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85章

第85章

    季君行跟林惜求婚這件事,季君行還是親自回去跟父母交待了一遍。畢竟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 但是結婚, 是兩個家庭的事情。

    況且, 還有爺爺。

    周末的時候, 季君行先回家,他一進門,听到大廳里優雅動人的鋼琴聲。

    季路遲坐在琴凳上,旁邊一位三十多歲的男人,在他琴音剛落,低頭跟他認真地交流。

    “哥哥。”季路遲听到有人進來,回頭一看是季君行, 立即開心地笑了起來。

    不過他身邊的老師, 開口低聲提醒道︰“路遲, 專心。”

    季路遲很尊敬自己這位老師,況且這位老師是目前國內極有名的青年鋼琴演奏家。溫璇對于兩個兒子的教育問題,一向上心。

    不管是季君行還是季路遲都是傳說中別人家的孩子。

    好在鋼琴課很快結束,溫璇掐著點從樓上下來。

    老師來上課的時候, 她從來不會在旁邊打擾。每次下課的時候, 才會出現送老師離開。

    “阿行,你怎麼回來了。”如今溫璇在家里看到季君行,居然有種驚喜的感覺。

    不過溫璇有點兒事情要跟鋼琴老師談,留下他們兄弟兩人在家里。

    季路遲跑過來坐在季君行旁邊,小小少年居然格外深沉地嘆了一口氣。

    季君行詫異地朝他瞥了一眼,身(shen)體放松地靠在沙發背上, 懶散地說︰“年紀小小,嘆什麼氣?”

    “哥哥,我現在在家都好不容易看到你。”季路遲不敢指責季君行,小小地抱怨。

    季君行如今確實忙,別說家里,連學校他都很少回去。父母知道他在忙什麼,自然不會對于他沒回家這件事有異議。

    唯有季路遲,以前哥哥不回家,他還可以去哥哥的學校找他。

    現在他都很難看到哥哥。

    小男孩越是長大,對于自己的哥哥,從小時候的喜歡,漸漸長成了如今的崇拜。

    季君行懶洋洋地望著他,低聲輕嗯了一聲,問道︰“想哥哥了?”

    季路遲到底是長成小少年,小時候說起喜歡哥哥,直接又大聲。此時他只是小聲嘟囔說︰“我當然想哥哥啊。”

    “哥哥,你現在很忙嗎?”季路遲問道。

    季君行點頭,他突然想起什麼似得,一下起身,湊近。

    “遲遲。”季君行靠近季路遲,聲音柔柔的,居然有點兒像誘惑孩子的狼外婆。

    季路遲絲毫沒覺得奇怪,反而心底隱隱的開心,畢竟哥哥主動跟他親近嘛。

    “如果你能天天看見小惜姐姐,你會開心嗎?”

    小家伙毫不猶豫地點頭,肯定地說︰“當然會開心。”

    說起這個,季路遲有些隱隱地不開心,他說︰“我現在不僅看不到哥哥,連小惜姐姐都好難見到啊。”

    季路遲無比哀怨。

    正好溫璇回來,听到他孩子氣的抱怨,忍不住笑了出來,說道︰“你這個小家伙,哥哥姐姐有正經事情要忙,哪能天天陪你玩。”

    溫璇看著季君行,找了個理由支開季路遲。

    “說吧,這次回來干嘛來了?”溫璇在他旁邊坐下,直接問道。

    知子莫若母,現在季君行這麼忙,突然回來,肯定有事兒。

    季君行看著她,沒立即說話,直到過了好一會,他認真地說︰“我跟林惜求婚了。”

    溫璇徹底愣住,臉上帶著不可思議地表情。

    季君行倒是沒想到她會這樣的表情,許久,他低聲問︰“您會祝福我們?”

    此時溫璇回過神,一下笑開。她傾身伸手抱住季君行,“阿行,媽媽當然會祝福你們。”

    听到溫璇這句話,季君行心底總算松了一口氣。畢竟他知道,自己這個年紀在父母看來,將終身大事定下來還為時尚早。

    季君行自小就是個在長輩看來,極有主意的孩子。

    他不喜歡的衣服,絕對不穿,他不喜歡吃的,怎麼哄也不會張嘴。一直到長大,他從來都明白想要的是什麼,追尋的是什麼。

    此心堅定,從未動搖。

    “媽媽只是沒想到,你會這麼心急,還沒畢業就求婚。”溫璇笑著解釋了自己剛才愣住的原因,畢竟她之前開玩笑歸開玩笑。

    她以為這幫年輕孩子,會因為有遠大的目標要實現,會把婚姻大事往後拖。

    季君行對于林惜的感情,她從未懷疑過。

    從那年,她在林家門口看見安靜坐在那里的季君行,徹底明白。

    她的兒子,把林惜放在了心坎上。

    溫璇認真地望向他,輕聲說︰“阿行,既然你選擇跟林惜求婚,媽媽相信你已經準備好承擔你們兩個人的一輩子。”

    “婚姻跟戀愛有很大的不同,兩個人在一起,生活習慣或許會不一樣,成長背景也有所差別。可是為什麼兩個人要組成一個家庭呢,媽媽結婚這麼多年,似乎也沒弄懂這個問題。我只知道我活到現在,最不後悔的就是嫁給你爸爸。”

    “所以,我希望你能成為,讓林惜十年、二十年,甚至是她白發蒼蒼時候,跟別人提起季君行這個人時,會笑著說,這一輩子我不後悔嫁給她。”

    季君行听著她的話,終于低聲開口。

    “我會的。”

    倒是溫璇突然想起什麼,輕聲說︰“既然你跟林惜求婚了,爺爺那邊你最好親自說一下。雖然這幾年他對你看起來冷淡了不少,不過只要你一直這樣努力,爺爺會看到的。”

    在林惜和季君行的事情上,溫璇很少會說這麼多話。

    畢竟從見到林惜的第一面時,她一直喜歡林惜,覺得她乖巧聰慧。

    季君行點頭,“您放心,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

    季文慶這兩年一直住在國內,北歐雖好,但是遠離家人,他一個老人難免會想念。本來他回國之後,季選恆和溫璇一直勸他跟他們一起住。

    不過老人家主意大,固執,壓根不听他們。

    好在他還一直住在北京,偶爾去北戴河,上回還去了一次韶山。

    他這個年紀,朋友雖少,不過都是交往幾十年的。他住的別墅,旁邊是一位中科院的老教授,喜歡下棋,兩人沒事湊上幾個人。

    季君行到的時候,屋子里正熱鬧著呢。

    夏天的時候,幾個老頭坐在院子一邊納涼一邊下棋。如今冬天,天氣冷,干脆在屋子里下。季文慶準備好茶招待人家,都愛來他這里坐坐。

    “爺爺。”季君行跟在保姆身後,走到屋子里,喊了一聲。

    隨後他一一跟其他幾位老人家打招呼。

    這位中科院的老教授姓黃,帶著一副眼鏡,眯著眼楮朝季君行瞧,看了好幾眼,輕聲說道︰“季老,你這個大孫子,長得可俊。”

    季文慶雖然這幾年對季君行總是冷著臉。

    不過心底還是喜歡他的,畢竟是自個打小寵到大的。

    “不像你。”黃老打量完季君行,點頭笑呵呵地說。

    季文慶本來正準備落子,此時一听,登時不開心地說︰“行了,不下了。”

    “別一要輸就不下了,你這樣,咱們以後還敢跟你玩嗎?”黃老數落道。

    都說老小孩老小孩,這幫到外頭,各個受人敬重的老學者、老前輩,這會兒為了一盤棋能臉紅脖子粗的吵半天。

    季文慶生平最氣的就是別人詆毀他的棋藝。

    他說︰“到底是誰要輸,這局我要是不能贏,你以後說什麼,我都听你的。”

    季君行安靜坐在旁邊,看著他們兩人下棋。

    誰知這一盤結束,季文慶傻眼了。他指著黃老,“你,你怎麼回事?”

    “我特地請了個小先生,在他的指點之下,贏你還是綽綽有余的嘛。”黃老大笑起來,他是南方人,說起話來,帶著一口南方口音。

    好在幾位老人家見季君行一直等著,這盤結束了,紛紛起身告辭。

    季文慶一人坐在椅子上,盯著面前的棋盤。

    “爺爺。”季君行喊了一聲。

    待季文慶轉頭朝他看過來的時候,微哼了一聲,“今天怎麼想著到我這里來的?”

    季君行輕笑著說︰“我陪您下一盤吧。”

    他小時候,季文慶親自教過他下棋。不過後來季君行有了更喜歡的東西,下棋這事兒漸漸被他忘在腦後。

    好在他聰慧,即便這麼多年,沒繼續下,昨天在網上臨時下了兩盤。

    這會兒居然還挺有模有樣。

    不過五十手之後,棋盤上的局勢已經明顯。季文慶到底是時常鑽研,要是被季君行臨時抱佛腳的人打敗,簡直對不起他這幾年下的棋局。

    “說吧。”待季文慶酣暢淋灕的贏了一局,心情大好之際,他朝季君行瞧了一眼,直接問道。

    季君行略想了下,低聲說︰“我跟林惜求婚了。”

    啪啪,清脆幾聲聲響,是棋子落在棋盤上的聲音。季文慶本來正在收拾棋子,听到這句話,手里的棋子全部掉落在棋盤上。

    他抬頭望過去,低聲道︰“你說什麼?”

    “我跟林惜求婚了,我想等她畢業之後,跟她結婚。”

    季君行把自己的決定,堅定地告訴季文慶。

    “季君行,你現在幾歲?”季文慶神色嚴肅地望著他,此時他不再是剛才那個老頑童一樣的老人,面容嚴肅地有了從前上位者的威嚴。

    “現在二十一歲,還有不到兩個月,二十二歲。”

    季文慶望著他,突然喃喃地低語了一聲,“二十一歲。”

    “你知道你的人生還有多長嗎?”季文慶再次望向他。

    季君行明白爺爺想要說什麼,他低聲說︰“爺爺,愛一個人,想要跟她過一輩子,並不在于我現在幾歲。即便我年輕又如何,我愛她,二十歲的時候愛她,三十歲的時候還會愛她。我又何必非要等到三十歲之後呢。”

    季文慶望著他的表情,想起那年林惜離開的時候,他被強行抬進醫院。

    那時候季文慶去看他,病床上的人,白皙的臉曬傷了,嘴唇裂開一條一條。可是他在睜開眼楮看見自己的第一瞬,喊了一聲︰爺爺。

    這一聲喊過,他把眼楮閉上,低聲說︰您把林惜還給我吧。

    那時候季文慶說什麼來著,他說,如果她真的喜歡你,她會回來。如果她不回來,那就是說,她在乎她的尊嚴多過喜歡你這個人。

    沒想到,一年之後,那個姑娘回來了。

    這幾年,季君行一直跟林惜在一起,季文慶都是知道的。

    季選恆和溫璇都勸過他,說季君行不是季宸,林惜也不是隨然。

    或許,他真的老了,老到成了季宸口中那種固執的老頑固。

    可是,再也沒人在他耳邊說他,是個老頑固了。

    “爺爺。”季君行輕聲喊了一句,季文慶終于回過神。

    隨後,他望向季君行,低聲說︰“爺爺,是不是成了老頑固了?”

    季君行微愣,一瞬,他想起小時候,小叔叔每次跟爺爺鬧矛盾,總會又氣又怒地說,你爺爺現在就是個老頑固,咱們都別搭理他。

    他望著頭發已經雪白的爺爺,突然一笑︰“是啊,爺爺是個老頑固。”

    季文慶听到這句話,早已經枯竭的眼角,似乎在這一刻,有了淚意。

    “爺爺,我早點兒結婚,讓您抱重孫子不好嗎?你看你這幾位老朋友,哪個有您這樣的福氣呢。”

    難得低下身段的季君行,居然用這種話來哄老人家。

    季文慶朝他一瞪眼,薄怒道︰“稀罕。”

    只是老人家怎麼都想不到,不久的將來,他會被自己的話打臉。

    作者有話要說︰ 醫院里,老爺子望著襁褓里的小家伙,左看右看,稀罕,真稀罕啊。

    少爺︰您不是說……

    童哥︰噓,少爺,咱們給爺爺一點兒面子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