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侍寢

☆、侍寢

    女人的聲音嬌嬌糯糯,如三月清泉,六月花香。[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如那清晨的微風,吹散霧霾,迎來黎明的曙光。

    眼前的人兒,明眸艷麗,腮凝新荔,還沒長開的身子卻已顯出豐盈的體態,如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綻放著光芒。

    衛宴只覺得整個人眼前都亮了起來。

    如那絕處逢生、荒島遇救、枯木逢春,原本灰暗絕跡的人生突然注入一絲光明。

    他渾身緊繃,連呼吸都不敢用勁,就怕破壞了眼前的美景。

    他在末世連續夢魘多日,再睜眼......現世安好,風平浪靜,錦衣玉食。床榻前,小廝匯報,“王爺,新進門的妾氏已經安頓好了。”

    腦海中,是屬于另一個人的,斷斷續的記憶。

    “你,多大了?”男人暗啞的聲音響起,似太久沒有說話,聲音如那久經未修的門“吱吱呀呀”的尖銳干澀。

    謝婉听著,感覺那地獄的閻王正在審問自己,更不敢抬頭看人,唯唯諾諾應答,“16歲了。”

    才十六歲啊,太小了。

    衛宴緊緊牙槽,只覺悵然若失。那沉默中得磨牙聲,折磨得謝婉虛脫身子。

    總有一種錯覺,頭頂的男人隨時能輕松揮手將自己的腦袋砍了下來。

    實在被嚇的頂不住,眼眶里劃落幾滴清淚。

    謝婉嚇的連忙用手擦拭,她可是在丞相府再怎麼被欺負都不會哭的人。

    衛宴彎腰,疑惑的探頭湊近謝婉,盯著她滾落的淚珠子看。

    “你哭了。”

    “我,我.....”謝婉抖著手連忙擦淚,她也不想的啊!

    衛宴有點心疼,暗自自責怎麼就把人給惹哭了。拋去年幼時,末世開始之後,他就沒有跟女性接觸過,更不會哄女人。

    他蹲下身,抬起手掌,撫摸了下謝婉柔順的頭發,“不哭,我以後,都听你的可好?”

    謝婉抬起了圓溜溜的杏眼,“嗯?”

    她立即又低了頭,“王爺莫開妾身玩笑了。”

    這六王爺說什麼吶,都听她的?怎麼可能?

    謝婉想,果然,男人在床前都慣會哄人的。

    即便如此,謝婉倒是沒有那麼害怕了。

    那麼恐怖的人,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很不相稱,卻讓人心暖。

    見謝婉都不再看他一眼,衛宴很是失落,他初來乍到,還沒有適應這個世界,他想起夢中的情景。

    這段婚事非謝婉自己情願的。

    他沒有搞清楚得是,這為妾,又何來的“婚事”一說。但對衛宴來說,這就是神聖的婚姻。

    “你若是不願,我這就……放你回去。”沙啞的聲音緩緩道。

    謝婉大驚,猛的抬頭。

    男人一臉戾氣,鳳眸血氣森森,剛才的柔情皆是錯覺。

    謝婉嚇得從床上下來,跪倒在地,匍匐磕頭,“求王爺開恩,妾身已經是王爺的人,哪有回去的理?”

    衛宴看著小小的人兒在地上團成一團,很不喜她這個樣子,忙欲將人扶起,謝婉卻驚得連連後退。

    衛宴覺察自己怕是嚇到了人家,用自以為最溫柔的語氣保證,“你先起來,我說能讓你回去,自是能的,沒人能逼你的。”

    謝婉更怕了,她听得出衛宴不似玩笑,真做得出把才抬進來的妾又原封不動送回去。

    可她,又能回哪去?

    她要真回去,哪還有命活!

    謝婉身子骨抖的更厲害了,連忙頭磕地求道,“王爺,妾身是自願來王府的,妾身一日是王爺的妾,死也是王爺的鬼。”

    “求王爺成全!”

    謝婉暗自懊悔,傳言誤人!是誰傳言這六王爺雖性格跋扈,卻是個心思簡單的!

    這六王爺明明是那地獄里的魔王,心思深沉,手段狠絕。

    先是餓了她一天,現在又威脅她一番,對個後院女子都毫不手軟。

    謝婉這下是真有點後悔進了這六王府這豺狼虎穴了。

    而衛宴這邊,慣是衛宴殺人、殺喪尸血濺滿臉,眼楮都不眨,面對謝婉這樣,卻是手足無措。

    想說幾句好的,又不知從何下手。

    那句“死也是王爺的鬼”卻是讓他心熱,心中劃過淡淡喜悅

    “那就按你說的,你起來吧。”

    衛宴想,無論事情起末,既然留下了。

    這,就是他的女人了。

    “快起來,只要我在一天,必定好好對你。”

    這次,謝婉卻不敢往好的想,僵硬的調子到了耳中,就成了,“你可要好好听話才有好日子過。”

    謝婉還是一番感謝,這才穩住情緒起了身。

    理了理凌亂的衣服頭發,杏眼偷偷看了眼身旁的偉岸男人。

    “咕,咕……”

    這聲音是……這一驚一乍,折騰了一天,肚子早就受不住了!

    謝婉慌忙捂住自己的小腹,連羞恥都顧不上,就怕惹怒了眼前這位。

    “你餓了?”衛宴看向謝婉嘎定道。

    “妾身一天未進食了。”謝婉紅著臉糯糯道,暗暗松口氣。

    就見衛宴臉色突然難看的可怕,周圍氣溫驟降,如寒風刮過,嚇的謝婉又是一縮。

    衛宴爆怒,聲音透著凌厲殺氣,“來人,傳飯!”

    讓自己的女人餓肚子,在來自末世、食物至上的衛宴看來,這真是極其、最最可恥的事!

    直到下人一通手忙腳亂,豐盛的飯菜上桌,那多年未見的美食色香味俱全,都沒能讓衛宴的情緒好轉。

    他繃著臉,盯著謝婉進食。

    謝婉就感覺頭頂一雙陰森的眸子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嚇得筷子都拿不穩。

    衛宴“溫柔”道,“快吃,以後必定不讓你餓肚子。”

    他要給她最好的。

    “吃菜。”沙啞得聲音命令著,一塊塊魚蝦肉被人夾入了謝婉的碗中。

    謝婉誠惶誠恐,感覺自己就是那被野獸投喂的幼崽。

    她看著越堆越多的飯菜,欲哭無淚,鼓起勇氣反抗,“我....我吃不下了。”

    說完,做好了被男人刁難的準備,卻不曾想......

    “吃不下就不吃了。”

    衛宴親自替謝婉盛了湯,怕她可能喝不下了,把湯擺在她旁邊,這才端起了自己的飯碗。

    謝婉受寵若驚,她從碗縫瞥了眼低頭進食的男人。

    他怎麼,等自己吃完才吃。哪有王爺親自給她盛湯的?

    是不是反了?

    ……

    飯畢,天色漸黑,有丫鬟進屋點了紅燭上了茶。

    見王爺待著不走,端了熱水來伺候,甚至連床鋪都煥然一新,換了上好的綢緞。

    衛宴站在窗邊遙望,有丫鬟上前,“王爺,奴婢伺候您更衣。”

    衛宴皺眉,沙啞喝道,“下去!”

    丫鬟也被今日的王爺嚇得一驚,落荒而逃。

    屋內再次只剩兩人。

    謝婉回望窗口如閻王般的男人,雙手在胸前攪了又攪。

    她琢磨著,先前這恐怖男人的話,若是不願.....就要將她送回去!

    對于那事,謝婉倒是不抵觸。畢竟,女人嘛,總是要經歷這些的,但是心里還是沒底的很,尤其是這六王爺如閻王爺般恐怖。

    片刻後,她暗暗咬牙給自己鼓氣,抖抖索索解了長發。黑色濃密的長發傾散開來,將女子明艷的臉蛋襯得更加妖媚。

    謝婉深吸口氣,緩緩向男人走去。

    暗紅的燭光將人影拉長又逐漸縮短,直到兩個人影重疊到一起。

    一雙細嫩的婉臂從身後環住男人,摸至男人腰間的衣帶,稍稍一頓,抖著手輕輕一扯,衣帶飄落到地上。

    “王爺∼”女人特有的嗓音酥酥軟軟的嬌聲喊到……

    謝婉靠在男人身後閉眼,再次給自己鼓氣。晚餐很豐盛很美味,這六王爺可不是好忽悠的善茬,為了以後自己跟嬤嬤不餓著肚子,她可得好好表現.....

    否則,這閻王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

    片刻,謝婉見男人沒反應,暗暗咬牙,柔弱無骨的小手探向男人的衣間…

    一雙炙熱的手掌猛的將謝婉的小手按住,細細來回粗厲的摩挲幾下,謝婉的心尖兒跟著打了個顫。

    謝婉一陣眩暈,腰間突然被男人抱起,對上了男人猩紅的鳳眸,男人眼神幽深,動作卻是很溫柔。高大的身形,將謝婉小小的一只托在懷里,讓謝婉有一種~~被視作珍寶的錯覺.....

    男人伸手撫向謝婉的臉蛋,快要靠近時,卻停了下來。

    作者有話要說︰ 謝婉︰哼,男人想做那啥時,嘴巴都會哄人~~~連這麼凶的都會這一套。

    衛宴︰努力學習,以後更會哄老婆!

    頭鐵作者︰哭求寶貝們收藏下,我好有寫下去的動力~~~~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