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77章

第77章

    這一生太長, 可是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永遠都不嫌夠。

    林惜迷迷糊糊地沖著他笑。

    季君行伸手抱住她, 這姑娘似乎總能疼進他的心坎里。

    沒一會溫寒聲來了,今天他本來下午過來觀看他們的比賽,誰知被一些事情絆住了腳,只能晚上參加宴會。

    他走進來的時候,一身妥帖又合身的西裝, 襯托他身上那股儒雅淡然的氣質, 越發迷人。

    在場不算多的女生,很快注意到了他。

    本來季君行準備送林惜回去,溫寒聲過來, 瞧著林惜靠在他肩膀上, 輕笑著問道︰“喝多了?”

    “還行, 只是有點兒開心。”季君行說道。

    溫寒聲點頭,別看他如此這幅模樣, 其實他在美國的時候,一個項目完成, 也是呼朋引伴,喝酒能喝到整個房子好幾天都彌漫著酒氣。

    林惜勉強睜開眼楮, 看見溫寒聲站在自己面前, 嚇得一激靈。

    本來八分酒氣, 硬是被嚇成了五分。

    整個人登時清醒了不少。

    因為溫寒聲不僅僅是溫教授, 還是季君行的小舅舅, 是長輩。

    她立即點頭, 誰知動作幅度太大,一下成了九十度鞠躬。

    溫寒聲看著,登時輕笑道︰“林惜,不用行這麼大的禮,真想鞠躬,等你們婚禮上也不遲。”

    林惜抬起頭,听到這句話,一臉懵。

    她張張嘴,半晌不知道怎麼解釋,真、的、好、丟、臉。

    好在季君行替她解圍,“她臉皮薄。”

    溫寒聲斜眼睨了季君行一眼,這小子倒是從小到大,這性子沒改過。

    護短。

    好在溫寒聲有正事問季君行,他說︰“今晚跟那些投資人聊得怎麼樣?”

    “良莠不齊。”

    季君行輕輕吐出四個字。

    現在ai是新興產業,而且還是國家大力扶持的。想進入這個行業里分一杯羹的人太多,而且這些人沒有耐心鑽研技術,只想著在這個噱頭之下,薅一波羊毛。

    國內很多行業就是被這樣的投資者搞壞了。

    大環境如此,季君行不能改變,不過他最起碼可以保持初心,不被金錢迷惑。

    “我就知道你還是這個態度。”溫寒聲不意外地說。

    不過溫寒聲的態度跟季君行一樣,投資是雙方的選擇,投資人看中你這個項目的未來,而創業團隊則需要保證自己獨立性。

    溫寒聲說︰“我有個朋友想要見見你,他今天正好在,走吧。”

    他甚至沒問季君行願不願意見這個人。

    季君行狐疑地看著他,問道︰“誰?”

    “去見了你就知道。”溫寒聲微笑,他偏頭看了一眼林惜,笑著說︰“林惜一起去吧。”

    林惜本來想說她去找江憶綿他們好了,誰知溫寒聲突然把她捎帶上。

    他們出了宴會廳,走了幾步到旁邊電梯。這個電梯可以直達樓上的客房部。待電梯在最頂層停下的時候,三人走出電梯。

    這是酒店最豪華的房間所在,一出電梯,整個走廊里格外安靜。

    地上鋪著厚實綿軟的地毯,每個人的腳步踏在上面,一點兒聲響都沒有。

    待他們到了一個房間門前,溫寒聲直接按響門鈴。

    這個房間的門是那種對開的門,沒一會,半扇門被輕輕打開。一個穿著白t恤和短褲的男人,看著他們,微笑著說︰“寒聲,你把小朋友們都帶過來了。”

    林惜听著男人這個稱呼,有些驚訝。

    她轉頭看著季君行,生怕他會因為這個稱呼而不悅。

    可是她卻發現季君行整個陷入一種震驚又夾雜著點兒驚喜的情緒之中,似乎他很意外面前這個男人出現,又很驚喜。

    他們認識?

    “進來吧。”男人讓開yh,請他們進去。

    待三人進去之後,林惜徹底震驚了,她第一次來酒店這種套房,整個房間奢華又寬敞,整個房間是以淡金色為主,按理說金色用的過多,會有點兒暴發戶的氣質。可是偏偏這個房間只讓人覺得奢華,一點兒不會覺得土。

    男人請他們在沙發上坐下,不過茶幾和地上擺著好多資料文件。男人走過去,將資料收拾了起來,放在一旁,他撥了下頭發,笑著說︰“有點兒亂,別介意。”

    他說話的聲音頗為灑脫隨意。

    溫寒聲見林惜的表情,知道她大概不認識,介紹道︰“這位是柏駿,以前跟阿行一樣,都是學計算機的。不過現在成了富貴閑人,平時只做投資。”

    林惜點頭。

    直到季君行開口說︰“很榮幸見到你。”

    林惜微怔,她知道季君行這人一向心高氣傲,對他真正服氣的人極尊重。可是她還真的沒見過他會用榮幸來形容。

    而且听他的意思,他們是第一次見面。

    溫寒聲知道季君行肯定認識柏駿,林惜是一頭霧水。

    所以他直接說︰“柏駿是 谷著名的天使投資人,之前他曾經創辦過一家公司。”

    隨後溫寒聲淡淡說出這個公司的名字,林惜一下吃驚地瞪大眼楮。他居然,居然就是那個華裔天才。

    柏駿二十一歲那年跟同學創辦了這間公司,當初一個誕生與美國校園里的一個小小公司,如今成了一間全世界聞名的巨頭公司。

    難怪,難怪季君行在見到他第一眼時,那麼震驚和驚喜。

    他不僅僅是中(Z)國學計算機的人心中的驕傲,更是全世界計算機專業人向往的目標。

    不過他在公司成立的第十年里,提出離開公司管理層,專心經營自己的投資事業。沒過兩年,他投資的一家高科技公司成功上市,市值超過五十億美元。

    他的身價再次暴漲。

    不過自從他從事投資事業之後,在媒體上yh面的次數屈指可數。

    頗有種我雖不在江湖,但是江湖依舊有著我的傳說。

    “我看過你們的項目,不錯,有前景。”柏駿頗為認同的說,隨後他仰倒在沙發上,神色有些闌珊地說︰“不過你們的項目太小了。”

    他伸出手掌,用手指比劃了下。

    倒不是有意為難,而是他們目前的方向太小了,畢竟只針對乳腺癌和宮頸癌的話,市場確實無法擴大。

    倒是季君行听完,居然沒生氣,他說︰“這是我們第一步。”

    “那能告訴我,你們的下一步嗎?”柏駿感興趣地問。

    這是季君行第一次將他心底真正的想法說出來,他想做的是大數據醫療,就是利用雲服務平台,讓每個人在手機里都有隨行醫生,針對到個體的健康計劃制定。

    這,就是他的下一步。

    當然這只是初步理念,如果真的想構建這樣的大數據平台,必須要有充足的資金還有人員。光靠著他們目前的幾個人,是不可能辦到的。

    柏駿在听完他的話,陷入深思之中。

    最終,他開口問︰“如果我願意投資你們,你想要保留多少股權?”

    季君行︰“我需要保證我創業團隊所有人的利益,他們每個人都要保留股份。以及,我需要完全的獨立。”

    有些投資人亂出主意的事情,時常會發生。

    在說完這番話之後,季君行說︰“投資是雙方的事情,您可以先考慮,我會跟我團隊所有人商量。”

    “可以。”誰知柏駿用手指尖摩挲了下巴,突然說道。

    季君行抬頭望著他,柏駿輕笑︰“我說,可以。”

    “謝謝。”

    雙方達成初步口頭協議,季君行提出告辭。柏駿倒也沒多挽留,畢竟天色晚了,而且待會他還有個會議。

    誰知他開門送他們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對季君行和林惜說︰“我能跟你們溫教授單獨說幾句話嗎?”

    季君行和林惜先行到電梯門口。

    柏駿湊近溫寒聲,壓低聲音,輕笑著說︰“今晚,要留下來嗎?”

    一向儒雅持重的溫寒聲,在听到這句話時,臉色微冷。

    柏駿一下箍住他的脖子,大笑著說︰“好了,好了,不逗你這個老學究了。開玩笑也听出來嗎?我就是想跟你敘敘舊而已。咱們可是老同學了。”

    溫寒聲依舊冷著臉。

    柏駿見多了他這幅樣子,依舊微微笑著。

    直到溫寒聲輕聲說︰“我把他們送下去,再回來。”

    他轉身離開。

    倒是讓柏駿留下一臉吃驚,他,他今天怎麼這麼乖。

    待到了樓下,溫寒聲跟他們分開之後。林惜忍不住感慨道︰“原來他就是柏駿,跟做夢一樣。”

    她揉了揉自己的臉。

    兩人往宴會廳走,突然季君行轉頭問她︰“你喜歡那個房間?”

    林惜微愣,剛才她進房間時候,打量的時yh出的驚艷神色,大概是被他看見了。

    “我第一次看到能把金色用的這麼好看。真不錯。”林惜點頭。

    直到季君行低聲說︰“林惜,我們今晚住在這里好不好。”

    這次輪到林惜愣住。

    直到許久,她輕輕點頭。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