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做妾

☆、做妾

    十月末,天氣陰沉沉。【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一台小轎子搖搖晃晃的路經長安城王府巷子,拐了個角,進了六王爺府邸後門。

    謝婉進了六王爺府邸,下了轎子。

    簡易的大紅色頭巾蓋著,由郭麼麼領著進了一間偏院,安坐在了床頭。

    “就在這等著吧。”王府的一個僕人不耐煩的領了人進門,吱了個聲,人就匆忙走了。

    一時間,房子里陷入沉默。

    郭麼麼環顧四周,房間簡陋至極,家具都沒有幾件,今日下雨,房里潮濕中帶著霉味。

    郭麼麼紅了眼眶,她家四姑娘怎麼就這麼命苦。

    “郭麼麼”,嬌糯清冷的嗓音從紅帕子下傳來。

    郭麼麼連忙答應,她替四姑娘抱不平,“夫人跟三小姐真是欺人太甚,這芩娘子一走,就害你……”

    “麼麼,”淡然的嗓音打斷郭麼麼,“這都是小事,莫再糾結了。”

    “您出去歇會,我一個人在這坐著就行。”

    “我就在這陪你吧。”郭麼麼不願意離開,擔憂道,“畢竟不是明媒正娶,也不知道今兒個六王爺會不會來。”

    郭麼麼想得比較多,六王爺今日若是不來,四姑娘的往後日子恐怕會難過些。

    謝婉卻不這麼想,“不來......才好呢。”

    郭麼麼看強求不過,出了房間,將門帶上。

    到了門外,居然一個僕人都沒有,院子很是空曠,青磚地在雨水的沖洗下泛著泥濘,院角的花壇雜草重生。

    郭麼麼出了院子找了一圈,也沒見著個人影,也不敢走遠,只能暗恨這六王爺府欺人太甚。

    房間內,此時空落落只剩謝婉一個人,安靜的一根針掉下來都能听得到。

    謝婉就盯著那遮眼的紅帕子發了許久呆,柔弱無骨的雙手攪在一起,暗暗摩挲。

    她籌謀著,這以後的日子怎麼過才算好,一時間,腦子里卻是空白。

    謝婉想起,她的生母,丞相府的芩娘子臨死前緊緊的抓著她的手,拼著最後一口氣,再三告誡,“我的兒,今年兒就把自己嫁了,離了這丞相府。答應姨娘,不做妾,不要再做妾!”

    可惜,她太不爭氣,還是做了妾,枉費了姨娘的一番苦心經營。

    姨娘總說,做了妾,一輩子就毀了。

    妾,生死都掌控在別人手里。

    王爺是天,王妃也是天。

    她就盼著這王爺和未來的王妃,都把自個兒給忘了,好讓她平安順遂的過完此生。

    ……

    謝婉沒成想,自己的願望這麼快就實現了。

    不僅六王爺把自個給忘了,整個王府的人都把她們忘了個徹底。

    這六王爺府,不按常理出牌,居然連個送飯的人都沒有。

    謝婉和郭麼麼是臨近響午到的六王府,除了一開始來作安排的小廝,小院居然再沒有來人。

    從中午到臨近傍晚,是個人,都饑腸轆轆了。

    何況謝婉從早上就沒怎麼進食。

    郭麼麼一大把年紀的人,從垂淚到生氣,到如今,是餓的有氣無力了。

    “這六王爺素來是個不講道理的,這莫不是為了要報復三姑娘,要活活餓死我們吶!”

    謝婉也是有點急了,果然,替了三姐來了這六王府,六王爺必然懷恨在心,不會讓自己好過。

    但料想了進王府後的種種情形,也沒想到堂堂一個王府,會讓人餓肚子啊!

    特別這郭麼麼,是她的乳娘,因為舍不下她,跟著來了這六王府已是受罪,她總不能讓麼麼連飯都沒得吃。

    謝婉站在屋門口看著門外浠瀝瀝小雨,周圍靜謐得倒像是住在荒郊野外。

    “這六王府要活活餓死個丞相府的人,也當真不要臉面了。”謝婉輕咬紅唇,拎起衣裙,步入了雨中,向院門走去。

    “哎喲喂,您這是干什麼那!這也沒個油紙傘,萬一要受涼了,可是要人命得!”

    郭麼麼急忙阻攔。

    謝婉自己開了院門,“我去找六王爺,找不到六王爺也得找到廚房。”

    “這院子偏的很,這又下著雨,咱還是回去等著吧!”郭麼麼還想再勸,秋季的雨,可是涼的緊,最容易感冒。

    謝婉執意往外走,好在也是運氣好,才出了院門幾步,一個丫鬟打著油紙傘匆忙的從橋上下來,正好撞見謝婉兩人。

    “你們哪來的?怎麼沒見過的?”丫鬟質問。

    郭麼麼忙道,“這是我們婉娘子,今兒都來了一天了,也沒見著王爺,也沒人送飯......”

    “呀!你就是新來的那個小妾啊!”

    丫鬟大驚,咋呼道,口氣很是不好,“這大雨天的你們亂跑什麼呢?這六王爺馬上就要來了,還不趕快回院子等著。”

    丫鬟催著兩人趕緊回去,嘴里碎碎念,直道晦氣,這下雨天的什麼事都不讓人省心。

    先是六王爺突然暈闕,昏迷不醒,嚇得大家都以為要跟著掉腦袋。

    好在這六王爺是醒了。

    就是搞不懂醒了不好好養著,反倒急著要見這新進門的一個妾。

    郭麼麼本來還想提這送飯的事,听說王爺要來,趕忙扶著謝婉回院子。

    這丫鬟也不管前面兩人淋著雨,就獨自撐著油紙傘在後面跟著。

    “得趕緊把衣裳換了,免得著涼。”回了小院,郭麼麼急得團團轉,既擔心謝婉淋了雨受涼,又怕謝婉身上的紅衣裳就這麼一套,換了可不吉利。

    “換什麼衣裳!就這麼點小雨!王爺就要到了,還不快回屋里等著!”丫鬟也急,催罵著兩人。

    郭麼麼無奈,也只能扶著謝婉坐到床沿,找出紅帕子強硬得給謝婉蓋上,“這喜帕咱必須得戴著,圖個好彩頭!”

    等郭麼麼出了房門,屋里又剩下了謝婉一個人了。

    又是過了許久,“吱呀”一聲,門打開了。

    “吱呀”一聲,又關上了。

    沉穩的步伐緩慢的向孟謝婉走近,謝婉心尖顫了顫,攪著手,讓自己放輕松。

    經這肚子一餓,謝婉算是看明白了,這六王爺怕是個狠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一雙玄色金邊靴子印入眼簾,又是沉默許久,謝婉听到一聲男人細微的吸氣聲,紅帕子被人緩緩掀起。

    紅帕子被掀下,謝婉垂眸等了片刻,沒有听到什麼動靜,這才緩緩抬起頭,卻見一雙陰森森的鳳眸正盯著她。

    那眼神太過陰冷,謝婉猛得一嚇,感覺冷刀子刺來,居然出了身冷汗。

    男人長得很俊朗,身材高大,體格偏瘦。一身暗金長袍,束起的黑發有點凌亂,腰間掛著軟脂玉佩,皮膚白皙不輸閨閣女子。

    但是,一雙眸子卻如深潭寒冰,在對上謝婉的那一刻,死死的盯著不松,居然透出了嗜血之氣,如那天魔降臨,嚇得謝婉緊握的雙手止不住顫抖。

    是誰說,六王爺嬌慣奢糜,性子跋扈,空有臉面,不學無術……

    這簡直就是從地獄來的魔鬼!謝婉在後院呆了十六載,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恐怖的人。

    不過幾秒,謝婉便扛不住對視,垂下頭,掩飾慌亂,欠身行禮,“妾身見過王爺。”

    作者有話要說︰ 預收文《祖師爺女兒三歲半》,《我又渣了前前前任》,《心機女的救贖》感謝預收∼

    預收文《祖師爺女兒三歲半》文案︰

    風雨飄搖,吃不飽穿不暖,日子苦巴巴的晉朝,來了個流離失所的小姑娘。

    小小的一只,短短的腿,漂亮得像個瓷娃娃。

    當眾人對著那祖師爺慕楓三跪九叩,求祖師爺憐憫時。

    瓷娃娃沖了上來,抱著那祖師爺雕像大哭,“爹呀,快帶我回去啊!”

    眾人︰小姑娘腦子壞了,祖師爺姓穆,你姓李!

    瓷娃娃繼續哭,“哇,我跟娘姓啊,我娘李霞清。”

    眾人︰太扯了,李霞清大仙跟那祖師爺慕楓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李朝朝從現代穿越古代,靠著賣萌,撒嬌,裝可憐,耍心機,好不容易才被一戶好心人家收留。

    為了不再發生類似爹媽跑路的悲劇......

    李朝朝發誓,自己一定要苟住,低調,做一個平凡的女孩紙。

    可是,面對這吃不飽穿不暖,還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只嗷嗷待哺的哥哥姐姐們。

    想要過上好日子的李朝朝握拳︰只能把哥哥姐姐們培養成才了!

    預收文《心機女的救贖》文案︰

    郭媚昕是個心機女。

    表面一套,內里一套,不懂知恩圖報,就是人人不恥的那種類型。

    郭媚昕是個孤兒,由父親的戰友好心收養,伯伯家有一子一女。

    郭媚昕嫉妒伯伯家善良的公主可以那麼幸福,公主暗戀校草,她就要讓公主不好過。

    有一天,學校公告欄里,郭媚昕向校草秦延告白的情書被人惡意張貼,全校皆知。

    只有郭媚昕知道,情書,是她自己貼的。

    這樣公主就不好“橫刀奪愛”了。

    如果她注定活在黑暗中,那麼她願意沉淪。愛,太奢靡,她這樣的人,不敢妄想。

    【小劇場1】

    有一天,高冷校草秦延憋不住了,“你不是說喜歡我,想要天天跟我在一起嗎?我同……”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喜歡你,我呀,只喜歡我自己!只愛我自己!”醉酒的郭媚昕仰起頭,指向天上的明月,一字一頓道,“人不愛已,天誅地滅!”

    【小劇場2】

    多年以後,娛樂圈小花旦郭媚昕嬌嬈的身段貼向禁欲系黃金單身漢秦延,“怎麼又是你?想睡我呀?來唄!”

    秦延眼眶通紅,將人按在門上,“所以,你這麼多年,愛的人其實是你那哥哥?”

    這是一個壞女人,撩一個痴情男人的故事。

    預收文《我又渣了前前任》文案︰

    前世,夏雀被初戀男友尉遲榆無情的甩了。

    夏雀哭的那叫昏天暗地,苦苦哀求尉遲榆回心轉意無果......

    揮一揮衣袖,就此覺醒!

    兩男腿的男人好找,何必為了一棵樹放棄整個森林。

    後來夏雀打開了新世界大門,男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小日子浪天浪地~

    而尉遲愉端著高冷範,冷冰冰的看著夏雀春風如意十多栽……死鴨子嘴硬,夜夜無眠,心口犯疼。

    一朝重生,尉遲愉回到了與夏雀分手後第二天。

    夏雀正哭的稀里嘩啦求尉遲愉復合。

    尉遲愉面癱臉破冰,擁抱前女友,“親愛的,就按你的意思,永遠不分手!”

    夏雀︰擦,重生後,如何讓同樣重生的前前前任男友不知道自己也重生了,並且成功甩掉他?在線等,急!

    嗯,只能假裝純潔無辜小白蓮,先玩兩天,再把這廝甩了好找下一個!

    追妻火葬場.沙雕文,喜歡的寶寶戳收藏哦~~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