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造反

☆、造反

    衛宴繼續牽著謝婉,離開蕭淑妃的宮殿朝著皇帝所在養心殿而去。[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一路上蜿蜒曲折,因為皇宮比較大,倒是走了很長一段路。

    旁邊領路的太監表面是淡定的,內心是崩潰的。這個六王爺……今兒個真是要上天了!

    惹了太子爺,氣著了蕭淑妃,兄弟情母子愛,都沒有了。居然還牽著個女人的手一路向著那最最尊貴的養心殿去!

    先不說,這大庭廣眾之下親親我我有多麼離經叛道,那養心殿,是皇帝爺的地盤。

    面見聖上,還帶個女人,是腦袋瓜子不想要了嗎?

    謝婉再是麻木不仁,任由衛宴牽了一路,當周邊的侍衛太監越來越多,空氣卻越來越安靜時,還是壓力倍增。

    到了一處院子,有侍衛上前,毫不給衛宴面子,攔住謝婉盤問,“此乃何人,敢擅自來養心殿驚擾聖駕。”

    謝婉一驚,腿又軟了,她她她……王爺居然,真的帶她來面聖。

    我滴媽媽呀,從來沒有听說一個小妾能到的了這宮里的養心殿。

    這是何等威嚴的地方,整個天下最最尊貴的地。

    衛宴不滿的看向侍衛,氣質變得凌厲,周圍溫度突降,如墜冰窖,“你嚇著她了。”

    那侍衛掃向六王爺幽深的黑瞳,居然感覺渾身泛冷,似被人掐住了喉嚨,隨時會喪命。

    侍衛沒忍住後腿了一步,才勉強頓住。

    好想道歉怎麼破。

    好在職業素養還在,等兩人走近至殿門前,侍衛還是上前將兩人攔住,“六王爺,閑雜人等禁止入內。”

    另一個侍衛身上帶了血腥氣,忠誠冷酷,“擅入者,死!”

    謝婉扯了扯衛宴手臂,人向後退了些,盈盈的眼眸透著哀求。

    她真的不想再向前了!放過她吧,她支撐不住了!

    謝婉心里苦,她只是一個在後宅生活了十六載,沒有見過什麼世面的小女人啊!為什麼要經歷私闖養心殿,擅自面聖,這種吃了熊心豹子膽的事。

    衛宴見身邊小可憐又要哭出來了,心軟的很,也知道這里的皇帝對這邊的人非同尋常,便不再為難她。

    衛宴環顧四周,沒有急著進殿面聖,而是將人緩緩牽至旁邊花壇,拿袖子隨意將花壇邊清掃了下,對謝婉示意道,“坐吧。”

    謝婉,“……”

    侍衛太監,“……”

    這麼多人站了一整天了,從來只有人來了養心殿門外跪著的,來了這還想坐著是什麼鬼?

    你一個王爺穿著那麼金貴的衣服,隨意就用來當抹布了,還讓一個女子當著這麼多男人(以及半個男人)的面,做隨地而坐這種有失體統的事。

    腦子真的正常嗎?

    謝婉差點就想脫口大喊,賊老天,爽快點直接一刀砍了她吧,別再這麼折磨她了!

    她一個大家閨秀怎麼能隨地而坐的,花壇邊也不行,一個意思啊!

    而且,這是什麼地方,這是她一輩子都不應該踏足的地方!!

    謝婉在奔潰中听見六王爺溫柔的說,“我怕進去時間長,你在外面累著。”

    況且,從早上進了這宮門,他們徒步走了不少路,又經歷了兩番波折,小可憐在他身邊就腿軟了好幾次,這會自然要歇息會。

    謝婉不願意,努力拒絕,“我,我站著就好。”

    雖然謝婉這麼要求,衛宴可以想象,等他離開,謝婉必然僵著身子一個姿勢一動不敢動,就這麼當木偶人,若是時間長了……

    他可舍不得。

    衛宴拍了拍謝婉的手,一手扶著謝婉腰身,稍稍一個巧力,就將人按坐在了花壇邊。

    等謝婉噤若寒蟬,想重新站起來了時,衛宴寬聲安扶,“坐著吧,一切有我,來都來了,不差這麼點了。”

    謝婉恍然大悟,是啊,她都已經這樣了,不差這麼點了!

    砧板上的魚肉,有什麼好怕的,難道還要關心自己被清蒸還是紅燒嗎?

    謝婉應了聲,不再反抗,就此坐下。

    嗯,隨地而坐的感覺也是極好的。

    衛宴將人安頓好,這才放心的由太監通報進了養心殿。

    此處離殿內較近,他的精神力可以感知,可以確保謝婉安危,這才是他放心留謝婉在這的主要原因。

    衛宴進了殿,殿內此刻還有旁人。

    一個老頭,一個正是那胖太子。

    就見那老頭,跪在地上   的恨不得將地嗑出一個洞來,“陛下,龍溪大災,饑荒嚴重,民不聊生,餓死無數,妻離子散,此事刻不容緩,必須立馬撥款賑災。”

    六王爺的父親衛文德威嚴的坐在龍椅,肅著臉道,“這龍溪上下百萬人口,要賑災談何容易,剛才戶部尚書在這你也听到了,國庫緊缺,能調動的資金是杯水車薪。”

    老頭悲慟大哭,“陛下,那也不能見死不救,對百萬性命視若無睹啊!”

    皇帝腦仁也疼,正是因為人口太多,不是一個兩個,哪是說救就能救的。

    皇帝沉了嗓子,“所以,才要從長計議,想一個萬全之策,劉愛卿還是先回去吧,這事稍後再議。”

    劉老頭顯然不願離開,又磕了個響頭,“陛下,此事不能再拖了!”

    皇帝佬也怒了,暴吼一聲,“那也得有辦法啊!你倒是找人商議去,在朕這耗著有什麼用!”

    天子一怒還是很嚇人的。

    劉老頭見皇帝動了真怒,深深嘆了口氣,只能不情不願的退去。

    等人走了,皇帝哼了聲,“這劉老頭,最是不講理。”

    金碧輝煌的殿內,突然安靜了下來。

    本朝皇帝人到中年,四十多的樣子,倒也算儀表堂堂,桃花眼下隱隱青色眼圈,看得出是個風流人物。

    皇帝雖然在正事上不靠譜,但帝王威嚴仍在,此時一板一眼的坐在上方,那太子爺作為最寵愛的兒子,在旁邊都是恭恭敬敬的,全然沒有在外面時囂張勁。

    “老六,你的事稍後再算!”皇帝見了進來的衛宴,先關心起剛才哭哭啼啼表示有急事的太子爺,“怎麼回事?臉上這傷哪來的?”

    太子爺這才開始打開話匣子,激動的告狀,將今日在御花園被衛宴欺負的事聲情並茂的講給皇帝听,並且不顧殿前失儀,**m出了手臂上的傷給親爹看。

    太子衛溧乃先皇後所出,先皇後在還是太子妃時就與皇帝伉儷情深,因此在先皇後因病逝去後。皇帝傷感數日,感念先皇後的溫柔賢淑,就立了衛溧為太子,對太子也是寵愛有佳。

    皇帝見著太子身上的傷也是大為吃驚,這太子從小養在宮中,金枝玉葉的,何時受過這麼重的傷。

    況且,歷來就沒有在宮里動武的理。這說嚴重了,就是遇刺!

    皇帝當即出離憤怒,“老六,你怎麼回事!殘害兄弟手足,公然在宮中傷害太子性命,你是要反了嗎?”

    皇帝作為一個兒子很多的昏庸皇帝,經常還是有點危機感的,這事非比尋常,皇帝忍不住再次確認,“老六,你該不會真想造反吧?”

    作者有話要說︰ 謝婉︰你們再不收藏,我要被頭鐵作者嚇死了~~~

    衛宴︰老婆大人,不要害怕!

    謝婉︰滾!你們都是一丘之貉~~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