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70章

第70章

    晚宴地點是在一家五星級酒店, 季君行家里的司機提前過來接他們, 看見司機的時候,連季君行都微愣。

    恰好溫璇的電話打了過來。

    季君行接通之後, 溫璇在對面笑著說︰“兒子, 去參加宴會哪有自己開車的。小心你的禮服。”

    他今天選了一套黑色西裝, 白襯衫,領口帶著同樣是黑色的領結。西裝的款式看著簡單普通,但是版型極正, 襯得整個人特別挺拔玉立。

    季君行拿著手機,袖口上戴著袖扣,是寶石材質, 這大概是他身上唯一閃亮的存在。

    “知道了。”季君行淡淡嗯了一聲之後, 回了這句。

    林惜手里拎著晚宴包,等著季君行打完電話。他剛掛斷,回頭看了一眼,眸色略深。這大概是林惜最大膽華麗的一次裝扮, 耳垂上流甦鑽石耳環輕輕晃蕩著。

    他將手掌伸到她面前,林惜挽上他手臂的時候,听到身邊人突然說︰“我好像肚子有點兒不舒服。”

    林惜趕緊抬頭看著他, 驚訝地問︰“不舒服嗎?”

    “想回學校。”

    他面無表情地說。

    林惜盯著他的臉看了好一會,終于輕笑了出來, 低聲說︰“先忍著吧。”

    季君行轉頭盯著她, 嘴角輕扯︰“林惜, 你變壞了啊。”

    他的聲音慵懶, 充滿了戲謔。

    倒是林惜輕捏了下她的手臂,低聲說︰“還不是你,好好地騙我。”

    他望著她,默不作聲。因為他不想讓別人看見這樣的林惜啊。

    好在季君行別扭了一會兒,沒繼續,兩人下樓上車。因為這個點堵車的離開,他們一直到晚宴開場的前二十分鐘才趕到酒店。

    他們乘坐電梯到樓上宴會廳的時候,電梯門一開,外面站著好些穿著黑色西裝的保鏢。

    這個晚宴有不少商界大佬參加,因此主辦方在安保上,下足了功夫。

    待他們到宴會廳門口的時候,看見紅色簽到板上打滿了贊助商的logo。

    不少簽名已經布滿簽到板。

    他們拿出請柬交給門口的工作人員。

    待林惜進入晚宴大廳,徹底被震撼,整個大廳里是一張一張長條桌,純白色刺繡桌布,晶亮的水晶酒杯,銀燭台,以及繁復秀美的鮮花。每張桌子上都擺著姓名卡,上面用華美的花體字寫上了每個來賓的名字。

    林惜與季君行跟著服務生走到了一張桌子上坐下。

    他們的位置有點兒偏僻,桌上已經坐了不少人。林惜和季君行的位置是相鄰的,季君行替她拉開椅子,待她坐下之後,季君行隨後坐下。

    這樣的晚宴場景,林惜只在電視劇上看過。

    甚至國產電視劇上的場景還沒今天的華美,倒是有點兒像美劇里的晚宴。

    特別是這一張張長條桌。

    因為他們不是熟面孔,又太過年輕,桌子上其他人在他們落座的時候,沖著他們微微點頭,立馬又開始各自交流。

    大廳里說話的人不少,不過大家都壓低聲音,倒也沒有那種鬧哄哄的感覺。

    林惜悄悄地打量四周,發現正中央的那幾桌,還真的已經有大佬入坐。

    而且是國內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

    倒是季君行來慣了這種東西,沒那種新鮮感,只是一手搭在桌子上,淡淡敲了幾下。

    待晚宴快開始的時候,中間空著的那幾個位置,一一開始有人落座。

    “你們是哪個公司的?”林惜旁邊的一個年輕男人跟她搭訕道。

    林惜一愣,對方已經將自己的名片遞了過來,看了一眼,是某某科技公司的ceo。

    她歉意地笑了下,低聲說︰“抱歉,我沒有名片。”

    男人顯然有點兒不敢相信,來這種地方還有不帶名片的。當然如果你有名到,一出場誰都認識你,自然不用帶名片這種東西。

    年輕男人朝她旁邊的季君行看了一眼,“那你們是哪個公司的?”

    “strea。”林惜說。

    男人一听,想了半天,都不知道這是哪個公司。不知是因為林惜旁邊的季君行抬頭掃了他一眼,還是他覺得林惜沒什麼交談的價值,接下來的時間,他努力跟另一邊的幾個人交談。

    晚宴很快開始了,中間的桌子熱鬧非凡,不管是眾人的眼神還是其他,都挺多。

    倒是他們這個桌子,大約是偏僻了點兒,沒什麼人關注。

    服務員很快上菜,前菜是每個服務生依次上到他們面前,一人一個白色瓷碟,偌大的碟子里擺著一份精致又小巧的食物。

    晚宴進行到一半,突然有個穿著粉紅色綢緞長裙的姑娘,提著裙擺,款款而來。

    宋臨雪走近,輕笑著說︰“季君行,林惜,原來真的是你們。”

    林惜自然記得這位宋小姐,畢竟她跟林惜之前教的兩個小朋友關系匪淺。第一次在餐廳遇見她之後,宋苒第二天就跟她說,要遠離宋臨雪。

    當時宋苒的表情認真又帶著點兒懼怕。

    林惜本來沒在意,宋苒一個勁說的時候,她還安慰小姑娘。

    誰知旁邊的宋堯,譏諷一笑,低聲說︰“你見過美女蛇嗎?”

    此時宴會廳的燈光微黃,宋臨雪穿著的粉色綢緞長裙,裙擺蓬松,微卷的長發披散在肩膀上,笑容甜美可親。這樣甜美純情的姑娘,實在是跟美女蛇三個字,牽扯不到一起。

    季君行抬起頭朝她看了一眼,微怔之後,淡淡點頭,“你好。”

    簡單兩個字,算是打了招呼。

    倒是林惜沖著宋臨雪笑了下,低聲說︰“你好,宋小姐,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

    “對呀,在這里見到你們真好,我都沒什麼其他認識的人。”宋臨雪伸手撩起了自己耳邊的長發,她脖子上帶著一條閃耀的鑽石項鏈,特別是胸口處的那顆主鑽,在燈光下,光波流轉。

    宋臨雪突然想起什麼似得,說道︰“我最近因為有實習課程,所以一直在國內。如果不介意,我能去清華找你們玩嗎?說起來,我是在國外念的大學,還沒怎麼感受過國內大學的氛圍呢。”

    林惜微愣,實在是宋臨雪這個要求很奇怪,按理說他們只見過一面。

    不算很熟悉吧。

    宋臨雪見她猶豫,笑著說︰“抱歉,是我強人所難了吧。”

    林惜听她這麼說,正想說沒有,誰知她搭在腿上的手掌,突然被另外一只手按住。此時季君行看向宋臨雪,神色淡然道︰“抱歉,我們最近忙的項目進入了收尾階段。她恐怕沒有時間接待你。”

    這種拒絕,真夠直白的。

    好在宋臨雪連臉色都沒變,依舊甜甜地說︰“沒關系啦,我可以聯系一下我的其他同學。”

    “你說項目,是不是之前那個ai醫療影像的人工智能系統?”宋臨雪問道。

    她聲音不算大,不過桌上其他人,此時還是朝他們三人看了過來。

    畢竟剛才宋臨雪是從主桌那邊走過來的,看起來應該是哪家富家千金,跟著家長過來參加晚宴。

    至于她說的這個醫療影像人工智能系統,桌子上其他人還挺敢興趣的。

    季君行點頭,宋臨雪輕聲說︰“那你們加油呀,我等著看你們的項目成果呢。”

    說了一會話,她揮手跟兩人告別。

    林惜看著她的背影,這位宋小姐除了為人比較熱情之外,似乎沒什麼其他毛病。

    倒是她走之後,坐在季君行對面的人,主動跟他搭話,問了問他們研究的人工智能系統。季君行好在沒剛入席時的那麼高冷,跟別人交流了幾句。

    晚宴快結束的時候,季君行低頭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低聲說︰“咱們先回去吧。”

    林惜點頭。

    他們剛起身,有個人疾步走了過來,在走到他們身邊的時候,笑著說︰“君行,季董叫你過去呢。”

    這人指了指不遠處的長桌,季選恆正坐在中間的位置,跟旁邊的人在說話。

    或許是感覺到這邊朝他看了,季選恆抬頭望過來。

    林惜這才看見季選恆也在,之前她除了剛入席的時候,四處張望了幾眼,之後幾乎全程低頭在吃飯。壓根不知道他也出席了這次晚宴。

    季君行掃了一眼,低聲說︰“林惜,你要去嗎?”

    既然都是季選恆叫人過來喊他,林惜當然不會說不去。于是季君行領著她走了過去,這桌是晚宴的主桌,不少商界大佬都在。

    宋臨雪也是坐在這桌的,她正在跟身邊一個中年男人交談,表情親昵。

    看起來應該是她爸爸。

    季選恆見季君行過來,不清不願地模樣,“今天怎麼願意過來這地方?”

    季君行以前最煩的就是應酬,他年少時,極少會跟父母出席那些晚宴。所以季選恆看見他的時候,很是驚訝。

    季君行︰“無聊唄。”

    旁邊坐著的人,看起來跟季選恆頗為熟稔,笑著問︰“季總,這是你兒子?”

    季選恆笑著點了下頭,無奈道︰“現在的孩子,太有個性。”

    林惜看著這滿桌的熟面孔,畢竟這些人都是國內著名的企業家,想沒見過都難。

    倒是對面的宋臨雪在听到這句時,臉上似乎沒什麼意外的表情。她微笑著看向季君行,直到眼神微低,落在他牽著林惜的手掌上。

    “你們要回學校嗎?”季選恆問。

    季君行︰“嗯。”

    見他連兩個字都不願意多說,季選恆也懶得留他,揮揮手說︰“你跟林惜路上小心點兒。”

    沒一會,他們離開之後,旁邊有個大佬笑著問︰“季總,你兒子跟那姑娘感情不錯呀。”

    這話是揶揄。

    倒是季選恆輕笑道︰“跟自己女朋友感情好,很奇怪?”

    他這麼坦蕩的態度,反倒叫其他人微微側目。畢竟他們這樣的人家,家里孩子交往什麼樣的對象,總是有所考量。雖然如今不講究那些父母包辦婚禮,不過門當戶對這四個字,到現在還是沒過時。

    當然會有人在想,那小姑娘是不是也是哪家的女兒?

    《時代科技》出刊的時候,劉倩特地寄來了幾本雜志。江憶綿拿過來的時候,謝昂和陳墨拿起來看了幾眼,沒想到看完,兩人都有些惱火。

    謝昂說︰“給阿行拍得也太帥了吧,老子成了他的陪襯。”

    陳墨將雜志面向他們,不悅地說︰“你們看看,我的照片只有這麼一點兒,阿行的照片佔據了半張紙。”

    兩人雖然抱怨著,不過眾人看著這個專題,心底還是挺開心。

    畢竟都挺好看的。

    只是誰都沒想到,這期雜志居然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因為一個網友在微博上發了一條微博。

    “現在清華的大神都已經長得這麼帥了嗎??????”

    本來一條普通微博,不知被哪個營銷號轉發了,一下子居然在微博上轉發過萬,點贊過萬。

    “徹底顛覆了我對工科男生的認識。”

    “這個真的是我見過最帥的素人帥哥了,求介紹,求偶遇。”

    “我要知道他的詳細資料,現在,馬上。”

    很快,這期雜志被搶購一空。連清華論壇都在討論季君行以顏值在微博上走紅的事情。

    倒是有人出來悲嘆道︰我真為季神感到惋惜,明明這篇專題宣傳的是他目前在做的人工智能系統,結果一群淺薄的人類,只看見他的皮相,而忽略了他的大腦和才華。

    這顯然是一個男生發的評論。

    此條評論結果一下子引起了帖子里的討論,畢竟作為一個科研氛圍濃厚的學校。季君行研發的人工智能系統,確實更能引發他們的關注。

    誰知就在網上對季君行的愛慕如火如荼的時候,清華論壇出現了另外一篇文章,《剽竊者的狂歡與勝利》。

    因為標題取得聳動,很快點擊量就上去了,之後一直飄在首頁。

    顯然比起聳動的標題,內容也十分精彩,這篇文章聲稱,他們的團隊遭遇了東郭先生式的悲劇。在團隊接納了一個新人之後,把這個新人從什麼都不懂,手把手教成了一個能獨當一面的技術人才。

    沒想到這個新人,居然轉眼開始欺壓學長,更是在項目決策中一意孤行。

    因為別人沒有听取他的意見,以退出團隊作為威脅,但是最後團隊還是做出了正確決定。而這個新人也離開了團隊。只是本以為故事到了這里結束了,但是他離開之後,團隊的人才發現,這個新人研發的新項目,居然是剽竊團隊隊長的創意。

    只是新人怕隊長知道這件事,期間一直對自己的項目嚴格保密。

    直到最近一系列的宣傳,隊長才知道這件事,儼然五雷轟頂。

    在這篇文章的描述下,這個新人簡直是忘恩負義的典型,而他如今打著科研創新的名頭博取關注,更是個跳梁小丑。

    本來眾人還在想,這說的是誰。

    直到帖子里有個人匿名指出,這個清華版的東郭先生與蛇的故事,指的就是今天爆紅的那位。

    大家這才明白,說的是季君行。

    不過一部分人是不相信的,畢竟季君行的能力有目共睹。

    誰知過了半個小時之後,有一個截圖被貼了出來,是一封郵件,上面確實談到了他在美國交流時,見識到了這邊人工智能領先與國內,而且其中也提到了ai醫療影像的概念,而很快有人說,這個郵箱就是喬利安的郵箱。

    “臥槽,實錘了啊。”

    “我不信,我還是不信我的季大神會做這種事情。”

    這個帖子像是一個落進油鍋里的水,先在清華的論壇上炸開,隨後被轉載到貼吧、微博以及知乎上。特別是微博,不少人早上還在花痴季君行,下午居然就傳來他剽竊別人創意的事情。

    “有毒吧,我剛收下的男神,千萬別是真的呀。”

    “果然長得好看的男人,都只是繡花枕頭嗎?”

    “我就說這個人突然紅,肯定是有推手在後面,只是沒想到剛紅一天,就被扒皮了。”

    而這個帖子,strea所有人都看見了。

    江憶綿氣得怒道︰“肯定是季大神之前待的那個團隊干的,太惡心人了。”

    不過季君行這時候不在,只有林惜他們在實驗室。

    此刻季君行正在系主任的辦公室里,主任本來是關心他這個項目進度,沒想到听說這個剽竊事件,干脆把兩方人都叫到了辦公室。

    喬利安這幾天不在學校,據說去美國了。

    于是這邊是沈鵬宇過來。

    主任看著他們雙方,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我已經聯系管理員準備刪掉帖子。我覺得你們要是有什麼矛盾,不要這麼大張旗鼓的攻訐對方。畢竟都是一個系的同門師兄弟,哪里有說不開的話。”

    “主任,我們可是受害者。”沈鵬宇理直氣壯地說。

    謊話說了三遍,連自己都會信,這句話真的一點兒不假。

    季君行冷漠地望著他,倒是主任安撫道︰“這件事我叫你們過來,就是打算私底下解決。不要弄得這麼難堪。”

    誰知他還沒說完,季君行冷漠道︰“不用。”

    主任和沈鵬宇主動看向他,就見他嘴角一扯,yh出一個嘲諷地表情︰“我已經聯絡了律師,準備訴訟造謠的人。”

    這下連系主任都愣了,他趕緊說︰“季君行,這件事,你不要沖動,院里一定會解決的。”

    本來好好的一個科研項目,本來是給學校臉上添光,現在快要成了抹黑。

    “解決?”季君行問道,“院里要怎麼解決?”

    他猛地站了起來,“要怎麼解決才能彌補我們所有人這八個月以來的辛苦和汗水?我們所有人為了這個項目所付出的,被這個帖子的三言兩語,徹底成了一個剽竊的產物。您覺得能解決得了嗎?”

    “您應該認識柯植師兄吧,他有僵直性脊椎炎,發病的時候得坐著睡覺。可是他這八個月以來,每天在實驗室的時間跟我們這些人差不多。”

    “還有高雲朗,他一個其他系的學生,自學編程,直到現在水平不輸給我們系里大三、大四的學生,他在背後下了多少功夫,才能走到今天這步。”

    “電子工程系的向森師兄,他母親就是因為乳腺癌誤診,耽誤了病情去世的,他放棄去大公司的機會,加入這個創業團隊,就是希望幫助那些病人。”

    他說到這里,微頓,腦海中閃過那個身影,才繼續說道。

    “林惜,技術人員里她是唯一的女孩。可是熬夜的時候,她從來沒比誰少熬一分鐘。即便只是一個大二的學生,可是她現在的技術水平,比那些研究生甚至都要好。”

    “陳墨、江憶綿、崔皓、韓銘言,需要我一個個叫出他們的名字嗎?”

    “我們所有人為了這個項目,努力了八個月,如今要承受著這種髒水。”季君行眼中劃過一絲狠意,她說︰“如果我今天不站出來,我就不配領導這個團隊。”

    說完,他看向沈鵬宇,聲音冷地刺骨。

    “造謠,是犯法的。”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