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61章

第61章

    主持人看著準備就緒的兩人,當即輕笑著說︰“這一輪第一道題是一道貨幣接龍。答對者加分, 答錯者不加分。”

    每個人只有五秒的答題時間。

    系統在兩人之間抽出搶先答題的人, 正在主持人請系統抽取的時候, 突然程錚舉手。主持人朝他看了一眼, 微笑著說︰“程錚,你有什麼想說的?”

    “我想把先答題的機會給林惜,dy first。”

    程錚帶著一副眼鏡, 因為現場暖氣打得足, 又有這麼多燈光照著, 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衣,清爽干淨的模樣,讓在場所有女生忍不住對他心生好感。

    主持人沒想到程錚會這麼說, 她愣了一下,先是看向林惜, 隨後導演組的人在耳機里,直接告訴她可以的時候,主持人微微笑“感謝程錚為我們發揚什麼叫做紳士精神。”

    誰知她還沒說完,林惜同樣舉起手,主持人趕緊請她開口。

    林惜認真地看向程錚︰“首先謝謝程錚學長願意將先答題的機會讓給我,不過我覺得既然站在這里, 無所謂男生跟女生的區別, 我們都是站在這里的選手。”

    “選手, 就該公平競爭。”

    一旁的謝昂, 臥槽了一句, 激動地吼道︰“林惜不得呀,正面杠他。”

    台上的姑娘,長發蓬松地搭在肩膀上。

    此刻她出現在大屏幕上,每個人能清楚她臉上的表情,堅定,自信。

    主持人又是一愣,好在片刻後,她微微笑,說道︰“既然林惜這麼有自信,那麼還是讓系統選擇首位答題的人。”

    片刻之後,程錚背後的屏幕亮起。

    他首先答題。

    當進入答題環節,屏幕上出現一張紙幣,程錚看了一眼︰“英國。”

    程錚回答正確,他前面的屏幕,立即翻了一下,他分數增加了。

    隨後另外一張紙幣出現,所有人看著林惜在一秒之中答出日本這兩個字。

    “澳大利亞。”

    “沙特。”

    “蒙古。”

    “埃及。”

    ……

    “阿爾及利亞。”

    兩人幾乎都是沒有一絲猶豫,冷靜又快速地作答。

    台上兩人你來我往,絲毫不退讓,台下眾人緊張地望著上面。

    直到他們回答完二十題,還誰都沒有出錯的跡象。

    “他們怎麼能都記得?”褚茜茜低聲問道,這上面的貨幣,她認識一些日常的什麼美元、英鎊,可是那些阿爾及利亞、沙特,一般人誰能記得?

    肖芳雨點頭︰“太厲害了,而且他們回答的速度都那麼快。”

    兩人之間是針尖對麥芒,誰都不退讓。

    沒一會,兩人答題量迅速飆到了四十題,別說台下觀眾,連節目組都要快崩了。

    直到叮地一聲,在林惜再一次作答完畢之後,大屏幕上沒再出現下一個貨幣。台下立即響起嗡嗡嗡地討論聲。

    陳墨皺眉,嗯了一聲,轉頭看著季君行︰“怎麼回事?”

    季君行始終盯著台上的林惜,神色沉穩冷靜。

    主持人微微一笑,對著台下的觀眾說道︰“我們這道貨幣接龍題庫爆了,兩位選手答對了所有題目。”

    其實節目組這道題絕對是做了充足準備。

    可是怎麼都沒想到,兩人能這樣發揮,居然你一題我一題,直接把題庫爆了。

    在主持人說完之後,台下登時響起如雷般的掌聲。

    季君行望著台上始終神色堅定的小姑娘,嘴角幾不可察地輕輕彎起。

    yh出一個淺淺的笑。

    果然最後這輪的冠軍爭奪戰,從第一輪開始進入了白熱化的爭奪。兩個選手之間,像是人形電腦一樣,只要題目出來,在他們腦海中微微檢索,很快能給出正確答案。

    半個小時之後,兩人分數交替上升,依舊還未分出勝負。

    節目組決定暫停錄制,讓兩人各自休息。

    隨後林惜在節目的安排之下,進入了待機室,工作人員問她要不要喝水,林惜微微搖頭,很快化妝師過來給她補妝。

    等補完妝之後,林惜表示自己想安靜待一會兒。

    所有人離開休息室,留下她一個人。

    林惜獨自坐在沙發上,雙手捂著臉頰,大腦仿佛真的像機器那般,飛速運轉著。這麼多天準備的東西,她真的認真準備過。

    直到一聲輕輕推門的聲音,林惜雙手用力地按了一下臉頰。

    隨後輕輕松開手,抬頭看過去問︰“到時間了嗎?”

    她以為是時間到了,工作人員來催促她上台。

    可是當她看見季君行出現在門口的時候,本來淡然的臉頰yh出說不出的驚喜。她以為後台非工作人員沒辦法輕易進出。

    “你,怎麼來了?”林惜站起來,誰知腳下一軟,差點兒摔倒。

    季君行跨步上前,手臂攬著她的腰身,將人摟進自己的懷中。林惜緊緊地抓著他的衣裳,虛虛地喘了一口氣。

    季君行皺著眉頭,望著她︰“沒事吧?”

    林惜輕笑道︰“我是不習慣穿高跟鞋。”

    在舞台上她一直穿著高跟鞋,只是之前一直神經緊繃著,沒覺得什麼。剛才看見他的一瞬,心底那種一直拉到最緊繃的狀態,似乎一下變得放松了起來。

    腳下虛浮了下。

    她靠在他懷里,雙手摟著他的腰身。

    他現在不再是當初那個單薄削瘦的少年了,如今他肩膀寬挺,連脊背都比從前要厚實,讓人有種更能依靠的感覺。

    “怎麼樣?”他輕聲問。

    林惜抬頭看著他,突然抿嘴輕笑,小聲地說︰“我說了,你不許笑話我。”

    “嗯。”他輕嗯了一下,算是答應。

    林惜微紅著臉頰說︰“其實我在台上很緊張,感覺自己緊張到小腿隨時都能抽筋。”

    其實上台之前,她一直給自己做心理暗示,可是她就是很緊張。

    之前拍搶答器的時候,她的手掌也在微微顫抖。

    季君行低頭看著她,伸手將她抱住,手臂緊緊地擁著林惜,她抬起頭,下一秒他垂著頭直接壓了下來,封住她的唇瓣,舌尖長驅直入,勾纏著她。

    他狠狠地吮吸著她的唇瓣,強勢中帶著安撫。

    林惜微微承受著這個強勢灼熱的吻,慢慢閉上眼楮。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輕輕松開她,手掌在她腦後輕輕撫摸。他低頭俯視著她,女孩臉頰泛著紅暈,烏黑的眸子水亮清潤。

    “林惜,緊張、害怕都是正常的。我們是人,並不是機器。這沒什麼可丟臉的。況且你已經踏出了一大步,最後一小步,勇敢往前走就好。我會一直看著你。”

    看著你贏。

    林惜抬頭望著他,眼神堅定而執著。

    她已經走下來這麼遠,只要一直往前走就好。

    如果說這場比賽,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大概就是林惜和程錚的巔峰對決。兩人像是將自己的潛力發揮到了最大,一題咬著一題,誰都不認輸。

    直到最後,林惜將比分扳平。

    兩人冠軍爭奪已經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主持人望著兩人,認真說道︰“經過導演組的商定,為了決出最後的冠軍,會有一道加試題。一題定勝負。”

    主持人說道︰“兩位,準備好了嗎?”

    兩人點頭。

    當主持人緩緩報出題目時,兩人竟是誰都沒按下搶答器。直到大屏幕上完整地出現這道記憶題,場下觀眾望著他們,盯著兩人面前的搶答器,看誰能先搶下這道題。

    直到砰地一聲,伴隨著搶答器發出的聲音,所有人的目光盯著場上的林惜。

    她緩緩說出答案的時候,主持人面色凝重地說︰“現在讓我們看向大屏幕,到底林惜的答案是不是最後的正確答案呢。”

    隨後屏幕上一點點地yh出答案。

    直到所有人看見這道題答案的時候,歡呼聲和掌聲一瞬間響起。

    “恭喜林惜,成為清華大學這場比賽的冠軍。”

    主持人的聲音響起,整個舞台砰地灑落下金色碎片,紛紛揚揚地落下。

    林惜愣了一瞬,隨後轉頭朝著台下看過去,在找到季君行的時候,她望著他,而他同樣微笑地凝視著她。

    兩人不約而同一笑。

    隨後,主持人請林惜站到舞台中央,程錚主動過來跟她握手。

    他下了舞台之後,主持人將話筒遞給林惜。

    林惜環視著台下,下面那麼多雙眼楮望著她,有人為她鼓掌,有人為她歡呼。可是如今的她,卻再沒了那種局促不安的感覺。

    她微微握緊話筒,輕聲說︰“曾經我也懼怕站在人前,害怕別人的目光,明明自己知道的問題,卻從來不會在老師提問的時候主動回答。或許很多人都會說,我也是這樣,沒關系,我們只是害羞而已。直到有一天,我放棄了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我才問自己,難道我一直這麼逃避、自卑下去嗎?”

    “我想要踏出屬于自己的安全區,去那些不太安全的區域看看,或許我會失敗、會被嘲笑、會什麼都不懂。可是那有什麼關系呢,人生不就是這樣一個又一個嘗試。”

    她的話觸動了在場那麼多人的心聲。

    很多人都害怕失望,不敢踏出去,殊不知,如果踏出去,哪怕只是小小的一步,或許你就能看見更多不一樣的風景。

    這場比賽因為最後兩人的冠軍爭奪實在太過精彩,即便還沒在電視上播出,清華的論壇上再次討論起來。

    當然也有人不屑地表示,不就是一個益智類節目,也就是自己麼參加。

    結果這個回答,被好多人懟了。

    其中一條回復,被無數人點贊。

    “對,你沒參加,所以讓林惜得了冠軍。可是你為什麼沒參加呢?因為你懼怕出現人前,害怕別人的目光注視著你,或者是害怕失望,怕自己連初試都過了,或者過了初試,進入八強的時候,第一輪刷下來的就是你。正是因為這樣那樣的擔心,你沒有,而我也沒有參加。可是光憑這一點,林惜已經贏了大多數人,因為她勇敢,她不怕輸。”

    就在論壇上還在討論的時候,林惜已經開始準備期末考試。

    或許榮耀值得人欣喜和興奮,但是褪去這層興奮,人生還有更多的挑戰。她翻越一個山頂,欣賞過這里的風光,並不打算沉迷。

    連宿舍里學習最刻苦的肖芳雨,都忍不住佩服她。

    好在她們宿舍的四個女生,都是那種平時上課認真听講的。即便褚茜茜有那麼多社團活動,但是她的課業水平並不差。

    考試周期間,林惜偶爾跟季君行一起吃飯。

    計算機學院的考試在前面,季君行考完全部科目的時候,林惜還有兩門沒考。

    “你想哪天回家?”季君行給她打電話問道。

    林惜說︰“這個周末吧,你幫我搶一下火車票吧。”

    因為臨近春節,火車票和汽車票已經開始變得緊張。林惜怕等到考完試那天,自己臨時買票,買不到。

    宿舍里,除了褚茜茜是北京人之外,其他三人都是外地的。

    林惜告訴他幫自己買杭州的,季君行微頓,輕聲問︰“你爸媽今年還留在杭州過年?”

    林惜心底微微苦澀,如果可以,誰願意留在異鄉呢。她父母在村上生活了一輩子,可是到了年紀大了,反而要背井離鄉。

    可是那家人認定了林耀華殺了他家兒子,只要他們一出現在家里,人多嘴雜,很快傳到那家人口中,他們又找上門鬧事。

    根本是不得安寧。

    所以這兩年,林耀華和江英都是一直在杭州生活。

    “杭州空氣好,生活又舒服,他們挺喜歡的。”林惜輕聲說。

    季君行沒再說什麼,隨後林惜掛了電話,繼續復習。

    很快最後一門考試結束,整個學校里到處都是托著箱子準備回家的學生。季君行跟林惜說好,待會過來接她。因為他開車過來,正好把肖芳雨和葉珂一起送到火車站。

    因為要放假了,宿管老師難得放男生上去給女孩搬東西。

    季君行上樓替林惜搬箱子,又把肖芳雨和葉珂的箱子一並搬了下來。

    誰知正好江憶綿跟謝昂開車路過這邊,看見季少爺拿著箱子從宿舍樓出來,謝昂按了下喇叭。

    林惜轉頭看見,笑著跑過去。

    江憶綿托著手臂望著不遠處,正在把箱子搬進後備箱的季君行,笑著說道︰“沒想到,我居然有一天能看見季少爺干這種苦力活。”

    “心疼。”謝昂說道,兩人一唱一和的。

    林惜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本來沒想讓他搬的。”

    “搬,為什麼不搬啊,謝昂今天也幫我們宿舍女生全部搬箱子了。”江憶綿笑嘻嘻地說︰“這就是男朋友應該做的事情。”

    “對。”謝昂點頭。

    謝昂如今被江憶綿管的,簡直快成了標準男友了。

    林惜跟他們說了兩句,揮手告別。

    雖然路上有點兒堵車,不過他們到火車站的時候,離兩人上車的時間還早。季君行把她們行李箱拿下來,林惜伸手剛去拿自己的箱子。

    季君行一下握住她的手掌。

    肖芳雨和葉珂識趣地先到旁邊,讓他們單獨說話。

    林惜看著他,季君行像是下定決心說︰“我說了,你不許生氣。”

    她听著他的口吻,笑了下︰“你沒搶到票嗎?”

    季君行沉默了一會兒,低聲說︰“我給你買了飛機票。”

    ……

    林惜望著他抿著嘴,又有點兒擔心她生氣的模樣,突然她自己有點兒哭笑不得。

    一向什麼都不怕的季君行,居然也會有一天yh出這樣的表情。

    她……

    林惜忍不住伸手抱了他一下,低聲說︰“我好像對你太過分了是不是。”

    季君行靜靜地看著她,臉上的緊張終于消失,他輕輕抱住她。

    于是兩人跟葉珂她們再見,季君行又開車去了機場。直到取票的時候,季君行又望著她。林惜看著他還有話的樣子,直接說︰“還有什麼事情,你全都說了吧。”

    “我給你買了頭等艙。”

    林惜︰“……”

    托這張頭等艙機票的福,林惜第一次回家回的這麼舒服。到了杭州,她一下飛機給季君行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自己下飛機了。

    回到江英他們住的地方,即便已經晚上十點,江英還是給她下了一大碗面。

    燈光下,她望著林惜,突然笑了下,“變漂亮了。”

    林耀華正準備抱被子去隔壁,因為他們租的是民房,只有一間。以前林惜在浙大上學的時候,周末過來很少會過夜。

    如今她回來過年,自然不能父母睡一張床。

    于是林耀華跟回老家過年的工友借了一個房間,林惜回來的時候,他去隔壁住。

    林耀華面上yh出得意的笑容說︰“今天我去林惜回來,路上踫上老高兩口子,瞧見林惜都說不敢認了,比去年還要漂亮。”

    雖然不能回老家過年,可是對于林惜來說,有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

    他們一家三口在一起,足夠了。

    林惜在這里待著,看著周圍的人漸漸少了,有時候去街上,覺得街道上的行人都比平時少了。這種團圓的節日,不管再遠,很多人都想回到親人身邊。

    這里條件比老家還不如,畢竟地方小。

    不過江英還是找了人灌了香腸,晾在外面的衣竿上,林惜坐在窗下一邊看書,一邊看著香腸,怕被人偷了。

    到了三十那天,林惜手機里的短信沒斷過。

    連溫璇都給她打了一個電話,季路遲有些不開心地問她什麼時候回北京。

    而季君行則在母親的強行拉拽下,接了電話。

    他拿著手機的時候,溫璇望著他,輕聲嘀咕道︰“什麼毛病,還不好意思當著我們的面兒給林惜打電話嗎?”

    季君行沒搭理她的念叨,走到旁邊,“新年快樂,林惜。”

    林惜站在外面,此時江英正在做飯,飯菜的香味一陣陣的飄到她鼻尖。

    “我想你了。”林惜輕聲說道。

    季君行握著手機的手,明顯一緊,現在的她輕易就能觸動他的心。

    他說︰“我也想你了。”

    林惜再接到他電話的時候,是大年初二,因為初一他要陪著父母去拜年。那時候林惜正在看書,她家在杭州沒什麼親戚要拜訪。

    “林惜,你家在哪里?”他低聲說。

    林惜一愣,隨後明白道︰“你不會來杭州了吧?”

    直到他穿著一身黑色衣服,頂著寒風,站在巷口的時候,林惜才真敢相信,他居然來找她了。她突然想起,高二那年,他也是這樣,突然出現。

    江英本來在洗衣服,結果看見突然出現的人,都愣住了。

    她自然認得季君行,當年她第一次在村委會看見季君行的時候,心底嘀咕過,這孩子長得未免太好看了點兒,唇紅齒白的少年模樣,特別招人稀罕。

    如今幾年不見,倒是長成了大人模樣。

    “啊,你,你怎麼來了?”江英趕緊用面前的圍裙把手擦擦。

    等季君行進了家里,林耀華和江英看著他,心底都有點兒奇怪。林惜自然看出他們表情不自然,所以在江英給他倒水的時候,林惜干脆說道︰“爸、媽,這是季君行,你們都認識吧。”

    當然認識了。

    林惜微微抿嘴,“他現在是我男朋友。”

    “叔叔,阿姨,你們好。”即便傲慢如季少爺,見到準岳父岳母,不免有些緊張。

    果然林耀華和江英臉上都yh出特別驚訝地表情,過了許久,江英輕聲問︰“你爸媽知道嗎?”

    她臉上的擔憂那樣顯而易見。

    她家是什麼條件,如果不是因為林政的心髒,只怕他們兩家這輩子都不會有交際。

    如今林惜跟他談戀愛,江英怕別人會覺得林惜是攀富貴,怕別人說她閑話。

    季君行那麼聰明的人,一眼瞧出來她的擔憂,立即說︰“你放心,我爸媽都知道。而且他們特別喜歡林惜,他們都覺得林惜人聰明又懂事,特別贊同我跟林惜在一起。”

    林惜望著他,他這樣性子的人,這麼懇切的說話,是真的難見到。

    季君行的一番話,總算讓林耀華和江英微微放松。

    于是接著,江英開始忙活晚飯。等燒了七八個菜的時候,天也黑了,林惜讓她不要再做了,要不然吃不完。

    林耀華難得高興,把一個工友送給他的,自家釀的酒拿了出來。

    季君行陪著他喝了好幾杯。

    到了晚上八點多的時候,季君行告辭,林惜送他去酒店。

    林耀華本來想陪著的,不過被江英拉住,只是說待會她要回來的話,給林耀華打了電話,讓他去接。

    季君行住的酒店其實離這里不算遠,林惜陪著他慢慢走過去。

    本來過年人就少,此時八點多,街道更是空蕩蕩的。沒想到,他們走了沒一會,看見遠處一個煙花在天際綻放。

    林惜愣了下︰“好久沒看見煙花了。”

    因為各地都有禁止煙花的政策,真的很久沒看見了。

    季君行握著她的手,兩人站在原地,看著遠處的煙花,在天空綻放出耀眼奪目的色彩。他突然轉頭問︰“林惜,你們會一直生活在這里嗎?”

    他曾經想過林惜父母過的生活,可是親眼看見,還是覺得有點兒于心不忍。

    林惜點頭,她說︰“老家應該是沒辦法回去了。”她望著遠處的心願,低聲說︰“我現在的心願,是給我爸媽買一個房子,讓他們不用再受漂泊之苦。”

    這大概就是她最大的心願吧。

    哥哥不在了,現在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她想要照顧父母,讓他們不再漂泊,不用擔心哪天房東又突然漲房租或者是把房子租給別人。

    說完,她轉頭看著他說︰“是我自己買。”

    她說的口吻特別認真,季君行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他氣得笑了,伸手捏了下她的鼻尖,親昵又低聲地說︰“你太瞧得起我了吧。”

    杭州一套房子上百萬還是要的。

    但最後,他還是握著她的手,輕聲說︰“林惜,別擔心,都會有的。”

    你想要的心願,都會實現的。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