什麼好事了?這麼怕嚇著。”

    登時,剛才還嚷嚷的江憶綿一下手足無措。

    謝昂朝陳墨翻了個白眼,低聲道︰“少廢話。”

    陳墨干脆趴在謝昂車子的車頭上,朝站在副駕駛旁邊的江憶綿說︰“大綿,你不厚道啊。偷偷摸摸拐走我們謝昂,怎麼,連個名分都不準備給啊。”

    “胡說什麼呢。”謝昂過去箍著他的脖子,把人往旁邊帶。

    陳墨好不容易逮著兩人,哪里會輕易放過,他轉頭沖著站在後面的季君行喊道︰“阿行,你趕緊說說謝昂,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還是不是我們哥們了。”

    “我覺得不太是了。”季君行雙手插在兜里,站在馬路牙邊上,微微搖頭。

    林惜輕聲說︰“你別說了,待會憶綿該惱火了。”

    她剛說完,江憶綿從副駕駛直接繞了過來,雙手抱在胸口,望著陳墨,“對啊,我是跟謝昂談戀愛了。”

    “怎麼?不行嗎?”她凶巴巴地說道。

    片刻,周圍在一片寧靜中,突然爆發出一陣大笑。

    陳墨笑得前俯後仰,連季君行和林惜都望著她,無奈地笑了起來。至于謝昂,臉上別提多高興了。

    那天他約江憶綿吃飯,剛開始兩人還挺拘束,結果吃到一半的時候,他心一橫,直接問她要不要當自己女朋友。結果江憶綿答應是答應了,但是不許他告訴別人,說是覺得尷尬。

    其實這種哥們變情侶,最不好意思面對的,就是一幫熟人。

    江憶綿這個大咧咧的性子,都覺得尷尬。

    于是兩人打算寫低調談戀愛,找到合適機會,再跟他們說。

    誰知,大晚上的小情侶你儂我儂的時候,硬生生被這幾人嚇出一身冷汗。

    “不是不行,只是你們談戀愛就談唄,干嘛偷偷摸摸的啊。”陳墨覺得好笑。

    謝昂嘆了一口氣,他也不想好吧。

    他怎麼摸得準女孩的心思,只是他一向被江憶綿壓迫慣了,以前不是情侶的時候,他就听她的話,現在是自個女朋友了,更得听了。

    “要你管這麼多,林惜和季君行你們也這麼管嗎?”

    高雲朗在一旁淡淡道︰“人家林惜和阿行光明正大啊。”

    “誰不光明正大了。”江憶綿惱起來。

    陳墨難得有揶揄他們兩人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江憶綿听得惱火,追著他要打,謝昂在一旁拉著。

    涼涼夜色中,林惜站在一旁,看著他們打鬧。

    一轉頭,季君行正安靜地看著她,林惜撞上他的眼楮,本來在笑的唇瓣,弧度更深。

    或許就是這樣的瞬間,讓無數人會一直懷念著自己的青春。

    《集結吧,天才》的初賽是在學校的綜合體育館舉辦的,現場一百多名報名的學生全部集合。每個人站在一張桌子前,所有桌子的最前端是一個大屏幕。

    所有人桌子上都擺著答題板和搶答器。

    當按下搶答器的時候,放下手中的答題板。

    答錯的人當場離開,一直這樣的出題,直到篩選出最後的八個人。

    因為是初賽,並不允許學生參觀。

    林惜進去之前,特地跟季君行說,不用等自己。她比完之後,給他打電話。

    前面十道題,幾乎沒什麼人答錯,結果漸漸地難度增加,有人開始犯錯。隨著時間的推移,場上的人越來越少。

    林惜看了一眼大屏幕上的時間,已經過去三個小時了。

    她動了動自己的腿,站久了,容易麻。

    等最後她走出體育館的時候,剛低頭準備從包里拿出手機。一杯溫熱地奶茶貼著她的臉頰,林惜抬頭,看著面前的少年,臉上瞬間綻開笑意。

    “喝點兒。”季君行知道體育館肯定不可能開空調,現在十二月,站這麼久,肯定很冷。

    林惜喝了一口氣奶茶,又暖又甜的yh緩緩流進胃里,她整個人都覺得舒服了起來,這才說︰“你怎麼也不問我結果?”

    “如果連復賽都進不去,你也對不起我對你的訓練。”季君行懶懶地說。

    林惜听到他提訓練,又紅了臉頰。

    這個壞蛋。

    因為復賽在一個月中旬,所以林惜還有一個月準備的時間,倒也不著急。相反,年末來臨,眼看著聖誕節和元旦都要來臨。不管是各個分院還是學生社團組織,都開始準備各種慶祝活動。

    因為每年學校會舉行全校新年晚會,那個十分隆重,所以各個分院要想準備新年晚會,則需要避開這個時間。

    今年正好是信息技術分院成立五十周年,因此分院準備慶祝晚會。

    分院學生會給了各個班級班長任務,就是每個班都要出個節目。如果一個班不能出節目,也可以跟別的班聯合出節目,反正一個系最少得有兩個節目。

    據說連信院的老師都準備個合唱節目。

    他們上完課之後,班長何東拉住所有人,幾乎是哀求地說︰“我都跟隔壁班說好了,咱們兩個班湊一個節目。總不能全讓隔壁出人吧,你們行行好,誰為了班級奉獻一下。”

    “班長,要表演什麼啊?”有人問道。

    何東說︰“街舞,當然,你們放心,不會很難,學幾天就行了。”

    一幫男生平時就羞澀得不得了,哪里會跳舞。

    褚茜茜望著林惜,突然說道︰“林惜,你不是舞蹈社的嘛,你上啊。”

    何東眼楮一亮,驚訝地問︰“林惜,你會跳舞?”

    “我就學了一年不到。”林惜無奈地說。

    “沒事,大家都不是專業的,咱們就爭取湊個熱鬧。”何東欣喜道。

    林惜自從參加了上次比賽之後,膽子大了點兒。況且班里也確實沒別的人能和隔壁班搭配,最後因為隔壁都是男生,而林惜一個女孩。

    干脆排舞的時候,都是以她為主,讓她站在中間。

    她為了練舞,這幾天跟季君行見面都少了,他問起來的時候,林惜也沒好意思說。

    一直到晚會當晚,林惜拿著東西準備先去會場準備的時候,褚茜茜笑著說︰“林惜,你今晚要閃耀全場,爭取把你家季大神迷倒。”

    林惜︰“他又不會來看。”

    “季大神也是信息學院的,他為什麼不會來?”褚茜茜奇怪地說。

    林惜登時懵了,愣在當場。她怎麼就能這麼笨,只記得季君行跟她不是一個系,完全忘記他們兩人還是一個分院的。這是分院的晚會,他當然會來啊。

    等她到了後台,剛換上衣服,準備帶妝彩排。

    結果一個學姐看著她的衣服,搖頭說︰“林惜,你這個t恤得換。”

    因為他們跳的是街舞,褲子是那種寬松肥大的,大家統一買的。至于上身的白t,沒什麼要求,只要是白色的就好。

    林惜低頭看了一眼,白t啊,沒錯。

    學姐笑了下,輕聲說︰“我知道你肯定沒有,把自己的衣服帶來借給你。放心,我洗過的,肯定干淨。”

    于是林惜被催著去換了衣服,等她換上之後才發現,難怪剛才她拿在手里就覺得不對勁。這件白t有點兒短,站著不動的時候,都能yh出一點點兒腰身。要是上了舞台,只要跳起來,肯定會yh出一截腰。

    “學姐,這個太短了。我不能穿啊。”林惜隔著簾子,低聲說道。

    學姐直接掀開簾子進來,等她看見林惜的衣著時,眼楮一亮,開心地說︰“我就知道這衣服你穿了肯定合適,你看看你這個腰多細。”

    林惜的腰確實細,而且她還白,光是yh出一點兒腰身,都白嫩得惹人眼。

    “這是學校的晚會,你怕什麼,況且這個只是yh一點點腰。”學姐笑著看向她,無奈道︰“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還這麼保守啊。”

    因為學姐一直在勸,林惜想了想,一咬牙出去跟其他人匯合。

    晚上七點的時候,晚會正式開始。

    院里的主要領導都出席了,院學生會特地買了很多演唱會用的那種應援棒。林惜和同伴找了個角落,一直在練習自己的舞步。直到有人來喊他們上台。

    舞台燈光熄滅,林惜一路小跑上去,擺好姿勢。

    身後幾個同伴也到位,隨後音樂響起,一束光圈打在他們的身上。

    林惜今天不僅化了妝,連頭發都是精心打理過的。她一直是黑長直發型,今天被學姐用卷發棒卷成了長卷發,又將一撮頭發扎成半丸子。卷發嫵媚,半丸子發型活潑,此時她這個打扮,連台下的幾個室友都有點兒不敢認。

    特別青春漂亮。

    明知道台下有數百雙眼楮在盯著她,林惜強作鎮定,跟著音樂開始舞動。

    音樂聲音有些激烈,他們這次的編舞風格是走帥氣齊舞,光是為了這個整齊度,他們就練習了一周。

    果然,開場動作開始,台下開始響起驚叫聲。

    中間,林惜有一個三十秒的獨舞,她帶著笑意,望著台下。

    舞台上的少女,穿著寬松的褲子,左腿上的褲腳被往上拉到小腿地方。當她扭動自己的腰身時,白t下若隱若現的腰肢,在燈光下越發白嫩。每一個節拍,每一個音符,此刻,她是那樣鮮活又靈動。

    台下的同學,開始瘋狂歡呼。

    林惜三個室友拼命給她加油,把腳都跺地生疼。

    這個表演只有三分鐘,當他們退下舞台的時候,掌聲雷動。所有人都在給他們熱烈歡呼。

    林惜往後台走的時候,腳都是飄的。

    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居然能在幾百人面前跳舞。

    直到她走到台階旁邊,她低頭,看見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少年,站在那里,眼神晦澀不明地看著她。

    “季神,該你們上台了。”

    旁邊負責節目流程的同學,趕緊說道。

    林惜愣了,她都不知道季君行也有表演。她慢慢走下去時,在路過他的時候,突然自己的小手指被輕輕勾了一下。

    因為後台太過兵荒馬亂,只是輕輕一下觸踫,季君行被催著上了舞台。

    林惜一下去,趕緊從旁邊跑到觀眾席。

    她找到褚茜茜她們坐著的地方,此時季君行他們的節目開始了。居然是小提琴和古箏的中西合奏。

    他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站在燈光下,英俊地叫人挪不開眼楮。

    小提琴架在他的脖頸上,他雙手微抬,作出準備拉琴的姿勢。

    “你們家季大神太帥了吧。”他雖然還沒拉,褚茜茜已經受不了了。

    季君行身材實在太好,平時穿著一件簡單的t恤都特別出挑好看,更別說此時穿著規整的西裝,而且他的西裝服帖又有型,似乎是定制的。

    台上樂聲響起,褚茜茜看著那個穿白裙彈古箏的姑娘,低聲說︰“林惜,你看那姑娘,看你家季大神的眼神,是不是太含情脈脈了。”

    可不就是,彈古箏的女生,手上彈著琴弦,眼楮一直望著他。

    淺笑中帶著甜蜜。

    真刺眼。

    “林惜,等待會季大神節目結束,你上去給他送花。”褚茜茜低聲說。

    林惜笑道︰“別鬧,哪有什麼花啊。”

    誰知她剛說完,葉珂從座位下面,拿起一束花遞給她,“喏,去送吧。”

    林惜目瞪口呆地望著這束花,葉珂淡淡道︰“本來是我們三人準備送給你的,慶祝你第一次登台表演。不過你現在送給季大神,我們也是不介意的。”

    坐得最遠的肖芳雨點頭,“我很贊同。”

    林惜心底熱乎乎的,又開心又不知所措。

    直到季君行的表演結束,她被褚茜茜推了一把,“快去。”

    林惜望著台上的人,心一橫眼一閉,她連上台表演都干了,送個花還能怎麼樣。

    于是她直接從旁邊台階跑上去,直接將花塞進他懷里。林惜見他拿小提琴的手臂摟過花的時候,轉身準備下台。

    此時台下起哄的聲音已經響起。

    誰知她剛轉身,她的手腕被人從身後拉住。

    燈光像是故意一樣地搭在他們兩人身上,林惜整個人被一股勁帶了過去。

    周圍一切開始變得模糊,唯有她眼前的他,是那樣真切。

    當他的唇貼上來時,林惜渾身輕顫了下。

    台下跺腳和歡呼的聲音,幾乎要掀翻樓頂。

    可是她卻清楚地听到他在自己耳邊說的話。

    “林惜,做我女朋友吧。”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