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第1425章 被欺騙的一生8

第1425章 被欺騙的一生8

    打發走傅雲婉之後,楚蘊就把她交給粉鴨子和後宮系統處理。【google 搜索 書名 + 本站名稱 可快速到達本站】

    她則是開始試著用精神力和規則之力,給簽到系統力量加持。

    然後以她如今所在的地方為中心,範圍由小至大的搜索主神行蹤。

    有粉鴨子的空間壁壘在,只要他們時間足夠,總能找到主神。

    傅雲婉那邊,當天氣沖沖的回到太子府。

    害怕太子調查這件事,想直接把李管事找個理由處理了。

    結果當晚楚蘊又讓人把李管事的家眷子女都送了過來,一起送過來的,還有他們的賣身契。

    這下子徹底瞞不住了。

    到晚上的時候,太子周行哲問起這事,傅雲婉支支吾吾答不上來。

    最後還是周行哲主動給她找了台階下。

    “你呀,這都成婚多久了。你還不放心我嗎?不會專門放人在那邊,就是為了看著我的吧?”

    傅雲婉有些呆住。

    她的樣子令周行哲好笑。

    “不是說了好多次了嗎?我跟她之間,在她逃婚的時候,就已經恩斷義絕了。”

    “不對,嚴格來說,我和她之間,根本沒有什麼恩義,當初在宮里救了我性命的明明是你,要不是陰差陽錯知道了真相,我說不定一輩子都把她當做救命恩人呢。”

    “那樣一來”

    “為了救命之恩,說不定還得認了被人帶來綠帽子的事。

    還得一輩子都錯過你,想想就慘。”

    周行哲說到這里的時候,目光沉了沉。

    當初的傅晴雨姿容絕麗,滿腹經綸,胸懷天下。

    在閨閣中,儀容端莊,是女子的典範。

    在戰場之上,殺伐果斷,武藝術高強,是許多男子拍馬不能及的。

    這樣的女子,用絕代風華來形容也不為過。

    又是他以為的救命恩人。

    要說不曾心動,不曾傷心,絕不可能。

    可是人戰勝不了現實,改變不了已經發生過的事情。

    還好有雲婉。

    受過傷才知道,太過激烈的感情,或許並不適合他。

    這種細水長流的愛情,才是最踏實的。

    傅雲婉不自在的推了他一下,“以前的事情還提他干什麼。”

    其實當初救周行哲的,就是傅晴雨。

    畢竟祖父寵愛她,走到哪里都把她帶在身邊。

    只不過自己當初喜歡周行哲,才故意讓他以為,救了他的是自己。

    以前還有點覺得愧疚,現在不覺得了。

    就算是傅晴雨救了他的又怎麼樣。

    光憑她跟人私奔這一點,她就不配太子的愛。

    當初在宮里,估計也是順手而為。

    如果是自己的話,一樣也會救。

    所以傅晴雨只是運氣好罷了。

    她根本不值得太子的感激。

    自己更沒必要讓太子為難。

    她那種人,不配。

    “是不是我晚上太過體諒你,沒讓你累著,所以才有心思胡思亂想,嗯

    本章未完,點下一頁繼續閱讀。

    ?”

    男人灼熱氣息噴在耳邊,用僅有兩人才能听見的聲音說著葷話。

    傅雲婉頓時滿臉通紅,沒什麼氣勢的瞪了他一眼。

    “你再說我不理你了。”

    面上生氣,心里卻甜成了蜜。

    她覺得這輩子她應該是上天的寵兒,才會擁有這麼多少女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一生。

    傅雲婉覺得她這輩子已經值了。

    她帶著甜蜜和滿足的笑入睡,結果就夢到了粉鴨子給她編織的記憶。

    她這次夢到的是,分別和兩個男人相處的畫面。

    原本她以為,太子周行哲就已經是她所認知的,最俊美最英武最溫柔體貼的男人了。

    可是沒想到夢里的男人比之周行哲更優秀。

    令她醒來以後,還能清晰的記憶起自己被他親吻時候,那種臉紅心跳的激動。

    雖然和周行哲在一起也有緊張羞澀的激動,但是和夢里的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周行哲最多算的上是一個優秀的男人,而夢里的男人,仿佛是她的信仰。

    她覺得被他多看一眼,讓她去死都行。

    更加奇怪的是,在夢里,也有周行哲,只不過夢里的周行哲,變成了魔域的少主。

    還是她萬分厭惡的人。

    雖然他長得也不錯,但是每次對方踫到她的時候,她都覺得惡心。

    這個夢格外真實,根本沒有尋常夢里那種只有意境,卻看不清對方臉的感覺。

    傅雲婉醒來後,再次看到周行哲的時候,總會下意識想到夢里的魔域少主。

    夢里的人是真實存在的嗎?

    如果不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她的夢那麼的清晰。

    太子和他又是什麼關系?

    傅雲婉心事重重的過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在周行哲要和她親熱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有些想拒絕。

    然後睡著之後,又做夢了。

    這次的夢更加清晰,她也明白了三人之間的糾葛。

    夢里對魔域少主的厭惡,和現實中她對周行哲的愛慕,漸漸拉扯著她。

    第三天晚上的時候,她終于借口身體不適,拒絕了周行哲。

    也是這天晚上,她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之後的每一天晚上,她都會夢到。

    那種仿佛記憶一樣的夢境,讓她很難說服自己這就是個普通的夢。

    她對周行哲的態度,也從敷衍變得冷漠。

    特別是在一次她夢醒之後,腦海中傳來自己的聲音。

    那個聲音說,“絕對不能愛上他。”

    “想盡一切辦法離開他,不然你將永遠被禁錮在魔域。”

    傅雲婉被嚇出一身冷汗。

    她想問那個聲音,她是誰?是曾經的自己嗎?

    畢竟那道聲音和自己的幾乎一模一樣。

    傅雲婉不敢相信。

    然後她就真的做夢了,夢里的暮雲尊者一臉哀傷的看著她。

    似乎在問她,為什麼要背叛。

    再這樣的折磨中,她越來越沒辦法面對周行哲。

    借口要去為皇帝祈福,傅雲婉躲進了雲隱寺。

    然後在這里,踫上了一個僧人。

    那僧人一看到她,就趕緊行禮,並且說她的身份,貴不可言。

    卻不是人間帝後的那種尊貴。

    還給了她兩個字,一個是暮,一個是魔。

    僧人告訴她,她如今在面對一個關鍵的抉擇點。

    若是堅守本心,必然不會後悔。

    可若是被表象所蒙蔽,那麼將萬劫不復。

    傅雲婉的臉,當即就白了個徹底。

    到了如今,她再也不能騙自己,那些記憶片段,只是夢那麼簡單。

    那就是她的過去!(未完待續)

    听說看這本書的人都是很幸運的,分享後你的運氣會更棒

    ?”

    男人灼熱氣息噴在耳邊,用僅有兩人才能听見的聲音說著葷話。

    傅雲婉頓時滿臉通紅,沒什麼氣勢的瞪了他一眼。

    “你再說我不理你了。”

    面上生氣,心里卻甜成了蜜。

    她覺得這輩子她應該是上天的寵兒,才會擁有這麼多少女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一生。

    傅雲婉覺得她這輩子已經值了。

    她帶著甜蜜和滿足的笑入睡,結果就夢到了粉鴨子給她編織的記憶。

    她這次夢到的是,分別和兩個男人相處的畫面。

    原本她以為,太子周行哲就已經是她所認知的,最俊美最英武最溫柔體貼的男人了。

    可是沒想到夢里的男人比之周行哲更優秀。

    令她醒來以後,還能清晰的記憶起自己被他親吻時候,那種臉紅心跳的激動。

    雖然和周行哲在一起也有緊張羞澀的激動,但是和夢里的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周行哲最多算的上是一個優秀的男人,而夢里的男人,仿佛是她的信仰。

    她覺得被他多看一眼,讓她去死都行。

    更加奇怪的是,在夢里,也有周行哲,只不過夢里的周行哲,變成了魔域的少主。

    還是她萬分厭惡的人。

    雖然他長得也不錯,但是每次對方踫到她的時候,她都覺得惡心。

    這個夢格外真實,根本沒有尋常夢里那種只有意境,卻看不清對方臉的感覺。

    傅雲婉醒來後,再次看到周行哲的時候,總會下意識想到夢里的魔域少主。

    夢里的人是真實存在的嗎?

    如果不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她的夢那麼的清晰。

    太子和他又是什麼關系?

    傅雲婉心事重重的過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在周行哲要和她親熱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有些想拒絕。

    然後睡著之後,又做夢了。

    這次的夢更加清晰,她也明白了三人之間的糾葛。

    夢里對魔域少主的厭惡,和現實中她對周行哲的愛慕,漸漸拉扯著她。

    第三天晚上的時候,她終于借口身體不適,拒絕了周行哲。

    也是這天晚上,她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之後的每一天晚上,她都會夢到。

    那種仿佛記憶一樣的夢境,讓她很難說服自己這就是個普通的夢。

    她對周行哲的態度,也從敷衍變得冷漠。

    特別是在一次她夢醒之後,腦海中傳來自己的聲音。

    那個聲音說,“絕對不能愛上他。”

    “想盡一切辦法離開他,不然你將永遠被禁錮在魔域。”

    傅雲婉被嚇出一身冷汗。

    她想問那個聲音,她是誰?是曾經的自己嗎?

    畢竟那道聲音和自己的幾乎一模一樣。

    傅雲婉不敢相信。

    然後她就真的做夢了,夢里的暮雲尊者一臉哀傷的看著她。

    似乎在問她,為什麼要背叛。

    再這樣的折磨中,她越來越沒辦法面對周行哲。

    借口要去為皇帝祈福,傅雲婉躲進了雲隱寺。

    然後在這里,踫上了一個僧人。

    那僧人一看到她,就趕緊行禮,並且說她的身份,貴不可言。

    卻不是人間帝後的那種尊貴。

    還給了她兩個字,一個是暮,一個是魔。

    僧人告訴她,她如今在面對一個關鍵的抉擇點。

    若是堅守本心,必然不會後悔。

    可若是被表象所蒙蔽,那麼將萬劫不復。

    傅雲婉的臉,當即就白了個徹底。

    到了如今,她再也不能騙自己,那些記憶片段,只是夢那麼簡單。

    那就是她的過去!(未完待續)

    你身邊有不少朋友還沒看到本章呢,快去給他們劇透吧

    ?”

    男人灼熱氣息噴在耳邊,用僅有兩人才能听見的聲音說著葷話。

    傅雲婉頓時滿臉通紅,沒什麼氣勢的瞪了他一眼。

    “你再說我不理你了。”

    面上生氣,心里卻甜成了蜜。

    她覺得這輩子她應該是上天的寵兒,才會擁有這麼多少女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一生。

    傅雲婉覺得她這輩子已經值了。

    她帶著甜蜜和滿足的笑入睡,結果就夢到了粉鴨子給她編織的記憶。

    她這次夢到的是,分別和兩個男人相處的畫面。

    原本她以為,太子周行哲就已經是她所認知的,最俊美最英武最溫柔體貼的男人了。

    可是沒想到夢里的男人比之周行哲更優秀。

    令她醒來以後,還能清晰的記憶起自己被他親吻時候,那種臉紅心跳的激動。

    雖然和周行哲在一起也有緊張羞澀的激動,但是和夢里的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周行哲最多算的上是一個優秀的男人,而夢里的男人,仿佛是她的信仰。

    她覺得被他多看一眼,讓她去死都行。

    更加奇怪的是,在夢里,也有周行哲,只不過夢里的周行哲,變成了魔域的少主。

    還是她萬分厭惡的人。

    雖然他長得也不錯,但是每次對方踫到她的時候,她都覺得惡心。

    這個夢格外真實,根本沒有尋常夢里那種只有意境,卻看不清對方臉的感覺。

    傅雲婉醒來後,再次看到周行哲的時候,總會下意識想到夢里的魔域少主。

    夢里的人是真實存在的嗎?

    如果不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她的夢那麼的清晰。

    太子和他又是什麼關系?

    傅雲婉心事重重的過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在周行哲要和她親熱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有些想拒絕。

    然後睡著之後,又做夢了。

    這次的夢更加清晰,她也明白了三人之間的糾葛。

    夢里對魔域少主的厭惡,和現實中她對周行哲的愛慕,漸漸拉扯著她。

    第三天晚上的時候,她終于借口身體不適,拒絕了周行哲。

    也是這天晚上,她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之後的每一天晚上,她都會夢到。

    那種仿佛記憶一樣的夢境,讓她很難說服自己這就是個普通的夢。

    她對周行哲的態度,也從敷衍變得冷漠。

    特別是在一次她夢醒之後,腦海中傳來自己的聲音。

    那個聲音說,“絕對不能愛上他。”

    “想盡一切辦法離開他,不然你將永遠被禁錮在魔域。”

    傅雲婉被嚇出一身冷汗。

    她想問那個聲音,她是誰?是曾經的自己嗎?

    畢竟那道聲音和自己的幾乎一模一樣。

    傅雲婉不敢相信。

    然後她就真的做夢了,夢里的暮雲尊者一臉哀傷的看著她。

    似乎在問她,為什麼要背叛。

    再這樣的折磨中,她越來越沒辦法面對周行哲。

    借口要去為皇帝祈福,傅雲婉躲進了雲隱寺。

    然後在這里,踫上了一個僧人。

    那僧人一看到她,就趕緊行禮,並且說她的身份,貴不可言。

    卻不是人間帝後的那種尊貴。

    還給了她兩個字,一個是暮,一個是魔。

    僧人告訴她,她如今在面對一個關鍵的抉擇點。

    若是堅守本心,必然不會後悔。

    可若是被表象所蒙蔽,那麼將萬劫不復。

    傅雲婉的臉,當即就白了個徹底。

    到了如今,她再也不能騙自己,那些記憶片段,只是夢那麼簡單。

    那就是她的過去!(未完待續)

    听說和異性朋友討論本書情節的,很容易發展成戀人哦

    ?”

    男人灼熱氣息噴在耳邊,用僅有兩人才能听見的聲音說著葷話。

    傅雲婉頓時滿臉通紅,沒什麼氣勢的瞪了他一眼。

    “你再說我不理你了。”

    面上生氣,心里卻甜成了蜜。

    她覺得這輩子她應該是上天的寵兒,才會擁有這麼多少女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一生。

    傅雲婉覺得她這輩子已經值了。

    她帶著甜蜜和滿足的笑入睡,結果就夢到了粉鴨子給她編織的記憶。

    她這次夢到的是,分別和兩個男人相處的畫面。

    原本她以為,太子周行哲就已經是她所認知的,最俊美最英武最溫柔體貼的男人了。

    可是沒想到夢里的男人比之周行哲更優秀。

    令她醒來以後,還能清晰的記憶起自己被他親吻時候,那種臉紅心跳的激動。

    雖然和周行哲在一起也有緊張羞澀的激動,但是和夢里的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周行哲最多算的上是一個優秀的男人,而夢里的男人,仿佛是她的信仰。

    她覺得被他多看一眼,讓她去死都行。

    更加奇怪的是,在夢里,也有周行哲,只不過夢里的周行哲,變成了魔域的少主。

    還是她萬分厭惡的人。

    雖然他長得也不錯,但是每次對方踫到她的時候,她都覺得惡心。

    這個夢格外真實,根本沒有尋常夢里那種只有意境,卻看不清對方臉的感覺。

    傅雲婉醒來後,再次看到周行哲的時候,總會下意識想到夢里的魔域少主。

    夢里的人是真實存在的嗎?

    如果不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她的夢那麼的清晰。

    太子和他又是什麼關系?

    傅雲婉心事重重的過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在周行哲要和她親熱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有些想拒絕。

    然後睡著之後,又做夢了。

    這次的夢更加清晰,她也明白了三人之間的糾葛。

    夢里對魔域少主的厭惡,和現實中她對周行哲的愛慕,漸漸拉扯著她。

    第三天晚上的時候,她終于借口身體不適,拒絕了周行哲。

    也是這天晚上,她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之後的每一天晚上,她都會夢到。

    那種仿佛記憶一樣的夢境,讓她很難說服自己這就是個普通的夢。

    她對周行哲的態度,也從敷衍變得冷漠。

    特別是在一次她夢醒之後,腦海中傳來自己的聲音。

    那個聲音說,“絕對不能愛上他。”

    “想盡一切辦法離開他,不然你將永遠被禁錮在魔域。”

    傅雲婉被嚇出一身冷汗。

    她想問那個聲音,她是誰?是曾經的自己嗎?

    畢竟那道聲音和自己的幾乎一模一樣。

    傅雲婉不敢相信。

    然後她就真的做夢了,夢里的暮雲尊者一臉哀傷的看著她。

    似乎在問她,為什麼要背叛。

    再這樣的折磨中,她越來越沒辦法面對周行哲。

    借口要去為皇帝祈福,傅雲婉躲進了雲隱寺。

    然後在這里,踫上了一個僧人。

    那僧人一看到她,就趕緊行禮,並且說她的身份,貴不可言。

    卻不是人間帝後的那種尊貴。

    還給了她兩個字,一個是暮,一個是魔。

    僧人告訴她,她如今在面對一個關鍵的抉擇點。

    若是堅守本心,必然不會後悔。

    可若是被表象所蒙蔽,那麼將萬劫不復。

    傅雲婉的臉,當即就白了個徹底。

    到了如今,她再也不能騙自己,那些記憶片段,只是夢那麼簡單。

    那就是她的過去!(未完待續)

    你的朋友正在書荒,快去幫幫他吧

    ?”

    男人灼熱氣息噴在耳邊,用僅有兩人才能听見的聲音說著葷話。

    傅雲婉頓時滿臉通紅,沒什麼氣勢的瞪了他一眼。

    “你再說我不理你了。”

    面上生氣,心里卻甜成了蜜。

    她覺得這輩子她應該是上天的寵兒,才會擁有這麼多少女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一生。

    傅雲婉覺得她這輩子已經值了。

    她帶著甜蜜和滿足的笑入睡,結果就夢到了粉鴨子給她編織的記憶。

    她這次夢到的是,分別和兩個男人相處的畫面。

    原本她以為,太子周行哲就已經是她所認知的,最俊美最英武最溫柔體貼的男人了。

    可是沒想到夢里的男人比之周行哲更優秀。

    令她醒來以後,還能清晰的記憶起自己被他親吻時候,那種臉紅心跳的激動。

    雖然和周行哲在一起也有緊張羞澀的激動,但是和夢里的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周行哲最多算的上是一個優秀的男人,而夢里的男人,仿佛是她的信仰。

    她覺得被他多看一眼,讓她去死都行。

    更加奇怪的是,在夢里,也有周行哲,只不過夢里的周行哲,變成了魔域的少主。

    還是她萬分厭惡的人。

    雖然他長得也不錯,但是每次對方踫到她的時候,她都覺得惡心。

    這個夢格外真實,根本沒有尋常夢里那種只有意境,卻看不清對方臉的感覺。

    傅雲婉醒來後,再次看到周行哲的時候,總會下意識想到夢里的魔域少主。

    夢里的人是真實存在的嗎?

    如果不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她的夢那麼的清晰。

    太子和他又是什麼關系?

    傅雲婉心事重重的過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在周行哲要和她親熱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有些想拒絕。

    然後睡著之後,又做夢了。

    這次的夢更加清晰,她也明白了三人之間的糾葛。

    夢里對魔域少主的厭惡,和現實中她對周行哲的愛慕,漸漸拉扯著她。

    第三天晚上的時候,她終于借口身體不適,拒絕了周行哲。

    也是這天晚上,她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之後的每一天晚上,她都會夢到。

    那種仿佛記憶一樣的夢境,讓她很難說服自己這就是個普通的夢。

    她對周行哲的態度,也從敷衍變得冷漠。

    特別是在一次她夢醒之後,腦海中傳來自己的聲音。

    那個聲音說,“絕對不能愛上他。”

    “想盡一切辦法離開他,不然你將永遠被禁錮在魔域。”

    傅雲婉被嚇出一身冷汗。

    她想問那個聲音,她是誰?是曾經的自己嗎?

    畢竟那道聲音和自己的幾乎一模一樣。

    傅雲婉不敢相信。

    然後她就真的做夢了,夢里的暮雲尊者一臉哀傷的看著她。

    似乎在問她,為什麼要背叛。

    再這樣的折磨中,她越來越沒辦法面對周行哲。

    借口要去為皇帝祈福,傅雲婉躲進了雲隱寺。

    然後在這里,踫上了一個僧人。

    那僧人一看到她,就趕緊行禮,並且說她的身份,貴不可言。

    卻不是人間帝後的那種尊貴。

    還給了她兩個字,一個是暮,一個是魔。

    僧人告訴她,她如今在面對一個關鍵的抉擇點。

    若是堅守本心,必然不會後悔。

    可若是被表象所蒙蔽,那麼將萬劫不復。

    傅雲婉的臉,當即就白了個徹底。

    到了如今,她再也不能騙自己,那些記憶片段,只是夢那麼簡單。

    那就是她的過去!(未完待續)

    听說和異性朋友討論本書情節的,很容易發展成戀人哦

    ?”

    男人灼熱氣息噴在耳邊,用僅有兩人才能听見的聲音說著葷話。

    傅雲婉頓時滿臉通紅,沒什麼氣勢的瞪了他一眼。

    “你再說我不理你了。”

    面上生氣,心里卻甜成了蜜。

    她覺得這輩子她應該是上天的寵兒,才會擁有這麼多少女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一生。

    傅雲婉覺得她這輩子已經值了。

    她帶著甜蜜和滿足的笑入睡,結果就夢到了粉鴨子給她編織的記憶。

    她這次夢到的是,分別和兩個男人相處的畫面。

    原本她以為,太子周行哲就已經是她所認知的,最俊美最英武最溫柔體貼的男人了。

    可是沒想到夢里的男人比之周行哲更優秀。

    令她醒來以後,還能清晰的記憶起自己被他親吻時候,那種臉紅心跳的激動。

    雖然和周行哲在一起也有緊張羞澀的激動,但是和夢里的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周行哲最多算的上是一個優秀的男人,而夢里的男人,仿佛是她的信仰。

    她覺得被他多看一眼,讓她去死都行。

    更加奇怪的是,在夢里,也有周行哲,只不過夢里的周行哲,變成了魔域的少主。

    還是她萬分厭惡的人。

    雖然他長得也不錯,但是每次對方踫到她的時候,她都覺得惡心。

    這個夢格外真實,根本沒有尋常夢里那種只有意境,卻看不清對方臉的感覺。

    傅雲婉醒來後,再次看到周行哲的時候,總會下意識想到夢里的魔域少主。

    夢里的人是真實存在的嗎?

    如果不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她的夢那麼的清晰。

    太子和他又是什麼關系?

    傅雲婉心事重重的過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在周行哲要和她親熱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有些想拒絕。

    然後睡著之後,又做夢了。

    這次的夢更加清晰,她也明白了三人之間的糾葛。

    夢里對魔域少主的厭惡,和現實中她對周行哲的愛慕,漸漸拉扯著她。

    第三天晚上的時候,她終于借口身體不適,拒絕了周行哲。

    也是這天晚上,她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之後的每一天晚上,她都會夢到。

    那種仿佛記憶一樣的夢境,讓她很難說服自己這就是個普通的夢。

    她對周行哲的態度,也從敷衍變得冷漠。

    特別是在一次她夢醒之後,腦海中傳來自己的聲音。

    那個聲音說,“絕對不能愛上他。”

    “想盡一切辦法離開他,不然你將永遠被禁錮在魔域。”

    傅雲婉被嚇出一身冷汗。

    她想問那個聲音,她是誰?是曾經的自己嗎?

    畢竟那道聲音和自己的幾乎一模一樣。

    傅雲婉不敢相信。

    然後她就真的做夢了,夢里的暮雲尊者一臉哀傷的看著她。

    似乎在問她,為什麼要背叛。

    再這樣的折磨中,她越來越沒辦法面對周行哲。

    借口要去為皇帝祈福,傅雲婉躲進了雲隱寺。

    然後在這里,踫上了一個僧人。

    那僧人一看到她,就趕緊行禮,並且說她的身份,貴不可言。

    卻不是人間帝後的那種尊貴。

    還給了她兩個字,一個是暮,一個是魔。

    僧人告訴她,她如今在面對一個關鍵的抉擇點。

    若是堅守本心,必然不會後悔。

    可若是被表象所蒙蔽,那麼將萬劫不復。

    傅雲婉的臉,當即就白了個徹底。

    到了如今,她再也不能騙自己,那些記憶片段,只是夢那麼簡單。

    那就是她的過去!(未完待續)

    如果喜歡本書請記得和好友討論本書精彩情節,才有更多收獲哦

    ?”

    男人灼熱氣息噴在耳邊,用僅有兩人才能听見的聲音說著葷話。

    傅雲婉頓時滿臉通紅,沒什麼氣勢的瞪了他一眼。

    “你再說我不理你了。”

    面上生氣,心里卻甜成了蜜。

    她覺得這輩子她應該是上天的寵兒,才會擁有這麼多少女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一生。

    傅雲婉覺得她這輩子已經值了。

    她帶著甜蜜和滿足的笑入睡,結果就夢到了粉鴨子給她編織的記憶。

    她這次夢到的是,分別和兩個男人相處的畫面。

    原本她以為,太子周行哲就已經是她所認知的,最俊美最英武最溫柔體貼的男人了。

    可是沒想到夢里的男人比之周行哲更優秀。

    令她醒來以後,還能清晰的記憶起自己被他親吻時候,那種臉紅心跳的激動。

    雖然和周行哲在一起也有緊張羞澀的激動,但是和夢里的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周行哲最多算的上是一個優秀的男人,而夢里的男人,仿佛是她的信仰。

    她覺得被他多看一眼,讓她去死都行。

    更加奇怪的是,在夢里,也有周行哲,只不過夢里的周行哲,變成了魔域的少主。

    還是她萬分厭惡的人。

    雖然他長得也不錯,但是每次對方踫到她的時候,她都覺得惡心。

    這個夢格外真實,根本沒有尋常夢里那種只有意境,卻看不清對方臉的感覺。

    傅雲婉醒來後,再次看到周行哲的時候,總會下意識想到夢里的魔域少主。

    夢里的人是真實存在的嗎?

    如果不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她的夢那麼的清晰。

    太子和他又是什麼關系?

    傅雲婉心事重重的過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在周行哲要和她親熱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有些想拒絕。

    然後睡著之後,又做夢了。

    這次的夢更加清晰,她也明白了三人之間的糾葛。

    夢里對魔域少主的厭惡,和現實中她對周行哲的愛慕,漸漸拉扯著她。

    第三天晚上的時候,她終于借口身體不適,拒絕了周行哲。

    也是這天晚上,她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之後的每一天晚上,她都會夢到。

    那種仿佛記憶一樣的夢境,讓她很難說服自己這就是個普通的夢。

    她對周行哲的態度,也從敷衍變得冷漠。

    特別是在一次她夢醒之後,腦海中傳來自己的聲音。

    那個聲音說,“絕對不能愛上他。”

    “想盡一切辦法離開他,不然你將永遠被禁錮在魔域。”

    傅雲婉被嚇出一身冷汗。

    她想問那個聲音,她是誰?是曾經的自己嗎?

    畢竟那道聲音和自己的幾乎一模一樣。

    傅雲婉不敢相信。

    然後她就真的做夢了,夢里的暮雲尊者一臉哀傷的看著她。

    似乎在問她,為什麼要背叛。

    再這樣的折磨中,她越來越沒辦法面對周行哲。

    借口要去為皇帝祈福,傅雲婉躲進了雲隱寺。

    然後在這里,踫上了一個僧人。

    那僧人一看到她,就趕緊行禮,並且說她的身份,貴不可言。

    卻不是人間帝後的那種尊貴。

    還給了她兩個字,一個是暮,一個是魔。

    僧人告訴她,她如今在面對一個關鍵的抉擇點。

    若是堅守本心,必然不會後悔。

    可若是被表象所蒙蔽,那麼將萬劫不復。

    傅雲婉的臉,當即就白了個徹底。

    到了如今,她再也不能騙自己,那些記憶片段,只是夢那麼簡單。

    那就是她的過去!(未完待續)

    你身邊有不少朋友還沒看到本章呢,快去給他們劇透吧

    ?”

    男人灼熱氣息噴在耳邊,用僅有兩人才能听見的聲音說著葷話。

    傅雲婉頓時滿臉通紅,沒什麼氣勢的瞪了他一眼。

    “你再說我不理你了。”

    面上生氣,心里卻甜成了蜜。

    她覺得這輩子她應該是上天的寵兒,才會擁有這麼多少女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一生。

    傅雲婉覺得她這輩子已經值了。

    她帶著甜蜜和滿足的笑入睡,結果就夢到了粉鴨子給她編織的記憶。

    她這次夢到的是,分別和兩個男人相處的畫面。

    原本她以為,太子周行哲就已經是她所認知的,最俊美最英武最溫柔體貼的男人了。

    可是沒想到夢里的男人比之周行哲更優秀。

    令她醒來以後,還能清晰的記憶起自己被他親吻時候,那種臉紅心跳的激動。

    雖然和周行哲在一起也有緊張羞澀的激動,但是和夢里的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周行哲最多算的上是一個優秀的男人,而夢里的男人,仿佛是她的信仰。

    她覺得被他多看一眼,讓她去死都行。

    更加奇怪的是,在夢里,也有周行哲,只不過夢里的周行哲,變成了魔域的少主。

    還是她萬分厭惡的人。

    雖然他長得也不錯,但是每次對方踫到她的時候,她都覺得惡心。

    這個夢格外真實,根本沒有尋常夢里那種只有意境,卻看不清對方臉的感覺。

    傅雲婉醒來後,再次看到周行哲的時候,總會下意識想到夢里的魔域少主。

    夢里的人是真實存在的嗎?

    如果不是真實存在的,為什麼她的夢那麼的清晰。

    太子和他又是什麼關系?

    傅雲婉心事重重的過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在周行哲要和她親熱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有些想拒絕。

    然後睡著之後,又做夢了。

    這次的夢更加清晰,她也明白了三人之間的糾葛。

    夢里對魔域少主的厭惡,和現實中她對周行哲的愛慕,漸漸拉扯著她。

    第三天晚上的時候,她終于借口身體不適,拒絕了周行哲。

    也是這天晚上,她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之後的每一天晚上,她都會夢到。

    那種仿佛記憶一樣的夢境,讓她很難說服自己這就是個普通的夢。

    她對周行哲的態度,也從敷衍變得冷漠。

    特別是在一次她夢醒之後,腦海中傳來自己的聲音。

    那個聲音說,“絕對不能愛上他。”

    “想盡一切辦法離開他,不然你將永遠被禁錮在魔域。”

    傅雲婉被嚇出一身冷汗。

    她想問那個聲音,她是誰?是曾經的自己嗎?

    畢竟那道聲音和自己的幾乎一模一樣。

    傅雲婉不敢相信。

    然後她就真的做夢了,夢里的暮雲尊者一臉哀傷的看著她。

    似乎在問她,為什麼要背叛。

    再這樣的折磨中,她越來越沒辦法面對周行哲。

    借口要去為皇帝祈福,傅雲婉躲進了雲隱寺。

    然後在這里,踫上了一個僧人。

    那僧人一看到她,就趕緊行禮,並且說她的身份,貴不可言。

    卻不是人間帝後的那種尊貴。

    還給了她兩個字,一個是暮,一個是魔。

    僧人告訴她,她如今在面對一個關鍵的抉擇點。

    若是堅守本心,必然不會後悔。

    可若是被表象所蒙蔽,那麼將萬劫不復。

    傅雲婉的臉,當即就白了個徹底。

    到了如今,她再也不能騙自己,那些記憶片段,只是夢那麼簡單。

    那就是她的過去!(未完待續)

    听說看這本書的人都是很幸運的,分享後你的運氣會更棒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轉發一萬條錦鯉求死漂亮炮灰[無限]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