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62章

第62章

    五月, 正值春末夏初, 校園各處樹蔭濃密, 花草茂盛。不僅學校發生了變化, 連走在路上的女同學, 都開始穿起yh腿的短褲和裙子。

    整個學校褪去了冬日的沉重, 顯得活潑起來。

    林惜正在宿舍里的收拾東西,她看著面前的箱子, 旁邊的葉珂一手拿著隻果一手拿著書,兩條長腿翹起來, 搭在桌子上。見林惜猶豫不決地模樣, 她終于忍不住說︰“林惜,你是去三天,不是三個月。用得著帶這麼多東西嗎?”

    林惜苦惱地說︰“可是我感覺要準備地挺多。”

    “準備什麼?”葉珂不在意地看了一眼, 見她正在拿自己的內衣裝進小袋子,她突然壞笑了下,低聲說︰“我倒是覺得你還應該準備一樣東西。”

    林惜生怕自己漏帶著了東西,忍不住說︰“還要準備什麼。”

    “一、套、性、感、內、衣。”

    葉珂一字一頓地說出來, 林惜听罷,一張小臉紅得透透。

    “如果季大神這次贏了呢,你可以趁機獎勵他。如果他輸了, 你也能安慰他。一舉兩得的好事, 我覺得你應該就去買。”

    林惜頂著爆紅的臉頰,輕聲說︰“我發現你也有吐不出象牙的時候。”

    一旁本來在看書的肖芳雨,抬頭朝葉珂看過去。

    林惜說︰“芳雨, 作為寢室長,宿舍出現這樣的人,你是不是應該教訓教訓。”

    肖芳雨沉默了下,小聲說︰“可是我覺得葉珂說得挺在理的。”

    ……

    林惜沒想到宿舍里的老實人,也有學壞的一天。

    葉珂直接將椅子的前腿翹起來,慢慢悠悠地說︰“這個學期實在吃季大神太多飯和零食了,我覺得我有必要回報一下。”

    這學期開始,季君行請她宿舍的幾個室友吃了一頓大餐。

    之後林惜不去食堂吃飯,季君行給她點外賣,一定會給宿舍其他三人點。

    更不用說,各種各樣的零食。

    本來宿舍三個人對季君行就有種對男神的敬仰之情,畢竟計算機系鼎鼎有名的大神級別人物,長得帥成績好。如今大神還這麼體貼,她們三人無以為報,恨不得親自把林惜打上蝴蝶結,送給季君行。

    所以連肖芳雨這樣性格有點兒保守的女生都說︰“其實我覺得你們感情這麼穩定,不用非得等到大學畢業……”

    林惜一臉懵地望著肖芳雨。

    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老實人嗎?

    因為季君行進入了a的決賽,這次全球總決賽在上海舉行。季君行問她想不想一起去,林惜自然想要去。

    後來不知怎麼的,江憶綿也想去,她一去,謝昂自然要跟著。

    謝昂都去了,陳墨和高雲朗想著反正最近不是很忙,都一起去吧。

    于是季君行一個比賽,後面跟了五個小尾巴。

    這次比賽是以學校名義參加,選手和指導老師的機票,都是學校負責的。林惜他們的機票則需要自己買,不過最後是季君行負責了機票。

    酒店是謝昂他們幾個男生訂的。

    第二天去機場的時候,季君行跟著學校大巴車一起。

    他們幾個人坐謝昂的車去機場,到了的時候,他們去找季君行。因為學校給他們訂的是經濟艙機票,季君行給他們幾個人訂的是商務艙。

    所以上飛機之後,他跟著其他參賽選手一起去後面。

    林惜知道他個子高,經濟艙里的位置有點兒憋屈,在飛機還沒通知關掉通訊設備的時候,給他發了一條短信,問要不要跟他換。

    那邊倒是回復地快,直接打了一句︰不用,你乖乖睡一會,很快到上海。

    江憶綿見她看著手機,靠過來看了一眼,笑著說︰“少爺這種脾氣的人,勸了也沒用。要不然他也不至于給我們都訂商務艙,他還是跟其他同學坐經濟艙。”

    季君行性格就是那樣,這種時候他反而更不會搞什麼特殊。

    別的參賽選手和老師都坐經濟艙,他跟著一起坐。

    北京到上海的飛行旅程確實不算長,幾乎是睡一覺的功夫,飛機已經平穩地降落在上海浦東機場。

    因為今天不止清華一個學校到,還有北京別的學校也來了。

    這次舉辦的校方派學校大巴車過來接他們。

    至于林惜他們,謝昂一早訂了車,舒服的七人座。他們這幫人反正到哪兒都不會委屈自己,所以一行人都到了停下停車場。林惜他們上了車,季君行正在跟老師說話。

    陳學庚望著離去的車子,若有所思地想了下,輕笑道︰“這次女朋友過來給你加油,壓力大嗎?”

    季君行單肩背著一個簡單的黑色背包,頭上戴著一頂黑色棒球帽。

    一身全黑的打扮跟他的皮膚對比的格外明顯,不過這樣又顯得特別整個人特別利落。

    他雙手插在兜里,淡淡一笑︰“沒什麼壓力。”

    此時林惜他們坐著的車子已經離開,他朝車子離去的那個方向微眯了眯眼楮。

    “動力十足倒是差不多。”

    陳學庚一直都是他競賽的指導老師,知道他這個性格,有點兒誰都不放在眼里的意思。結果那麼個看起來文文靜靜的姑娘,愣是把他捏地死死的。

    他望著這個得意高徒,搖頭笑道︰“你最好能拿個金牌回來,要不然……”

    “沒有要不然,您等著好了。”季君行沖著他懶懶散散地笑了一下。

    他們到的第二天是開幕儀式,這次是全球總決賽第一次落地上海,舉辦方是上海交通大學。交大曾經三次奪過世界總決賽冠軍,是整個亞洲地區唯一,也是奪冠次數最多的學校。

    所以這次總決賽落地交大,實至名歸。

    交大的代表隊也是憋著一股氣,想要為母校再下一城,再次拿到總冠軍。

    只有其他大學的代表隊,一個個也是想要替自己的學校創造歷史。

    這真的是比拼實力,為母校增光添彩的時候。

    這次清華有三支隊伍入選,其中季君行所在的隊伍是唯一拿到區域冠軍,直接晉級的。

    晚上是開幕儀式,所有人參賽團隊下午就過來簽到。因為沒有那麼多休息室,所以很多休息室都是幾個學校共用一個。

    這會兒不少人還遇到了自己高中的校友。

    比如季君行他們團隊的王遠,遇到一個自己在浙大讀書的同學。

    兩人一見面,先是抱了下,說了一會話,王遠指了指坐在沙發上低頭看手機的季君行說︰“這次我們有季大神在,肯定能取得好成績的。”

    “他是誰啊?”浙大同學好奇地說。

    王遠嘿嘿一笑,得意道︰“季君行啊,11年全球信息學奧賽冠軍,人家高二就被保送到我們學校了。大牛。”

    浙大那個男生當然知道奧賽冠軍的份量,只是他奇怪地說︰“他叫季君行?”

    王遠點點頭。

    “我怎麼覺得他名字那麼耳熟呀。”浙大男生嘀咕了一句。

    王遠听到︰“可能你是在新聞上看見的吧,畢竟人家拿過冠軍,報道挺多的吧。”

    “不對吧。我肯定不是看新聞看到的,我好像是听別人說起來的。”這個男生還在拼命想,直到他霍地抬起頭,“我想起來了。”

    他居然激動地直接走到季君行面前問道︰“同學,你是不是認識林惜?”

    本來季君行低頭在跟林惜發短信,他們幾個人都在體育館看台上等著他們出場。

    別人都在閑聊,唯有季君行坐著的這個角落,仿佛自帶結界,有點兒安靜地過分。他不說話,別人也不敢上來跟他搭訕。其他來參賽的幾個學校女生,早偷瞄了他不知道幾次。

    此時浙大男生上來搭訕,其他本來在聊天的同學,紛紛往這邊看過來。

    至于季君行,在听到林惜的名字從別的男生嘴里說出來,他上下打量了這個男生,典型理科男生模樣,個子不算高,腦門挺大,瞧著有點兒憨厚。

    “你是?”季君行懶散地靠在沙發上,望著他問道。

    浙大男生見他沒否認,立即說︰“我是林惜的同學。”

    王遠對林惜一點兒不陌生,季君行有時候在實驗室訓練,林惜會過來陪著。他們跟林惜都還挺熟的。他有些奇怪地說︰“你跟林惜什麼時候是同學啊?”

    這個男生跟他是高中同學,兩人高中三年都在一個班級。

    浙大男生說︰“當然是浙大同學了。”

    王遠不知道林惜在浙大讀過書,本來還挺奇怪。此時他詫異地說︰“林惜在浙大讀過?”

    “對啊,不過只念了半個學期,她就退學,據說是回高中復讀了,後來考上了清華。”浙大男生笑了下,“那時候林惜還是我們班的班花呢。她一走,大家都挺舍不得的。”

    王遠這才知道這個淵源。

    他笑著說︰“你居然跟季神的女朋友是同學,這也太巧了。”

    “女朋友?”浙大男生朝季君行望了一眼,隨後點頭,笑著說︰“難怪呢。”

    此時季君行望著他的表情,問道︰“難怪什麼?”

    男生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輕聲說︰“我們大一班級秋游,大家選了去黃山玩。班里另外一個女生說對著山坳許願肯定能實現,她就拉著林惜一塊鬧。結果林惜對著山腰就喊了你的名字。”

    那時候其實班里不止一個韓勛喜歡林惜。

    不少男生都對她很有好感,畢竟是班級里唯二的女生,長得漂亮,性格也好,成績還特別好,說她是男生心目中的女神,都一點兒不為過。

    當時林惜堅決不接受韓勛的追求,其他男生心底都是暗爽的。

    誰知一趟黃山之行,大家心碎了。

    因為她沖著山間喊著那個名字,誰都看得出來,那應該是她喜歡的男生的名字。

    然後還沒失望夠,很快林惜退學離開了。

    浙大男生也是班級里對林惜格外有好感的那一撥里的,所以他對季君行這個名字,特別耳熟。剛才王遠一介紹,他就想著自己肯定是在哪里听過。

    季君行幾乎是在他說完的那一瞬,愣住的。

    林惜曾經對著山間喊他的名字,在他們分開的時候……

    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讓他坐在那里,許久,一句都沒有。

    休息室內的聲音並沒有停下來,可是這一刻,他的心底突然寂靜無聲,直到林惜的名字,滿滿將整個心房填滿。

    比賽進行的很順利,特別是季君行帶著其他兩個成員,幾乎是一路過關斬將。他們跟來自俄羅斯的聖彼得堡大學幾乎是纏斗到了最後時刻。

    直到下午兩點,比賽結束,官方宣布,來自清華的“white drea”隊取得了最後的冠軍。當季君行站在領獎台的時候,林惜站在台下,瘋狂地鼓掌。

    周圍看台上坐滿了學生,即便自己的母校沒奪冠。

    但是清華隊能戰勝實力強大的俄羅斯代表隊伍,這已經值得所有人為他們獻上自己的歡呼和吶喊聲。

    比賽結束,季君行要和其他學生還有老師一起,林惜他們先回酒店等著他。

    直到下午六點的時候,他回來,敲響了林惜和江憶綿房間的門。

    林惜過去開門,他直接說︰“你去簡單收拾兩件衣服和洗漱的東西帶上。”

    她被他說的話弄得有點兒懵,她說︰“我們不是明天才回學校嗎?”

    “不回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季君行淡淡說道。

    林惜听完,轉身就去收拾東西。江憶綿本來躺在床上玩手機,見她回來,問道︰“是不是要去吃飯了?我這次一定要狠狠地宰季少爺一頓,你看我都在搜上海哪里有好吃的餐廳了。”

    江憶綿說著,還把手機的屏幕給林惜看。

    不過林惜忙著收拾東西,沒顧得上。等她收拾好,這才轉身說︰“憶綿,我今晚可能不回來,你跟謝昂他們說一聲。”

    “你不回來,你去哪兒?”江憶綿一下從床上翻了起來。

    林惜指了指外面︰“他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

    江憶綿知道是季君行來敲門的,先是一愣,接著不懷好意地望著,揮手說︰“去吧,去吧,今晚別回來了,千萬別回來。”

    林惜顧不得解釋,跟她說了聲再見。

    兩人到酒店門口,季君行帶著她上了一輛車,她驚訝地說︰“這車哪兒來的?”

    “我讓謝昂給我弄來的。”越野,適合開長途。

    路上,林惜安靜地坐在副駕駛,看著季君行一路開車出了上海,隨著高架上的不斷指引,車子似乎開往安徽地界。

    終于在路上加油的時候,林惜問他︰“你是想去黃山玩?”

    季君行突然解開身上的安全帶,傾身過來,眼楮直直地望著她︰“怕不怕?”

    “怕什麼?”林惜不解地問。

    季君行笑了下,“到了地方,再告訴你。”

    等車子開到了黃山,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季君行訂了酒店,兩人住下後,他只說了一句,明天要上山看日出,很快睡著了。

    林惜想著他這幾天備戰比賽,剛才又開了四個小時的車子,自己悄悄訂了鬧鐘。

    誰知第二天,她的鬧鐘還沒響,季君行已經把她喊了起來。

    一直到了山頂,林惜望著這個地方。倒是生出幾分熟悉,畢竟她曾經跟浙大的同學一起來過。那時候她還以為季君行在美國。

    想起自己曾經沖著山坳喊他的名字,林惜突然笑了一下。

    可是她剛笑完,身邊的人,雙手搭在唇邊,沖著山間喊了一句。

    “林惜。”

    他清潤的聲音,奮力喊出她名字的時候,林惜在微愣了一瞬,轉頭看向他。

    季君行望著她,低聲說︰“林惜,我愛你。”

    作者有話要說︰ 少爺︰林惜,我要用你喊的我方式,重新喊一次你的名字啊啊啊啊啊,就問你們季撩撩,是不是依舊那麼撩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