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87章

第87章

    每年的畢業季,少不了的離別和傷感。大學四年, 朝夕相處的同學即將各奔南北, 曾經在學校的種種, 似乎一下都成了過去。

    當然還有, 對于開始一段新征程的期待。

    每年畢業的時候,班級最後一次聚餐,交好同學之間的不醉不歸。

    整個創始團隊里,除了柯植和向森兩人是研究生和博士生學長,其他都面臨畢業的問題。當然,還有唯一一個大三學生林惜。

    季君行實在是太忙了,忙到他的畢業論文打印這件事, 都是林惜幫他搞定的。

    公司即將進行A輪融資, 這幾天季君行約見了各方投資人。小政醫生上線之後, 一路十分強勢。

    不到一個月,注冊用戶突破百萬。

    下載量更是醫療app中名列前茅,有些上線幾年的app所佔市場份額,迅速被‘小政醫生’蠶食。

    在投資圈中, 有獨角獸說法。

    所謂獨角獸公司, 是指那些估值在十億美元以上的初創公司。

    如果說,之前‘小政醫生’還只是被當作是一幫大學生的作品,那麼現在,這幫初生的小牛犢子們,完全打破了外界偏見。

    如今多家投資基金以及國內知名的互聯網大公司,都向季君行伸出手, 希望能在這一輪投資中佔得一席之地。

    不過外面商界風雲變幻,清華校園里,四處可見穿著學士袍,帶著學士帽,在拍照的年輕人。

    “我居然看到有人穿著婚紗拍畢業照哎,真敢。”葉珂從外面回來,感慨道。

    沒想到褚茜茜一听這個話,立馬說︰“真的嗎?好羨慕啊,我也想穿,肯定很好看。”

    “你還是算了吧。”葉珂低聲說道。

    褚茜茜不明所以地問︰“為什麼我就算了啊?”

    “你們班一共兩個女生,你跟林惜。你要是穿婚紗,林惜是不是也得穿?”說到這里,葉珂朝褚茜茜瞧了一眼,輕笑道︰“你覺得她家那個醋王,會讓林惜第一次穿婚紗是在畢業照?”

    听到這里,褚茜茜嘆了一口氣,說道︰“算了,我還是早日找個男朋友吧。”

    “可是我都大三了,你覺得我還能談一場黃昏戀嗎?”

    對于褚茜茜這個問題,葉珂還真沒辦法回答。

    肖芳雨倒是挺好奇地說︰“茜茜,不是有個機械系的男生追你,要不你考慮一下?”

    褚茜茜一想到那位男生跟她站一塊,她要是稍微穿一個帶跟兒的鞋子,身高就能超過他,登時搖頭。

    那還是算了吧。

    她轉頭問對面的林惜,“林惜,你們公司有什麼有為青年,給我介紹一下呀?”

    “有為青年,我覺得我們學校的男生都算。”林惜看著她,直接說道︰“可是你待了三年不也都沒看上。”

    褚茜茜再次嘆氣,她是顏狗一個。

    與其讓她降低要求,還不如讓她單身到老好了。

    至于宿舍其他兩個女生,葉珂一直對談戀愛這件事淡淡的。肖芳雨則是一心撲在學習上,她的目標是保研成功,在本科的時候她就沒想過談戀愛。

    此時雖然不是她們的畢業季,但是幾個人居然都有些傷感。

    林惜剛把文件打開,手機嘟嘟地響了兩聲。她低頭看了一眼,是江憶綿發來的信息。

    是一張照片。

    她剛開始沒注意,只是隨意點開。

    待她看清楚照片上,穿著民國服裝的人,居然是季君行時,登時一愣。

    季君行穿著一身黑色中山裝立領校服樣式的衣服,似乎有些無聊,肩膀微斜靠在旁邊的立柱上,望著另外一邊,臉上帶著懶散的淺笑,那股子勁兒,實在是太抓人。

    “季總拍照,被人圍觀拍下來,放在論壇上了。”

    江憶綿發來這條信息。

    林惜知道季君行班級今天在拍畢業照,只是沒想到他們班級選的衣服居然是這套。

    每年畢業季的時候,有些班級為了紀念,會選一些特別的畢業服裝。這種民國校服風格,這幾年頗受歡迎。不過這種衣服,特別挑人。

    “他們在學堂那邊,想要圍觀的,速速前往。”

    看完這句話,林惜笑了下。

    就在她把手機放下來的時候,突然站了起來。

    清華學堂作為學校里挺有名的地方,是每年畢業生拍照一定回來的地方。季君行本來挺不耐煩拍照這件事,不過這輩子只有這麼一次大學畢業拍照,他自然會參加。

    只是沒想到他們拍照的時候,不少人一直朝這邊看,甚至有人還不停地拍照。

    他心底有點兒厭煩。

    自打‘小政醫生’成功推出之後,季君行知名度更上一層樓。

    不僅投資圈追捧他,傳媒更是將他當成一個待挖掘的新聞爆點。在他身上有太多大眾想要了解,他的年輕,他免試報送清華的經歷,他創業經歷。

    以及他的公司未來是否真的能成為別人所說的那種巨頭行業。

    因此在他身上的關注,與日俱增。

    “季神,再拍幾張就完事了。”室友周一鳴見他滿臉不耐,安慰道。

    沒想到他剛說完,季君行本來帶著不耐表情的臉,突然變了,笑容從唇角溢開,跟剛才慵懶又不耐的那個人,仿佛變了一張臉。

    周一鳴心底剛想著,不會吧,季大神這麼給面子,居然他說了一句話就笑了。

    誰知季君行已經抬腳往前走。

    等他轉頭,看見了不遠處的女孩,而季君行走到了她的身邊,竟是把頭抵在她的肩膀上。

    季君行這個親昵的舉動,惹得林惜臉頰微紅。

    她低聲喊了一句︰“季君行。”

    微帶著點兒惱火的聲音,反而更叫季君行想要靠近她。

    “累了?”林惜知道他這幾天太忙了,每天晚上回家之後,還會在書房工作許久。林惜幾次想陪著他,結果都被他趕回房間。

    畢竟林惜作為技術部的人,只要做好自己份內之事。

    但是季君行是要管理整個公司的人,他是這艘剛下海小船的舵手,前面不知多少狂風驟雨在等待著,他必須看清楚方向,帶領所有人,往前。

    旁邊都是人,可是季君行絲毫不在意,他腦袋輕輕抵在林惜的肩窩。

    “這些人總是偷拍我。”季君行口吻不開心地說。

    林惜听著他這口氣,更想笑,她低聲說︰“好好好,我在這里陪著你,在誰敢偷拍,我教訓他們。”

    “嗯。”他輕聲應了下。

    此時攝影師喊人繼續去拍照,林惜握了下他的手掌,聲音軟軟道︰“去吧。”

    季君行這才回身,走過去。

    Stream即將要進入A輪融資的事情,在投資圈引起了不大不小的影響。柏駿是除了季君行之外,持股第二大的股東。因此季君行要引起新的投資人,也要保障現有各個股東的利益。

    林惜目前手里有3%的股份,原團隊所有人都有股份。

    只不過各人的股份佔比不同罷了。

    季君行沒想到連宋賀居然也會攙和一腳。宋家的公司啟明集團是國內知名互聯網公司,幾年前在國內是數一數二的。不過這幾年公司的新業務屢次失敗,之前曾經進入過外賣行業,沒想到不到兩年,即便投入大量資金,還是宣告失敗。

    如今人工智能最是火熱,很多互聯網公司投入資金和人力進入。

    國外的谷歌,這幾年更是跟各種實驗室合作,他們上個月也推出了一款AI醫療輔助篩選系統。因此宋賀打算抓住這次機會,通過投資Stream進入人工智能。

    之前宋臨雪所在的君臨資本,是宋賀成立的一家投資公司。

    沒想到季君行拒絕了君臨資本。

    如今A輪融資,宋賀親自出面。

    只不過他沒想到,季君行客氣地跟他秘書說了幾句,只道他們會考慮。

    “爸爸,我說過,他這個人很有性子的。”宋臨雪坐在沙發上,有些無奈地說道,只是說這句話的時候,她不見惱火,反而帶著點兒笑意。

    仿佛季君行只是在跟她玩鬧而已。

    宋賀朝她看了一眼,輕笑了一聲,淡淡道︰“畢竟是季選恆的兒子,有底氣,自然傲。”

    年輕人嘛,要是沒有那種家世背景,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拒絕一大筆送上門的資金。

    宋臨雪手掌托著腮,不在意地說︰“他可是不靠是誰的兒子才這麼狂的,他是真的有才華和能力。”

    “才華和能力?”宋賀仿佛听到了什麼了不得的笑話。

    他起身,走了過來,望了一眼窗外,這里是四十六層高樓。

    “閨女,北京這種城市,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可是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才,因為待不下去離開嗎?”連宋賀當年也是歷經了千辛萬苦,才起家的。

    他季君行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即便是名校畢業又如何,如果沒有他那個親爹,沒有季家的背景,他能走的這麼順利?

    宋臨雪咬了咬唇,問道︰“爸爸,如果他真的不接受您的投資,你打算怎麼辦?”

    “不接受……”宋賀對于這個問題,似乎早已經想好。

    他**m出浸淫商場多年時的冷酷,“你只管看著就好。”

    “爸爸,你別對他太凶呀。”宋臨雪羞澀地說。

    宋賀瞧著她的模樣,無奈道;“對這個小子,你還沒死心呢。”

    季君行從不避諱自己有女朋友這件事,況且他曾經在酒會上,見過他和林惜在一起。而自從季君行被媒體關注之後,他和林惜之間的感情故事,也成了媒體追逐的一個方向。

    畢竟一個年輕富有的男人,有女朋友不奇怪,但是如果這個女朋友跟他在一起已經有幾年,兩人甚至是從高中時期,便在同一個學校。

    這樣從年少時,開始的愛情故事,單純,不夾雜著任何利益。

    足夠童話。

    “爸爸,季君行家世跟學歷,都跟我相配。這樣的男人,我為什麼要輕易放棄。”宋臨雪輕松一笑,她微抬了下巴,**m出勢在必得的表情道︰“他這樣的人,要是沒女人搶,我才覺得奇怪呢。”

    宋賀一向喜歡宋臨雪這種確定了目標,就去做的性子。

    他覺得他的孩子當中,宋臨雪最像他。

    宋賀有過兩次婚姻,宋臨雪的母親是他的原配妻子,不過在宋臨雪十歲的時候。他跟原配離婚,迎娶了第二任妻子。而此時第二任妻子所生的龍鳳胎,已經好幾歲了。

    不過好在,宋臨雪懂事,從不會跟她的弟弟妹妹們置氣,因此宋賀一直最寵她。

    都說男人有錢就要變壞,這話倒是不算假。

    宋賀這人跟大部分男人一樣,有了錢,心思變了,身邊女人不斷。

    倒是他的原配是個性格挺剛烈的性格,知道他在外頭連孩子都生了,毫不猶豫,離婚,分了屬于她那份資產,移民去了加拿大。

    如今宋賀偶爾回想起來,又看著身邊那些原配鬧騰地厲害的例子,倒是有些敬佩她。

    放得下。

    “他那樣的人,什麼都不缺,也是最不易對付的。”宋賀淡淡道,倒不是他給宋臨雪潑冷水,只不過他看多了,有些人的性格,即便不深交,也能了解幾分。

    宋臨雪微笑,有句話不是說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她認識季君行有幾年時間了,她不著急。

    不過讓宋賀和宋臨雪都沒想到的是,即便宋賀親自出面,季君行並未給面子。他以投資者已經談妥的理由,拒絕了宋賀的投資。

    很快到了八月,Stream公司公布了A輪融資。

    本來整個公司處于打了雞血的階段,畢竟這次融資超過一億,對于一個創立兩年的公司來說,是一個極大的利好消息。

    “你們看新聞了嗎?”江憶綿匆匆走進來,本來季君行正在跟他們開會。

    季君行皺眉,似乎對于被打斷,有些不悅,低聲說︰“什麼事情,不能等我們結束嗎?”

    “啟明集團,宣布三天之後召開發布會,他們將現場展示公司即將新退出的醫療APP‘小白醫生’。”江憶綿著急地說,要不是事態緊急,她不會突然進來。

    季君行望向她,江憶綿把手里的平板電腦遞給他,屏幕正好停留在新聞頁面。

    他把新聞瀏覽了一遍,在這個有限的新聞稿子里,透**m出來的信息,讓人心驚。

    因為這個所謂的‘小白醫生’,正是啟明集團版的‘小政醫生’。

    隨後眾人拿起手機,紛紛搜索這個新聞。

    陳墨當即罵了一句︰“耤C”

    林惜皺眉,光是‘小白醫生’這個名字,就讓人生出一種異曲同工之妙。當然此時,光從一個名字判斷,還為時尚早。

    “這玩意真不是剽竊咱們?”謝昂惱火地問。

    季君行︰“暫時不要對外發表任何聲明,還有,即便有記者打電話過來,一定要措辭嚴謹。千萬不要扯上什麼剽竊、抄襲,因為對方很可能利用這點反誣告我們。”

    不過季君行沒想到,這次宋賀會親自打電話給他。

    “季總,有時間見一面嗎?我讓你幫忙看看我們公司即將上線的新產品。”宋賀口吻氣定神閑,似乎已經預料到季君行的回答。

    倒是季君行略想了下,低聲說︰“當然有,不過地點我來定。”

    季君行訂的是一間私人會所的包廂,是專門提供商務會談的地方。

    私密性足夠好。

    宋賀沒有自持身份,刻意遲到。他跟季君行是前後腳到的,而且他還帶了幾個隨行人員,有兩個人一看便是技術人員,似乎他真的只是想給季君行展示他公司的新產品。

    直到對方展示完產品,季君行神色淡然。

    宋賀倒是對他有些刮目相看。

    在技術人員的展示之下,這個‘小白醫生’是同樣擁有線上問診的app,更有一對一的在線問診。只不過這個所謂的AI問診系統,對方展示的過程很短。

    “覺得怎麼樣?”宋賀微笑地看著季君行,企圖從他神態中找出破綻。

    不過宋賀見他還是不為所動的模樣,登時笑了,低聲道︰“三天之後,這個產品將會在各大應用商城上市,而且啟明集團旗下的所有的產品,都會宣傳這個新產品。我們會提供最大程度的資源和金錢,你覺得你的‘小政醫生’有幾分勝算?”

    啟明集團旗下不僅擁有門戶網站,還提供雲服務,他們佔據著雲服務市場百分之六十的份額。就是說一百個網友用雲盤,有六十個網友會選擇啟明雲盤。

    雙方公司市值對比,更是如大象跟幼貓。

    或許Stream有朝一日會成為市場里的雄獅,可是現在,他們在啟明集團的面前,只是一個幼貓,弱小到不堪一擊。

    季君行抬頭,直直地望向他。

    宋賀不再拐彎抹角,直接說︰“我想收購Stream,出個價吧。”

    既然你不接受我的投資,那好,我直接收購你。如果你還是不接受,那麼我會直接摧毀你。

    這就是宋賀今天來見季君行的目的。

    宋賀一臉篤定地望著他,畢竟他覺得自己把開價的權利交給季君行,已經是對他的格外寬容。

    可是當他自信地等待時,對面年輕男人,笑了起來。

    他雙眸噙著笑意,漸漸,笑容染上他的唇瓣,眼尾,直到他突然凝住笑。

    “如果這是一場戰役,我會選擇正面迎戰,而不是跪著賺錢。”

    季君行留下這句話,起身離開。

    三天之後,啟明集團召開發布會,當場宣布一位當紅流量小生,成為‘小白醫生’代言人。英俊的大明星,穿著一身白大褂,站在舞台上,當真是英俊逼人。

    林惜在辦公室看了整場直播,當產品經理開始介紹這個項目的時候,她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屏幕。

    “我們的項目經過28個月的孵化……”

    28個月,那不是比他們還要先開始這個項目,林惜冷笑。

    她自然明白啟明集團特地強調這個產品周期是什麼原因,畢竟‘小白醫生’跟‘小政醫生’太過相似,難免會被人認定是抄襲。所以他們干脆先下手為強,在發布會上來這麼一幕,這樣兩個產品只是無意撞了創意。

    並不是抄襲。

    甚至他們還可以宣揚一波,自己是為了精益求精,這才這麼久才推出產品。

    當晚,陳墨走進來,一臉氣惱,說道︰“你們知道他們搞這個‘小白醫生’到底多久嗎?”

    謝昂立即問︰“不是說28個月,我今天看他們把工作記錄都放出來了。”

    “可是那些工作記錄,你看到具體時間了嗎?”陳墨冷笑。

    他說︰“五十六天,從啟明這個項目組接到任務,到產品開發布會,一共五十六天。連他媽兩個月的時間都不到,他們居然敢這麼睜著眼楮說瞎話。”

    眾人都愣住了。

    倒是季君行仰靠在椅背上,淡淡道︰“果然。”

    那天他在見到那個人給他展示‘小白醫生’的時候,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就知道,只怕這個產品的代碼,都是扒著他們的‘小政醫生’。

    這根本就是個山寨作品。

    “你們覺得咱們能贏嗎?”季君行看向他們。

    三天之後,當‘小白醫生’上線時,突然有一篇名為,《科技權貴的雷霆一怒》。

    這篇文章,以Q公司和S公司為例,在Q公司投資S公司不成時,轉而要求收購。誰知被S公司再次拒絕之後,Q公司居然強行在五十六天之內,打造了一款跟S公司產品極為相似的產品。

    雖然文章是用代碼,但是明眼人一眼瞧出來,Q公司是啟明集團,而S公司則是Stream。

    沒想到啟明集團,為了‘小白醫生’,居然第一次時間發了律師函。

    不僅要求發表這篇文章的人刪除博文,更是要求他公開道歉。

    原作者迫于無奈,被逼刪掉文章的同時,在微博上向啟明集團道歉,表明自己不該影射。

    文章以辛辣的文筆,直指向啟明集團,持強凌弱,以大欺小。雖然這種行為,在商界極為常見,但是如今互聯網上掌握話語權的是年輕人。

    是一幫跟季君行差不多大的年輕人。

    他們在自己的成長過程中,或多或少,都遇到過這樣被以大欺小的經歷。

    當作為年輕人標桿的季君行,居然也被大公司所欺壓,一時之間,所有的年輕人似乎擰成了一股繩。在網絡上擁有話語權的這幫新世代,抨擊科技權貴的凌弱行為,指責他們山寨別人成果的無恥。

    這一下,這些新世代的年輕人,徹底被激怒。

    一個知名大公司,在明晃晃的山寨別人心血成果之後,居然還打壓別人的話語權。

    難道,這個世上只有強權,沒有公義嗎?

    當然有。

    在網友的支持下,‘小政醫生’的下載量以及注冊用戶再次一路攀升,如今注冊用戶達到了千萬,日活躍量更是五百萬以上。

    ‘小白醫生’在第一日之後,下載量迅速滑落,一直跌到五十名開外。

    三天,‘小政醫生’和‘小白醫生’的對決,已經分出了勝負。

    你看,他們能贏。

    直到這一刻,林惜他們才明白,那日季君行臉上篤定的笑容。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