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66章

第66章

    暑假, 本來應該是學生肆意玩樂的時候, 偏偏不管是季君行還是林惜,他們都沒有時間玩樂。自從季君行打算成立自己的創業團隊, 他最先想到的自然是陳墨他們幾個人。

    陳墨不用說了, 他爸爸是銀行高管。

    上次季君行主導的項目, 陳墨借著他爸的人脈,差點兒給季君行拉來五百萬的投資。

    只不過後來,項目被人賣了, 這件事不了了之。

    倒是那個投資人對季君行的技術一直很欣賞,跟陳墨說過,下次要是再有什麼創業項目, 可以跟他聊聊。

    畢竟在經歷互聯網的高速發展, 國外的微軟、谷歌、臉書這些超級大公司不用說。

    國內這幾年的首富,都是在互聯網行業產生。

    互聯網公司似乎很容易成為行業里的巨無霸。

    對于這些天使投資者人來說,五百萬其實不算多,北京連一套二環內的房子都買不到。可是萬一要是投對了公司, 真的能投資到一家潛在的獨角獸公司,那麼帶來的利益實在太過巨大。

    于是這種微乎其微的可能,致使資本市場上的各種紊亂。

    有些人打著高科技的名號, 隨便扯一塊大旗,東西全都是東拼西湊, 沒有一點兒自己的核心技術, 然後幾輪融資下來, 就能上市撈一筆。

    季君行最看不上的就是這種。

    如果他真的只想要錢, 直接回家繼承季選恆的事業就好。

    這些天他都在跟在溫寒聲身邊,見國內的教授。溫寒聲就是人工智能專家,之前他在美國研究的就是大數據和深度學習。這次季君行提出的概念,正好是他的研究領域。

    就算舅甥兩人平時互坑,不過關鍵時刻,為季君行鋪路的,還是他。

    因為季君行要做的是醫療影像方面的人工智能,要想做到深度學習,必須依靠海量的數據,而這些數據必須由醫院方面提供。不管是醫院也好,還是醫院下屬的實驗室,只要能提供這樣海量的數據資源,都是他們要努力的方向。

    況且現在疾病眾多,他作為一個小創業團隊,貪多嚼不爛。

    所以季君行打算從某一項疾病入手。

    因為這些事情,他這一個月都在忙,林惜之前問過他,自己需要幫他做什麼。季君行倒是給了她任務,盡快熟悉圖像智能處理。

    因為他們要做的醫療影像,最主要的手段就是運用圖像識別技術,對患者的影像進行識別,標注病灶關鍵信息,從而給出初步診斷結果。

    林惜查了一下資料,目前國內最頂尖的圖像識別智能處理實驗室,清華就有。

    只不過這個實驗室里,大多是研究生和博士生。

    林惜不知道這個實驗室的具體情況,她只能通過大量的自學,開始研究這方面的技術。

    因為季君行跟著溫寒聲臨時去了上海,據說是去拜訪一位醫學界的大人物。本來季君行想帶著林惜一起去,不過她知道現在這個階段,自己什麼忙都幫不上。

    她直接拒絕了季君行,還不如趁著如今的時間,好好地提高自己的技術。

    這期間,林惜找了一份家教。

    她是給一對雙胞胎姐弟上課,這姐弟兩人因為出生相差只有十分鐘,有點兒誰都不服氣誰的樣子。

    姐姐宋苒是個喜歡愛美的姑娘,她的衣帽間比林惜住的宿舍還要大。

    至于弟弟宋堯,雖然有點兒高傲冷漠,不過相較于姐姐來說,成績要好很多。

    兩人如今開學就是高三了,宋苒一心想要考電影學院當明星,可惜文化課成績實在是太稀爛了。數學據說每次考試都是三四十分,作為數學經常滿分的林惜,實在是想不出來,一個人要怎麼考,才能考出三四十的分數。至于宋堯,據說他母親準備送他出國讀書,只是他自己不太想去。

    因為要帶兩個學生,林惜的補習費用不低。

    不過這對姐弟確實太不對付,兩個坐在林惜對面,有時候一個眼神,能立馬吵起來。

    至于這姐弟兩人的父母,林惜見過他們媽媽不少次,之前也是媽媽親自面試她的。讓她有些奇怪的是這個媽媽是個看起來十分年輕的女人,據說二十歲生了這對姐弟。

    而他們的父親,林惜一直到現在,都沒見過。

    只是人家的事情,她不會過分關注。

    這不是林惜第一次當家教,她做家教跟自己考試一樣認真。

    不僅提前備課,還會自己打印試卷,帶到家里,讓他們考試。兩姐弟第一次拿到試卷的時候,目瞪口呆。

    宋苒直接問︰“老師,我們兩個還要考試?”

    “嗯,我已經跟你們媽媽說過了,單單上課並不能激發你們的潛能。考試的話能夠幫助你們了解自己真正的水平,以及哪方面的知識掌握得不夠全面。”

    宋苒撅著嘴耍性子︰“我不要考試,我最討厭考試了。”

    宋堯沒說話,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著林惜,似乎在等著她怎麼收場。

    畢竟一共兩個學生,已經有一個不配合了。

    林惜也沒生氣,微笑著說︰“我跟你們媽媽商量過了,你們兩個之間考試成績高的那個,可以得到一次獎勵。”

    兩人都挺不屑的樣子,畢竟他們之前是要什麼有什麼。

    誰還在乎這個所謂的獎勵。

    林惜瞧著他們兩個的樣子,輕嘆了一聲,緩緩道︰“你們媽媽說,如果你們不好好考試的話,這個暑假兩個多月的全部零花錢取消。”

    兩人表情不太好看了,林惜繼續努力道︰“全部出國計劃取消。”

    “臥槽,她答應讓我去歐洲看f1比賽的。”宋堯狠狠地用筆尖戳了一下紙。

    宋苒則是生氣地嘟囔︰“憑什麼取消我的零花錢,我要跟爸爸說。”

    “小苒,喬女士說如果你這次考試超過六十分,可以給你買上次你想要的那個包。”十七八歲的小姑娘,正是什麼都想要,什麼都買的年紀。

    宋苒讀的是國際學校,周圍全都是各種富家子弟,女孩子們之間的虛榮心攀比更嚴重。

    雖然知道這種獎勵政策並不是特別好,不過他們兩人的媽媽似乎很著急讓他們提高學習成績。

    林惜對于這些孩子的心理不是很了解,畢竟她自己上高中的時候,從沒人督促她,可是她總是能盡到百分之兩百的努力。

    “媽媽萬歲。”宋苒上次在商場里看到一款香奈兒彩虹包,特別少女,她一眼就相中了。

    可是她媽非說這個包不適合她這個年紀。

    宋苒心心念念,還給她爸打過電話,誰知她爸都沒接,是秘書接的電話。

    宋堯老神在在地說︰“你還是先考到六十分吧。”

    從這天開始,兩人的學習熱情,似乎一下子上升了不少。

    季君行給她打電話的時候,林惜正在批改卷子。

    他拖著微嘆的聲音︰“林惜,我好想你。”

    林惜听著他傲嬌的聲音,低聲說︰“你先忙正經事嘛。”

    “你還在補課嗎?”季君行知道她找了一份家教工作,他本來是不同意的,不過林惜覺得她自己能兼顧到不同的事情。

    季君行不想在這種小事上,跟她鬧別扭,沒阻止她。

    林惜點頭︰“對呀,正在改他們的數學試卷。”說完,她微頓了下,突然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讀書,是一件這麼難的事情。”

    林惜真的是那種從小到大學習一直好的孩子。

    別人經歷那種數學考試在及格和不及格之間的掙扎,她一次都沒體會過。對于她來說,數學考試的分數只有兩種,一種是滿分,另外一種就是不是滿分。

    季君行輕笑了一聲︰“所以你現在知道我有多厲害了?”

    林惜︰“……”

    “林惜,我今晚回來,到時候來學校找你好不好。”

    他的聲音低低地,猶如羽毛撓在她心上。

    林惜想了下,問道︰“你忙了這麼多天,要不要先回家休息一下,我們明天再在學校見面?”

    “可是我想今天就見到你。”

    他語氣霸道地說。

    林惜抿嘴低笑,“那你來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林惜改完卷子,宋堯這次考得不錯,居然有一百二十分。至于宋苒,嗯,五十五分。

    她拿到卷子,微微喪氣地說︰“老師,你太小氣了吧,就差五分,干嘛不給我呀。”

    宋堯一把將她的試卷扯了過去,低頭看了一眼,呵呵冷笑,“這已經是人家放水給你的結果了。你看看這個小題,頂多兩分,她居然給你五分。你還有什麼不知足的。”

    宋苒其實知道自己的水平,她就是看離六十挺近的,有些不甘心。

    此時她心虛地把自己的試卷拿了回去。

    林惜發信息將這個考試結果告訴他們兩人的媽媽,據說喬女士此時正在巴黎。

    很快,她收拾東西準備回學校的時候。

    宋苒一蹦一跳地回來,開心地說︰“老師,我媽說允許我們兩個今天出去逛逛,要不你跟我們一起去吧。宋堯請客吃飯。”

    “我沒說。”跟著進來的宋堯,無奈說道。

    誰知宋苒推了他一把,不滿道︰“你怎麼那麼小氣啊,媽媽都答應給你帶你想要的那輛摩托車了。你請我們吃飯會怎麼樣?”

    “你們兩個去吧,我得回學校了。”林惜收拾好自己的書包,輕聲說。

    宋苒拉著她的手,“老師,我們師生三人,到現在還沒一起吃過飯呢。”

    對于師生三人這種形容詞,林惜愣住,隨後她笑了下,低聲說︰“我真的不用。”

    只是她說不用也沒用,宋苒幾乎是用連拉帶拽的姿勢,直接把她拖進車里。

    三人直接到了一間西餐廳,據說宋苒特別喜歡這家的龍蝦。

    他們在位置上落座的時候,宋苒拿起服務員送來的菜單,有些任性地說︰“我今天一定要把宋堯這個臭混蛋吃窮。”

    “你他媽吃我的,還當面罵我?”

    宋苒一巴掌拍過去,怒道︰“怎麼跟姐姐說話呢,還有,我媽也是你媽。”

    這姐弟兩人果然是安靜不到十分鐘,又開始斗嘴。

    林惜倒是羨慕他們之間,就算現在吵鬧也好,不喜歡對方也好。可是有一天他們真的分開時,會發現,這個世界上他們最想念的人,居然也是對方。

    宋苒是那種嬌滴滴虛榮心又強的女孩,不過這種小毛病似乎在這個年紀女孩身上都有。

    但是要是說性格,他們兩人其實都很好相處。

    待吃到一半的時候,林惜起身去洗手間。

    這家餐廳不知是不是因為昂貴的價格,餐廳里的客人並不多。林惜一路走到洗手間,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下,待她低頭看的時候,突然有個人從身後拍了下她的肩膀。

    林惜回頭,看見身後的人,直到他yh出他大大的笑容,林惜這才反應過來。

    這是真的季君行。

    她剛輕呼一聲,季君行已經攔腰將她抱起來,原地轉了好幾圈。

    待季君行將她放下之後,他雙手捧著她的臉頰,靜靜地凝視著她,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一下,剛抬起頭,像是沒忍住一樣,又低頭啄了一下。

    林惜一邊驚喜居然在這里突然踫見他。

    又覺得這里會有人經過,有些不好意思地紅了臉頰。

    直到他輕聲說︰“林惜。”

    “嗯?”她見他只喊了一聲自己的名字,微微納悶。

    他的額頭輕輕地抵在她的額頭上,柔柔地說︰“我好像快離不開你了。”

    在上海的這幾天,特別想她,即便每天都能听到她的聲音,還是想她。

    想要抱抱她,親親她,看著她的微笑的模樣也好,看著她在自己身邊安靜做事情或者寫作業也好。

    “你現在怎麼這麼黏人呢?”林惜小聲說。

    可語氣不是抱怨,而是說不出的嬌嗔。因為他喜歡自己的那種心情,林惜能清楚地感受到,而且她也像他喜歡自己那樣,那麼喜歡著他呀。

    季君行見她這麼說,又在她唇上輕輕一吻。

    他看著她的眼楮,忍不住問︰“你想不想我?”

    因為這里是洗手間門口,隨時有人來,林惜小聲說︰“你先放開我,被別人看見了不好。”

    “那你說,你想不想?”

    他像是要不依不饒,執著地問。

    林惜在他懷里輕輕動了一下,臉頰微撇向旁邊,低聲說︰“想。”

    特別想呢。

    一聲輕笑在她頭頂響起,他在低頭親了一下她的臉頰,總算是把放開了她。

    這時,季君行才想起來問道︰“你跟誰一起來的?”

    “我家教的那兩個孩子。”她說。

    季君行略想了下,剛才他路過大廳的時候,似乎看見了,他說︰“是坐在靠窗那個位置上的兩人?”

    林惜點頭。

    季君行想起來其中一個男孩瞧著人高馬大的,他略嚴肅地說︰“以後你家教結束,我去接你。”

    “不用。”林惜當即說道,她說︰“你這麼忙。”

    季君行搖頭︰“沒事,再忙,接你的這點兒時間也會有。”

    林惜望著他堅持的模樣,略想了下,忍不住問道︰“你不會是因為宋堯吧?”

    季君行板著臉沒說話。

    林惜登時哭笑不得起來,她輕輕擰了下他的手臂,小聲道︰“季君行,你這個醋吃得太不靠譜了,人家才十七歲。還是個小孩呢。”

    誰知她這麼說完,季君行干脆承認道︰“十七歲怎麼了?”

    “我就是十七歲的時候,喜歡上你的。”

    林惜听到這句話,輕捶了下他的胸口。

    ……

    林惜知道他們是在包廂里用餐,所以吃飯的時候,不時朝那邊看過去。他們雖然來的比季君行晚,不過因為三人沒那麼事情要談,吃完飯,準備離開餐廳。

    宋苒說︰“小林老師,我們送你回學校吧。”

    “不用。”林惜正要拒絕,她跟季君行說好了,待會他送她回去。

    宋堯朝她看了一眼,“你一個女的這麼晚一個人回去,瘋了吧。”

    林惜正要說話,後面傳來一陣腳步聲,和幾個人說話的聲音。她回頭一看,果然是季君行跟其他一些人走過來。

    這些人里,她只認識溫寒聲。

    不過走在季君行身邊的那個女生,扎著利落的馬尾,看起來年紀跟他們差不多。

    還挺漂亮。

    季君行本來見林惜坐的位置空了,正準備給她打電話,沒想到他們正好就在餐廳門口。他走了幾步,上前,直接牽住她的手,低聲說︰“吃完了?”

    “正想給你發信息呢。”林惜低聲一笑。

    跟他一起吃飯的,年輕人大概就是季君行和那個漂亮女生,其他都是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連溫寒聲在他們那一堆里,看起來都格外年輕。

    一個戴眼鏡的男人,看著他牽著林惜的手,不由一怔,隨後笑著問︰“君行,這是你小女朋友呀?”

    不知道為何,他這個小女朋友的稱呼,讓季君行略有些不悅。

    他朝林惜看了一眼,淡淡說︰“這是林惜,我在清華的同學,也是我女朋友。”

    林惜長相是那種乖巧女孩的模樣,清新軟甜,不是那種學霸氣質特別明顯的。

    此時季君行一說清華,其他幾個人點點頭,畢竟這些人年紀上都算是他們的長輩,自家都有孩子,對這些名校出來的孩子,都會心生好感。

    那個長發女生好奇地沖著林惜看了一眼,兩人視線正好交匯,她沖著林惜微微一笑,還點了下頭。

    隨後她看向旁邊的兩人說︰“宋苒、宋堯,你們也出來吃飯。”

    這下輪到林惜驚訝,她沒想到這個女孩,認識身邊的兩人。

    宋苒和宋堯同時開口,喊了一聲姐姐。

    宋臨雪望著他們,又問道︰“你們怎麼會跟這個姐姐在一起的?”

    “小林老師是我們家教老師,今天我們三人聚餐。”宋苒低聲說,她看起來有點兒怕宋臨雪。

    宋臨雪微微點頭,她看著季君行,笑著說道︰“既然你這個男朋友在,那麼小林老師就拜托你送回去了。我把我這兩個弟弟妹妹帶回去。”

    季君行嗯了一聲,“麻煩。”

    之後,宋臨雪帶著他們兩人走了,其他人各自坐自己的車回去。

    溫寒聲留到最後,望著他們說︰“要坐我的車嗎?我正好回清華。”

    季君行面無表情地說︰“不用。”

    “臭小子。”溫寒聲哪里看不出來,他是嫌棄自己電燈泡。

    于是他叫了個代駕,直接走了。

    因為季君行喝了點兒酒,林惜陪著他走走,散散酒氣。

    她知道他肯定是來談正經事的,于是問道︰“談的怎麼樣?”

    “小舅舅給我找了合作機構,他們能給我提供數據,不過需要在項目里佔股。”他淡淡說道,這種事情,他早就猜到了。

    林惜低聲問︰“你同意了?”

    “我在考慮中。”季君行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一旦真的要決定開始,方方面面的事情,都需要考慮。

    林惜握著他的手掌,迎著清涼的晚風,低聲說︰“沒關系,我們慢慢來。”

    暑假要到了末尾的時候,林惜突然接到了隨然的電話。

    因為之前在醫院里偶爾相遇,她才知道隨然跟她是一個地方的人。後來她復讀的時候,還專門去找過隨然。畢竟當初她媽媽住院的時候,隨然一直很照顧。

    而且林耀華第一個律師,是隨然幫忙找的。

    隨然說︰“林惜,我在你學校門口,你能出來跟我見一面嗎?”

    林惜自然說好,她讓隨然等一下,趕緊騎著車去了校門口。

    只是當她看見隨然的時候,大吃一驚,以前的隨然漂亮地叫人側目,即便三十多歲,可看起來那樣年輕。

    此刻的隨然,有種衰敗感。

    對,就是鮮花盛開後,那種不可避免的衰敗。

    林惜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隨然,你怎麼了?”

    “林惜,我求求你,你能幫我問問季君行,他叔叔到底葬在哪里嗎?”隨然說著,眼眸里閃著點點淚光。

    林惜立即說︰“你先著急,有什麼事情,你慢慢說。”

    “我好想見季宸,好想他。你幫我求求季君行,就當最後幫幫我好不好。”隨然眼角落下一滴淚。

    林惜看著她的模樣,心底升起一種不詳的預感。

    最後……

    她沒敢問,直接點頭,“好,我幫你問她。”

    當林惜打電話給季君行的時候,他正在學校實驗室,當他等到林惜略帶哭腔的聲音,幾乎是五分鐘趕了過來。

    季君行在看見隨然的第一眼,比林惜還要驚訝。

    因為印象中,她似乎是不老的,這十年來,她每年都會來季家,每年都那樣光鮮漂亮。

    “你帶她去見見你叔叔嗎?”林惜輕聲問道。

    她咬著唇,幾乎是哀求地說︰“我知道,你叔叔的去世對你爺爺來說是很大的打擊。可是對隨然來說也是,所以你幫幫她,就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當他們到了墓園的時候,本就灰黑的天空,開始飄下毛毛細雨。

    他們都沒打傘,季君行牽著林惜的手走在前面,隨然跟在後面。剛才在來之前,林惜陪著隨然去了一趟她住的酒店,結果她看見桌子上擺著的病例和很多藥瓶。

    她沒敢多問,只是等著隨然換了一身全新的漂亮衣服,又給自己化了一個精致的裝扮。一直以來,她之所以去季家都穿得那麼漂亮光鮮,就是想著如果他們能帶自己見季宸,她想讓他看見自己最漂亮的一面。

    墓園的長階梯一直蜿蜒而上,一眼仿佛看不見盡頭似得。周圍樹木繁茂,一排排墓碑,安靜地坐落于此。

    直到他們走到一處大大的墓碑前,上面那個男人的照片,年輕、英俊。

    隨然在看到墓碑的一瞬間,大顆大顆淚珠,滾落了下來。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她一刻都不曾忘記。

    季君行和林惜陪著隨然到了這里,他們沒有多逗留,而是把時間和安靜,留給了他們。

    隨然望著墓碑上的照片,突然掀唇一笑,低聲說︰“季宸,你還是這麼年輕。”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有點兒不好意思地問︰“我是不是老了。”

    說完這句話,突然飄起一陣溫柔的風,輕輕地撩起她的長發。

    許久,隨然一直那樣地看著墓碑上的青年。

    “本來這句話我想等到我七十歲的時候,再到你墳前說的。可是現在看來,我好像是不用等那麼久了。”

    她深深地望著季宸的照片,終是緩緩開口。

    “這時光,哪怕是過去了十年,我還是沒辦法忘記你。”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