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54章

第54章

    林惜以為她的呼吸會停頓, 這一刻長得仿佛天長地久那樣。

    她微仰頭看著他, 他的眸子在舞台燈光下,烏黑深邃,像是暗藏著一個小小漩渦,將她吸了進去。

    這一刻, 他們似乎等待了許久,也耽誤了很久。

    好在, 一切還未晚。

    她那一聲嗯,似乎被徹底淹沒在吵嚷的聲音中。

    舞台下的起哄聲充斥著整個禮堂, 季君行在學院里是風雲人物,長得帥學習好, 而且剛才他站在台上拉著小提琴的模樣, 雖然臉上表情淡淡, 但是足以迷倒一眾女生。

    至于林惜,如果說之前她只是出名在本系,這次是全院都知道她了。

    之前她表演的時候, 青春靈動的模樣,足夠叫人記憶深刻。雖然很多人離舞台遠遠的,看不清楚她的長相。可是小姑娘縴細苗條的身材,跳舞時若隱若現的細腰, 已足夠讓人驚艷。

    現在,整個會場跟瘋了一樣。

    連學院里的領導, 都一臉含笑地望著台上的人。

    季君行低頭朝她看了一眼, 一手牽著她, 一手拿著小提琴,臂彎還抱著一捧鮮花,絲毫不顯慌亂,淡定從容地沖著台下微微鞠躬,落場謝幕。

    林惜見他彎腰鞠躬,不知所措下,跟著一起鞠躬。

    誰知這個舉動,又引起台下一片哄笑聲。

    兩人站起來倒是像一對新人答謝來賓。

    此時舞台上燈光適時熄滅,負責場控的學生沖上舞台,將台上的古箏和桌子還有琴椅都搬了下去。

    季君行牽著林惜的手,帶著她從舞台側面的台階下去。

    林惜踩著台階的時候,只覺她腳下如踩著棉花似得,每踏出去一步,都是輕飄飄的。

    唯有他緊緊握著自己的手掌,溫熱又有力,牢牢地抓著她,帶領她一步步走下去。

    他們到後台的時候,不管是在準備上台的人,還是幫忙的學生會工作人員,此時一臉好奇兼興奮地望著他們。

    說實話,這種場面不是沒有過,但是少見。

    況且人家兩人站在一塊是真的搭,連身高差距都異常和諧。

    “辛苦了,大家辛苦了。”之前幫林惜化妝的學姐,沖著他們笑著說。

    林惜想起來自己身上穿著的這件衣服還是學姐,她趕緊說︰“學姐,這件衣服我今天不還你,等我洗干淨送到你宿舍吧。”

    學姐听到,立即笑著說︰“不用洗,你直接給我帶回去好了。”

    “剛才跳舞出了點兒汗,我洗完送給你吧。”林惜笑著說道不過她說話的時候,季君行低頭看了一眼她的腰間,這件白t腰部是斜著的剪裁,此時她安靜站著的時候,只yh出左邊一點點兒皮膚。

    剛才她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季君行站在舞台後面,望著她的背影。

    少女腰身輕擺,長發舞動,渾身散發著誘人的魅力。

    這是他從未見過的林惜。

    是讓他也覺得陌生又新鮮的林惜。

    學姐見她堅持,不再堅持。因為下一組表演者上台,學姐趕緊去旁邊幫忙。好在此時後台都是在準備上台表演,即便有人朝他們看,一會也轉過頭。

    “你外套呢?”季君行望著她,輕聲問道。

    此時林惜身上除了白t之外,還穿了一件薄薄的夾克,因為今天的舞蹈是硬朗帥氣風格,所以她穿著打扮是配合舞蹈。

    這會兒後台有點兒冷,他輕聲問道。

    不過問著的時候,季君行把身上的西裝脫下來,披在她身上。

    他脫掉西裝外套,yh出里面白色襯衫,襯衫乍一看是純白色,只是後台燈光流轉,雪白襯衫上暗藏著的銀色發出點點光亮。

    如今的他身材比高中時要寬厚些,不再像是過分縴瘦的少年身材。

    肩膀寬闊,脊背挺拔,穿著白襯衫,衣擺塞在黑色西裝褲里面,整個人修長玉立。

    林惜嗯了一聲,趕緊去換自己的衣服。

    沒一會,她換好衣服回來,白色高領毛衣,外面是一件奶茶色及膝呢子大衣,看起來柔軟又溫暖。

    林惜回來的時候,把西裝還給他,“你快穿上,別凍著。”

    此時季君行手里的小提琴已經不見,倒是剛才林惜送給他的那束花還在旁邊。

    “季神,你外套。”有個人走過來,把他的衣服拿了過來。

    是一件黑色大衣,季君行順手給自己穿上,修身挺括。

    他沖著男生點點頭,淡淡說︰“我們先走了。”

    “不等著待會抽獎呢?”男生玩笑地說道。

    季君行搖了搖頭,將旁邊的花拿起來,抓著林惜的手,剛準備離開的時候,跟男生說︰“這是我女朋友,林惜。”

    男生剛才自然看見台上轟動的一幕,此時他沖著林惜笑了下,開玩笑地說︰“之前你剛表演完,還有不少人跟我打听你,不過估計現在應該沒人敢了吧。”

    他故意朝季君行看了一眼,畢竟這位現在是季大神的女朋友。

    誰會那麼不自量力啊。

    兩人從後台離開,晚會則依舊在繼續。

    等他們出了綜合樓的時候,一陣冷風刮過。林惜微低著臉頰,誰知身邊的人,腳步一下頓住。

    林惜低頭正好看見他那雙 亮皮鞋,停在自己視線中。

    “林惜。”季君行聲音在這冷風下,竟流yh出幾分暖意。

    她抬頭朝他看過去,下巴忍不住瓖進白色毛衣領子里,本來只有巴掌大的小臉蛋,此時似乎只剩下一雙格外明亮的大眼楮yh在外面。

    他低頭望著她,輕聲問︰“剛才你答應我了嗎?”

    林惜臉上yh出詫異,答應他什麼?

    男生的聲音在冰冷的夜幕中再次響起,“我說當我女朋友,你答應我了嗎?”

    或許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時刻,明知道一切都是真的,偏偏因為等待的時間實在太過漫長。總是忍不住想要再確認一遍,最起碼想要听著她親口說一句。

    他凝著她,雖然沒再說話,可是眼楮透著期待。

    林惜站在原地,無意識地輕舔了下自己的唇。

    直到她輕輕踮起腳尖,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個如羽毛劃過般的親吻,低聲而認真地︰“季君行,從今天開始,你是我男朋友了。”

    擁抱和親吻到天荒地老都可以的關系。

    兩人到了路口的時候,等了一會兒,陳墨和高雲朗先到了。

    原來他們幾個男生約了一起出去過聖誕。

    “謝昂去接江憶綿,我就知道這姑娘肯定得遲到。”陳墨跺了下腳,他身上也穿著一件輕薄挺括的大衣。

    風度翩翩,卻盡失溫度。

    林惜看著他不時跺腳的模樣,轉頭望著身邊的人,低聲問︰“你不冷?”

    季君行朝凍得有點兒哆嗦的陳墨看過去,一聲輕嗤笑聲,顯然是用這聲笑,回答了這個問題。

    高雲朗見季君行大衣里面穿著一身西裝,又看見林惜臉上化著的妝,小姑娘本來就大的眼楮,此時在路燈和夜色交織的光線下,更加撲閃明亮。

    他問︰“你們兩個都去表演了?”

    林惜點頭,“我跳舞,他拉小提琴。”

    陳墨驚訝道︰“你們兩個一起表演了?”

    “不是,他跟另外一個女生。”想到這里,林惜都忘記問這件事了,她問道︰“我怎麼從來沒听你說過,你也要參加表演。”

    季君行yh出一個懶散閑適的笑,開口道︰“之前表演的人昨天扭傷了手,我是臨時頂替他的。”

    季君行一向對于這些文藝活動不敢興趣,要不是實在找不到人了。他們班班長求著他,他也不會答應跟這個女生合奏。

    林惜yh出一個嘆服的表情,低聲說︰“我都不知道你還會拉小提琴呢。”

    季君行嗯了一聲,見她這模樣,伸手捏了下她的臉頰。

    果然,捏在手指間,手感粉嘟嘟,滑嫩。

    “好久不練,早就手生了。”季君行低聲說道,聲音有點兒哄著她。

    陳墨和高雲朗自動往旁邊看看,他們這兩個燈泡即便再亮堂,人家眼里還是沒看見他們。好在謝昂終于開車過來了。江憶綿坐在副駕駛位上,林惜和季君行先上車。

    等陳墨和高雲朗過來,看著後排只剩下一個座位。

    陳墨彎腰上車,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沖著高雲朗說︰“郎朗,來,坐哥哥腿上。”

    “去你的。”高雲朗噴了他一句,結果下一刻,他鑽進來,直接坐在了陳墨腿上。

    畢竟高雲朗也是一米八左右的高挑個子,坐在陳墨腿上,壓地他猛地爆了一句粗口。

    陳墨趕緊說︰“謝昂,你開車去我宿舍樓那邊。我車停在樓下呢。老子真不該偷懶不想開車,遭這罪。”

    林惜看著他們兩個大男人擠在旁邊,同情地看了一眼。

    直到她正要收回自己視線的時候,發現坐在中間的季君行,視線正盯著自己。車里沒有開燈,只是他眼楮實在太亮。

    車子經過減震帶的時候,所有人yh一晃,陳墨再次爆了一句粗口。

    “你忍忍吧。”高雲朗挺輕松地說。

    陳墨臉都憋紅了,怒道︰“你他媽讓我坐你腿上試試。”

    “行了。”季君行的聲音在車里響起。

    本來轉頭看向窗外的林惜只覺得她整個人被扯了一下,直接被抱著坐在季君行腿上,接著他往旁邊移了移。

    高雲朗趁機從陳墨腿上下來,坐到中間的位置。

    陳墨感激地說︰“阿行,還是你夠哥們,心疼我。”

    他語氣輕松,卻不知,此時季君行懷里的林惜,一張臉已經燒得發燙。她整個人坐在他的腿上,脊背繃地筆直,偏偏這時一只手隨意地搭在她的腰間,輕松地摟著她。

    即便是季君行,林惜這輩子都沒和他這麼親近過。

    本以為接吻已經夠讓她面紅耳赤,可此時,她坐在他腿上,感受著他懷里的溫度。

    整個人像是快要忘記如何呼吸。

    好在很快,車子開到陳墨宿舍樓下。他下去開車,高雲朗跟著一起走了。他們兩人去開那輛車,只剩下季君行和林惜坐在後面。

    林惜趕緊從他腿上下來,安靜地坐下後面。

    一路上,林惜幾乎沒說話。

    季君行跟前面的謝昂隨意聊著天,一扭頭,窗外路燈照在她臉上,小巧鵝蛋臉線條柔和,嘴唇微翹起,紅潤地嬌艷欲滴。

    今天的她,褪去平日里的素雅,如綻放的小玫瑰。

    因為他們要去的地方,離學校還挺遠,他們開車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

    他們找了一圈,把車子停下。

    此時廣場上,居然還有好多人。立在廣場中間的那棵聖誕樹,足有四五米高,整棵樹上掛滿了閃亮的小燈串,和其他裝飾品。樹下對著一堆粉色禮盒。

    今晚正好是變形金剛上映的時間,他們出來就是為了看電影首映式。

    陳墨挺貼心地說︰“你們要逛的話先逛逛,我和雲朗去買票。待會見啊。”

    誰知他們走了沒多久,因為人多,林惜再也看不見江憶綿他們的身影。她抬頭朝四周張望,忍不住說︰“我給憶綿打個電話吧。”

    她剛想拿電話,季君行輕按著她的手,低聲說︰“找那燈泡干嘛?”

    林惜︰“……”

    她還沒說話,季君行低笑道︰“況且謝昂也未必想看見你這個小燈泡吧。”

    說完,他伸手在林惜腦門上輕輕彈了一下。

    也不知她是真傻,還是假傻。

    他雙眸望向她,眼里的小漩渦似乎又一次出現,要將她整個人吸進去。直到季君行伸手,輕輕扯下她白色毛衣的領子。

    這個熟悉的舉動,讓她微微一愣。

    隨著他雙手繞到她的脖子後面,小心翼翼地將那條細細的銀鏈取下來。

    上面的戒指,掛在鏈子上,微微晃蕩。

    林惜看著這枚戒指,而他給自己戴上的那一天,似乎就在昨日一樣。

    在季君行從鏈子上取下戒指時,她的視線盯著他的手指。

    眼看著他拉起她的手,她白皙的手掌,攤在他們兩人之間。

    “林惜,你現在到了可以戴這枚戒指的時候了。”他的聲音在這個寒冷的冬夜里,那樣溫暖,每個字都帶著灼燙的效果,燒在她心頭。

    銀白色戒指緩緩戴進她縴細手指上。

    當徹底戴上去時,他終于抬頭看著她。

    他終于笑了起來,那笑容真摯又純真。

    “林惜,這次我把你套牢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