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78章

第78章

    即便到了午夜時分, 這片繁華之地,依舊燈火輝煌,霓虹燈在星夜之中耀眼閃爍。可是更閃亮的, 是綴在夜空之上的繁星。

    一閃一閃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林惜站在落地窗邊, 望著外面的星空。

    遙遠、深邃。

    這間套房是今天酒店剩下的最後一間, 雖然現在不算大旺季, 但是因為有參加活動的選手住在酒店里, 所以酒店房間格外緊俏。

    季君行去問的時候, 居然這麼巧剩下一間套房。

    剛才在柏駿的房間里,林惜沒好意思。等進了這個房間,她第一時間跑到落地窗邊, 即便是午夜,可是外面樓宇上的燈光猶如銀河星帶, 交織出長長一條, 綿延至遠方。

    “林惜。”季君行在她身邊緩緩坐下, 林惜剛才站著站著,就忍不住坐了下來。

    此時她眼楮一眨不眨地望向外面。

    听他喊自己, 林惜微微側頭, 朝他看過去。

    此時他的黑眸,比窗外星空中的繁星還要亮,直直地盯著她。

    林惜看著看著, yh傾向他的方向。

    “季君行。”她同樣認真地看著他, 他的眼楮, 真好看呀。

    她盯著看,像是看不夠般。誰知季君行早已憋不住,直接彎腰餃住她的唇瓣,他牙齒輕咬著她柔軟的唇,不輕不重,有種說不出的親昵。

    他伸手捧住她的臉,牙齒松開她的唇,舌尖輕輕舔。舐了幾下。

    兩人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林惜微閉著眼楮,雙手拽著他的襯衫。

    她渾身輕輕顫抖,不管什麼時候跟他在一起,她心底都會如第一次擁抱那樣。

    心跳劇烈地像是隨時能跳出胸腔。

    因為有柔軟的地毯,季君行一下將林惜壓倒。年輕人的yh,充滿灼熱和力量。林惜感受到他胸膛里勃勃的生命力,仿佛能听到他的心跳般。

    這個年紀是最沖動的年齡。

    偏偏這兩人都是那種自制力極強的,為了整個項目,兩人忙得昏天黑地。

    此刻抱著她,季君行不想再忍下去,低頭封住她的唇,兩人yh緊緊擁在一起,親密的毫無空隙。她承受著他的吻,手指拽著他襯衫的下擺。

    她的腿微動了下,偏偏被季君行察覺到,他雙腿擠了進來。

    當兩人的yh猶如嵌在一起時,林惜終于感覺到滾燙的地方。

    屋內燈光柔和,林惜閉著眼楮,雙頰微紅,她柔和清麗的面孔,都因為臉頰上的緋紅,增添了幾分艷麗之色。

    待季君行直接將林惜抱起來,他穿過客廳,直接來到主臥。

    臥室寬敞,他打開床頭微亮的小燈,仔細地看著她。

    即便天天見面,可是他明白,這時候的林惜是不一樣的。她的輕顫、壓抑不住地輕喘,只有他能看見。

    房內那盞散發著柔軟光線的燈,照著顛簸的大床。

    清晨的光線被阻擋在厚實的窗簾之外,整個房間里依舊昏暗。

    只不過生物鐘已經如鬧鐘一樣準時的兩人,還是不約而同醒來。季君行翻了個身,側躺著,將林惜擁在自己懷中,低聲說︰“要起床吃早餐嗎?”

    “去吧。”林惜昨晚喝了不少酒,此時一醒來,真的餓了。

    誰知她說完,季君行居然直接將她按住,嘟囔道︰“我不想去。”

    听著他孩子氣的話,林惜有點兒哭笑不得,她說︰“不是你先問的?”

    “嗯。”他的聲音因晨起,而顯得格外慵懶。

    有種叫人觸電般的磁性。

    林惜知道‘小政醫生’如今成功亮相,投資人也有了著落,他心底肯定是松了一口氣。難得這麼懶散下來。

    她正想說不去吃就算了,不想一陣咕嚕地聲音從薄被里傳了出來。

    在幽靜的房間里,格外清晰。

    在一瞬的尷尬之後,她頭頂上的男人悶聲笑了幾聲。林惜是真的尷尬,手掌捂住他的唇,微惱地說︰“不許笑。”

    “行行行,不笑。”他鄭重說道。

    可是說完,林惜因為靠在他懷里,感覺到他胸腔微微顫動。

    他明明還在笑。

    “你還笑。”林惜在被子里輕踢了一下他的腳。

    季君行強忍著笑意,嚴肅地說︰“我沒有。”

    “你有。”

    平時兩人性格都不是這樣,偏偏今天,似乎全都傳染了幼稚。一個矢口否認自己笑了,一個非說他笑了。反正一直吵吵鬧鬧到起床。

    其實,他們兩人心底的重擔都卸了下去一點兒。

    即便生活明天依舊充滿挑戰,可是今天稍微放松一下,未嘗不可。

    他們收拾妥當之後,到了樓下餐廳。

    早餐的品種格外豐富,中式的小籠包、湯粉、煎餃、各種糕點,甚至還有豆花,甜咸還能任選。至于隔壁的西餐區,則是面包吐司、煎蛋、培根,還有各種鮮榨果汁。

    林惜因為還有點兒頭疼,要了一杯微酸的橙汁。

    她吃的少,拿了點兒面包,回到桌子上。

    沒一會,季君行回來,見她盤子里擺著的東西,問道︰“吃這麼點兒?”

    林惜以為他還在笑話自己早上肚子咕嚕咕嚕叫的事情,抬頭朝她微瞪了一眼。倒是季君行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長發,低笑道︰“我是覺得你現在太瘦了。”

    兩人吃著早餐,倒沒怎麼多說話。

    誰知沒一會,後面有人說話的聲音吸引了林惜的注意力,她一轉頭,居然看見溫寒聲和柏駿兩人一起走了進來。

    溫寒聲身上的衣服是那種有些寬松的麻布襯衫,看管了他平時那樣西裝革履的模樣。

    這麼穿,倒是有點兒飄逸俊秀。

    而他身邊的柏駿,白t和黑色短褲,有點兒像在度假的休閑。

    林惜震驚地望著他們,在猶豫打不打招呼的時候,柏駿已經看見她。他不緊不慢地走過來,雙手插在褲兜里,眼楮隨意在他們桌子上掃了一眼。

    “吃早餐呢。”柏駿淺笑,林惜剛點頭,誰知他一下說︰“不介意我們坐在這里吧?”

    林惜跟旁邊沒說話的溫寒聲打招呼,“教授,您好。”

    溫寒聲微微點頭,兩人應該是昨晚沒回學校,不過他們下樓的時候本來就晚,溫寒聲知道季君行自己會處理好,當時沒多問。

    沒想到,今天早上在這里踫面。

    “我要喝水。”柏駿微靠在椅背上,朝溫寒聲看了一眼。

    溫寒聲冷冷地朝他輕撇,語氣不善︰“自己倒。”

    說完,他轉身去拿早餐了。

    “你們溫教授。”柏駿嘖地一搖頭,“脾氣不太好啊。”

    他坐在林惜對面,望著她問道︰“你們學生會喜歡你們教授這種老古董嗎?”

    溫寒聲,老古董??

    林惜不由替溫寒聲辯解道︰“教授性格很溫和,我們學院很多學生都喜歡他。而且今年他被評為我們學校十大最受喜愛老師之一。”

    整個計算機只有溫寒聲被評選上。

    雖然他專業水平極高,但是他能在評選中,票數大幅度領先,跟他那張英俊的臉有著極大的關系。

    柏駿笑了起來。

    “看來他這個教授,當得挺不錯。”柏駿道。

    溫寒聲正好端著東西回來,他手里只有一只玻璃杯,里面裝著清水。

    他直接將水杯放了下來。

    呃,教授,你好像有點兒口是心非啊。

    strea團隊的‘小政醫生’不僅在學校論壇上引起關注,就連微博上都有不少人在討論,甚至還上了熱搜。

    “果然清華大牛就是不同凡響。”

    “我信真的有人長相和智商並存了,算了,這條微博別讓我媽看見。”

    “別人家的孩子,總是沒讓我失望。季大神,我喜歡你。”

    反正都是各種在夸strea團隊的,學校論壇也是格外熱鬧。

    季君行本來就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他的一舉一動,總是能讓不少人關注。

    這一次,他又一次創造奇跡。

    “我听說季君行拒了不少家投資?真假的?”

    “這有什麼不信的,季神有能力,看看人家團隊拿出來的東西,我要是投資人,我也願意投資他。”

    “咱們學校這是要再添一個科技大佬校友了?”

    馬克。扎克伯格創造的face帝國,猶如一個商業童話般。

    即便自己成不了這樣的傳奇,如果身邊有人創造這樣的奇跡,大概會覺得榮耀。

    這幾天,季君行給大家放了假。

    林惜想回去,誰知江英不許她去。因為在學校宿舍有空調,她回來,租的房子里只有一個小電風扇,白白遭罪而已。

    這個理由江英沒說,只是說來回跑,怪花錢的,反正天天打電話呢。

    見江英堅持不讓自己回去,林惜沒辦法,這幾天留在學校,天天跑去圖書館看書。

    這天,她從圖書館出來,撐著一把傘走到路上。

    身後有人喊道︰“同學,同學。”

    林惜一開始沒听到,待她听到要轉頭的時候,身後的人已經趕了上來。

    女人笑著問︰“請問學生宿舍樓怎麼走啊?”

    她身邊的男人沒好氣地抱怨這天氣太熱。

    她的聲音帶著南方口音,林惜抬起傘,準備回答她。

    可是當看見對方的時候,她愣在當場。

    如果說林惜有噩夢的話,那麼王家就是,因為他家唯一的兒子撞死了她的哥哥。而她爸爸也差點兒被冤枉殺了這個人。

    兩人同時看到對方。

    王雲巧臉上本來的討好笑容,一下變成了猙獰。

    她一把抓住林惜的手腕,怒道︰“好啊,終于讓我找到你了。”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