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67章

第67章

    天空斜飄著密密細雨, 微風拂過, 雨點打在臉頰上。林惜站在台階之下,望著上面的人, 她的背影孤單, 平添說不出的蕭瑟。

    季君行本來雙手插在兜里, 一言不發地等著。

    畢竟來這種地方,他的心情不會好。

    直到林惜轉頭看著他,低聲說︰“謝謝你。”

    季君行听到這句話, 微側頭看著她,手掌搭在她的脖頸上,將人輕輕地拉到自己的懷里, 他低聲說︰“笨蛋, 跟我說什麼謝謝。”

    他語氣有些沉,林惜知道他心底肯定也不好受。

    畢竟這是他的親小叔叔,每次來這里,一定是他們全家最難過的時候。

    可是時光不再來, 逝去的人,永遠只能留在他們的記憶中了。

    “隨然她……”林惜想起剛才在隨然酒店里看見的那些藥瓶,她雖然不知道是治療什麼病, 可是她這樣來求自己,林惜心底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

    季君行向著隨然所在的地方看過去。

    “她生病了是不是?”季君行淡淡問道。

    林惜沉默了下, 點頭︰“好像是的。”

    季君行微嘆了一口氣, 開口說︰“曾經我很喜歡她, 就像季路遲那麼喜歡你那樣。”

    隨然是他小叔叔季宸的女朋友, 季宸上大學的時候,隨然已經跟他在一起。其實季文慶一開始對于他們的交往並沒有過多干涉。

    她是自小被人遺棄的孤兒,在孤兒院長大。

    因為季家資助了那家孤兒院,她和季宸才會認識。

    那時候小叔叔把她帶回來的時候,季君行年紀跟季路遲那樣大,對這個溫柔又漂亮的姐姐很喜歡。應該是他們全家都很喜歡隨然。

    可是誰能想到,最後的結果會是這樣。

    他低聲說︰“林惜,不過以後發生什麼事情,誤會也好,不是誤會也好,你可以來問。一定要問我,我會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告訴你。”

    “我愛你。”

    當初隨然跟季宸之間,就是有誤會,才會一步錯,走到現在這個結果。

    林惜微微仰起頭,望著他嚴肅的模樣,輕聲說︰“季君行,我不會懷疑你的,就像你從來沒有懷疑過我一樣。”

    就像之前論壇上,她和秦愷的照片被偷拍,他問都沒有問她。

    直接告訴所有人,假的。

    她會信任他,就像相信她自己那樣。

    三人離開墓園是兩個小時之後,隨然眼眶依舊紅通通的,看起來哭得特別厲害。

    等車子在酒店門口停下,隨然看著坐在前面的兩人,輕聲說︰“我請你們吃飯吧。”

    或許是怕季君行拒絕,她低聲說︰“我明天要回去了。”

    “你不留在北京了?”林惜驚訝地看著她。

    畢竟北京擁有全國最好的醫療資源,如果她真的生病了,留在北京看病,是最好的。但是她問完之後,隨然輕輕搖頭。

    她低笑著說︰“我只請了一周的假,還得回去上班呢。”

    林惜輕輕扯了下季君行的袖子,她的小動作被隨然看在眼里。

    最後,季君行點頭︰“我去找個地方停車。”

    三人沒去別的地方,直接在酒店里的中餐廳要了位置。因為隨然住的酒店是五星級的,所以這間中餐廳不管是裝修還是菜肴看起來都格外不錯。

    季君行坐在林惜旁邊,低頭翻著面前的菜單,一言不發。

    隨然點了幾個菜之後,林惜也點了一個,最後兩人同時看向季君行。

    “都行吧。”季君行干脆把菜單合上。

    隨然輕笑著說︰“真是好久沒跟阿行一起吃飯了,你還是以前那個樣子。”

    她沖著林惜笑了下,說道︰“你不知道他小時候有多酷,我跟季宸帶著他出門吃東西,他就雙手插在口袋里,拽拽地說,我不要。”

    “別的小孩不是都很喜歡炸雞、薯條,他都不吃。”

    說起來隨然雖然看著年輕,可畢竟她是長輩了。

    跟長輩在一起,大概都會有個尷尬,就是他們隨時都能提起你小時候的迨隆br />
    林惜偏頭看著季君行,眼楮里滿是笑意︰“果然羅馬不是一天建成,性格也不是一天養成的。”

    “我性格不好嗎?”季君行扭頭問。

    “好呀。”林惜毫不猶豫地說,“我有時候都在想,這麼好性格的人,怎麼就被我找到了呢。所以我會告訴自己,林惜,你真幸運。”

    說完,連她自己都被逗笑了。

    對面隨然更是笑得不行,前仰後伏的,眼角差點兒笑出眼淚。

    季君行瞪了林惜一眼,他沒想到林惜居然也有打趣自己的那一天,伸手勾了下她的脖子,佯裝生氣地說︰“膽子不小,敢開我的玩笑了。”

    如今的林惜已漸漸褪去了曾經的內斂和羞澀。

    跟相熟的人在一起,偶爾也會說出這種幽默好玩的話。

    隨然望著他們兩人嬉鬧,臉上說不出的欣慰。當初林惜考上浙大的時候,曾經去找過她。隨然得知她離開北京,已經猜到她應該是離開了季君行。

    那時候她勸說過林惜,甚至拿她自己的例子告訴林惜,有些事情,錯過無法挽回。有些人,失去了便無法再擁有。

    好在最後,林惜回來了。

    一頓飯吃完,他們要回去。季君行先去開車,林惜留在原地等著,隨然正好陪著她。

    想來想去,林惜還是忍不住說︰“隨然,你yh怎麼了?”

    “沒事,小毛病而已。”

    隨然說的不在意,林惜卻不放心。如果真的是小毛病,她會大老遠跑來北京嗎?隨然自己就是醫生,真的是小問題,她大可以在自己工作的醫院看看好了。

    見她不信,隨然輕笑,柔柔說︰“林惜,你真的是個好姑娘。”

    “你以後跟季君行結婚的時候,一定要請我好不好。”

    林惜毫不猶豫地點頭。

    那時候在醫院里,她將驚慌失措地林惜拉到自己的辦公室,輕聲安慰她,幫她找律師,叮囑護士多照看江英。這樣的幫助,是她一直都無法忘記的。

    “如果你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就算沒事情的時候,也可以打,我們可以聊天,想聊什麼聊什麼。”

    隨然听罷,哈哈大笑,她說︰“林惜,我才三十八歲,不是七十八,還沒到空巢老人的程度。”

    可是她笑完,心底卻是悲涼。

    是啊,她才三十八歲,人生似乎一眼看到頭了。

    她沒有家人,沒有愛人,之所以撐著活到現在,似乎只有心底的那一股思念。

    季君行的車子開了過來,隨然主動伸手抱了抱林惜,輕聲說︰“林惜,再見。”

    再見。

    林惜坐上車,眼楮盯著旁邊的鏡子,身後的人漸漸成了一個看不見的小墨點。

    一直到了學校,林惜沒說什麼話。季君行將她送到宿舍樓下的時候,林惜剛低頭解安全帶,季君行伸手按著她的手掌,低聲問︰“怎麼了?”

    “有點兒難過。”林惜如實說道。

    季君行伸手在她發頂摸了摸,“因為隨然嗎?”

    “林惜,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季君行抱著她,輕聲說道。

    其實林惜覺得難過,是心疼隨然太過孤單。她此生最愛的那個人離開了,不管以後遇到再好的人,都不再是對的那個人。

    她低低地嗯了一聲。

    當她推開車門的時候,想了下,回頭對季君行說︰“還有,剛才我說的話,不是在開玩笑。”

    季君行神色一愣。

    直到林惜主動抱住他,輕聲說︰“我一直告訴我自己,林惜,你真幸運。”

    能夠擁有,這個叫季君行的人。

    新的學期開始時,整個學校又變得熱鬧非凡,到處都是歡迎新生的橫幅。各大社團還有學生會又開始了一年一度的納新。

    而其他三人則拿到了獎學金,褚茜茜因為在社團里花了時間太多,成績在班里排中等。

    好在經過一年的努力,褚茜茜真的成了學校學生會的部長之一。

    晚上四個人去食堂的時候,正好踫到電子工程系的直系學妹。

    因為褚茜茜這次被選上了班助,學妹都認識她,隔著老遠,脆生生地喊了一句學姐。

    不過她們喊完之後,又朝林惜看了一眼,終于其中一個女生,有點兒激動地說︰“林惜學姐,我之前有看過你那個節目,你的表現真的太厲害了。我特別特別喜歡你。之前我分數下來的時候,雖然是隔壁學校先給我打電話,但是因為學姐你,我才決定報考清華的。”

    說完,她又補了一句︰“我爸媽也特別特別喜歡你。”

    “謝謝。”林惜點頭。

    當初林惜參加的那期節目一播出的時候,她確實在學校里引起了不小的關注,長得好看又學霸的女生不多。她走到路上的時候,不少人都認得她。不過時間長了,清華各種學生新聞層出不窮,自然沒什麼人關注她了。

    沒想到大一新生里,居然有她的小粉絲。

    “昨天我問學長了,原來學姐你還是我們系的年級第一哦。果然我的女神一直這麼厲害。”

    林惜從來沒遇到過這麼直白的粉絲告白,她尷尬地笑了下,輕聲糾正道︰“我不是系的第一,我只是大二這個年級的第一。”

    “反正都厲害嘛。我昨天跟我爸媽打電話,他們都說讓我跟你好好學習呢。”

    等兩個學妹走了之後,其他三人看著林惜,她本來就夠尷尬,這下好了,臉頰更紅。

    葉珂喲了一聲,調侃說︰“我只看過為了男朋友報考清華的,沒想到居然還有妹子為了你報考。我覺的咱們學校招生辦的人,應該給你發一面錦旗。”

    “現在大一的新生真活潑,我覺得我剛進學校的時候,肯定是個傻子。”肖芳雨感慨道。

    褚茜茜拍了拍她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其實你現在也挺傻的。”

    “想死。”肖芳雨瞪了她一眼。

    褚茜茜縮了下脖子,“原來是脾氣變差了。”

    吃完飯之後,林惜給季君行打了個電話,得知他還沒吃飯,干脆給他打包了一份,帶到他實驗室。如今季君行順利在學校申請了一間實驗室。

    畢竟他們暫時是創業初期,如果一開始就在校外租辦公室,開銷太大。

    況且學校對于學生創業這件事,一直很支持。季君行之前為學校拿了那麼多獎,申請實驗室之後,很快被批準了下來。

    她到的時候,柯植和高雲朗都在。

    柯植是溫寒聲手底下的研究生,在計算機學院有怪才之名。

    至于高雲朗,他是經濟學系的學生,因為季君行這邊人手緊張,他干脆為了項目自學編程。他頭腦聰明,已經開始有了初步成果。

    林惜把東西遞給另外兩個人之後,坐在季君行旁邊。

    他眼楮盯著電腦,手指還在上面敲打。

    “怎麼樣?”季君行問道。

    林惜輕笑了下,“我聯系了我們系的一位學長,他對于你這個計劃挺感興趣的。”

    因為林惜在圖像處理上還是個初學者,如果他們想要盡快的做出成果,必須要加入新的技術人才。電子工程系那邊,季君行不熟悉,于是林惜聯系了一位學長。

    這位學長目前就是在圖像智能處理實驗室,跟著國內的一位大牛老師。

    林惜問道︰“你們怎麼樣?”

    “目前一切都好,不過人手還是不夠。”他回頭看了一眼,淡淡說道。

    林惜想了下︰“你打算招人?”

    季君行笑了下,直接說︰“我把之前跟我一起組隊參加a比賽的兩個人拉進來,他們回學校之後,會直接加入實驗室。”

    他指了指窗外,笑道︰“你看看我們身處在什麼地方?這里可是全中(Z)國最好的大學,每一個,每一個都是人才。”

    林惜知道他心底有了想法,輕笑了下。

    沒一會,謝昂打電話給季君行,知道他在實驗室,說是要過來看看。很快,他跟江憶綿提著水果來了。

    高雲朗望著他們手里的水果,無語地說︰“你們來實驗室提這玩意干嘛?”

    “空手來總不好吧。”謝昂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

    高雲朗哼了一聲︰“你去你們導師實驗室,也不好意思空手嗎?”

    江憶綿趕緊給男朋友說話︰“是我讓他買的,想著你們辛苦了嘛。”

    她環顧了一眼實驗室,羨慕地說︰“你們這里環境真好。我們文科生都沒這麼好的環境。”

    “要不你也加入我們?”林惜笑著說。

    江憶綿吃驚道︰“我加入你們能干嘛?給你們買水果?”

    謝昂點頭︰“我覺得不錯。”

    “你閉嘴啦。”江憶綿瞪他。

    倒是高雲朗說︰“你可以當我們的新聞發言人。”

    江憶綿拍掌,“這個好,我給你們當新聞發言人。咱們有新產品發布的時候,到時候由我來主持新聞發布會。就像喬布斯那樣。”

    “得了吧,喬布斯那個角色,怎麼也是阿行來吧。”謝昂說。

    謝昂趴在季君行的肩膀上,“我們阿行到時候穿著襯衫和西裝褲,面對鏡頭和全世界媒體,侃侃而談。”

    “看看這身材,這大長腿。”謝昂在季君行身上比劃了兩下之後,又將手掌在他臉頰上比劃了一下,“還有這顏值,不用多宣傳,都能叫人瘋狂,關注度肯定爆棚。”

    季君行坐在椅子上,一邊吃飯,一邊听著他們漫無邊際的暢想著未來。

    雖然此刻這些話,听起來那麼天真和幼稚。可是他堅信,他所堅持的,一定會成功。

    最後,江憶綿看著季君行,好奇地問︰“咱們團隊有名字了嗎?”

    “strea。”季君行淡淡道。

    江憶綿重復了一下這個單詞,有些奇怪地說︰“小溪,是這個英文單詞嗎?”

    小溪,她又在心底讀了一遍,覺得特別熟悉。

    不過她好奇地問︰“這個名字你是怎麼想的啊?是不是不夠響亮啊?”

    “什麼不夠響亮,這可是小惜啊。”謝昂壞笑。

    電光火石之間,江憶綿看向林惜。

    小溪,小惜。

    就連林惜都是第一次听到這個名字,她驚訝地看著季君行。

    哪知這人倒是淡然,一本正經地說︰“我覺得我們現在就像是一條小溪,向前的道路充滿重重困難,說不定哪天就會斷掉。但是我希望,我們最終能成為一條寬闊的江河,甚至是海洋。”

    眾人望著他,又好笑又震撼。

    那些他們耳熟能詳的公司,不就是從一條條細小的溪流成長而成,最終他們長成了江河、湖海,做出的每一個改變,都能在全世界掀起巨大的風浪。

    而此時林惜看著他,他也同樣看向她。

    他想要奮斗的事業,以她之名努力著。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