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謠言

☆、謠言

    衛宴彎腰,湊近謝婉的耳朵,聲音更加嘶啞,“婉婉,你以後做我的老婆可好?”

    “嗯?”老什麼?謝婉听不太懂,也不敢再問。【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謝婉想,許不是什麼好事的,但她還是老實應聲,“妾身願意。”

    謝婉緩緩閉上了眼,準備迎接暴風雨的降臨。

    然而,抱住她的身子越加滾燙,卻遲遲沒有動作。

    謝婉剛起疑惑,就被人幾個跨步扔到了床鋪上......

    還沒來得及害怕,遠處關門聲“踫”響起。

    謝婉再睜開眼時,屋子里獨留空蕩蕩的回聲,哪還有什麼人影......

    許久,郭麼麼進來,看見謝婉完好無損,先松了口氣,“六王爺怎麼怒氣沖沖就走了?那樣子,忒嚇人了!"

    隨即又急道,“這可如何是好,這進了門頭一天,到了房里都沒踫,這讓小姐往後日子怎麼過?”

    謝婉深深的喘了口氣,心有余悸癱軟在床上,“走了好,走了好。”

    ......

    衛宴狼狽離開,沖進了蒙蒙細雨中。

    那速度快如閃電,如捕獵的獵豹,幾個跳躍就不見了人影。

    跑了不知多久才卸了心中的邪氣!

    雖然這個世界16歲已經可以當母親,雖然在末世早就沒有規則可言,但對于珍貴的女性,衛宴做不出那禽獸不如的事。

    六王府很大,才一小會,衛宴便從王府的東邊飛竄至了西北角的小叢林。

    在末世,衛宴是無人敢招惹的殺神,是少有的雙異能者。

    從剛才的奔跑速度,衛宴知道,自己的體能異能還在。

    根據傳承的記憶,這個古代世界,並不存在江湖中那種武術高手。以衛宴的體能,可以秒殺任何一個人。

    至于另一個精神系異能......

    叢林中,衛宴閉眼,感受空氣中的雷電元素,節骨分明的手掌在叢林中抬起……

    “轟隆隆...”

    下著毛毛細雨的天空,突然閃過一道驚雷,聲音巨響震聾發聵,耀白的閃電劃破黑夜的天空,驚得長安城家家戶戶心驚肉跳。

    偏院內,郭麼麼心口砰砰亂跳,“嚇死個人,這雷聲怎麼這麼大,倒像是頂在六王府這打的一樣。”

    “真是奇怪了,這也就下個細雨,都深秋了,怎會突然打雷!”

    叢林中,衛宴調整氣息,詫異兩個異能居然都跟著自己過來了,還是巔峰七階狀態。

    不過,這個雷電異能在這個世界就比較雞肋了,用出來怕是會驚世駭俗。

    重來一世,從腐臭的尸體中爬出來的人,衛宴就圖個安穩日子。

    還有,屬于他的女性。

    這在末世10年後,是想都不敢想的。

    末世之初,因為女性天生體弱對大環境的不適應,且在爆亂中,人性殘暴,對女性濫殺無辜,最終導致了不可彌補的惡果,女性滅絕!

    女性,是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

    ……

    雨後的空氣潮濕,涼風習習,讓人不喜。

    “婉……娘子,快將這姜湯喝了。”郭麼麼嘆氣,還是不太適應這個稱呼,這做了妾的人,連個正經的稱呼都沒有。

    謝婉放下手中的書,接過湯碗,“麼,我身子好得很,這姜湯就不用再送了。”

    她知道,為了這姜湯,麼在那王府的廚房被刁難了不少。

    這王府的人都勢利眼的很,都知道六王爺與丞相府的糾紛,見謝婉不得寵,更是趁機欺凌。

    謝婉看著空落落的院子,要是,能有個自己的小廚房就好了,可以省了不少麻煩。

    想到自己如今的處境,謝婉絕了那不該有的念頭。

    “你前天受了涼,這嗓子見著就不太好,可不能大意。”郭麼麼堅持。

    謝婉不好解釋,她這哪是受涼的關系,那是被那男人嚇出來的毛病。

    “呵,還當自己是多嬌貴的人呢!”遠處,坐在樹蔭下磕瓜子的丫鬟听了嗤笑。

    正是那日打傘從橋上下來的丫鬟綠珠。

    她鄙夷的攘搜坌煌瘢 笆裁床《濟揮校 謖庾齦 矗俊br />
    郭麼麼惱了,“你這說得什麼話,讓你是來伺候主子的,你倒好,還要我伺候你。”

    “呸!我是倒了八輩子霉被安排到這來。”綠珠吐個瓜子殼,罵,“這丞相府的姑娘出門,連個丫鬟都沒有,也真是好笑。”

    她接著嘲笑,“進門第一天,王爺踫都沒有踫的女人,如今這外頭,可都在看你們笑話呢。”

    這長安城,一有風吹草動,捂不緊實,很快便會傳了開去。

    這後院女人的日子本就無聊的很,表面上端莊樣子,私下里最喜歡的就是八卦吃瓜看人笑話。

    譬如此刻,一本平淡無奇的本子就由小斯攜著,在長安城的好些大戶人家來回傳遞。

    本子內,一行行不同風格的字體在上面留著話。

    【听說了嗎,這謝婉昨兒個進了王爺府,六王爺連踫都沒有踫。】

    【姐姐消息可準,這謝家四姑娘做了妾已經夠慘,還籠絡不住男人,真是要完蛋。】

    【哎呀,那可真是要笑死個人了,看來六王爺是記仇了啊!】

    【還是這謝香玲好本事,好好的王妃不做,搶了妹妹的男人,正過那逍遙日子呢。】

    前段時間,謝家三姑娘私通妹夫,自導自演落水去了那御賜王妃之位,送了四姑娘給六王府做妾賠罪。

    本來看完了這出好戲,這丞相府的樂子是要結束了。

    可誰叫那謝婉長的太美,雖然不怎麼出門,偶然幾次出席花茶會,那明麗的臉蛋,真真是見了一眼,就讓女人嫉妒的發狂,恨不得在她臉上劃上一爪子。

    如今,听說謝婉不好過,自然要嘲笑一番。

    這謝香玲之所以有王妃不做,還不是因為這六王爺胸無點墨游手好閑,沒什麼大用。

    誰不知道,權勢滔天的謝丞相是大皇子一派的。

    院內,郭麼麼听說了這些事,暗暗抹淚。

    謝婉無奈,“麼您又何必多想,咱們把自己日子過好就行了。”

    謝婉淡淡的重新拿起手中書本,內心毫無波動。

    就算有了寵幸又怎麼樣,還不是一群女人圍著一個男人爭風吃醋。

    女人這一輩子,一眼望到頭,就是在這一方院子蹉跎日子而已。

    在她看來,無人打擾,沒有主母欺負,平平淡淡過完此生,就是最大的福氣了。

    郭麼麼嘆氣,這四姑娘從小就生了顆玲瓏心,奈何凡事看得太透,對什麼都是無所謂,活的反倒像一攤死水。

    郭麼麼還欲再勸,“可是這女人,總得仰仗著男人活的,這六王爺都兩日沒來了......”

    “哼,六王爺是不會來了的。”綠珠磕著瓜子譏笑,故意說氣人話,“王爺可是馬上要娶表小姐為妃的。”

    卻見謝婉不動聲色,根本不受這句話影響。

    “大膽,我們家小姐的事,也是你隨意妄言的。”

    院門口,一個丫鬟神色得意的扶著一個女子進了門。

    那女子一身粉綢蓮花繡紋裙子,額前還點綴著些亮色的細珠子,艷妝濃墨,很是珠光寶氣。

    乍看之下,素顏素服的謝婉就失了顏色。

    綠珠見了人,連忙扔下瓜子,笑盈盈的迎了上去,“給表小姐請安。”

    蕭懷蓮傲氣的進了院子,頭抬得比天高,嫌棄的揮了揮手絹,“這什麼地方,髒死了。”

    見謝婉遠遠的也沒有上來迎,蕭懷蓮旁邊的丫鬟怒道,“見了我家小姐還不上來拜見。”

    這表小姐卻是眼皮子都沒抬一下,傲然道,“謝婉是吧,我可是宮里蕭淑妃娘家的佷女,跟我表哥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勸你往後可要安分守己,不要出什麼ど蛾子才好,否則......”

    綠珠在旁邊奉承,“那是自然,一個妾,往後還不是表小姐您說了算!”

    蕭懷蓮見這謝婉連個氣都不敢出,越發趾高氣揚,指著謝婉道,“還不快去給我倒杯茶來!”

    郭麼麼哪見得謝婉被這樣對待,雖然氣,還是忍著道,“奴婢來就好,哪有讓我家婉娘子倒茶的理。”

    “啪!”那蕭懷蓮一個耳刮子對著郭麼麼抽來,打了郭麼麼一個措手不及。

    “哪有你個老乾婆說話的份!”

    謝婉大驚,忙將郭麼麼扶了起來,心疼的檢查,“你們怎麼出手打人!”

    蕭懷蓮嗤笑,“打個下人而已,不懂規矩,我教教她。”

    “表小姐!”謝婉確認郭麼麼沒有大礙,原本平靜無波的杏眸冷了幾分。“王府的下人,好像還輪不到你來管教。”

    蕭懷蓮氣笑,“一個賤人的賤僕而已,我打了又怎麼了。”

    謝婉軟糯的嗓子冷了下來,“表小姐這還沒嫁進王府呢,先不說做不做得成這六王妃,還未出閨閣的姑娘,手臂伸的這麼長,不太好吧。”

    似乎沒想到這謝婉敢說這樣的話,蕭懷蓮還沒發火,她旁邊的丫鬟便呵斥道,“你好大的膽!”。

    “不知道,王爺是否知道表小姐這麼喜歡越俎代庖替他管理王府?想來王爺若是知道了,會很高興的把管家權交給表小姐吧。”謝婉拿出六王爺說事。

    蕭懷蓮想到表哥那任性的脾氣,心虛,“你敢威脅我?”

    “還請表小姐道個歉!”

    “道歉,你們也配!”蕭懷蓮跺腳,“你最好不要給我亂說話!”

    人卻是心虛得走了,走前身後的丫鬟回頭懟道,“狐假虎威的東西。”

    等人走了,綠珠才醒過神來,不敢置信這性子清冷的謝婉居然敢得罪表小姐,“好大的膽子啊!表小姐可是我們王爺最器重的人,王爺不會放過你的。”

    “呸,勢力的丫頭,沒規矩。”郭麼麼心疼謝婉,“小姐,你根本不必為了我這麼沖動。”

    郭麼麼操心道,“這表小姐要是去王爺那告了狀,可怎麼好。”

    謝婉心里也虛,她早被欺辱慣了,這陰私暗斗的一般都挑不起她的脾氣,實在是動了郭麼麼,她沒忍得住。

    想到六王爺衛宴那血腥氣的眼神,謝婉止不住打了個冷顫。

    今兒把這表小姐得罪了,要是這表小姐真做了王妃,加上那閻王爺,謝婉感覺自己命不久矣。

    ......

    當天傍晚,兩日不見得王爺就第二次踏足這偏院。

    一身陰郁,滿臉戾氣。

    連那慣是囂張的綠珠,都嚇得腿軟,躲在一旁。

    此時,謝婉還在看她那沒看完的書,男人放輕了步子,有如鬼魅,謝婉根本沒有察覺身旁有人。

    作者有話要說︰ 衛宴︰老婆太小了,不能踫!

    頭鐵作者︰寶貝們多多【收藏】就長大了!

    預收文《祖師爺女兒三歲半》,《我又渣了前前前任》,《心機女的救贖》感謝預收∼

    預收文《祖師爺女兒三歲半》文案︰

    風雨飄搖,吃不飽穿不暖,日子苦巴巴的晉朝,來了個流離失所的小姑娘。

    小小的一只,短短的腿,漂亮得像個瓷娃娃。

    當眾人對著那祖師爺慕楓三跪九叩,求祖師爺憐憫時。

    瓷娃娃沖了上來,抱著那祖師爺雕像大哭,“爹呀,快帶我回去啊!”

    眾人︰小姑娘腦子壞了,祖師爺姓穆,你姓李!

    瓷娃娃繼續哭,“哇,我跟娘姓啊,我娘李霞清。”

    眾人︰太扯了,李霞清大仙跟那祖師爺慕楓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李朝朝從現代穿越古代,靠著賣萌,撒嬌,裝可憐,耍心機,好不容易才被一戶好心人家收留。

    為了不再發生類似爹媽跑路的悲劇......

    李朝朝發誓,自己一定要苟住,低調,做一個平凡的女孩紙。

    可是,面對這吃不飽穿不暖,還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只嗷嗷待哺的哥哥姐姐們。

    想要過上好日子的李朝朝握拳︰只能把哥哥姐姐們培養成才了!

    預收文《心機女的救贖》文案︰

    郭媚昕是個心機女。

    表面一套,內里一套,不懂知恩圖報,就是人人不恥的那種類型。

    郭媚昕是個孤兒,由父親的戰友好心收養,伯伯家有一子一女。

    郭媚昕嫉妒伯伯家善良的公主可以那麼幸福,公主暗戀校草,她就要讓公主不好過。

    有一天,學校公告欄里,郭媚昕向校草秦延告白的情書被人惡意張貼,全校皆知。

    只有郭媚昕知道,情書,是她自己貼的。

    這樣公主就不好“橫刀奪愛”了。

    如果她注定活在黑暗中,那麼她願意沉淪。愛,太奢靡,她這樣的人,不敢妄想。

    【小劇場1】

    有一天,高冷校草秦延憋不住了,“你不是說喜歡我,想要天天跟我在一起嗎?我同……”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喜歡你,我呀,只喜歡我自己!只愛我自己!”醉酒的郭媚昕仰起頭,指向天上的明月,一字一頓道,“人不愛已,天誅地滅!”

    【小劇場2】

    多年以後,娛樂圈小花旦郭媚昕嬌嬈的身段貼向禁欲系黃金單身漢秦延,“怎麼又是你?想睡我呀?來唄!”

    秦延眼眶通紅,將人按在門上,“所以,你這麼多年,愛的人其實是你那哥哥?”

    這是一個壞女人,撩一個痴情男人的故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