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變臉

☆、變臉

    雖然她也不明白六王爺到底是為何如此,是見不得六王府丟顏面,還是要報復謝香玲。【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總不能,是為了她。

    “欺人太甚!”

    見謝香玲被制住,所有人都要沖上來幫忙,卻被衛宴一一擋了回去。

    “王爺,這是我的妻子,還請王爺別太過分。”徐衡一身書生氣,這時正義凜然得抓住謝香玲,欲將人扶起,脫離衛宴的桎梏。

    衛宴抬腳就是輕輕一腳,徐衡直接摔了出去,跪倒地不起。

    “你算個什麼東西!”衛宴冷聲道,“見了本王,居然都不磕頭跪拜,丞相府當真是不把天子放在眼里。”

    眾人這才發覺這怎麼也是個王爺,天子的兒子,輕慢不得。頓時心慌,止了步。

    衛宴再次看向謝婉,鼓勵道,“打,萬事有我。”

    謝婉從來沒有被這麼些人袒護過。

    她想起過往,想起以後,人生在世,何不恣意一回。

    在謝香玲不可置信得眼神中,“啪!”謝婉縴縴素手抽向了謝香玲得臉蛋。

    解氣!

    她被欺負十六載,打她一個耳刮子也不算得什麼!

    嫡女怎麼了,就能高高在上。

    “太輕了,再打兩個!”沙啞得聲音命令道。

    謝婉深吸口氣,“啪,啪!”

    又是兩下。

    “你個賤/人,你打我!”

    “你敢打我女兒!”

    呂氏急紅了眼,撲了上來,衛宴毫不客氣,又是巧妙一腳,呂氏對著謝婉就跪了下來。

    他衛宴不願意對女性動手,可不包括欺負了他女性的人。相反,末世之人,為了一口食物都能搶的你死我活,最是自私自利,甚至連性命都如草芥,不值一提。

    在他眼里,除了他的女性,其余什麼也不是。

    衛宴對那呂氏冷聲道,“喜歡跪,就跪著吧。”

    “來人,來人!!!”

    整個丞相府都亂成了一團,卻沒有人敢再近謝婉的身,因為有個男人用偉岸得身子將她擋在了後面。

    這六王爺,雖然無權無勢,又哪是什麼人都能動得。

    更何況,這男人現在更像魔鬼,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呀!”謝婉突然驚呼一聲,人就趴在了男人肩膀上。

    在一眾人得怒視下,衛宴轉身,突然將謝婉豎著抱起,男人臉色凌厲,動作卻很輕柔。

    “回家。”

    衛宴抱著人跨步出了丞相府,放到了外面的轎上,兩人一起坐進轎子,起轎離去。

    .....

    六王爺進了謝丞相府,六王爺又出來了。居然,抱著那謝婉!

    丞相府門口從早上開始就等著看熱鬧的人懵了。

    ???

    【怎麼回事,求解,不是說被六王爺趕回來了?怎麼還接回去了?】

    【同問,求解。】

    【我家小斯說是抱回去的!天,光天化日,怎麼可以這種傷風敗俗的行為!六王爺這是抽的哪門子風?這謝婉大庭廣眾之下,對男子投懷送抱,過分!!】

    【鄙視】

    【鄙視加之】

    有那想得比較多的。

    【莫非,這六王爺其實深愛著這謝婉......】

    【怎麼可能!】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以上猜測一點也不好玩,還是繼續八卦吧。

    【听說了嘛,今兒個丞相府雞飛狗跳,據說,謝婉還把謝香玲打了!】

    【庶出打嫡女,還有沒有王法了!】

    【這謝婉哪來的膽!庶出打嫡女,這是要上天!】

    所有的事情都是那麼匪夷所思,不管是一開始小妾被趕回家,還是當眾抱抱,還是庶出打嫡女,都已經超出了眾人的常識範圍內。

    聊天薄在京城傳遞的飛快,因為毛筆字太大,都已經換了第二本了。

    一眾吃瓜姐妹研究半天,終于有那宅斗高手來答疑。

    【經我等三姐妹小聚擺八卦盤分析,這事其實很簡單。六王爺因對謝香玲事件懷恨在心,故意將謝婉趕回,給丞相府一個難堪。六王爺趁機就去看笑話,正好遇到前未婚妻謝香玲欺負謝婉,這六王爺借機行事,以他六王爺的人被欺負之名,趁機報復。這男人打女人不行,六王爺可以讓謝婉打啊,謝婉為了能回王府當然會听王爺話,所以就有了庶出打嫡女這一出。當然謝婉打了謝香玲,丞相府的人當然要打回去,謝婉又被打了一頓,將計就計趁機裝暈,倒入六王爺懷里,得以被王爺抱著重新回王府~~~】

    吧啦吧啦......

    一篇短篇小說,洋洋灑灑幾百字,有沖突有轉折有矛盾,一眾無聊後院女子看得津津有味,心癢難耐......

    【求樓上姐妹快出後續!!】

    宅斗高手小姐姐回應,【預知後續詳情,還請等待六王府消息。】

    于是,原本消退的謝婉之瓜,再次勾起了無數人的注意力。

    ......

    回了六王府,衛宴將人抱回偏院內,便讓小斯去請了太醫。

    "爺,隨便請個大夫就可以了,這太醫…"小斯暗暗提醒,一個妾,哪能用得到太醫。

    然而在衛宴冷冰冰的眼神下,小斯還是灰溜溜的領命而去。

    許久,太醫來了,隨之而來的還有听說了消息的表小姐蕭懷蓮。

    好在謝婉沒什麼大礙,太醫開了些活血化瘀的藥就離開了。

    衛宴卻眉頭深鎖,因為他突然發現,古代的醫療技術是個大問題。

    “听說姐姐受傷了,妹妹特意來看望姐姐。”蕭懷蓮與昨天完全變了個樣子,對謝婉噓寒問暖,關懷備至,還在旁邊陪謝婉聊天。

    這種變臉的女人,謝婉在丞相府也見的不少,倒也不奇怪。謝婉想到自己今兒個遭的罪可能就是因為昨兒個惹怒了這位表小姐,只能假意應付了幾句。

    熱騰騰的飯菜被端了上來,謝婉這一天又累又餓,實在沒精神應付蕭懷蓮,期盼的等著衛宴同意她用餐。

    就見蕭懷蓮如女主人般招呼,“姐姐快來,我讓王府給你準備了可口的飯菜,我們一起吃。”

    謝婉,“???”

    她剛剛明明親耳听見,在蕭懷蓮沒來之前,衛宴安排用飯事宜。

    這麼搶功勞真的好嗎?

    好吧,一般這種情況男人都如被豬油蒙了心,不能發現其中漏洞,只會覺得女人端莊賢惠。

    等三人入座,蕭懷蓮便熱情的招呼謝婉用餐,一邊親密的給衛宴夾餐,“來,表哥這是你喜歡的油燜大蝦,還記得嗎?小時候,每次我去宮里看姑姑,你都要跟我搶這個呢。”

    典型的一副,我跟你老公是從小青梅的好閨蜜,我們的情誼你是不理解的。雖然現在是你們兩的獨處時間,但我就是要橫插一腳顯示自己的重要性。

    衛宴沉默中。

    雖然末世沒有女性,但是男人與男人之間也是有很多小心機的,寥寥幾句,衛宴立刻察覺了蕭懷戀的綠茶婊。

    衛宴疑惑,這不是婉婉的朋友?這在做什麼,勾引別人老公?

    衛宴的記憶是不全的,只夢到了原主一部分的生活。他皺眉回憶許久,也沒有搜索到這號人物。

    當蕭懷蓮真的將菜夾到衛宴碗里時......

    衛宴終于忍受不住,轉身問旁邊默默進食的謝婉,“你們關系不是很好嗎?”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謝婉懵呆臉。

    她跟表小姐關系好?別開玩笑了,是因為她們剛才聊天了嗎?那是表小姐單方面聊天好吧。

    衛宴又問,“你昨天見得表小姐就是她?”

    他記得謝婉提過那麼一句。

    “是呀。”謝婉更郁悶了。

    表小姐是你家的表小姐啊!你不知道?

    “表哥,我跟姐姐才相識就一見如故,以後定然能相處愉快的。誰讓表哥是我們最重要的人呢。”蕭懷蓮見被冷落,欲語還羞道。

    謝婉真是听不下去了,這都什麼人呢。忍住,沖動會遭殃。

    衛宴大致明白了,他可是以為,這是婉婉的好友,專門來看她的,才忍到現在。

    “阿福!”

    阿福正是那時常跟著衛宴的小斯。

    阿福連忙進了屋。

    衛宴命令道,“送表小姐回蕭府。”

    蕭懷蓮听到這個自是大驚,她傷心欲絕,“表哥,你怎麼能送我回去!”

    衛宴不耐煩,這麼個人呆在這破壞了他跟婉婉獨處的時光,他忍了很久了。

    他可沒有耐心跟婉婉以外的人解釋,直接下死命令。

    “馬上送回去,以後不準來王府。”

    蕭懷蓮見真的沒有余地,被衛宴絕情的樣子逼急了,脫口道,“表哥我不走,我還要做你的王妃呢。”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