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88章

第88章

    ‘小白醫生’這麼迅速被‘小政醫生’打敗,這場科技權貴與新兵之間的直接較量, 居然幾天之內分出勝負, 這是誰都沒想到的。

    畢竟光是從兩個公司的體量看, 啟明集團不管是宣傳力度還是資源和金錢, 都遠勝與Stream公司。

    這個結局不管是啟明公司,還是商界都沒想到。

    畢竟當初啟明公司一場盛大的發布會,來勢洶洶。本身啟明公司旗下的產品市場佔有率極高,在‘小白醫生’發布會之後,啟明集團旗下的所有app開屏都是宣傳‘小白醫生’。

    宋賀這兩天正好參加一個經濟論壇,踫到一個商業上的老對手。

    這些商界大佬,平時里表面上平和, 不過真踫到對方倒霉的時候, 自然忍不住會暗諷一頓。特別那個對手, 幾次在收購的事情上,敗在宋賀手上。

    如今他倒了霉,暗地里高興的人,真不少。

    為此, 宋賀在家中大發雷霆。

    宋臨雪本來以為父親能有辦法, 讓季君行臣服,沒想到最後竟是這個結果。

    “爸爸,你別生氣,要是實在不行,咱們直接收購這個公司。”宋臨雪還不知道,季君行早拒絕了宋賀收購的要求。

    宋賀這麼多年, 一直順風順水,沒想到這次在一個小輩兒面前跌了份兒。

    如今宋臨雪這麼說話,他直接道︰“你不要再多說了,難道我做事情還要你教嗎?”

    這句話一說完,宋臨雪徹底愣住。

    她沒想到宋賀會這麼對他說話,特別是旁邊宋苒和宋堯都在。

    宋苒一直很嫉妒這個姐姐,畢竟宋賀太寵宋臨雪。別說她,只怕連宋堯這個兒子都沒宋臨雪受寵。

    所以當宋賀說這句話的時候,宋苒抿嘴笑了起來。

    她雖然沒笑出聲音,可是宋臨雪一抬頭,看見宋苒得意的笑容,登時怒上心頭。

    好在宋臨雪當著宋賀的面兒,知道克制。

    她柔聲說︰“爸爸,我知道了。”

    等吃完晚飯,宋賀去書房,宋苒準備回自己房間。她上樓,剛準備推門,誰知背後被人猛地推了一把,額頭一下撞到面前的門板上,砰地一聲巨響。

    宋苒痛呼了一聲,可是她的衣領被人拽住,直接將她拖著往後。

    隨後宋苒一張臉被頂在牆壁上。

    宋臨雪看著她痛苦的表情,冷笑著靠近,她哼了一聲,“笑啊,剛才不是笑得挺開心。怎麼現在不繼續笑了?”

    宋苒听到她的聲音,心里又怕又怒。

    雖然宋苒母親如今是宋賀的妻子,可是當年宋賀沒跟前妻離婚的時候,已經跟現任妻子生了這對龍鳳胎。因此宋苒在宋臨雪面前,天生低一頭。

    況且宋苒那會兒年紀小,性子嬌縱,什麼都表現在臉上。

    宋臨雪不一樣,她母親離開時,本來想把她帶走。她拒絕了,甚至說她母親是膽小鬼,什麼都不爭,居然讓位給別人。

    因此她母親移民加拿大後,她反而留在國內。

    宋臨雪打小是那種心機頗深的孩子,宋苒剛開始跟她住在一起的,還是那副小姐性子,誰知被宋臨雪收拾了幾次,宋賀不僅不幫她,還替宋臨雪教訓她。

    因此宋苒變得越來越怕宋臨雪。

    今天是宋賀出言訓斥宋臨雪,宋苒從未見過,這才**m出笑容。

    沒想到,只是一個笑容,宋臨雪居然上來對她直接動手。

    宋苒想要掙扎,誰知一動,小腿肚被狠狠地踢了一腳。

    “再他媽笑啊。”宋臨雪死死地按著她的脖子,宋苒掙扎了好幾下,都沒掙扎動。

    直到旁邊一個聲音響起,“你們在干嘛?”

    宋堯走過來,宋臨雪這才不緊不慢地將手從宋苒的脖子上拿下來。宋苒被松開之後,回頭看著宋臨雪,臉上全是怒氣。

    偏偏她不敢說話,這麼多年,她在宋臨雪身上吃過太多太多虧。

    宋堯皺眉望著宋臨雪,“如果你對宋苒有意見,可以到爸爸面前說,至于這麼動手嗎?”

    “怎麼,都學會拿爸爸來壓我了?小堯,你以前可不是這樣啊,姐姐真傷心。”

    宋臨雪一臉笑意地望著他。

    宋堯倒是沒宋苒那麼大的心理畏懼,他說︰“你既然是姐姐,這麼對妹妹動手不太好吧。”

    “小堯,她從背後打我。我都沒動手。”宋苒委屈地說道。

    宋臨雪冷笑,滿不在乎地看向她。

    宋苒本來就氣,現在見她居然還這樣,登時嘀咕道︰“有什麼了不起的,只會在家里跟我們橫,人家還不是一眼都不看你。”

    之前宋臨雪跟宋賀聊起季君行,被宋苒媽媽听到,便來問她知不知道這個人。

    宋苒當然知道季君行,畢竟林惜跟季君行是男女朋友。她有林惜的微信,偶爾會在朋友圈看到林惜發他們團隊的信息。

    那時候她還奇怪。

    直到後來媽媽憂心忡忡地跟她說,爸爸想讓宋臨雪跟季家聯姻。

    本來宋賀就十分寵愛宋臨雪,媽媽擔心宋臨雪有了強勢的婆家,會影響宋堯。

    如今宋臨雪已經在公司做事,她和宋堯兩人在讀。

    “你他媽說什麼?”宋臨雪跟別人在一起的時候,一貫都是溫柔淑女模樣,可是跟這對雙胞胎在一起,總是忍不住。

    因為她一直覺得,如果不是他們兩人的那個賤人媽媽,她父母怎麼可能離婚。

    宋堯听到,立即低聲道︰“姐姐,請你說話客氣點兒。我想你也不喜歡別人說話的時候,帶上阿姨吧。”

    宋臨雪這次笑意終于頓住,她直勾勾地望向宋堯。

    宋苒極少在宋臨雪面前佔得便宜,不由有些開心,臉上又**m出得意的笑。誰知她剛笑完,‘啪’地一聲,宋苒笑不出來了。

    她甚至忘記伸手捂住自己的臉。

    連宋堯都沒想到,宋臨雪能直接這麼動手。

    宋臨雪望著他們姐弟兩人,低聲輕笑︰“好呀,我不說了。”

    宋苒剛才被宋臨雪按在牆壁上,本來心底不爽,此時臉上火辣辣的痛,登時瘋了一樣地撲上來。

    可是宋臨雪比她高,雖然瘦,可是以前曾經練過防身術。

    宋苒撲上來的時候,她冷笑,抬頭準備給她一腳。

    還是宋堯擋住她們,他看出來宋臨雪壓根就是想鬧事。

    宋苒這次是真不管不顧了,罵道︰“你只會在家欺負我,有本事你讓人家季君行多看你一眼。哦,對,季君行有林惜了,人家嫌看你一眼都惡心吧。”

    “還沒被打夠?”宋臨雪往前進了一步。

    可是宋堯這次死死地擋在前面。

    宋苒知道自己這一巴掌是肯定打不回來的,這次居然有種破罐子破摔的狠勁兒,只管嘴上奚落她,“難道我說錯了嗎?你這種人,表面上裝得跟什麼似得,你以為誰都會被你騙嗎?之前還想讓爸爸幫你,要跟人家季家聯姻,你算什麼。可笑,你給林惜提鞋都不配。”

    “宋苒,夠了。”宋堯見她一直提到林惜,忍不住低聲斥責道。

    宋苒以為他是幫宋臨雪,特別委屈,怒道︰“我說得不對嗎?她哪兒比得上林惜,林惜人長得漂亮,又善良,她就是個毒蠍子。”

    “我說,別再說了。”宋堯怒道。

    宋苒這才有些不開心地閉嘴。

    “這都是怎麼了?”終于宋苒的母親李媛趕了上來,見他們三人站在走廊,有些著急地問道。

    宋臨雪干脆轉身,直接離開。

    李媛走過去,望著宋苒,低聲說︰“你怎麼跟她吵起來了?”

    “誰願意跟她吵架,還不是她神經病,先抓我的脖子,又扇我耳光。難怪人家不要她。”

    小女孩吵架大概總是這樣,專往人心窩子上戳。

    宋苒知道宋臨雪的痛處在哪兒,她專門往上扎針,她恨不得萬針齊發扎在宋臨雪身上才好呢。

    就在‘小白醫生’的事情剛告一段落,突然國內新聞界,爆出一件大事。

    國內一家叫‘新聯報’的媒體,突然被爆出記者收受賄賂,肆意捏造假新聞,意圖以輿論綁架真相。當這個消息曝光出來時,新聯報的官方微博,立即發出闢謠聲明。

    更是要告造謠者。

    只是這家新聞一向名聲不太好,之前有幾次帶動輿論節奏,企圖幫助司法。

    那時候網友便是一邊倒的罵聲。

    特別是上次那個清華學生被撞身亡,父親殺人為子報仇的新聞,當時真是引起了眾怒,都在罵這個記者吃人血饅頭。

    如今被曝光出這個消息,大家拍手稱好,都在說,終于有人管管這幫記者。

    本來‘新聯報’還極力否認,直到有人放出警察到‘新聯網’總部搜查的照片。應該是跟新聯報在一棟大樓的人拍下來的,警察從新聯報的辦公室里,拿了很多東西離開。

    如果單單只是亂出新聞,倒也不至于這樣。

    可是這次直接指向新聯報的記者收受賄賂,這涉嫌職務犯罪,自然非同小可。

    直到宋臨雪在辦公室被警察請去協助調查,她一被帶走,立即有媒體披**m這個新聞。

    畢竟宋臨雪是宋賀的女兒,她雖然沒在啟明集團上班,但是她所在的君臨資本是由宋賀投資。一時間,拔出蘿卜帶出泥。

    連啟明集團都被牽連其中。

    宋臨雪在警局自然咬死,什麼都沒說。可是她的助理,沒她那麼大的底氣。

    特別是辦案警察的不斷詢問之下,助理心理防線崩潰,將宋臨雪指使他向新聯報記者賄賂,炮制林政這個新聞。

    本來媒體一直關注這個案子,這些記者又有上天入地的本事。

    居然最後真的讓他們挖出了原因。

    一時間,網友一片嘩然。

    “我可去他媽吧,看上人家男朋友,想出這種陰招毀人家女朋友全家。你們有錢人牛逼,會玩。”

    “別呀,我們季神也是有錢人,人家就是靠自己。才看不上這種女的。”

    “臥槽,這種豪門恩怨,我真的第一次看到,太真實了。”

    “為了搶季神,我是服氣的。但是你能不能先看看自己,趕得上人家林惜嗎?”

    一時,輿論嘩然。

    連季君行和林惜,每天都有記者想要采訪他們。

    當林惜再次掛斷電話的時候,她有些懊惱道︰“這些記者到底想讓我說什麼?”

    季君行低聲道︰“下次不用接,直接拉黑好了。”

    “我怕錯過有用的電話。”林惜嘆道。

    直到季君行起身,走到她身邊,下巴輕輕壓在她的肩膀上,低聲說︰“林政的事情,我說過會給你交代的。”

    林惜一愣,直到她抬頭望著他。

    他在她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

    “林惜,高三那年,我沒能陪在你身邊,跟你度過最艱難的時刻。”

    “但是我答應,這一輩子,只要我在,就會站在你面前。”

    “誰他媽也不能再欺負你。”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