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挨打

☆、挨打

    謝婉跪了一個多時辰,早謝婉一個月出嫁的謝香玲回來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謝婉生母芩娘子,生前為謝婉求了門婚事,是丞相府的一門遠親。這徐衡因家道中落,上京投靠謝丞相,芩娘子見他才學不錯,一表人才,便費了一番心思替謝婉求了姻緣。

    雖然徐衡門第不高,但圖個安穩,徐衡也借此姻親和丞相府來往密切。

    謝婉曾私下撞見徐衡對著三姐謝噓寒問暖,關懷備注,最後這人便高攀娶了她三姐,呂氏的嫡女。

    本就不是良人,對這親事,謝婉倒也無所謂。卻不想呂氏根本不放過她,使計要將她入了那年過半百的老侯府做妾。

    那老侯爺有點兵權,一個妾,換老侯爺對大皇子的支持,謝丞相樂見其成。

    謝婉這才慌了,跪求到了謝丞相面前。

    正值六王爺不講理鬧朝堂,直道這御賜的親事說沒就沒了自己吃了虧。皇帝佬也是個混不吝的,道,這事好辦,丞相府再賠老六一個女兒。

    謝丞相讓謝婉選,六王府或者侯爺府。

    雖說六王爺就是個繡花枕頭,還可能卷入皇位之爭,丟了性命,謝香玲連正妃位置都看不上。

    謝婉卻是只能選了六王爺衛宴。

    謝香玲婚後短短一個月,已經回了娘家數次,這徐衡家境不好,她自是住不慣,時常回來打秋風。

    謝香玲回來,呂氏態度截然相反,帶人熱情相迎,自是熱絡。

    謝香玲見到跪著的謝婉,問呂氏,“她怎麼回來了?”

    呂氏將事情始末道來,謝香玲上去就是給謝婉一個巴掌,“丟人現眼的東西。”

    “你該不會是故意使計回來,還肖想著我夫君吧?”

    謝婉就這麼毫無準備的挨了下打,狼狽跌倒在地,臉頰子火辣辣的疼。

    這謝香玲真是越發囂張,自己都嫁出門了還要遭她這樣欺凌。

    謝婉突然覺得一直來的避讓都很可笑,到哪都逃不開命運的輪回。

    謝婉說,“我沒有。”

    “不知廉恥的東西,你最好沒有。”謝香玲面色猙獰,極度不耐煩,“娘,你趕緊把她趕走。”

    呂氏冷聲,“再讓她跪會,你爹上朝回來,自會處理。放心,你爹不趕,我也不會讓她留著。”

    .....

    六王爺上朝回來後,小廝便小心翼翼匯報,“您讓準備的禮,備好了。”

    最近六王爺性子變得古怪,雖然不再隨便發脾氣,卻是更加陰冷,皇家的人本就性子多變,下人們倒也沒有覺得奇怪,只是伺候的更加用心。

    衛宴點了點頭,這是他備的陪謝婉回門的禮,衛宴起身朝謝婉的偏院走去。

    到了院子,卻是不見一個人影。

    “人呢?”

    小廝疑惑,知道來這是找那新進門的姨娘,“奴才這就去找找。”

    小廝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在廚房嘮嗑的綠珠,將人帶到了衛宴面前。

    “婉娘子她們回丞相府了。”綠珠戰戰兢兢的匯報了情況。

    衛宴郁卒了,原來,回門不需要他陪著回去嗎?

    也罷,衛宴便轉身離開,想著等人回來再說。

    等到響午,衛宴總覺得心緒不寧,問小廝,“婉......她什麼時候能回來?”

    此時,整個王府早就已經傳開,新來的小妾,因為惹怒了表小姐,已經被六王爺趕回丞相府了。

    小廝心里“咯 ”一下,回來?

    小廝心驚肉跳的看了衛宴一眼,見衛宴正在等他回答,小廝硬著頭皮,“婉娘子......不是已經,被您趕回去了?”

    衛宴,嗯???

    他什麼時候趕他的寶貝了?

    .......

    六王爺突然到訪丞相府,謝丞在前廳自迎接,女婿徐衡相陪。

    徐衡如今是丞相府女婿,自然水漲船高,見了衛宴,也只是微微行了個禮。

    謝丞相如今位高權重,對女兒被退回之事自是不愉,“六王爺,雖說當初我家小女落水有錯在先,但這婚事是您要退的,後來您大鬧朝堂,我丞相府賠您一個姑娘做妾,也是對得起王爺了。如今,這出了門的妾,就已經不是我丞相府的人了,六王爺趕回來是故意給我們難看嗎?”

    衛宴沒興趣听這些陳年舊事,直接找人,“謝婉呢?我要見人。”

    謝婉整整跪了大半日,尚未進食,精神恍惚之跡,呂氏進來,“起來吧。”

    謝婉腿腳發麻,許久才站了起來。郭麼麼連忙上來,將人扶起。

    謝婉知道,呂氏不會這麼容易放過她,怕是還要趕她走。

    “跟我走。”呂氏在前帶路。

    謝婉心里沒底,“去哪?”

    呂氏哼道,“六王爺來了,就在前廳,你今天必須想盡辦法跟他回去。”

    “丞相府是不會留你的。”

    謝婉詫異六王爺會來,但去或是留,她又能做得了誰的主。?

    有時想想,這日子,倒不如死了算了。

    謝婉由郭麼麼攙扶著到了前廳,徐衡先是對著謝婉見了禮,態度紳士,“婉妹妹,好久不見。”

    謝婉欠身回應,“姐夫。”

    衛宴僵著臉,看著謝婉緩緩走進,步伐不穩,身子虛弱。一股凌厲的威壓爆發而出,周圍頓時冷了幾分。

    謝丞相威嚴道,“還不快給六王爺跪下認錯!”

    謝婉已經跪了大半日,膝蓋早就受傷,虛弱一晃,再次跪地,觸及傷口。

    “斯~”疼的倒抽了口氣。

    突然,一個偉岸的身影靠近,謝婉反應不及,人便被扶了起來。

    衛宴沉著臉,彎腰,手掌撫向謝婉皺了的衣裙,膝蓋被踫觸,又是一聲抽氣聲。

    衛宴抬頭,看見了謝婉側臉上已經淡了很多的手掌印子。

    男人黝黑的深瞳**m出殺意,雙眼突然變得猩紅,如謝婉初見那日般。

    謝婉一個機靈,來不及深思王爺怎麼會來扶她,嚇得背後出了一身冷汗,向後縮了縮。

    一時間,廳內山雨欲來,氣氛壓抑,一股殺氣迸射而出。

    衛宴松開謝婉,深吸口氣,在廳內來回踱步,廳內幾人居然都不敢說話。

    等走了十幾步子,調穩了氣息,衛宴才開口啞聲問,“誰干的?”

    見沒人回答,衛宴提高音量,質問,“誰讓她跪的?誰打的臉?”

    謝丞相等人這才反應過來,衛宴問的是什麼。

    謝丞相道,“這種丟人現眼的東西,自然是要替六王爺管教的。”

    呂氏挺胸哼道,“這還是罰的輕的。”

    衛宴再次走近謝婉,指向呂氏,問,“是她打的?”

    謝婉很驚訝,衛宴居然關心這個事。

    謝婉搖了搖頭,也不知怎麼,突然有點委屈,“母親罰了跪。”

    旁邊的徐衡見了,上前關心道,“婉妹妹沒啥大礙不,可不礙事?母親也是為你好的,你莫置氣。”

    謝香玲听說呂氏帶著謝婉去了前廳,正好過來听見謝婉告狀,又見了徐衡對謝婉溫柔低語,怒氣沖沖的上前,揮手就欲再一個巴掌。

    “賤人,還敢挑撥離間。”

    手揮一半,衛宴單手擋住,一股力量襲來,謝香玲只感覺小臂一疼,向後退了兩步,險些摔倒。

    謝香玲見是衛宴,傲氣道,“人是我打的,六王爺,管好你府上的人!別出來勾引男人!”

    謝香玲罵完,見衛宴那冰冷的眼神射來,渾身戾氣,這才感覺氣氛不對。

    謝香玲突然有點怕,今兒怎麼有點陌生,一股凌厲的氣質讓人不寒而栗。

    衛宴道冷冷的盯著謝香玲,片刻,啞聲道,“我盡量不打女人。”

    他轉身看向謝婉,說,“所以,你自己打。”

    謝婉愣住,杏眼瞪得溜圓,疑似幻听。

    男人的聲音在耳邊重復,“被人欺負了,就要還回去。”

    謝丞相等人也是懷疑這六王爺腦子怕是不好,都知道六王爺性子跋扈囂張,但他丞相府的嫡女也是說打就打的,“王爺!還請自重!”

    “哼,”呂氏根本沒當真,“我看她倒是敢打。”

    “六王爺!”謝香玲又被挑起了怒氣,這種輕視的話,把她丞相府嫡女可放在眼里。

    別說打了,說也是一種侮辱,“帶著你的人滾出謝府!”

    “欺負了我的人,拿命都是輕的。”衛宴突然身子一閃,一眾人只感覺眼前一晃,謝香玲便雙手反手被衛宴抓著衣袖制住,扯到了謝婉面前,輕輕一推,人就跪到了謝婉面前。

    這是來真的。

    謝婉的眼楮已經瞪得銅鈴大。

    她耳邊還在回蕩著那句“欺負了我的人”,突然就紅了眼眶,就像孤苦飄零得落葉,找到了主心骨。

    “你不打,可要我打。”衛宴得口氣還是生硬而暗啞,怒氣之下,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可謝婉,卻突然覺得不那麼恐怖。

    作者有話要說︰ 溝通障礙.衛宴︰我...我怎麼把老婆趕回去了?

    謝婉︰我被打了,你個蠢貨,跪搓衣板去。

    頭鐵作者︰得令,小可愛們給個收藏唄~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