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時光與他,恰是正好 第90章

第90章

    第九十章   番外一

    清晨,剛拉開窗簾, 窗外的陽光爭先恐後地涌入室內。[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此時穿著白襯衫和黑色長褲的季君行, 伸手將床上的人拉起來。

    林惜是真的累了。

    她一向自律, 這麼多年雷打不動地早上六點多醒來。即便是在大學的時候,她也很少會早上睡懶覺。偏偏她遇到一個沒自制的人, 明明昨晚是他鬧她鬧到了半夜。

    “小惜。”他伸手撩起她耳邊的秀發,聲音溫柔地喊道。

    林惜是真的很困,眼楮微微閉著, 听到他聲音充滿誘惑地說︰“如果你再不起來, 今天一天就不要起來了。”

    林惜︰“……”

    他這一說, 原本還閉著眼楮的人, 登時睜開了眼楮。

    “我馬上起床。”她眼里都是驚慌, 顯然她相信季君行真的說到做到的。

    半個小時之後, 洗手間里響起吹風機的聲音。季君行循著聲音走了過去,林惜正在用吹風機吹自己的長發。她頭發生得很好, 烏黑如瀑, 襯得臉色越發白皙。

    季君行走過去,手指在她的長發間輕輕穿過。

    待他接過林惜手里的吹風機。

    洗手間的玻璃鏡子里,映著他們兩人的身影。

    “林惜。”待聲音停下,季君行將手里的東西放在旁邊, 伸手將人從身後環抱住。

    她望著鏡子里下巴抵在她耳畔的男人, 從他十幾歲開始,她就認識他。那時,他是驕矜的少年, 有種莫名地疏離感。可是現在,鏡子里的人已經成了一個男人,眉眼明明還是從前的模樣,可是氣質卻已經從少年氣變得成熟持重。

    “我們今天就要登記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濃墨般地眉眼染上清淺笑意,明明這笑並不是那種開懷大笑的模樣,可是卻讓人覺得,他的開心是打心底漫出來的。

    雖然他們在英國辦過婚禮,但是畢竟在國內還沒有登記。自從打英國回來,季君行便想著立即帶著林惜去登記。

    不過林惜的戶口本幾天之後才被江英寄過來。

    昨天剛到,今天季君行已經迫不及待地要拉著她去民政局。

    兩人打扮妥當之後,下樓到了地下停車場。

    為了拍攝結婚的證件照,兩人都穿了一身白襯衫。到了民政局之後,前面排隊的人居然還不少。他們拿了號碼之後,坐在旁邊的椅子安靜等待。

    周圍都是等著結婚的情侶。

    旁邊的情侶正在看自己拍的照片,只听那個女孩說︰“你看我說得對吧,這種結婚證件照是一輩子的事情,不能馬虎。別看這家拍個證件照是別家好幾倍的價格,可是人家拍得好看,光打得多好,把我拍得挺白。”

    “是我老婆長得好看。”旁邊她的男朋友說道。

    林惜忍不住低頭看著自己手里的證件照,他們並不知道原來結婚的證件照還可以在外面拍攝,直接帶過來。他們是來了之後,在民政局拍的。

    可是,季君行生得太好,照片里他穿著白色襯衫看著鏡頭,那樣安靜英俊。

    “很好看。”突然,旁邊有個清脆的聲音。

    林惜轉頭看著他,季君行微微挑眉,他以為林惜看著照片這麼久,是因為對照片不滿意。因此出言安慰她,“雖然這里技術不怎麼樣,只拍出你平時十分之一的好看,不過還是很漂亮。”

    他自然听到剛才那對情侶的話,此時一開口,居然是在夸她。

    林惜笑了,說起來,還真不像他會做的事情。

    沒一會,廣播叫到了他們的號碼。兩人走過去,把復印件和照片遞過來,又是一通簽字,兩人安靜地等著工作人員將證件交給他們手上。

    而當兩個薄薄的小本子拿過來的時候。

    林惜伸手接過,她拿著的正是她自己那本。一翻開小紅本,兩人並肩而立的照片,笑盈盈地貼在上面。林惜望著照片上的人,仿佛他們真的在沖著她笑。

    當工作人員問他們想不想要在登記處拍照留念的時候,林惜想著季君行性格,正想說謝謝不用。

    誰知身邊的男人已比她先開口︰“麻煩了。”

    說完,他拉著她的手起身走過去。

    他們像來這里的所有情侶那樣,手持著小紅本,肩挨著肩站在那里。

    直到,這一刻他們的笑容被徹底定格。

    因為知道他們今天要領證,溫璇剛才還打電話,讓他們領完回去吃飯。不過想到季選恆和季路遲兩人這時候都沒在家,季君行答應她晚上回去吃飯。

    隨後兩人離開民政局,回了公司。

    江憶綿看見他們兩人的時候,一臉驚訝地問道︰“你們不是說好今天去領證的?”

    “已經領完了。”林惜回道。

    江憶綿啊地一聲叫了下來,撲上來,“快、快、快,把結婚證給我看看。”

    林惜從包里將他們的結婚證拿出來,季君行的那一本也在她這里,用他的話說,就是以後這個家都是她做主了,重要的證件自然得她保管。

    江憶綿一翻開小紅本,立即驚呼道︰“為什麼你們兩人的照片拍得這麼好看。”

    “真好看,兩個人拍得都好看。”江憶綿還在感慨。

    她這一通感慨,把謝昂和陳墨都吸引了過來。謝昂湊過來,在她身後勾著頭,看了過來,笑呵呵地說︰“傻子,重點是好看嗎?”

    “當然得好看了,我以後要是拍證件照,要是拍不出來這麼好看,我不就結了。”

    謝昂突然笑道︰“哇,那你豈不是這輩子都結不成婚。”

    林惜望著江憶綿登時變了的臉色,不禁看向謝昂,希望他能機靈點兒。

    誰知謝昂像是沒懂似得,繼續笑嘻嘻地說︰“沒事,反正有我在呢,不會嫌棄你的。”

    “你還敢嫌棄我?”江憶綿抬手給了他胳膊一下。

    謝昂一臉笑意,絲毫沒把江憶綿的威脅放在心上。

    直到江憶綿撇笑,“我要是結婚沒林惜那麼大的鑽戒,我也不結婚。”

    這時,謝昂霍地轉頭望向江憶綿,滿臉地不敢相信道︰“你沒開玩笑?”

    “你覺得呢?”江憶綿皮笑肉不笑地說。

    季君行給林惜準備的鑽戒,足足有六克拉。

    陳墨望著謝昂自作死的模樣,攀著身邊的高雲朗,無奈道︰“以後咱們要是找女朋友,這就是反面例子。”

    高雲朗絲毫不同情地說︰“活該。”

    謝昂見自己這樣,他們當兄弟的還落井下石,心頭嗖嗖地涼。

    下午的時候,整個公司所有人都吃到了五星級酒店大廚做出來的下午茶甜點。大家自然也知道季君行和林惜今天領證的事情。

    “初戀走到結婚,真的好幸福呀。”一個正在吃提拉米甦的女員工低聲說道。

    這里都是已經步入社會的人,當走出大學這個玲瓏塔,很多時候在學校里看起來堅固無比的感情,竟是猶如泡沫般,被這社會上的一股風就吹散了。

    當初說過的甜言蜜語還言猶在耳,可是身邊的人卻已經換作別人。

    季君行和林惜不僅是彼此的初戀,一路走來,有過心酸,有過波折,可最終陪伴在他們彼此身邊的,還是對方。

    這種感情,真的叫人羨慕。

    晚上下班,溫璇又給林惜打了一遍電話。

    季君行正好走到她身邊,听著她輕笑著說︰“知道了,媽媽,我們現在就回去。”

    其實從英國辦婚禮的那天,林惜已經改口叫溫璇媽媽,可是今天再听,總覺得是不一樣的。

    林惜掛斷電話,看他站在自己身邊,直直地望著自己。

    “怎麼了?”

    季君行走過來,拉著她的手︰“走,帶你回家。”

    果然到了家里,季路遲已經回來了,一進門,就听到他在說︰“哥哥和小惜姐姐什麼時候才會能回來啊?”

    一轉頭,季路遲看見他們兩人。

    連溫璇都趕緊上前,雙手攤開,林惜瞧著她這模樣,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她立即從包里將兩本小紅本拿出來,溫璇剛接過,一旁的季路遲趕緊從她搶過一本,嘴里念叨著︰“我也要看。”

    溫璇翻開一看,果然跟江憶綿一個反應,第一句話就是︰“你們兩人這個照片拍得真好看。”

    “小惜姐姐本來長得就好看,我覺得這個照片沒她本人好看。”季路遲嘴甜地說。

    溫璇瞪了他一眼,低聲說︰“這種證件照本身就容易拍得不好看,你小惜姐姐這樣的,已經很好看了。”

    季君行瞧著他們兩人,一口一個林惜,似乎完全忘記了他的存在。

    于是,骨子里的傲嬌再次涌了出來,季少爺輕咳了一聲,淡淡道︰“證件照確實不容易拍得好看,不過今天登記處的人說了,我和林惜拍得很配。”

    很配……

    溫璇終于忍不住笑了起來,像是安撫他一樣說道︰“對,我兒子拍得也帥。這麼帥的兒子,到底是誰生的啊。”

    “是媽媽。”季路遲立即歪著頭,靠著溫璇的頭。

    季君行看著他們母子情深的模樣,終于忍不住,直接往里走。

    真是懶得搭理他們。

    好在沒過多久,季選恆回來了,很快一家人在餐桌上坐下。為了今天,溫璇特地開了一瓶季選恆私藏的好酒。

    “本來你們爸爸還想在院子里埋兩壇女兒紅,可惜媽媽不爭氣,只生了兩個臭小子。”

    季君行和季路遲︰“……”

    呃,這頓飯,到底還能不能吃了。

    溫璇自然是故意逗他們的,她笑盈盈地望著林惜,輕聲說︰“可是在媽媽看來,即便媽媽沒有親生的女兒,小惜就像是我的親生女兒一樣。她從十幾歲開始,我認識她,她為人善良、真誠、努力,但凡女孩子該有的美好品質在她身上都有。”

    “我會像愛君行和遲遲那樣,愛小惜。”

    林惜望著溫璇,竟是喉嚨微哽。

    她知道溫璇是個善良的性格,當初如果不是她帶著季君行去尋找林家人,或許根本不會有她和季君行的相遇,更不會有他們的相知和相愛。

    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溫璇待她真的如親女兒一般。

    此時,溫璇眼眶似乎也有微微淚意。

    隨後她真誠地望著林惜,認真道︰“小惜,你能答應媽媽一件事嗎?”

    “嗯。您說。”

    “我真的好喜歡小孩子,所以你能早日讓爸爸媽媽抱孫子嗎?”

    登時,餐桌上本來感人的氣氛,一下變得活潑了起來。

    五年後。

    林惜望著面前的小家伙,正一樣樣地將自己的玩具放在他的小行李箱內,忍不住低聲說︰“季行周,玩具不可以帶這麼多。”

    “媽媽。”小孩子抬起頭,眼巴巴地望著她,微微撅著嘴。

    三歲半的小孩,實在太過聰明,早已經知道自己什麼樣子,最會讓父母心軟。

    林惜最見不得他這個模樣,烏黑又明亮的大眼楮,在巴掌大的小臉上顯得更加精神。小小的人兒,早摸透了林惜的心理。

    其實林惜自己也明白,他這是跟她玩心眼呢。

    可是她就是舍不得啊。

    為人父母之前,說起育兒經驗,一套套,簡直是頭頭是道。

    孩子哭了不能立即抱,光是這一點兒,已是十分難做到。

    季行周是在他們結婚後的第二年有的,那時候,公司已經擴充到幾百人的規模,光是林惜手底下就有十幾個技術人員。

    那會兒實在是太忙,有天早上她一起床,直接沖進洗手間吐得昏天黑地。

    真是把季君行嚇壞了。

    結果等他非拉著林惜去醫院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來,自己的大姨媽已經推遲了好久。

    季君行半信半疑地去藥店買了驗孕棒回來給她測試。

    果然,用了好幾根,都是兩條線。

    于是,他再不遲疑,趕緊帶人去醫院。

    到了醫院,一檢查確實是懷孕,但是孕酮低。季君行一听急了,問要不要住院。醫生看他這個緊張的模樣,都覺得好笑,難得沒把情況往嚴重了說︰“沒事,開點兒藥回去遲遲。前三個月小心就好。”

    臨走的時候,醫生又說了一句,前三個月最好不要同房。

    林惜臉皮薄,即便周圍沒人,還是鬧了個臉紅。

    剛知道懷孕的消息,兩人著實興奮了一陣子。不過興奮完,竟然一切照舊。林惜不打算現在就休息,反而她覺得只要自己能工作,堅持就好,很多職場女性都是懷孕□□個月都還在崗位上。

    對于林惜的決定,季君行很支持。

    兩人暫時也沒告訴雙方父母,怕他們大驚小怪的。只不過周末回季家吃飯的時候,晚飯明明清淡又精致,林惜一聞著,還是犯惡心。

    她去洗手間吐的時候,溫璇望著季君行。

    這才沒繼續瞞著。

    不過這孕吐確實把林惜害苦了,早上吐,晚上也吐,一天兩次,雷打不動似得。等三個月過去,她不僅沒胖,體重反而減了兩斤。

    一直到五個月之後,林惜的孕吐才好了些。

    好在小家伙在肚子里還算老實,不是那麼鬧騰。林惜睡眠休息什麼的,都挺好。

    從肚子里一點點兒長大,再到生下來之後一點點兒長大。

    林惜望著面前的小人兒,心底總會有個念頭,他是她生的哎。

    還記得季行周剛出生的時候,來醫院看他的人,都會感慨,這孩子長得未免太好看了。明明是剛出生的小嬰兒,可是鼻梁高高挺挺的,雙眼皮特別深。

    待後來,他長到幾個月的時候,眼楮長開。

    江憶綿每次見到他,都會感慨,這一張小臉上,眼楮愣是佔了一半。

    如今到了三歲,小人兒白白嫩嫩,不僅僅是小孩子的可愛,居然還透著帥氣。

    明天他們要前往美國,strea公司最終決定在美國上市。公司創始人團隊將全體出席,還邀請了不少重要人士一同參加。這是年內最引人注目的上市計劃。

    說一句萬眾矚目,一點兒不為過。

    季君行堅持要把小家伙帶上,于是林惜給他收拾行李。誰知人家自己極有注意,從他自己的玩具房里,把一堆小汽車、大汽車一股腦拿過來,往行李箱里塞。

    這會兒林惜正在一件一件往外面拿。

    “媽媽,要這個。”季行周見她把一輛紅色法拉利汽車模型拿出來,趕緊拿了過去,舉到林惜面前,哀求道。

    林惜見他這渴望的模樣,一時心軟,給他塞回了箱子里。

    結果開了這個頭,只要林惜往外拿一個玩具,季行周必然會再拿回來。

    你來我往,收拾了這麼久,居然還在原地踏步。

    季君行找過來的時候,剛到門口,就听到里面小家伙說︰“媽媽,你偷偷給我帶著,不讓爸爸知道。”

    林惜知道季行周有點兒怕他爸爸。

    不知這是不是小孩子的特性,都有點兒怕爸爸,可是又喜歡的不得了。

    之前季行周剛學說話那陣兒,確實是先喊的媽媽。可是當他學會叫爸爸之後,只要季君行下班回來,他一看見,爸爸、爸爸、爸爸,能叫一連串的。

    那會兒溫璇嫉妒地不得了,拼命教他叫奶奶。

    誰知季行周居然有點兒‘重男輕女’,除了林惜之外,他喜歡男人多過喜歡女人。平時謝昂和江憶綿他們來家里,小家伙顛顛地跑到自己的玩具房,把里面的玩具一個個拖出來,人手一個分給幾個叔叔。

    江憶綿眼巴巴地等著他分,結果,沒了。

    氣得江憶綿哇哇大叫,喊不公平。

    季君行剛開始表面還能維持父親威嚴的模樣,可是後面實在撐不下去了。晚上讀故事書,也變成了他的事情。他偶爾不在家的時候,季行周是真的不開心,每天趴在窗口,巴巴地望著外面。

    活脫脫地一塊小望爹石。

    于是,門口的人一聲輕咳,房間里的兩人紛紛調頭看過去。

    林惜見他站在門口,笑著問︰“事情忙完了?”

    季行周怯生生地喊了一聲︰“爸爸。”

    “這些玩具都要帶嗎?”季君行走過來,微扯了下褲子,居然直接像他們兩人這樣,在房間的地毯上坐下。

    林惜朝小家伙看了一眼,一副交給你決定的表情。

    小孩子其實十分能察言觀色,他小心翼翼地看著季君行,又低頭望著自己心愛的玩具,小手指相互摳啊摳。明明一個都舍不得丟下,偏偏害怕爸爸,不敢說。

    “都要帶嗎?”季君行又問了一遍。

    終于小家伙抬起頭,小聲說︰“想帶。”

    “那就都帶上吧。”季君行淡淡道。

    林惜望著他,低聲說︰“太多了。”

    哪知人家特別淡然,“這次我爸的私人飛機借我,方便。”

    好吧,林惜不再說什麼了。她再往旁邊一看,季行周小臉紅撲撲,顯然是被高興壞了。于是林惜又去給他找了另外一個專門放玩具的行李箱,總算把他的這些大小寶貝,都收拾妥當。

    等她收拾完,就見窩在季君行懷里的小家伙,悄咪咪地說︰“爸爸,我最喜歡爸爸了。”

    呃,這個小家伙。

    第二天,到了機場,江憶綿一瞧見穿著小牛仔服的季行周,哇地叫了一聲,摸著他的小臉蛋,笑眯眯地說︰“幾天不見,我的小女婿又長好看了。”

    自從林惜生了小家伙之後,江憶綿已經認定這是她的未來女婿。

    動輒就是女婿女婿的叫。

    至于她身邊的謝昂則是一臉無奈,他翻了下眼楮。

    這兩人說來也好玩,一直到季行周都學會走路,還沒結婚。林惜以為他們兩人不想太早結婚,自然不好多問。

    誰知在季行周一周歲的生日宴上,江憶綿徹底爆發了。

    她不僅喝得大醉,更是哭哭啼啼地跟林惜抱怨,謝昂這麼多年都不跟她求婚,是不是壓根就沒想過跟她結婚。

    林惜一邊安慰她,一邊叫人把謝昂找過來。

    那時候江憶綿已經醉的厲害,等謝昂過來的時候,就听她哭著說︰“他要是再不跟我求婚,我,我就跟他分手。”

    結果沒過幾天,江憶綿手上帶著一枚鑽戒,簡直在整個公司都引起了轟動。

    足足八克拉的鑽戒。

    等林惜跟江憶綿聊天,才知道,謝昂不是不想跟她求婚。而是當初林惜領證的時候,江憶綿說過,要是鑽戒沒林惜的大,絕對不結婚。

    于是謝昂努力工作,就是想滿足她的願望,再向她求婚。這回江憶綿一抱怨,他不等了,跟陳墨他們借了錢去買鑽戒。

    畢竟他們雖然有公司股份,但是沒賣出去,那都是賬面身價。

    這枚鑽戒,足有七八百萬,

    江憶綿一邊跟林惜抱怨,一邊說︰“你說他傻不傻呀。”

    傻,當然傻了。如果不傻,大概不會把她隨口一句戲謔之言放在心上。也不會心心念念地想要盡可能給她最好的。

    好在,這樣的傻子,是屬于她的。

    兩人吵吵鬧鬧地結婚,雖然江憶綿天天念叨著生閨女,不過暫時還沒什麼動靜。

    “綿綿阿姨。”季行周其實不喜歡別人捏了他的小臉,可是對方是綿綿阿姨的話,那就算了吧。

    眾人上了飛機之後,林惜將小家伙放在座位上。

    待飛機起飛之後,空乘人員過來,問過各人的要求之後,回去準備餐點。

    季行周如今已經能用小叉子戳水果吃,待空姐將果盤端過來的時候,林惜將銀叉放在他手里,柔聲說︰“你可以自己吃,對吧。”

    小家伙用力地點頭。

    沒一會,林惜把背包里他的小汽車拿出來,小家伙一個人玩得有模有樣。至于那邊,季君行正在和陳墨他們在喝酒。

    幾人都在談論這次ipo上市流程,國內不少門戶網站更是派出了記者團隊,準備全程直播這次上市。

    季君行今年才二十七歲,這次美國之行,更是萬眾矚目。

    誰都知道今年最大的ipo項目,就是strea集團的上市。他會一躍成為三十歲以下,最富有的人,甚至是在全球,他都將受到極大的關注。

    “說實話,阿行算起來也是白手起家,只可惜……”陳墨端著酒杯,沖著他揚著下巴。

    高雲朗沖著他看了一眼,嗤笑道︰“你這話要是被記者听到,大眾會覺得阿行得了便宜又賣乖。”

    畢竟身後有那樣的家族背景,即便季君行當年創業真的沒有依靠家里。

    但是在旁人看來這肯定是不可能的。

    或許,這是季君行有些無奈的地方。

    幾個人從年少時一路走來,如今都成為了能獨擋一面的商界精英。偏偏他們的感情還是一如既往。

    江憶綿嫌他們男人聚在一起,都聊這些,干脆過來跟林惜和季行周一塊玩。

    不過玩了一會兒,江憶綿望著季行周,低聲問道︰“敲鐘的時候,我女婿會不會也上去?”

    上市公司都有敲鐘儀式,而敲響這個鐘的人,一般都是公司的創始人。

    這次敲鐘人選,當仁不讓地自然會是季君行。

    至于季行周會不會出現台前,江憶綿倒是一直沒听到季君行說過。那天肯定會吸引全世界的媒體,江憶綿作為公司的新聞發言人,更是統領著整個對外宣傳部門。

    那天的行程早已經一遍又一遍地敲定。

    當天大概要接受四個全球有名的媒體訪問,還有特別邀請出席儀式的嘉賓。

    如果將季行周帶到台前,小家伙只怕要面對全世界。

    一直以來,季君行都對家庭生活極為保護。在他接受的媒體訪問中,他從不避諱談論林惜,因為林惜是成年人,更是公司的一份子。

    但是他很少會提起季行周。

    外界只知道他們有個孩子,是個男孩,其余知之甚少。

    “應該不會吧。”林惜搖頭,雖然季君行沒跟她說過,但是他們兩人都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盡可能讓季行周享受一個平靜又不受打擾的童年。

    到了美國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季君行伸手抱起已經睡著的小家伙。

    停機坪上已經有車子在等著。

    眾人上車之後,奔赴酒店。小家伙靠在季君行懷里,睡得不知多香甜。等到了酒店,林惜看著走在她身邊,一路抱著小家伙的季君行。

    “要不讓我抱著吧。”林惜低聲說。

    季君行撇過頭望向她,“怎麼了?”

    “萬一要是被記者拍到,是不是不太好。”林惜怕有記者得到消息,知道他們會入住這間酒店。

    季君行沖她看了一眼,直接單手將季君行抱著,小家伙的臉蛋壓在他的肩頭。

    他伸手拉著林惜的手掌,“有什麼不太好的。”

    林惜看著他一手抱著小人兒,一手牽著她。

    低頭莞爾一笑。

    因為知道到美國之後會特別忙,林惜特別請了一位酒店管家,是一位中國人,專門陪季行周。

    到了ipo上市這天,所有人早早起床。

    林惜將衣櫃里季君行的西裝拿了出來,深藍色襯衫,黑色絲絨外套,早已經被熨燙地筆挺。等季君行換了衣服,林惜看著他,修長的身材,猶如行走的衣架子,真是穿什麼都挺拔好看。

    林惜今天穿著的是一件白色連衣裙,她帶著的首飾是藍寶石首飾,待穿戴整齊之後,倒是跟季君行的穿著打扮頗有些相映相襯的感覺。

    待到達紐交所的時候,記者已經在外面等候。

    他們一出現,閃光燈不停地閃動,人群將他們所有人團團圍住。季君行緊緊握著林惜的手掌,在前面保鏢的開路之下,緩緩進入紐交所。

    這一整天,注定是忙碌又充滿期待的一天。

    季行周被人帶著,從另外一個通道進入。因為所有人關注都在季君行的身上,這邊倒是沒什麼人注意到小家伙。

    所有事情都在緊張準備著。

    此時的季行周完全不懂,今天對于他的爸爸媽媽意味著什麼,他只知道這里有小汽車,還有很多很多他不認識的人。

    一直到有人推開貴賓休息室的門,小家伙抬起頭,大眼楮里滿滿的驚喜。

    “爺爺,奶奶。”

    季行周撲過去,一把抱住季選恆的腿。溫璇望著他這個小模樣,都已經不知道嫉妒兩個字怎麼寫了,反正只要她和季選恆一起出現,小家伙第一個撲過去的,肯定是爺爺。

    身旁的季路遲一本正經地望著他,“我呢,沒看見我嗎?”

    此時季選恆已經將他抱了起來,季行周小手在嘴巴上親了一下,沖著他飛過去。

    “小叔叔。”

    好吧,季路遲心滿意足了。

    季君行沒想到,季選恆和溫璇都會來。所以見到父母還有季路遲的時候,臉上帶著隱隱笑意。

    溫璇望著他,眼底、心里,全都是歡喜。

    她的兒子,終于要成為比他父親,更為出色的人。

    待敲鐘儀式要開始的時候,所有人都準備到大廳。季行周鬧著也要去,不過季君行抱著他,指著貴賓室內的屏幕,認真地說︰“你仔細看著電視,待會爸爸就會出現。”

    小家伙果然被哄住。

    他乖乖地坐在大屏幕前,等著季君行出現。

    等啊,等啊,終于,電視上出現了季君行。

    他指著大屏幕,猛地大喊︰“爸爸。”

    當他看清楚站在季君行身邊的林惜時,又喊道︰“還有媽媽。”

    然後他看見了許久許久他熟悉的人,謝昂叔叔、江憶綿阿姨、陳墨叔叔、高雲朗叔叔、還有爺爺、奶奶、小叔叔。直到另外兩個熟悉的身影也出現時,他睜大眼楮,笑嘻嘻地喊道︰“還有小舅爺。”

    屏幕里都是他認識的人。

    季行周認真地望著呀,直到他看見爸爸舉起一個小錘子模樣的東西,敲了下去。

    隨後,整個電視里傳來巨大的歡呼聲。

    他深深地看著季君行。

    爸爸,好像在干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呀。

    此時,台上的季君行,望著鏡頭,他眼神望過來,與季行周的眼楮正好對上。小家伙一下從興奮變成了安靜。

    爸爸。

    季君行望著鏡頭,雖未說話,可是眼中千言萬語。

    林惜抬頭望著他,這一刻,周圍的掌聲和歡呼聲,她只看見他。

    季君行仿佛感覺到她的視線,垂眸,在所有的注視之下,他伸手摟住她的肩膀。

    這巔峰,我要和你,一起站在上面。

    作者有話要說︰  終于把番外寫出來了,這幾天我忙著寫《他總是喜歡我》的實體書番外,所以今天才有空寫。

    嗯,下章應該會寫關于小舅舅的番外,提前跟大家說一聲,想看的就看。

    不想看的就別買了,番外嘛,就圖個樂子,咱們平和。



同類推薦︰ 謀家SCI謎案集(第五部)斂財人生[綜].小甜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