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83章

第83章

    窗外,高樓之上的巨大屏幕, 林惜兩個字始終未消失。

    她面前的男人, 臉上難得帶著緊張, 沒了尋常的淡定從容。對于他來說, 心底明明知道她的答案,偏偏此時,心情那般忐忑。

    心髒的起伏不可控制般,在胸腔內,劇烈地顫抖。

    “林惜。”他輕輕喚了她一聲。

    這一聲,仿佛一下將林惜從夢境之中驚醒,她抬起眸子, 盯著面前的人。

    從十七歲相遇, 他們之間, 經歷了太多的事情,有歡喜,有甜蜜,有痛苦, 也有波折。他們曾經差點兒跟對方走失, 可是好在命運待他們好,讓他們不必經歷歲月流逝,重新回到對方的身邊。

    林惜往前踏了一步,又一步,再一步。

    直到她走到他的面前,望著他手中拿著的黑色絲絨盒子, 盒子里的戒指,一顆藍色鑽石在燈光下折射出璀璨光芒,周圍遍布著白色小鑽石烘托著。

    “這顆藍鑽是我奶奶留給我的遺物,她說等我遇到喜歡的小姑娘時,就送給人家。因為女孩子都會喜歡。”

    記憶里溫柔的老人,在他年幼之時,她去世了。

    可是他始終記得她這句話,他找到了他喜歡的小姑娘。

    比任何時候,都要堅信,她是他想要喜歡一輩子,在一起一輩子,直到死後跟她埋葬在同一個墓穴之中。

    她是這樣的人

    見林惜不說話,他的一顆心越發忐忑,原本的篤定,此時居然生出了幾分動搖。

    他開口,哪知一說話,聲音變得磕磕巴巴︰“林惜,你是不是覺得一畢業結婚太早了,那也沒關系,我……”

    林惜張了張嘴,季君行頓住,定定地看著她。

    直到她說︰“不是,我是怕自己一張嘴,就會哭,好丟臉。”

    女孩似乎都對自己未來有過期待,宿舍里夜談的時候,褚茜茜曾經說過,未來男朋友跟她求婚必須要兩克拉以上的鑽戒,要不然她才不答應。肖芳雨沒那麼夢幻,她只希望對方是個學歷跟她相當,能力不錯的男孩,甚至連長相身高都沒什麼要求。

    至于葉珂,她只說了一句,看感覺。

    輪到林惜的時候,她們幾個倒是七嘴八舌地給她出主意,什麼戒指五克拉不嫁,沒有浪漫的求婚不嫁,沒有深情告白不嫁。

    林惜被她們一通說鬧的,有些無奈道,哪有那麼多要求。

    葉珂一句,因為都知道季神怎麼對你。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季君行對林惜的態度,他會她最好的。

    “有什麼丟臉的?”他伸手在她眼角輕輕拭了下,抹去眼邊的濕潤。

    林惜從沒想過季君行跟她求婚的場景,或許是他們都還年輕。可是她沒想到,會在這一天,這一刻。

    她雙手捂了下自己的臉頰,可是怎麼辦,她還是好想哭。

    喜極而泣這四個字,她此時真的懂了。因為太過歡喜,那些念頭在心底怎麼都散不去,堆積太多,似乎快要爆炸般。

    直到她將雙手松開,終于把手掌遞過去。

    季君行望著她縴細的手指,**m出一個淺笑。他將戒指從盒子里拿出來,虔誠而小心地將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

    白皙如雪的手背,藍色鑽石,光芒四射,比天空蔚藍,比海洋深邃。

    兩人垂眸望著她的手指,直到林惜伸手,主動抱住他。

    她將臉埋在他的懷里,心頭的哽咽被強壓下去,可是想要說的話,卻如何都壓不住。

    “季君行,你是我最好的。”

    她的人生或許才走過四分之一,可是她比任何一刻都要堅信,他是她擁有的最好的。

    兩人回到家中,季君行到廚房倒水。林惜坐在沙發上,眼楮盯著自己的手掌。

    終于,她拿起手機, 嚓 嚓拍了好多張。

    她的手是真的好看,雪白、縴細,尤其手指格外修長。

    戒指戴在她的手指間,仿佛天生適合她。

    林惜的性格實在太過低調,求婚這種事情她自然不會發朋友圈炫耀。所以她發了一張照片給江憶綿。

    沒一會江憶綿回復她︰【???】

    顯然這麼一張照片,沒頭沒尾,江憶綿有點兒懵。

    直到江憶綿斟酌了好久,打了一句過來。

    【季少爺跟你求婚了?】

    林惜看著這一句話,居然又傻乎乎地捂臉笑了起來。季君行正好端著熱水過來,見她這模樣,輕笑道︰“怎麼了,這麼開心?”

    “你不許看。”林惜手機正擺在她腳邊,嘟嘟嘟地一直進信息,她趕緊拿起來,捂在自己的胸口。

    季君行知道她們女孩之間,總有各種私房話。

    他哼笑了下,淡淡道︰“告訴江憶綿,要是說了什麼不該說,考慮考慮後果。”

    威脅,還是這麼赤(chi)裸m裸。

    林惜瞪他,想起平時他在公司的模樣,雖然他看起來不算嚴苛,可是誰要是犯錯,絕對是戰戰兢兢。畢竟上頭是這麼一個有技術有能力的老大,他不罵人,但是他看著你的眼神,會讓你無地自容,恨不得以死謝罪。

    “知道了,季總。”林惜輕瞪了她一眼。

    季君行見她摸著手機,又不看的模樣,正好他有事情還要處理。于是他跟林惜說了一聲,準備書房。

    臨走的時候,他回頭看著林惜,再次閑閑開口。

    “真的讓江憶綿小心點兒。”

    此時見林惜好久不回復,著急地等不下去的江憶綿,直接打電話過來。

    等林惜接通後,當著季君行的面兒說︰“咱們季總說了,讓江憶綿考慮清楚,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對面的江憶綿︰“……”

    “要不然,後果很嚴重。”林惜微拖著調子,俏皮地說道。

    江憶綿︰“……”她不就是想八卦一下,有,有這個必要嘛。

    好在季君行看著林惜這模樣,比起平時的文靜柔和的模樣,是難得的活潑俏皮。

    等季君行走後,江憶綿偷偷問︰“人走了?”

    “走了。”

    “林惜,你是被求婚了嗎?求婚了嗎?”

    江憶綿說這句話的時候,林惜明顯听到對面在床上滾來滾去的聲音,听著好友興奮的聲音,她心頭像是蜜糖罐子再次被打翻,開心地趴在沙發上。

    她低聲嗯了一聲。

    誰知江憶綿沒听清楚,不停地追問︰“季少爺今晚跟你求婚了?”

    “對對對。”林惜終于開口回她。

    江憶綿喲了一聲,哈哈笑道︰“看看,被求婚這口吻都不一樣了。”

    誰知話鋒一轉,她又突然略有些憂傷地說︰“林惜,你都要結婚了,我感覺我們上高中還跟昨天一樣。沒想到,咱們都長大了。”

    當初在高中的時候,連喜歡一個人,都小心翼翼,生怕被別人看出來。

    那時候的喜歡,是青澀的,如沒成熟的李子,散發著清香引誘著少年少女們。可是誰要是真的咬上一口,只會留下滿口澀苦。

    好在,他們都等到了果子成熟,等到真正能說喜歡,說愛的年紀。

    依舊還堅定地拉住對方的手。

    林惜見她突然這麼傷感,軟軟一笑,低聲說︰“可是我們還一直在一起啊,咱們五道口小分隊的人,都沒走散。”

    如果年少的愛情是略有些青澀的,那麼年少時的友情,不管到什麼時候,都只會充斥著記憶里明媚和熱血。當初那個幼稚的承諾,他們都做到了。

    “你要是結婚的話,我要當伴娘。”江憶綿喊道。

    林惜輕笑,淡淡表示︰“說不準咱們誰先結婚呢。”

    “我去,謝昂就是個驢,我不推他不走。”江憶綿嘀咕謝昂,好在林惜太了解她,知道她就是嘴上日常嫌棄。

    其實他們兩人跟她和季君行一樣,甚至他們兩人比她和季君行相遇的還要早。

    林惜故意說︰“驢你還喜歡。”

    誰知江憶綿躺倒在床上,笑嘻嘻地說︰“沒辦法,誰讓我死心眼呢,驢也喜歡。就像看季君行哪里都好,我看謝昂也是哪兒都好。”

    “雖然你家季少爺有太多人覬覦,不過我跟你說,我一直覺得他太驕傲了,當然他也沒故意表現出來什麼,就是不經意間**m出的氣場,讓我挺有距離感的。還是謝昂好,我說他,他也笑眯眯。我掐他,他從高中開始沒生過氣。”

    林惜沒想到,本來討論她的事情,一下變成了江憶綿在絮叨她和謝昂的事情。

    可是林惜听著,覺得格外甜。

    有些時候,喜歡一個人並不是因為他多優秀,或者外表多英俊。而是因為跟他在一起,你很開心,打心底里開心。哪怕兩人只是單純地坐在一塊,你都會覺得甜。

    謝昂之于江憶綿,就像是季君行對她一樣的存在。

    兩人說了好久,江憶綿總算要掛斷電話。

    不過臨掛斷的時候,她還是說︰“林惜,我真替你高興。那年你離開的時候,我曾經偷偷問過謝昂,他怎麼不去找你。”

    “謝昂跟我說,他相信,你一定會回來的。”

    “果然,你回來了。他真的懂你,而你也從來是最懂他的那個人。”

    江憶綿說著,居然聲音真的有點兒哽咽了,她說︰“你一定要給我幸福到死。”

    林惜听著她的話,臉上掛著笑,眼角再次濕潤。

    所謂摯友,不外如此吧。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