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58章

第58章

    場館內, 喧鬧的聲音依舊在耳畔, 可是林惜眼中只能看著面前的溫璇。

    一年不見, 她依舊還是那樣美,穿著淺灰色大衣,腰間系著腰帶, 將縴細的腰肢輕輕盈盈地勾勒出來。

    她耳朵上帶著大顆的珍珠耳環, 輕輕晃了下。

    突然讓林惜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溫璇同樣帶著珍珠耳環。

    優雅、溫柔。

    此刻即便有季君行握著她的手, 林惜還是覺得緊張。

    一年前,那一幕再次出現在她面前。

    其實她一直都怪過爺爺, 他給過自己選擇,是她放棄。如今在看到溫璇和季選恆, 她不知為何, 緊張地渾身僵硬。

    溫璇眼楮往下略移了幾分, 落在他們握在一起的手掌。

    片刻後, 溫璇往前進了一步,伸手輕輕地抱住林惜。

    她聲音溫柔地說︰“林惜, 謝謝你能回來。”

    這一刻,林惜的yh里的緊張、不知所措、無奈甚至隱隱的害怕和擔心,都徹底煙消雲散。

    對啊,她怎麼能忘記,在她最無助的時候, 是溫璇幫她解圍。

    從來, 溫璇對她都是那樣溫柔。

    溫璇松開懷里的小姑娘, 望著她,臉上帶著微微的愧疚,“之前我就听遲遲說你回來,只是一直沒想好要怎麼見你。”

    林惜離開之後,溫璇一下猜到肯定是那天公公跟她說了什麼。

    畢竟那天林惜和老爺子談話,她是知曉的。只是她居然天真地相信林惜說的,爺爺只是跟她問問她學習的事情。

    季君行明明拿到了it的offer,卻選擇不出國。

    這其中的理由,溫璇早就猜到,兩個孩子在她面前表現得很克制。可是阿行看林惜的眼神,她這個當媽媽的,怎麼會看不出來。

    所以季君行在指責她的時候,溫璇並沒有為自己辯解。

    至于老爺子,溫璇作為兒媳婦和晚輩,更不能指責。

    自從小叔子季宸突然車禍去世,一向寬和的老爺子性情變得有些偏執。本來有些老人到老了之後,性格就會變得比從前更加固執。老爺子又遭受這樣的大變,他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溫璇並沒有覺得奇怪。

    當初溫璇跟林惜班主任劉老師打電話,得到同樣的回答。

    林惜不想把她考的學校告訴別人。

    不過溫璇比起尚且還是高中生的季君行來說,自然能力更大。況且季選恆也覺得特別對不起林惜,打听出來林惜的所在。

    甚至他們還托了一個在浙大當教授的朋友,多多照顧林惜。

    誰知那位朋友半年之後,告訴溫璇,林惜退學準備重新復讀參加高考。那時候溫璇知道,林惜會回來的。

    只是她一直沒有告訴季君行,是不想過多干預兩個孩子的事情。

    況且她也想讓林惜安心地復讀,不要再留下遺憾。

    林惜輕聲說︰“應該是我去拜訪您才是,我也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

    “看來我們想到一起去了呢。”溫璇抿嘴輕笑。

    見她們兩人站在這里說話,站在溫璇身後的季選恆,提醒道︰“夫人,咱們要不先坐下來再說?要不然擋著別人看比賽了。”

    溫璇被他這麼一提醒,才意識到自己擋著後面的人。

    她趕緊拉著林惜,坐了下來。

    季選恆和季君行分別坐在她們兩人旁邊。

    溫璇仿佛有說不完的話要問林惜,在知道她如今學的是電子信息,立即驚呼道︰“女孩子學這個會不會很難?”

    不過隨後她笑了下,輕聲說︰“不過小惜你的學習能力一向很強。”

    誰知這句話,叫旁邊悠閑坐著的季選恆听到,微微哼笑道,“是啊,不像某人,物理考試居然能考17分。”

    林惜和季君行听到,都是一愣。

    隨後兩人有些不敢相信地朝溫璇看了一眼。

    倒是溫璇,格外淡然地望著場地里正在進行的比賽,呀地一聲輕呼,朝季選恆看過去,一副很好奇地模樣,“誰考了17分?你朋友嗎?”

    季選恆伸手搭在溫璇身後的椅背上,眉心微擰,似是思考了下。

    這才轉頭對溫璇說︰“好像是我喜歡的姑娘。”

    林惜立即轉頭,認真地望著場地上正在舉行的中學生比賽。

    嗯,她沒有不想吃狗糧。

    倒是旁邊的季君行,冷哼一聲,雙手環抱在胸口。

    季選恆大概是听到他冷笑的聲音,微偏頭,朝著這邊看過來,教訓道︰“臭小子,長輩說話的時候,你這什麼態度。”

    “我不想听長輩秀恩愛,不行?”季君行眼楮懶洋洋地朝他瞥了一眼。

    溫璇︰“好了,難得看見兒子,你別教訓他了。”

    林惜則是立即拉了下他的手,示意她不要頂撞季選恆。

    于是兩人坐在椅子上,安安靜靜地看起比賽。

    終于,等到了季路遲的隊伍出來比賽。幾個小朋友穿著統一的衣服,上場之後,沖著觀眾席鞠躬。林惜看著季路遲站在中間,他個子比別的孩子都要矮上許多。

    畢竟年紀差著呢。

    他們準備的項目是vex機器人工程挑戰賽,之前林惜在少年宮看過他們練習,知道比賽規則。很快,雙方機器人就位,她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場地中。

    溫璇忍不住問道︰“阿行,弟弟他們會贏嗎?”

    林惜想起他剛才說的話,忍不住看著他,暗示他別當著父母面說不好听的話。

    “會。”終于,季君行懶洋洋地說道。

    他話音剛落,場地里的比賽開始。林惜這才發現,季路遲他們的機器人,幾乎很快建立了巨大優勢。一直到比賽結束,對方都沒有還手之力。

    碾壓式的勝利。

    當比賽結束,裁判宣布勝利者,全場爆發出巨大的掌聲。

    溫璇和林惜在看台上,拼命地鼓掌。結果旁邊的兩個男人,一左一右淡然坐著,似乎這個勝利挺理所當然的。

    直到溫璇和林惜,一人伸出一只腳,踢了踢身邊坐著的人。

    兩個男人總算給點兒面子,紛紛抬起手,鼓掌起來。

    果不其然,季路遲他們那一隊從一登場yh出冠軍之相,一路過關取得最後的冠軍。

    幾個孩子在頒獎之後,家長們紛紛過去給他們拍照。溫璇抱著季路遲又親又抱,滿臉的歡喜。畢竟這個自從出生開始讓她一直擔心的寶寶,如今長成了小小男子漢的模樣。

    季路遲大概是不好意思了,小聲地說︰“媽媽,別人都在看呢。”

    “別人看又怎麼樣,你就不是媽媽寶寶了?”

    溫璇小聲說,帶著點兒嬌嬌的。

    季路遲如今總是有點兒小大人模樣,可是媽媽這麼一跟他說話,他又不好意思再拒絕了。

    季君行瞧著他又別扭又不忍拒絕的樣子,懶懶地喊了一聲︰“遲遲寶寶。”

    季路遲一愣,懵了一樣地朝季君行看。

    哥哥好像從來沒這麼叫他。

    “干得不錯。”季君行淡淡道。

    季路遲的小臉出現一絲震驚,隨後他咧開小嘴,yh出大大的笑容。

    拍完照片之後,季路遲突然對林惜說,“林惜姐姐,你彎腰。”

    林惜以為他要跟自己說話,微微彎腰,等著他說話。可是她彎腰,小家伙從自己的脖子上把他的獎牌取下來,掛在了林惜的脖子上。

    “林惜姐姐,哥哥說你也要參加比賽,我希望你也能跟我一樣,拿金牌。”

    林惜望著小少年認真的模樣,yh里的血液似乎一下微微沸騰。

    她垂著眼楮,看著面前的小家伙。

    “林惜姐姐一定會的。”

    元旦過完之後,期末考試已經不遠。

    大家似乎都在收斂心思,開始專注在學業上,大一的新生更不用說。期中考試不及格,只會影響期末的成績。但是期末考試不及格的話,需要補考。如果補考再不及格,得重修這門課程。

    林惜則是更加忙碌,一邊她要復習,另外她還要準備《集結吧,天才》清華大學專場比賽。復賽選手只有八個人,但是這八個人是打敗另外一百多人,殺出重圍。

    本來清華就是強手如林,你是天才,可是還有比你更加厲害的存在。

    至于這次來清華舉辦,新聞系那邊給大二的幾個成績優異的學生,爭取到了這場實習的機會。最起碼,讓這些學生先到電視台看看,學習一下制作節目的整個流程。

    節目組對于這種小要求,自然不會反對。

    江憶綿成績不錯,成了拿到實習資格的學生之一。

    因為節目需要前期準備,幾個學生每天都到電視台。

    這天剛開完會議,到了吃午飯的時間,平時很少跟他們見面的導演,請幾個學生到食堂吃飯。

    導演笑著說︰“你們清華的學生,果然都很厲害。這幾天,我听組里的人說,你們幫了很多忙。”

    說完,旁邊一個編導笑著說︰“特別是明雅,給了我們很多建議。”

    魏明雅在學校表現就不錯,她是社團的積極分子,性格外向,敢于表現。

    幾個實習生里,她一過來,又是請大家喝咖啡,又是請下午茶,不少人挺喜歡她的。

    “我應該感謝組里給我們這個實習的機會,雖然只有幾天,卻學到了很多東西。”魏明雅說道。她這番話,引起導演和周圍幾人的笑聲。

    江憶綿不喜歡魏明雅。

    不過此時都不得不承認,在人際關系上,魏明雅處理地比他們好。

    “這次參加比賽的八個選手也很厲害吧。”大家邊吃邊閑聊,正好說到這個。

    導演突然想到什麼,問道︰“選手里那個叫林惜的姑娘,我看外在形象非常不錯。她實力怎麼樣?能走到最後嗎?”

    因為選手都是其他人去聯系的,所以導演隨口問道。

    有個人開口說︰“這個林惜還有另外一個叫程錚的大四學生,這兩人是咱們公認最有奪冠實力的兩人。”

    “這個林惜可以重點考察一下,畢竟咱們這個節目,如果能出現明星選手的話,對于節目的推廣,很有影響。”

    底下人點頭。

    這邊實習生則是神色各異。

    特別是魏明雅,臉色明顯不太好看。她沒想到,自己來實習,都能遇到這個林惜。

    自從她入學之後,魏明雅覺得自己想要的似乎一下徹底遠離了。

    本以為女追男隔層紗,可是季君行對她哪里是隔層紗,只怕是隔了一座千年寒冰山才對。

    下午她去茶水間倒水。

    听到兩個人在聊天,其中一個說︰“導演說要前期宣傳要以林惜為主,這小姑娘長得是好看,不過畢竟是大一的學生,你覺得這靠譜嗎?”

    “有什麼不靠譜的,長得好看的學霸,多吸引人的噱頭。”

    “這姑娘命真好,完全女主角待遇啊。”

    “希望這姑娘別辜負導演的期望,最好能走到最後吧。”

    魏明雅默默地轉身。等她回去之後,望著自己面前這個小桌子,因為她們是實習生,沒有專門的桌子,是幾個實習生公共一個。

    想起剛才那兩個工作人員說的話。

    嗯,她是女主角待遇,自己是丫鬟待遇嗎?

    江憶綿從電視台回來,叫了林惜一起吃飯。她特別開心地把導演組的決定告訴林惜。

    林惜听完皺眉,無奈地說︰“我只想參加比賽。”

    “對啊,參加比賽跟導演組捧你又沒什麼沖突。”江憶綿伸手摟著她,笑嘻嘻地說︰“你要是紅了,千萬不要忘記我哦。”

    “行,你別跟謝昂在一起,跟我在一起吧。”林惜朝她看了一眼。

    江憶綿憋了半天,這才說︰“林惜,你變壞了哦。”

    兩人正笑著呢,林惜接到葉珂打來的電話,剛接到電話,她以為葉珂要讓她帶東西,還笑著問︰“想吃什麼呀?我正好在外面呢。”

    “林惜,你被人掛到學校論壇了。”葉珂聲音嚴肅地說。

    林惜微愣,對面葉珂又說︰“你先別著急,我們正在用電腦幫你申請版主刪除呢。”

    因為怕林惜還被蒙在谷里,所以葉珂先給她打了個電話。

    掛了電話,林惜用手機打開學校論壇,果不其然掛她的那個帖子,已經被頂在最上面,而且回復了好多條。

    林惜打開帖子,一下看到她跟秦愷在走廊的照片。

    這個掛她的博主什麼都沒有,只是發了照片。

    可是這樣,反而讓人更加浮想聯翩。

    況且有人一下認出了秦愷。

    “這個就是那個一直開大牛的學生吧,我听說他換女朋友挺快的。”

    “這女的是劈腿了嗎?季大神真可憐。”

    “有功夫關心別人的私事,還不如花點兒時間看看書吧,各位,期末考試要來了。”

    “怎麼一天到晚都是這種無聊的事情,學校論壇就是來討論花邊新聞的嗎?”

    “樓上是親友團到了嗎?還不如先解釋解釋,這位學妹到底有沒有腳踏兩條船。”

    林惜微微發抖,她沒想到有人這麼無聊。

    江憶綿見她一直盯著手機,問道︰“怎麼了?林惜。”

    見林惜不說話,她湊過來看了一眼,當即爆發了,“這誰啊?這麼無聊。”

    這頓飯誰都吃不下去了,兩人立即結賬回去。

    等林惜回到宿舍,準備用電腦申請刪帖,一推開門,看見在宿舍的人在她推門的那一刻,集體轉頭看過來。

    “帖子刪了嗎?”因為葉珂說已經幫忙申請刪帖,林惜立即問道。

    葉珂招招手,把電腦直接轉向她,“你自己過來看吧。”

    林惜走過去,瞪大了眼楮。

    因為葉珂點開帖子,突然兩個紅色字,一下佔據了整個屏幕。

    【假的】

    她愣了半晌,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中毒了,只要打開帖子,就會出現這兩個字。”

    此時,新聞系的宿舍里,不少女生也在看論壇。

    魏明雅進洗手間舒服地洗了個熱水澡。等她洗完澡之後出來,見大家在討論這個帖子,無聊地托著下巴。

    要不是實習太累,估計她也不會想出這招折騰一下林惜。

    她沒指望那幾張照片對林惜造成什麼後果,只是她發泄了之後,心情倒是好了點兒。

    魏明雅坐在椅子上擦頭發的時候,電腦叮地響了一聲,是郵箱里有郵件進來。

    她拿起鼠標點進去,看見郵件里有個鏈接,沒多久,直接點了進去。

    結果一下子,她的電腦黑屏了。

    隨後,黑色屏幕上漸漸浮起一行鮮紅色的字。

    【不要再做無聊的事情。】

    魏明雅立即點動鼠標,想要關掉電腦。可是根本不管用,她伸手去按電腦的按鈕,結果發現,居然也不管用。

    接著,一個機器聲從電腦里傳了出來,“不要再做無聊的事情。”

    宿舍其他人紛紛驚訝地轉頭。

    直到大家看見她電腦上的字,以及不斷重復響起的這句話。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