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64章

第64章

    雨滴打落在窗台上的聲音不斷傳來, 可是房間里的溫度不斷在上升, 似乎整個房間充滿了不穩定氣體, 只要輕輕一點, 能瞬間爆炸。

    季君行將林惜壓在門板上, 微微低聲, 在她耳垂上落下輕輕一吻。

    誰知懷里的姑娘,過電般地輕輕顫抖。

    外面雨聲漸起, 仿佛能掩蓋一切。

    偏偏他低沉的聲音落在她耳邊的時候,他說︰“林惜, 我喜歡你呀。”

    他並不是個喜歡甜言蜜語的人, 偏偏情到濃時,是真的想告訴她,他有多喜歡她。喜歡到想要把她嵌進自己的yh, 放在自己心尖上。

    林惜將手臂抬起來,摟住他的脖子,她手指在他的脖頸處,微微摩挲。

    這樣輕撫的動作, 讓他渾身一硬。

    在這方寸之地,季君行氣息紊亂,平日里的冷靜自持, 都不復存在。

    他重新俯身, 壓著她的唇,長舌直入,狠狠地親吻著她, 強勢、有力。隨後她身上微濕的衣服被輕輕掀開,她輕輕一顫,一只大手撫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女孩的yh早已經不像年少時那樣平坦,開始有了屬于女人的曲線。

    很快,沙啞的喘息聲在房中漸漸響起,似乎連外面滂沱的雨聲都遮掩不住。

    滿室灼熱,盡情燃燒。

    ……

    春日里的陽光,穿透淺白色的窗簾,照地滿室透亮。即便沒拉開窗簾,林惜微睜開眼楮,已經知道今天是個大晴天。她伸手壓了下自己的眼瞼,適應了一會兒光線,這才微微轉身。

    一扭頭,身邊男人的睡顏撞進視線里。

    他閉著眼楮,躺在純白色枕頭上,輪廓分明的線條,唇紅齒白的容顏,少年人的單薄和幼稚漸漸褪去,剩下屬于男人的成熟模樣。

    季君行的手臂依舊搭在她的腰側,林惜沒敢動,怕吵醒他。

    她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看,這是她第一次看見他睡覺的模樣。

    安靜,透著一股無害的乖巧。

    不知過了多久,林惜覺得自己的手臂有點兒酸,她剛輕輕動了下手臂,搭在她腰間的那只手,動了一下。

    隨後,季君行眼皮微動,輕輕地睜開眼楮。

    他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林惜身上,有些迷茫,似乎還沒從睡夢中徹底清醒。

    直到幾秒後,他望著林惜,嘴角輕輕揚起。

    “早上好。”他低低地說了一句,湊過來,在她嘴角親了一下。

    林惜低聲回應他︰“早上好。”

    可是身邊的男人,此時又閉上眼楮,似乎進入睡夢之中。

    林惜問道︰“要起床吃早餐嗎?”

    客棧早上是提供早餐的,不過很簡單,都是家常的。

    “嗯。”身邊的人,低聲回應了一句。直到他將手背壓在眼楮上,許久,他突然翻身,直勾勾地盯著她,“林惜,你開心嗎?”

    他的聲音那樣真誠,臉上揚起的笑,帶著些許意氣。

    “我很開心。”他將額頭輕輕抵在林惜額頭上,輕聲說。

    上海回來之後,季君行在學校里再次名聲大噪。畢竟他這次在上海拿下了全球總決賽冠軍,這是清華歷屆最好的成績。之前只有整個中(Z)國只有交大幾次奪得過冠軍。

    學校網站首頁掛著他們奪冠時候的照片。

    倒是林惜宿舍里的其他三人,最關心的是林惜跟季君行之間,發沒發生什麼不可描述地事情。

    葉珂在她回來的第一晚就問,那套內衣用上了嗎?

    在林惜臨走之前,葉珂居然真的給她塞了一套黑色yh內衣在箱子里,文胸的背後是系著好幾根帶子的那種,繁復又yh。

    林惜咬著牙,愣是一句口風都沒透yh。

    倒是季君行,回來之後,一直都忙。因為他贏了比賽,被院里拉去做了好幾次交流活動。還有正在準備a比賽的其他學弟學妹,幾個指導老師都讓他多傳授傳授自己的經驗。

    季君行這人傲氣,卻不孤僻。

    所以這些天他都埋頭在實驗室里,一晃眼就到了六月底。

    因為馬上要期末,而他們也要升入大三。雖然大學是四年,不過誰都知道大四基本沒有課程,很多人會選擇把大四要學的課程,在大三這一年提前學完。這樣整個大四,不管是考研也好,是實習也好,都有一個充分準備的過程。

    這天,季君行在實驗室里忙完,剛起身,听到身後的人,喊了一句︰“溫教授,您好。”

    他調頭看過去,溫寒聲穿著一件淡藍色襯衫,袖口微微挽起,yh出結實的手臂。

    溫寒聲在美國十幾年,去年剛回國,所以身上還有濃濃海派教授風範。比起計算機系其他那些穿著打扮普通,剛過了四十,就有啤酒肚的普通理工科教授。

    身材高大健壯,連穿衣打扮都格外紳士時尚的溫教授,簡直是教授里的男神。

    更何況,這位男神前面還有,未婚兩個字。

    實驗室里其他紛紛起身,跟溫寒聲打招呼。

    季君行懶懶散散地朝他看了一眼,繼續低頭收拾自己的東西。

    溫寒聲見他這樣子,輕笑一聲,直接過來,在他肩頭拍了一下,“你跟我出來。”

    說完,他轉身出去。

    季君行想了下,將耳機放進包里,直接把包放在桌子上,跟著走了出去。

    溫寒聲站在外面走廊,他背對著實驗室的門,正站在窗邊,眺望著學校里的風景。

    季君行走過去,他沒回頭,而是開口問︰“我听說你想挖柯植?”

    柯植是溫寒聲手底下的研究生,就是上次季君行打掃廁所的時候,溫寒聲派出監督他的人。他本來是另外一個教授手底下的學生,不過他性格內向,脾氣有點兒古怪,最後轉到了溫寒聲門下。

    “對,有事兒?”季君行無所謂地語氣,一副你知道又怎麼樣的模樣。

    溫寒聲氣得笑了,他說︰“你要用我的學生,是不是應該先跟我打一聲招呼?”

    “你也說他是學生,又沒賣身給你。我需要說什麼?”

    他這幅樣子,惹得溫寒聲挑起眉,輕嗤了一聲,“你就不怕我不放人?”

    很多計算機系的教授,都有自己的公司,手底下的研究生,那就是免費又有能力的勞動力。季君行想挖柯植,無疑就是挖溫寒聲的牆角。

    季君行朝他看了一眼,突然笑了下︰“小舅舅,你可不是那種把自己的學生當狗使喚的教授。”

    “你還真是高看我。”溫寒聲輕哼了一聲。

    其實他今天並不是為了柯植的事情,而是為了另外一件事。

    他說︰“我听柯植說,你打算自己創業。”

    其實這個想法,從季君行離開之前那個團隊開始,就有了。只不過那時候他覺得自己條件尚且不成熟,並沒有大張旗鼓。

    如今他拿到了a的冠軍,算是為學校拿下了不小的榮譽。

    如果他有什麼想法,應該能征得學校這邊的支持。

    至于柯植告訴溫寒聲,他沒覺得意外,因為那天他跟柯植聊過之後,他就說自己需要問問導師。畢竟他加入季君行的團隊,很可能會縮短自己在溫寒聲實驗室里的時間。

    “你打算做ai醫療?”溫寒聲沒想到季君行思想這麼前衛。

    這時候ai醫療這個概念,在美國剛剛興起,而國內涉及的公司並不多。對于計算機與醫療相結合,人們最先想到的就是能夠幫助醫生做手術的機器人。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進,人工智能這個概念越發興起。

    醫療領域里,越來越多地方將運用到ai。之前醫藥公司運用人工智能多數是在化學分析檢測方面,是用于制藥。

    但隨著大數據的興起,越來越多的醫療方面將重新被定義。

    季君行點頭,直接說︰“我想做ai醫療影像。”

    “說說。”溫寒聲微微抬起頭。

    “傳統醫療影像中,就算是一個頂級的病理專家,診斷的準確率大概在733。如果制作一款人工智能,通過大數據的分析和深度學習,將診斷的準確率提高到90、95,甚至是百分之百,都不是沒可能。”

    “因為數據是不會騙人的。”

    就像那個曾經用計算機驚艷他的教授那樣,終有一天,他也想用自己所制作的東西,驚艷全世界。

    對于這個概念,溫寒聲在美國的時候,曾經接觸過。

    他沒想到,季君行會想以這個概念,作為自己的創業方向。

    說實話,光是這個概念,他已經對自己這個外甥刮目相看。

    “我所得到的那些冠軍,別人都曾經得到過。”他眼楮同樣望著窗外的校園,這里是全國最好的大學,走在這下面的每一個學生,都是拼過千軍萬馬才能擠進這個學校的人,這里並不缺少智慧非凡的人。

    可是他依舊不甘平凡,即便在這樣的地方,他也想做到最好。

    “小舅舅,你見識過互聯網時代的興起,那個時代我沒參與到,可是現在是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我不想錯過。”

    “我會成為那個走在最前面的人。”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