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妖妾

☆、妖妾

    說完,扶著謝婉就打算離開。【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完全沒把太子放眼里。

    這下。連旁邊的太監都看不下去了,這麼漠視太子,太子威嚴何在,“大膽,怎麼對太子說話的。”

    謝婉也虛。

    得罪了太子就這麼走了?不太好吧。

    太子憤怒啊,自己就這麼被無視了?這時,太子才見著衛宴跟謝婉牽著的手。

    霧草,狗男女公然秀恩愛,撒狗糧。

    “好啊好啊!光天化日之下,你們居然做出這等傷風敗俗的事,還把不把宮中規矩放在眼里不?”

    這下子可是抓到把柄了!

    “來人吶,給我拿下他們!”

    “衛宴,你給我站住!!”

    然而,說了這麼一通,人家壓根一句沒听進去,眼看就要走遠,太子真是怒了!

    太不把他堂堂太子放眼里了。

    就見胖太子突然提了口氣,猛的沖向衛宴兩人,好不容易拉住衛宴的衣角,打算將人拖住,等著侍衛來捉拿。

    “啊∼∼”銷(xiao)魂m一聲驚呼。

    “彭!!!”

    太子爺胖胖的身(shen)體飛天而起,自由落下。

    現場,鴉雀無聲,安靜如雞。

    霧草,太子爺在宮內被打了!

    這這這這……………

    “反了,反了!這六王爺要造反了!你們還不快把他抓起來。”太子摔的賊疼,拼了最後一口氣,下了死命令,就抱著開花的屁股疼得要死要活去了。

    匆忙趕來的侍衛,也發現事情嚴峻,但出手之人又是個王爺。

    有侍衛老實,欲例行公事,上前欲將六王爺捉拿。人還沒近身,便被踢飛了出去,速度太快,都沒有發現自己怎麼就飛了。

    飛了幾個,剩下的就傻呆呆的看著六王爺越走越遠∼∼

    “快,上報父皇,六哥在皇宮鬧事。”胖太子疼得恨得咬碎牙齒。

    不過,他看衛宴已經是看個死人了。從來沒有人敢在皇宮動手,還襲擊他一個金貴的太子爺。

    六哥他,完了,一定會下場很慘。

    而謝婉已經全程呆若木雞,衛宴動一次手,她就打一個驚,再由這男人單手抱懷里安撫。

    她,已經麻木……

    一定是她初入皇宮的打開方式不對。

    等衛宴帶著謝婉遲遲的到了蕭淑妃的蕭襄宮,蕭淑妃還不知道他們路上的事。

    蕭淑妃先是笑盈盈的迎了衛宴,“我兒一定是累壞了吧,最近怎麼都不來看母妃。”

    隨即,蕭淑妃看到了跟兒子交握著手的女人∼∼

    握著的手……

    蕭淑妃呆愣了許久,嫉妒充滿了胸腔。

    鳳眸凌厲橫過,“你就是我兒新納的妾?”

    謝婉還沒來得及應是。

    蕭淑妃對著謝婉便是怒喝,“給我跪下!沒有規矩不知廉恥的東西,見到本妃居然不知道行禮!”

    謝婉︰很有道理的,邏輯沒錯,她應該跪。

    可憐了她才受傷的膝蓋,以她多年來後宅被欺負的經驗,今天這一跪,一時半會起不來的。

    謝婉誠意滿滿的欲跪下。

    我甩甩甩,嗯?怎麼這大手掌就是甩不出來。

    算了,還是先跪為敬,甩不出來也要跪。皇妃呢,她生平第一次見這麼尊貴的女人。

    然後,膝蓋才彎曲,便被人扶了起來,男人臂力很大,輕輕一托,謝婉便下不去了。

    衛宴解釋道,“母妃,婉婉膝蓋受傷了,就不跪了。”

    “婉婉,婉婉,”那親密的稱呼,在蕭淑妃听來宛若魔音。

    蕭淑妃深吸口氣,“我昨兒听說謝丞相連夜進宮向你父皇告狀,說你為了一個女人,大鬧丞相府,對著朝廷重臣一家子大打出手。今兒個一早,又听說你被這妖妾蠱惑,將懷蓮趕了回去。”

    “好,好的很!”嫉妒使人扭曲,蕭淑妃猙獰的看向謝婉,“你這個妖女,蠱惑我兒迷失神志。”

    “來人啊,給我拖出去丈斃。”

    謝婉已經腿軟,想真誠一跪,又被男人扶著。

    謝婉放棄下跪,算了。

    反正橫豎要死,愛咋咋滴吧。這宮里,就不是她這種小人物來的地方。

    實在腿軟,旁邊有男人,那就索性靠著吧,破罐子破摔。

    衛宴道,“母妃三思。”

    蕭淑妃強勢打斷,“不用說了,這個妖妾留不得,與我兒是一個禍害,今兒說什麼都沒有用。”

    她就這麼一個兒子,從小當心肝兒的疼。也沒指望他走那條路,雖然慣的囂張跋扈了點,但對她這個母妃,從來最是敬重,言听計從的。

    如今居然幫著一個外人說話,還你依我儂的,蕭淑妃真是心肝兒都要碎了。

    有那威嚴的麼已經要上來拿人。

    她們可都是宮里見慣世面的老人了,麼不卑不亢道,“還請六王爺將這妖妾交給我們處置。”

    衛宴,“.....”

    他終于明白婉婉為什麼對進宮怕成那樣。

    是他低估了這些古人搞事的能力。

    這些宮里的人腦子都被驢踢了,不太正常。

    雖然,對這個原身的生母有一分敬重。雖然,每一個女性都值得被尊重。

    但前提是帶了腦子沒有自己作死,前提是沒有傷害他的女性。

    他衛宴,從來不是博愛之人,而是天生性子薄涼,才能在那末世苟活下來。

    麼伸向謝婉的手被狠狠打掉了,衛宴可不講什麼君子之道。

    他就像那野獸護著自己的領地,來一個撓一個,被擊中的麼如斷了骨頭,沒有再戰之力。

    衛宴暗啞了嗓音,眸中蹦出殺氣,“母妃,我的人,不是你說踫就踫的。”

    “我帶她來見您!是想著讓您見見兒媳婦,您既然不歡迎,那,就這樣了。”

    這話簡直就是火上澆油。

    “什麼兒媳婦,一個妾哪是兒媳婦!衛宴,你瘋了!”蕭淑妃歇斯里底道,她發現自己的兒子居然變得有點不認識了。一定是被這個妖妾蠱惑的。

    蕭淑妃命令,“你馬上給我娶懷蓮為正妃!將這妖妾留給我處置。”

    衛宴失了耐心,轉身,牽著人就走。

    身後,蕭淑妃追問,“你帶她去哪里?你還要去見你父皇,你父皇那哪是什麼人都能去的?”

    眼看人真要走了,蕭淑妃拉回點理智,決定用調虎離山之計,哄道,“你且放心先去見你父皇,將她先留在母妃這里,放心,我不會對她怎麼樣。”

    我信你個鬼咧!

    宅斗專用哄騙男人三十六計之一。

    鵪鶉謝婉冷汗連連,絕望的看向衛宴。可別信啊!

    她要留這,就這架勢,今兒個是要死的透透的。先斬後奏再道歉什麼的,是宅斗慣用伎倆。

    衛宴拍了拍謝婉的肩膀以作安撫,沒有理會蕭淑妃的提議,帶著人離開。

    身後蕭淑妃還在憤怒的歇斯里底。

    等出了院子,謝婉一陣後怕,慶幸自己死里逃生,躲過一劫。

    隨即想到這六王爺要去見天子,那她怎麼辦?

    這皇宮內院,前有得罪的太子爺,後有虎視眈眈的蕭淑妃,她要落單,那就是死!

    謝婉慌慌然,得罪了這些個人物。他們想捏死自己就像對付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就算,今兒個活了下來,以後總能有機會弄死她。

    算了,放棄掙扎。

    她的命運,到頭了。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