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天唐錦繡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 雨露均沾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 雨露均沾

    李承乾沉思半晌,沒有妄下決斷,而是反問道︰“你自己怎麼看?”

    房俊一臉淡然,隨意道︰“政治上的事,微臣懂得不多,其中之利弊得失實在是無法捋清,還是殿下乾綱獨斷吧,微臣無有不遵。【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高侃在前方莫名其妙給他說了兩門親事,這的確不靠譜,但若說房俊不為所動卻是不能。太子有意保住關隴門閥的情形之下,若能得到關隴門閥的鼎力扶持,房俊于朝中的地位將會愈發穩固。

    別看他軍功赫赫,乃是大唐軍方新一代的巨擘,甚至隱隱屈身李靖、李薅酥 掠嗾囈圓蛔懵郟  墓俜矯嬉恢泵揮凶愎壞鬧F鄭 閌撬娜醯恪K淙揮肜劑 羰狹 觶  衄r地位太高、勢力太大,有好處的時候願意扶持房俊一把大家一起撈,可若是衡量得失之後覺得虧本,根本不會搭理房俊。

    關隴則不同,他們明知自己是被太子當刀子才得以存留,自然急于尋找一個真正靠得住的靠山,而用他們殘余的力量扶持房俊走上更高的位置、攬取更大的權力,自然能夠一榮俱榮。

    朝堂之上沒有永遠的恩仇,只有永遠的利益。

    利益相悖,即便手足兄弟亦會反目成仇;反之,若利益一致,昨日的仇敵亦可化敵為友,攜手並肩……

    但無論房俊怎麼選,都會直接影響到太子將來的施政,所以只能讓太子來做出決斷,否則必生猜忌。

    李承乾沉吟良久,方才輕輕一嘆,溫言道︰“按照本心來說,孤不想二郎與關隴糾葛太甚……可孤也知道,將來的朝堂之上必然斗爭慘烈,無論孤對你如何器重,都很難避免你遭受江南、山東兩地門閥之排斥與打壓,而為了朝堂的穩定,孤卻只能听之任之,不能強行干預,這對你不公。此番兵變之所以反敗為勝,皆乃二郎你之功勞,孤謹記在心,永志不忘,自然不願見你投閑置散、壯志難酬,所以答允關隴吧,借聯姻來利用他們的力量去壯大你自己的班底,將來,助孤振興百業、復興大唐,君臣共譜一首名垂千古的佳曲!”

    說到後來,難掩激動。

    天下至尊的位置就擺在眼前,只要一切順遂便會穩穩當當的坐上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坐到了那個位置上的人,誰還能沒有幾分指點江山、開天闢地的宏圖霸業?

    他信任房俊的忠誠,更信任房俊的能力,但以目前的局勢發展去看,即便他身為九五至尊也無法將房俊抬舉到宰輔之首、萬人之上的位置,所以他願意見到房俊在關隴門閥的支持下屹立不倒,甚至開拓進取。

    至于房俊會否因此而導致權勢大增、尾大不掉,他卻是從未有過半分懷疑與忌憚。

    房俊心中感動,卻苦笑搖頭。

    想了想,還是沒有明言,只是提醒道︰“有些事後世事難料,希望越大則失望越大,微臣希望殿下能夠以平常心對待萬事萬物,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而不是鑽進牛角尖里出不來,導致心態失衡,做出錯誤判斷。”

    李承乾蹙眉,奇道︰“這話听得孤稀里糊涂,二郎可是意有所指?”

    房俊笑道︰“殿下記得這番話就好,而且還請您相信,無論局勢如何發展,微臣都會堅定的站在殿下身後,右屯衛數萬將士永遠忠于東宮、忠于太子,隨時听候太子詔令。”

    ……

    待到房俊走了很久,李承乾依舊坐在地席上蹙著眉,思索著房俊的方才那番話語。

    肯定是話里有話、意有所指的,可到底所指為何?

    李承乾一遍一遍的捋,卻怎麼也捋不清……

    他這個太子即將坐上九五至尊的寶座,手執日月、君臨天下,房俊自身亦是軍權在握、權勢燻天,有什麼話能讓房俊有所顧忌,不敢在他的面前明言?

    細思極恐……

    ……

    等到蕭等人前來議事之時,李承乾依舊愁眉不展,蕭奇道︰“殿下可是有何煩心事?”

    李承乾嘆道︰“原本關隴撤出長安,退往終南山,局勢已然明朗,可程咬金與尉遲恭先後奔赴終南山,置大局于不顧,導致形勢陡然緊張,孤這心中豈能不擔心?”

    自是不會將自己心中疑惑道出,論及信任,在他眼里沒人比得上房俊,甚至連手足兄弟都不行……

    蕭不知究竟,听到太子的話語,順勢上眼藥︰“山東世家盤踞一方,不听朝廷詔令也不是一日兩日了,可謂桀驁難馴,眼中只知門閥利益、全無為國之心,他日殿下予以驅策,當謹防變故。”

    岑文本在一旁入座,耷拉著眼皮一副神情懨懨的模樣,不插話。

    劉洎眨眨眼,坐在岑文本身旁,正襟危坐,有如泥塑。

    這個目前東宮內部最大的文官聯盟之間看上去並非一致對外,氣氛略顯詭異……

    李承乾擺擺手,道︰“此乃後事,先解決眼前困難吧。”

    他看著三位大臣,問道︰“孤欲對盧國公、鄂國公擅自出兵之事予以申飭,並且責令英國公率軍屯駐于灞水之東,無調令不可過灞橋入長安,諸位愛卿以為如何?”

    三人思慮一番,齊聲道︰“可!”

    蕭一臉憤然︰“事到如今,殿下不僅僅是監國太子,更將成為大唐新君,程咬金、尉遲恭之流卻仰仗往昔之軍功罔顧殿下之意,擅自于京畿重地調動兵馬,更意欲剿殺關隴,若不能予以申飭,則恐人人效仿,皆是必生大亂!”

    劉洎也道︰“英國公手握重兵,卻一直對叛軍肆虐長安置若罔聞,其心可誅!斷然不能使其率軍抵達長安,萬一其包藏禍心,則很可能變生肘腋,令咱們防不勝防。”

    無論哪一方勢力,對于手握大軍、立場不明的李薅技 ﹤傻  蛔計浞禱爻を彩欽返模 輝蚪 O兆櫪褂諭猓 粲斜涔室嗄艽尤莘從Γ 僭蛞部墑蘊嚼拗 乃肌 br />
    李承乾頷首道︰“如此,孤稍後便頒布詔令,下發于英國公、盧國公、鄂國公處。三位可還有別的事?”

    三人互視一眼,劉洎開口道︰“殿下明鑒,如今城中關隴子弟皆被搜捕下獄,各家名下之產業亦在查封之中,難免人心惶惶、四處騷亂,單憑著京兆府很難面面俱到,若是人心不能迅速穩定,非但有礙之後的重建,更會影響殿下的威望……故而,微臣願請纓協助京兆府處置城中各項事務。”

    蕭附和道︰“馬周是個干吏,能力卓越,但畢竟事關重大,劉侍中不辭辛勞予以幫襯,理所應當。”

    岑文本不說話,只低頭喝茶,充耳不聞。

    蕭與劉洎都看向太子……

    事實上,對于眼下之局勢,東宮文官系統是極為不滿的。城中防務由東宮六率接掌,城外安全則在右屯衛控制之下,旁人根本插不進去手,而城中恢復秩序、緝拿關隴子弟、查封關隴產業,諸般事務盡在京兆府負責之下,其余衙門更是無權過問。

    眼瞅著大權皆被李靖、房俊、馬周等人攬在手中,其余在兵變之中亦是出力不少的文官們卻整日里圍在太極宮無所事事,就連修葺、重建諸多宮殿之事都有少府監負責,這讓三位文官領袖如何坐得住?

    李承乾沉思片刻,搖頭道︰“京兆府由馬周掌管,上下一心、運轉順暢,若是貿然由旁人介入,反倒使得人浮于事、過于推諉。眼下長安局勢漸趨平穩,東西兩市的恢復乃是重中之重,一應招商、維修、稅收之事務,便由劉侍中親自負責吧。”

    長安乃是萬國之都,西方諸國之貨物由絲綢之路運輸至此,再分發大唐各地,乃是巨大的貨物運轉中心,天下商賈雲集于此,不僅帶來龐大的財稅收入,更使得打量錢帛涌入,催動大唐經濟繁榮。

    東西兩市之重要,無庸贅述,能夠將這樣一個影響巨大、且利益多多的項目交到劉洎手中,這也是太子以此展示自己的公正——但凡跟著我混的,有好處絕對不會忘記你。

    劉洎當即頷首︰“殿下放心,微臣定然竭盡全力,令東西兩市早日開市,不負殿下重托。”

    他的確眼饞京兆府的權力,但馬周雖然平素不大參預朝堂斗爭,卻絕對不是省油的燈,而且背後還站在房俊、李道宗這兩個軍方、宗室之內都響當當的人物,想要從馬周手中攫取一些權力,難如登天。

    退而求其次的話,將東西兩市緊緊攥在手中也是不錯的利益,畢竟這一塊原本應當是房俊的地盤……

    相當于雨露均沾,對誰也不會薄待。

    李承乾笑道︰“劉侍中辦事,孤自然放心。”

    而後,他意味深長道︰“眼下局勢看似平緩,實則變數太多,誰也不知接下來會走向哪個方向。諸位愛卿皆乃孤患難至交,孤絕對信任,故而還請諸位助孤平靖朝局、振興百業,將廢墟一般的關中重建起來,也不往為官一任!”

    </p>︰,,



同類推薦︰ 炮灰的人生[快穿]靈異片演員app[無限]我是女炮灰[快穿]直男竹馬不配有青梅!綠茶女配被按頭走劇情與影後閃婚後失憶後我寵冠六宮和愛豆隱婚後我竟然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