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回門

☆、回門

    謝婉今日看的是一本農耕種植類的書籍。【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這農書,她們這些官家的女子,是沒有人會看的,有失(shi)身m份。

    謝婉卻是感興趣的緊,譬如此刻,想著剛進王府那天被餓肚子的事。

    她就想著,這偏院的花壇里雜草叢生,空著也是空著,自己要是能種上些瓜果蔬菜,往後再遇到被王爺和未來王妃苛刻刁難,遇到糧食危機,自己也就能應急。

    這要是再能有個小廚房,這日子真是美的不能更美了。

    王府每月的例銀,再加上她為數不多的私房銀,自給自足,她下半輩子的日子也夠用了。

    謝婉天馬行空了下美好的種田日子,深深的嘆了口氣。

    可惜……堂堂王府的小妾,在院子里種菜,有失體面,會成為天下笑柄,是不可能的事。

    “在看什麼呢?”沙啞粗歷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謝婉“咯 ”心肝一跳,書掉落到了地上。

    身後,陰影籠罩,謝婉慌忙站起身。

    衛宴有點不滿自己來了這麼久都沒有被發現,郁促的撿起地上的書籍。

    眼睜睜看著書被衛宴板著臉翻開,謝婉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完了,被抓到看這些粗鄙的書,她肯定要被怪罪。

    說不定以後還會被禁看。

    “農書?”衛宴隨手翻了下,是一本蔬菜的圖鑒,附了簡單種植說明。“你喜歡種菜?”

    “不,妾身不喜!”謝婉連忙否認。眼楮卻心疼的盯著那書。

    就怕閻王下一句就是,“這種不入流的書以後不準看,全部收走。”

    那這後院的日子可怎麼熬。

    衛宴覺察謝婉言不由衷,沒有對自己說實話,有點失望。

    見謝婉如鵪鶉般縮了縮,衛宴怕嚇著她,有心哄她開心,“你要想種,可以買點種子在這院子里種。”

    “妾身一點也不想……嗯?”謝婉愣住,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男人?

    他,剛才說什麼?

    就見六王爺今天一身藏青稠袍,收拾的清爽利落,鳳眸中還透著些許血氣,氣質收斂不少,倒是沒有那日陰森恐怖。

    哪有王侯將相的府里會種蔬菜?這不是惹人笑話!

    哄人也不帶這麼尋人開心的~

    可是,這個誘惑太大,謝婉又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衛宴再次確認道,“就這樣定了,回頭我讓人送菜種子來。”

    驚喜來的太快,謝婉暗暗高興,雖不知後續真假,卻也不傻,忙道謝,“謝王爺。”

    聲音嬌糯清甜,撫人心扉,衛宴頓了頓啞聲道,“到時我陪著你種。”

    他想起末世後來,為了適應被腐蝕的土地,人類研究出的變異植物,一顆大米都要一斤重,要是種在這純淨的土地上不知道會如何。

    嗯?陪她種?

    謝婉懷疑,自己來了這六王府,怎麼老是出現幻听,她連忙想拒絕,“不,不……”

    抬眸見到衛宴陰郁的臉色,又慫了,只能改口,“妾身榮幸之至。”

    內心卻是絕望,王爺怎麼可能真的陪她種菜,這怕是監督的意思。

    謝婉這才警醒,消失兩天的人怎麼又突然出現。

    莫不是......那表小姐去告狀,這是算賬來了!

    難怪讓自己種菜,卻原來是懲罰!

    雖然歪打正著,種菜她倒是願意,就怕自己壓根沒有種過蔬菜,要是不能有收成,怕不是要借機罰她。

    謝婉才想通其中曲折,就見衛宴放下了書,問,“這兩天都做什麼了?”

    來了,來查問了。

    “回王爺,就看書了。”

    衛宴輕輕點頭,臉色似乎有點嚴肅,“只看書了?”

    謝婉眼皮一跳,硬著頭皮,“今……兒個,還見了表小姐。”

    說完,膽戰心驚的接受訓斥。

    衛宴臉色沉了沉,卻還在想著,只看書,這多無趣?

    這幾天他忙著梳理原身的一些情況,倒是忽略了她。

    謝婉來了王府也有兩日了,他翻了下夢中的記憶,這古代的女子婚配嫁娶是有“回門”一說的,回門的好壞,決定了女子嫁的好壞。

    原身那宮里的母妃就時常抱怨,自己進了宮就沒有回過門,更沒機會回娘家看看。

    別人有的,他的女性自然也要有。衛宴心中軟了軟,說出話卻很是生硬。

    “你明天就回下門。”

    謝婉,“???”

    謝婉覺得,再這麼幻听下去,她精神遲早要出問題。

    這王爺的話怎麼總是出乎人意料。

    是她以為的女子回門?該不會是……

    “王爺,妾身一個妾,是沒有回門一說的。”謝婉小心翼翼的提醒。

    衛宴了然的點頭,妾,不過一個稱呼而已,他娶的,自然就是他妻子,“到我這就有了。就這麼定了,明天就回門去。”

    哪有小妾回門的,這哪是回門,這是刁難啊!

    “王爺,妾身知道錯了!”

    謝婉懂了,這人就是因為表小姐的事來懲罰她的。

    “怎麼,你不願意?”衛宴奇怪,探究的眼神射來,謝婉卻是感覺一股陰森森的氣壓襲來。

    謝婉嚇得一驚,心如死灰,這前後都是斷崖,她沒得選,“妾身願意。”

    天色漸暗,謝婉恍恍惚惚的應付了會,等衛宴有事終于離開了。

    旁邊龜縮在一腳的綠珠蹦噠起來,“看吧,說了不能得罪表小姐!王爺這是專門來懲罰你呢!”

    “本來罰你種菜,想想罰的太輕,就要把你打發回娘家了!”

    謝婉愣了愣,“打發我?”

    她以為是要讓她回娘家難堪,听這綠珠的意思,王爺是要休棄了她,讓她回丞相府了?

    想到六王爺那什麼都做得出的性子,謝婉心都涼的透透的。

    綠珠翻了個白眼,“可不是,不把未來王妃放在眼里,你這樣的妾,自然留不得!”

    去王府廚房求飯的郭麼領著食盒回來,听說了六王爺來的事,居然認同了綠珠的理,“完了,這可如何是好,六王爺真是……”

    郭麼麼號啕大哭,拍腿,“太狠了。”

    謝婉倒是冷靜了點,“麼,許是你們多想了呢?王爺就是叫我回個門走這一遭,還能回來的。”

    “不可能,這六王爺成天想著報復丞相府呢,可不逮到機會了。”郭麼麼急得團團轉,“我的小姐,這可怎麼辦喲?要不,咱們再去求求王爺,認個錯。”

    綠珠落井下石,“求也沒用,後悔啊,晚了!趕緊收拾滾蛋吧!”

    ......

    兩人食不下咽,混沌過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便起來收拾。郭麼麼心神恍惚,“可要把金銀物品都帶著,今兒回去了,可能就回不來了。”

    謝婉考慮了一晚上,搖頭,“麼,什麼也不用帶,咱們就當什麼也不知道。就是去回門的,東西留這,也有個回來的名。”

    就算按回門算,是要帶禮回去,但丞相府就沒給她什麼嫁妝,她就那麼些體己,帶多少回去都會被嫌棄,還不如別浪費她的私房。

    日子都活不下去了,要什麼臉面。

    清晨的王府巷子,已經有了不少人影,出了巷子,到了長安街,更是人來人往。

    一個年輕女子徒步走在這街上,也是很惹人注意的。

    此時,經過一夜,六王府的新樂子也在整個京城大院傳了開來。

    【今兒個早上,我家小斯已經看到謝婉從六王府後門出來了,確實是被趕了出來。】

    【這小妾被趕回娘家,還是頭一回听說,丞相府的臉面這下是丟干淨了!】

    【嘻嘻,听說,昨兒個六王爺還要罰謝婉種菜呢,那等下賤的事哪能是女子所做,無法想象。】

    【這謝婉也是活該,敢對六王爺的小青梅不敬,拎不清自己的份量。】

    【看來,這謝香玲主動讓位,蕭懷蓮這心心念念的正妃位置是穩了。】

    此時,謝婉步步艱辛的徒步回了丞相府。丞相府氣氛壓抑,風雨欲來。

    謝丞相質問,“怎麼回事?”

    謝婉中規中矩回答,“奉六王爺之命,女兒回門。”

    “跪下!”丞相府當家主母,謝婉的嫡母,呂氏已經听說了下人的匯報,氣的臉色鐵青。

    謝婉跪了下來。

    呂氏道,“才進了王府兩天就被趕回來,誰家也沒有過這種事。”

    謝丞相拍桌大怒,“胡鬧!去六王爺府是你自己選的?這去了不安分守己,這是鬧得什麼事?”

    謝婉思緒飄遠,進六王府是她自己選的。當初,她只有兩條路,要麼進六王府,要麼進那年過半百嗜血殘暴的老侯爺府被折騰半死。

    呂氏道,“怕不成是因為你三姐,你故意整這麼一出報復?”

    “女兒不敢。”

    謝丞相甩了衣袖,“出了門的妾,你就不再是我丞相府的人,我也沒你這個女兒,今兒個給我回去!”

    謝婉抿唇不語,低頭跪著。

    謝丞相拍桌走了,沒有人叫謝婉起身,謝婉就一直跪著。郭麼麼只能干著急,卻沒有辦法。

    作者有話要說︰ 古代小慫包.看不到生活希望.女主︰櫻~~又要被欺負了!

    頭鐵作者︰寶貝們收藏下,就有能量反抗了!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