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84章

第84章

    林惜一大早到了教室,誰知江憶綿電話打了過來, 說要來找她。

    “你不用上課?”林惜詫異。

    江憶綿不在意地說︰“我要看看你的訂婚戒指。”

    “你不是已經看過了?”昨晚林惜給她發了照片。

    “照片能跟親眼看見一樣嗎?我今天早上沒課, 專門來學校找你, 你就說真愛不真愛吧。”江憶綿嘻嘻哈哈地說道。

    林惜掛斷電話, 褚茜茜正好進來。她直接坐在林惜身邊,一邊從包里拿出課本,一邊說︰“昨晚隔壁宿舍的妹子失戀,哭到十二點多,聲音那個幽怨綿長。你說她男朋友變態不變態,好好的平安夜跟人妹子分手,我只能祝福他這輩子一直在平安夜被人分手。”

    褚茜茜挺為那女生抱不平的。

    她說完, 總覺得林惜今天哪里怪怪的, 直到她的視線落在林惜的手指上。

    “林惜。”她的聲音一下變得極低。

    林惜轉頭看向她, 輕聲問︰“怎麼了?”

    “這個戒指是季神送給你的嗎?”褚茜茜眼楮盯著林惜的手指看,戒指周圍是一圈碎鑽,烘托著中間那枚藍色鑽石。她就算再眼瞎,不至于把鑽石跟普通寶石弄混了。

    “不會是求婚鑽戒吧?”褚茜茜大吼了一聲, 後來幾排的男生被她的聲音吸引, 抬頭朝這邊看。

    林惜趕緊捂住她的嘴,低聲說︰“噓。”

    待她松開之後,褚茜茜終于壓低聲音,不過還是連珠炮一樣地問︰“季神跟你求婚了嗎?昨晚求婚的?”

    在林惜點頭之後,她啊地又一聲尖叫。

    林惜望著激動的褚茜茜,無奈道︰“你想讓大家都看我們嗎?”

    “林惜, 你真的太幸福了。你是我見過最最最最最幸福的人,沒有之一。”褚茜茜激動地說道,說完,她伸手抱住林惜,“恭喜你。”

    來自室友的祝福,讓林惜心底格外開心。

    褚茜茜擁抱完她之後,直接拿起手機,在她們宿舍群里發信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剛才得知一個超級大的好消息,你們想不想知道。】

    因為這會兒還沒開始上課,葉珂先回復她。

    【不想。】

    肖芳雨是個老實姑娘,見褚茜茜這麼激動,明顯就是想跟她們分享,給面子地發了一條。

    【嗯,想呢。】

    褚茜茜用手肘輕輕抵了下林惜,“林惜你自己跟她們說吧。”

    她們宿舍里的關系一直很好,大家即便性格不同,但是每個人都真心對待宿舍里的其他人。一直以為,除了江憶綿之外,林惜跟宿舍的三個姑娘關系最好。

    她抿嘴在手機上一個字一個字敲了下來。

    【我被求婚了。】

    這句話打完,另外兩人足足有幾十秒沒反應,直到葉珂先發來信息。

    【臥槽,我把這五個字來回看了十遍。】

    【啊,林惜恭喜你,恭喜你,我真的為你開心。】這是肖芳雨發來的。

    林惜雖然看不見她們此時的表情,不過卻能猜得出她們臉上的驚喜和開心。這一刻,她的朋友們,真心祝福著她。

    這一次,幾個人居然無比期待著下課。

    鈴聲剛響,在另外兩棟樓上課的葉珂和肖芳雨,順著連接幾棟樓之間的長廊跑過來。

    “先讓我看看。”一向有些高冷的葉珂,居然也開心地跟小姑娘似得。

    肖芳雨擠在旁邊,低頭望著林惜的手,瑩白縴細的手指上扣著一枚戒指。雖然上了大學,不過她連戀愛都沒談過。都說讀大學的時候,如果不談一場戀愛,肯定會後悔。

    以前她沒覺得這句話如何,此時心底生出了幾分羨慕。

    江憶綿趕過來的時候,陳墨他們正在公司。

    他們都是大四的學生,還剩下幾個月即將畢業。他們的課程早在去年已經修完,不管是謝昂還是陳墨的父母,對于他們在外面搞什麼,沒那麼在意。

    反正他們有資本在年輕的時候,肆意地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陳墨倚靠在季君行的辦公桌上,輕笑著說︰“就不想知道我昨晚參加宋臨雪聖誕派對的情況?”

    “怎麼樣?”季君行倒是給面子,問了一句,不過太過敷衍,連頭都沒有抬起來。

    “美女、美酒。”陳墨摸了會下巴,突然低聲一笑,“還有美人計。”

    季君行終于從電腦前抬起頭,在他的計劃中,‘小政醫生零號’將在來年的六月正式推出上線。

    他朝陳墨看了一眼,他知道陳墨最近跟那位宋小姐走的很近。

    “宋臨雪跟我說,她父親的集團準備收購一個互聯網醫療公司。但是她一直覺得我們的產品更值得投資。她想勸說她爸爸給我們公司投資。”

    之前季君行拒絕君臨資本的投資,宋臨雪認為是季君行看不上君臨資本的實力。

    這次她搬出了她父親宋賀。

    “你想接受?”季君行淡淡地望向他。

    陳墨屁股往他這邊挪了挪,低聲說︰“阿行,你不覺得這位宋小姐對咱們過分熱情了?”

    宋臨雪的心思,其實不難猜。

    季君行看到了,連只見過宋臨雪一面的溫璇,也猜出來了。

    “最關鍵的是,之前兩次網絡輿論事件,你不覺得手法一模一樣嗎?”

    都是從小地方開始發散,不管真相如何,迅速用佔領輿論高地。這樣的手法,幾乎是一模一樣。這兩次,一次跟季君行有關系,一次跟林惜有關系。

    “本來我想等事情弄清楚,再跟你說的。不過謝昂昨晚一直跟我嗶嗶個沒完,我怕我還沒查出來什麼,他真的以為我被人迷了心。”

    謝昂見陳墨最近跟宋臨雪走得近,生怕他真的受了宋臨雪的迷惑。

    畢竟之前季君行是明確說過,不會接受宋臨雪的投資。

    創業期間,合伙人反目,這種例子簡直比比皆是。謝昂是怕陳墨和季君行,因為一個宋臨雪生分了。特別是昨晚陳墨獨自去參加宋臨雪的平安夜派對,他在家憋氣不過,跟高雲朗打電話吐了半天苦水。

    高雲朗話少,大部分都是謝昂在吐槽。

    等掛了電話之後,高雲朗直接給陳墨發信息,讓他趕緊別他媽再賣關子了,因為他不想再接到謝昂下一次吐槽的電話。

    “這事兒怪我,想私底下調查,哪知道惹這麼多事情。”

    季君行朝他看了一眼,終于站了起來,打量了他一下,突然嘴角一勾,**m出一個揶揄的笑容︰“那你這個美男計管用嗎?”

    “我去,你這是故意惡心哥們呢。明知道那位宋小姐,只對你情有獨鐘啊。”陳墨撞了下他的肩膀。

    不過陳墨挺奇怪地說︰“如果她真對你有意思,第一次沈鵬宇污蔑你的時候,不會也是她搞出那麼大的事情吧?”

    要是真的話,這個女人可就太可怕了。

    季君行倒是重新坐下,他從電腦調出一份文件,居然是他被污蔑那一次的數據分析。

    特別是知乎和微博上的幾個大V。

    “這幾個人是屬于同一家網絡公司。”季君行指了指文件上的名字。

    如今網絡上的那些段子手、微博紅人,很多人都是簽約了營銷公司。有時候搞出來一個段子,經過另外幾個微博紅人轉發,不管是轉發還是評論,都會迅速過萬。

    這種抱團現象不少見。

    有些公司為了推廣自己的產品,很容易看出來誰跟誰是一個營銷公司的,因為公司接了這個廣告,會讓旗下的段子手們集體發微博造勢。

    當初在季君行的事情里,這幾個知乎大V,同樣是屬于一個營銷公司。

    本來他們沒什麼證據,只是想把渾水攪和地更渾,最好在季君行身上潑一盆髒水。

    只是對方沒想到,季君行利用自己的郵件,不僅把自己洗干淨,更是將原本對于他不利的網絡輿論,轉化成了他的知名度。

    可以說,小政醫生這麼受關注,跟之前的事件不無關系。

    陳墨低聲罵了一聲,“知道是同一個營銷公司的,咱們也沒辦法知道究竟是誰出手的。”

    “這個記者。”季君行調出另外一個文件,里面是上次林惜事件,最先采訪王雲巧的那個記者。

    季君行即便對于自己的事情不在乎,但是有關林惜的,他無法忍受。

    特別是那一日,林惜窩在沙發上,看著手機,痛苦的表情。

    那一次,是他聯系了林政的大學同學,希望他們能站出來,替林政和他的父母發聲。好在這些學長學姐,在得知林政父母的遭遇之後,心底十分難過,每個人都願意站出來。

    他讓林惜的父母回家了。

    可是那些傷害林惜和他父母的人,至今還沒受到懲罰。

    “咱們可以從他身上下手。”季君行微抬著下巴,神色冷漠。

    這世上有良心的記者,為了社會民生而奔走努力。但是也有些記者,仗著自己手中的那支筆,隨意篡改事實真相。

    陳墨低笑了一聲,“交給我好了,你只需要負責好小政醫生。”

    隨後他勾住季君行的脖子,“雖然林惜是你女朋友,不過她被人欺負,我們這幾個都不會同意的。”

    季君行朝他看了一眼,“是未婚妻。”

    陳墨一愣。

    直到季君行淡淡說︰“昨晚我跟林惜求婚了。”

    陳墨一臉臥槽地望向他,伸手在他胸口捶了一拳,大笑了起來。

    “你小子速度夠快的啊。”

    不過隨後陳墨伸手用力地抱了下季君行,一向跟他們都不喜歡身(shen)體的季少爺,這次沒躲過去,被陳墨摟個結結實實。

    “阿行,恭喜你。”

    這一幕,正好被進來的謝昂和高雲朗看見。

    謝昂一看見陳墨抱著季君行,徹底瘋了啊,都沒問什麼原因,撲上來喊道︰“陳墨,誰讓你隨便抱阿行的,我也要抱。”

    季君行本來就不是那種喜歡跟男生身(shen)體接觸的性格。

    終于忍耐不住,徹底沉了臉。

    “滾。”

    陳墨沒閑著,替季君行說道︰“阿行跟林惜求婚了,咱們阿行要成大人了。”

    對于他們來說,或許成年並不意味成為大人。

    但是決心進入婚姻,確實他想要負責,成為一個成熟男人的標致。

    謝昂和高雲朗都愣住了,謝昂朝他看了一眼。

    直到高雲朗伸手抱住季君行,低聲又堅定地說︰“阿行,恭喜你。”

    最後輪到謝昂時,季君行沒避開他的擁抱。

    他們從年少時,一直走到現在,即便進入了成人社會,他們依舊還在一起。

    歲月是款待他們的,讓他們始終沒有走散。

    阿行,恭喜你。

    謝昂的祝福,讓他們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 他們是被時光親吻過的少年,也是我喜歡的少年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