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79章

第79章

    炎炎夏日, 驕陽懸空, 似乎能將一切烘烤融化。

    此時站在原地的林惜,渾身透著一股涼透心扉之意, 從脊椎骨竄起一股寒意,迅速游走到四肢百骸。

    她死死地咬著牙關, 盯著面前的手,握著雨傘手柄處的手指關節,用勁到發白。

    直到林惜回過神,狠狠地甩開對方的手掌。

    王雲巧似乎沒想到她會突然這麼掙扎, 還要再撲過來, 誰知林惜聰明地用雨傘擋住。

    林惜沒打算跟這兩人糾纏, 扔了傘, 往宿舍的方向走。不過王雲巧既然找到她,決計不會讓她這麼輕易離開。

    “你別走,總算找到你了,我還以為你們一家都是老鼠,會鑽地洞跑了呢。”自從案子結束之後,王家人在最開始找過林耀華和江英的麻煩。可是後來林家離開家鄉,他們又沒有上天入地的手段, 再也找不到了。

    王雲巧的母親生了四個女兒, 才有了王強強這一個兒子。

    本來就是極重男輕女的家庭, 把兒子當成命根子, 幾個姐姐也一副對弟弟護短的模樣。誰知這個全家的命根子, 居然在二十多歲的時候, 沒了。

    王家人豈能不瘋狂,即便後來法院判定,林耀華跟王強強的死(si)亡沒有關系。

    可是他們一心認定,是法官收了林家的錢,肯定是被收買了。這幾年,王家人沒放棄上訪的機會。

    本來他們想報復林耀華,可是林家人不見了,他們再是村里的地頭蛇也沒法子。

    倒是沒想到,林家這個女兒居然還在清華讀書。當時一家人義憤填膺要來清華找林惜,還是王雲巧說消息不知道可靠不可靠,讓她跟自己老公先去一趟,要是找到人,倒也不怕她再跑。畢竟一個學生,總得上學不是。

    “你們怎麼有臉出現在我面前?”林惜咬著牙。

    或許這世上就是有如此理直氣壯不講道理的人,明明是王強強撞死了她的哥哥,潛逃了幾年。爸爸是去找他,跟他發生糾紛了。可是最後已經證明王強強是因為飲酒過多,酒後趔趄,這才從樓上摔下去的。

    其實他從樓梯上摔下去,只是一層樓而已,本來沒什麼大礙。

    偏偏他在滾落到最後一層台階的時候,正好後腦磕到了大理石。

    送至醫院的時候,搶救無效。

    這世上,真的有因果報應。

    王雲巧可不管這些,扯著她的衣服問道︰“你爸媽呢?你爸爸把我弟弟打死了,他難不成還想跑一輩子不成。”

    “如果你有眼楮,法院的判決書應該看得清清楚楚。你弟弟是自己摔下樓摔死的。跟誰都沒關系。”林惜不想再跟這種人費口舌。

    她準備繼續往前走。

    王雲巧這時候跟瘋了一樣,居然揮拳在她身上開始打,王雲巧是自己做水果批發生意的。平時一箱一箱搬水果,力氣比尋常女人大太多,估計連一般男人都弄不過她。

    林惜雖然自小生在村里,江英從沒讓她做過農活,幾乎沒什麼力氣。

    “我打死你這個小婊。子,我把你打死了,我看看你爸媽還來不來。”王雲巧跟瘋了似得,她跟王強強年紀只差兩歲,幾個姐姐中,她跟王強強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關系最深厚。

    “你們干什麼呢?”她扭打林惜的時候,正好有幾個男生路過。

    林惜一看就是本校學生,王雲巧他們明顯是校外人員。男生們看見這邊的騷(sao)3,趕緊走了過來。林惜揮手想拍來王雲巧扯著她衣服的手。

    可是王雲巧怕她跑了,抓得更緊。

    兩人糾纏之下,嘶地一聲布料脆響聲音,林惜t恤的領子被撕開了。

    有個穿著黑t恤的男生見狀,上前一把抓住王雲巧的手臂,怒斥道︰“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非要扯人家女孩子衣服干嘛。”

    “關你屁事,要你管閑事。”王雲巧橫慣了,她是潑辣的性格,做生意的時候,左右鄰居誰沒跟她吵過架。

    一張嘴,吐沫星子差點兒噴到對方臉上。

    男生被她罵得氣笑了,他說︰“這里是我們學校,你在學校里欺負我們同學,還這麼蠻橫。你什麼人呀。”

    此時他們的糾纏,吸引了周圍不少人的關注。

    清華作為國內頂尖名校,每年寒暑假的時候,會有家長帶著自家孩子過來參觀校園。

    眼看著周圍人群越聚越多,王雲巧突然指著林惜的鼻尖喊道︰“我扯她衣服,你問問看,我為什麼扯她衣服?她爸打死我弟弟,現在全家人跑了個無影無蹤。可憐我那個老娘,今年七十多了,天天在家哭瞎了眼楮。你們大學就是收這種敗類學生的嗎?”

    王雲巧的嗓門又高又尖銳,吼得周圍幾十米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終于,林惜在她顛倒是非下,臉頰氣得通紅,“放屁。”

    她冷笑著看著對方,不再只退縮,反而上前一步,冷漠地聲音像是冰錐般,“你以為聲音高,就是有理?既然你一句一句說我爸爸打死你弟弟,那麼你告訴我,我爸爸現在在哪里?他去坐牢了嗎?”

    王雲巧一時語塞。

    林惜繼續說︰“我爸爸沒有坐牢,因為法院證明了他的清白。他跟你弟弟的死一點兒關系都關系。你們家人仗著人多,在村里橫行霸道。你們把我父母逼著遠走他鄉,居然現在還有臉來問我爸媽去哪兒了?想知道他們在哪兒,行啊,你今天要不先打死我試試。”

    “你要是沒種打死我,就別給我在這里撒潑打滾。”林惜嫌惡地看著她,yh出不屑地表情︰“這套,對我沒用。”

    這種人最擅長的就是大聲說話,以為聲大就是有理。

    可是林惜幾年前跟這幫人面對面的時候,尚是十幾歲小姑娘的她,都不會害怕。此時的林惜,更不會害怕。

    王雲巧沒想到林惜會變得這麼伶牙俐齒,氣得揮手要打她。

    好在幾個同校男生都防著她,見她要動手,紛紛擋在林惜面前。好在沒一會,學校保安室的人趕過來。

    “你們兩個如果不是參觀的話,請盡快離開。”保安客氣地對他們說道。

    “別以為你找這些人來,能跑掉了。我告訴你,你在這個學校里,別想安生。”王雲巧拿出自己最擅長的那套。

    不過保安不想再讓她鬧事,扯著她的手,準備讓她離開。

    保安一動手,王雲巧的老公開始嚷嚷︰“你們一個個干嘛呢,別他媽拉我老婆。別逼著我跟你們動手。”

    王巧雲老公用手指著他們眾人,一副要收拾他們的模樣。

    這里好歹是大學校園,極少能遇到這麼不講理的人。保安跟文明人打交道慣了,壓根沒想到這些人會這麼不講理。

    保安瞧著周圍人越來越多,有些火氣地說︰“這里是學校,你們要是再不走,我們只能報警了。”

    “報警就報警,最好叫警察來看看,她那個殺人犯的爹到底藏在哪個老鼠洞里。”

    王雲巧跟有表演型性格似得,扯著嗓子沖著所有人喊道。

    林惜知道,她就是故意這麼羞辱自己。她捏著自己的手掌,狠狠地攥緊。

    殺人犯這三個字一說出口,周圍人群的眼光登時變得異樣起來。這些家長帶著自己的孩子來這個學校是為了參觀,給孩子留下一個奮斗目標。

    有家長不願意再讓孩子听到這些吵架的話,強拉著孩子走了。

    忍耐是一種美德,如果是的話,那麼林惜寧願沒有。

    她直接沖到王雲巧的面前,指著她的鼻尖怒道︰“你再說一遍試試?”

    自從哥哥離開之後,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是父母的支柱。她不能忍受別人侮辱她的父母,哪怕是一句,都不想听到。

    最後保安實在沒辦法,把他們都帶到保衛室去處理。

    其中一個男生出于好心,陪林惜過去,估計是怕真的報警,林惜一人說不過對方。

    本來王雲巧不願去保衛室,不過保安開始趕人。

    之後眾人拉拉扯扯,還是去了。

    到了保衛室,王巧雲只覺得說得口干舌燥,剛歇了一會兒。外面傳來一陣汽車馬達聲,似乎到了保衛室外面,車子停了下來。

    駕駛座的門被打開,從里面一躍而下一個身材高大修長的男人,他直接從外面走進來,走到林惜身邊的時候,攬著她的肩膀,低聲問道︰“林惜,你沒事吧。”

    林惜沒想到季君行會突然趕到。

    “我沒事。”林惜輕輕搖頭,她一臉疑惑。

    還是旁邊最開始幫她說話的那個男生沖著他豎拇指,“季神,夠速度。”

    說來也巧,原來這個男生跟季君行認識,都是計算機系的,跟林惜是一個學院。季君行和林惜在學院都挺有名,他們是情侶幾乎沒人不知道。

    男生在認出林惜之後,偷偷給季君行打了個電話,沒想到人這麼快趕過來。

    季君行擋在林惜面前,王雲巧倒是挺好奇地打量著這人,有些人怎麼說,即便不認識,第一眼瞧見,就能叫人生出不可輕視的心思。況且王雲巧是做生意的,自然認得這個季君行開得車。

    她直接說︰“這位同學,你是她男朋友嗎?我跟你說,你可千萬別被這個小賤。人……”

    “你他媽說夠沒?”季君行終于把目光掃向她,暴呵打算她的話。

    季君行平時決計不會說髒話,此時真的是極怒時,當著他的面兒侮辱林惜,當他是死的嗎?

    “這些是什麼人?”季君行轉頭問林惜。他知道林惜性格溫和,不可能跟別人結怨。

    林惜怨恨地望著他們,低聲說︰“就是那家人。”

    她說得含糊,偏偏季君行一下明白過來,他望著對方,沒想到這些人居然還敢跑到學校里來鬧事。

    “咱們走吧。”林惜拉著他的手,這些是無賴,蠻不講理,季君行估計這輩子都沒跟這樣的人說過一句話,更別說接觸。

    “我告訴你,你這個女朋友可不是好東西,她爸打死我弟弟,她還在這兒跟我擺譜。我告訴你,今天不把你爸的下落告訴我,別想跑。”王雲巧一家子把喪子之痛,喪弟之痛,都算在了林耀華身上。

    在她們看來,即便人不是林耀華推下去的。如果林耀華不去找王強強,他也必然不會從樓上摔下去。

    至于王強強撞死林政一事,她們死都不認。

    人死無證,當初即便王強強親口承認過,畢竟是酒後之言。她們不承認,只要不承認,可以心安理得地將所有過錯都推到林耀華,追著他討要所謂的公道。

    季君行冷冰冰地看著她,要不是對方是個女人,他怕是真的會忍不住……

    “走吧,我們這種人多說無益。”林惜不想再搭理這種人,對方不講理,再說下去只是浪費口舌。

    王雲巧見她又想走,居然上前,伸手想扇林惜嘴巴。不想季君行擋在前面,這一巴掌正好扇在他手臂上。

    季君行長這麼大,季選恆只在他高考那年,氣急敗壞地打過他一次,光那一次就讓季選恆後悔不已。其余時候,父母根本連一根手指頭都舍不得動他。

    此時,他擋在自己面前,被人這麼一扇,即便是打在手臂上,林惜眼眶還是紅了。

    “你居然敢打他。”林惜沖過去,用力地扯著對方的手臂,似乎恨不得把王雲巧的手掌掰斷。

    當初這些人去林家鬧事的時候,林惜一個人拿著一把刀,豁出去跟他們拼命。

    可是今天,她看到對方居然敢對季君行動手,比當初還要瘋狂。

    直到季君行將她抱住,低聲說︰“林惜,我沒事。我沒事。”

    保安見這里亂成一鍋粥,眼看著理智的一方,都要被逼地沒了理智。于是他們趕緊攔著王雲巧兩人,對季君行說︰“趕緊帶你女朋友走吧,被這種人纏上,沒好處。”

    季君行知道林惜此時心神不穩,不想再跟對方糾纏,拉著林惜離開保衛室。

    兩人上車之後,他開著車子直奔著校門口。

    車子行駛在路上,車廂里除了冷氣吹著的聲音,安靜地過分。一直到車子行駛到一處小區,門衛看了一眼車牌號,趕緊放行。

    季君行將車子開到一棟高樓旁邊,車子終于停下。

    兩人坐在車上,許久無話,直到季君行的手掌突然猛地在方向盤上一拍,鳴笛之聲不斷地響起。

    如果說季君行這一世,最後悔的事情,那麼就是當年林惜遇到那種困難時,他居然不在她的身邊。

    年少時的遺憾,就這麼落下。

    他們分別,也跟此事有關。如果當初沒有這樣的事情,林惜高考不會出了偏差,她說過如果她能考上清華,一定會跟爺爺求情。

    人生就是在這樣的岔路口中,出現了偏差。

    幸虧他喜歡的是林惜,是那個看似溫和靦腆,卻滿腔勇敢的林惜。她回來了,回到了他的身邊。遺憾這才沒有徹底形成。

    沒想到幾年之後,這家人居然還想跗骨之蛆,找到了學校。

    “我不會放過他們。”季君行眼眸中閃過一絲狠意,從來,從來沒有像這一刻般,他想要對付別人。

    林惜抓著他的手掌,低聲說︰“季君行,不要。”

    他望著林惜,眼眸充滿怒氣和心疼,“明明錯的是對方,他們怎麼有臉,怎麼敢來找你。”

    “這世上有些人,就是能把不講理這件事做的如此理直氣壯。”林惜微微苦笑。

    況且這些人的出現是惡心她,即便報警,警察來了,根本沒有解決的辦法。如果有,當年她父母不會被逼著離開家鄉。無非想著是惹不起,躲得起。

    “林惜,我會保護你,一定會。”季君行伸手將她抱在懷中,緊緊地摟著,仿佛想要將她嵌進懷中。

    等兩人下車時,林惜望著周圍,有些好奇地問︰“你帶我來這里,是有事情嗎?”

    “跟我來。”季君行直接拉著她的手,待走到門口的時候,他輸入密碼進門。

    兩人進了電梯,樓層在十六樓的時候停住。

    他們出了電梯,走到一扇門前,季君行照舊輸入密碼。

    待兩人進去的時候,林惜望著眼前的房間,明亮寬敞,整個客廳是淺淺藍色為主色調,十分小清新。廚房是開放式的,觸目可及的地方,干淨地不染縴塵。

    “進來,林惜。”季君行拉著她。

    林惜望著門口,有些沒敢進去,輕聲問︰“不需要換鞋嗎?”

    如果把別人的家弄髒,應該不太好吧。

    季君行似乎看出她的心思,低聲說︰“這里以後是我們的家,即便踩髒了,也沒關系。”

    我們的家,這四個字,如雷鳴般打在林惜的腦海中,她幾乎是懵的。

    此時,季君行看著林惜,眼神里有種他從未有過怯意,他說的每一句,似乎都在斟詞酌句。

    “林惜,我知道我還沒畢業,我們年紀不大,可是喜歡一個人,想要和她過一輩子,不是用年齡來判斷。”他將她的手掌輕輕拉了起來,覆蓋在他的胸口。

    “是用這里。”

    薄薄的一層衣服之下,她似乎真的能感覺到他的心跳。

    因為不知道王雲巧還在不在學校,季君行干脆讓林惜住在這里。幸虧這里是他早準備好的,本來打算給林惜一個驚喜,誰知居然提前揭曉了。

    這棟房子,在小區的第六號樓,十六層。

    六,十六,恰好跟她的生日是相合。

    本以為這是個意外,沒想到第二天,林惜正在做午飯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她走過來,看著餐桌上手機屏幕,是江憶綿打來的電話。

    “林惜,快上網,有人在網上爆料你的家事。”江憶綿低聲說。

    林惜掛斷電話,腦子幾乎是麻的,點開江憶綿發來的消息。這是一個微博上的新聞鏈接,竟是一個粉絲八百多萬的媒體平台發出來的。

    標題格外聳動︰一句酒後戲言,男子被打死,真凶逃脫法律制裁她看著鏈接里的內容,越看越心寒。

    這個記者說,當初王某某因酒後戲言,讓車禍去世的林某父親誤認為他是殺害自己的凶手。這位父親居然找到王某某,在爭執中,將王某某推下樓。後來林某父親請了極厲害的律師,居然手眼通天的將官司打成無罪。這幾年,王某某一家一直在申訴。

    可是這篇文章的重點,竟不是這個案子,而是這個林某父親一個農民出身的人,居然能請得動北京律師費最高的律師。

    正是這個律師,成功讓林某翻案,這背後之中究竟有什麼隱情。

    本來這個新聞跟網上每天都會出現的標題黨一樣,一閃而過。可誰知沒多久,居然有人爆料,這個林某有個妹妹,目前在清華讀書。當年就是靠著她手段了得,勾搭上了某個超級富豪家中的兒子,才讓親爹有了一個律師費這麼高的律師。

    清華學生,高中時勾搭富家子,這個新聞一下發散了起來。

    網友開始扒皮,沒想到,居然有人跳出來。

    “我知道這個案子,就在我們隔壁村。這個林家在我們那里超級超級有名,因為他家一下培養了兩個清華學生,哥哥叫林政,妹妹叫林惜。”

    當林惜這個名字第一次出現的時候,網友的鼻子像是鯊魚嗅到了血腥味,竟是一路扒了下來。

    直到他們發現新聞里所說的這個富家子,居然就是之前剛成功研發出‘小政醫生’這個ai智能系統引發關注的季君行,網友的八卦之心徹底爆炸了。

    季君行之前因為學霸身份和高顏值引起不少網友的關注。

    況且之前剛落幕的全球醫療。醫學大獎上,他帶領團隊研發的‘小政醫生’成功打敗人類醫生,不僅獲得大賽的一等獎,更是得到了組委會大獎。

    這麼一個科技圈的天才人物,像突然升起的星辰般,被所有人注視著。

    都知道他是清華學霸,又知道他長得帥,可是誰都沒想到,他居然還是他媽富二代。

    哦,不對,後來網友又扒皮出來,他們家可是從民國時期就很有名。

    後來,替林耀華打官司的那位張明瑞律師,被扒出來,跟季家是關系密切。他的律師事務所多次幫季家公司打生意上的官司。

    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官司,但是一方有了得力援手,而且最後還被判罰無罪釋放。

    這里面有沒有什麼不公,要不然王家干嘛連著幾年一直上訴呢。

    “這還不是冤案嗎?現在這些有錢人仗著手里的那點兒錢,什麼事情不敢干出來。”

    “兩人打架有目擊證人,最後居然說死者是自己摔下樓跌死的,蒙誰呢。”

    “生個閨女真好,高中就能勾搭個富二代,給親爹洗脫罪名。”

    這下,矛頭似乎一下子指向季家。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