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出門

☆、出門

    衛宴卻是無語了,通篇狗屁歪理,這書,能看得進?難怪婉婉這榆木腦袋這麼認死理,可不能再被這種洗腦神書給屠害了。[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想到這幾日自己忙著府內的事,倒是忽略了小姑娘,衛宴微微內疚。

    老婆娶了,自然要讓她過舒服日子的。

    不過他這還要忙上幾日。

    衛宴抽過謝婉手中的書,隨意扔置一旁,“整日在家呆著多無聊,何不出去走走玩玩。”

    謝婉眼楮瞪的圓溜溜,“嗯?”

    穩住,六王爺不是第一次語不驚人死不休了,她不怕!

    只能說,經過宮里這一遭,謝婉的膽子也練出來一點了。不過這也就是她自己覺得。

    謝婉委婉問,“王爺莫要說笑了,妾身在這院里呆著挺好。”

    郭麼麼卻是按耐不住了,雖然這六王爺看著嚇人的緊,還是忍不住道,“哪有女子隨意出門的,咱大衛朝可提倡女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方是正理,婉娘子一個小妾要是出門可不貽笑大方。”

    衛宴,“……”

    什麼歪理?

    衛宴問︰“那女子就不出門?”

    郭麼麼道,“那倒也不是,自有那高門內府舉辦的女子宴會,或者去廟里求佛,女子是去得的。還有那衣裳首飾店也可由小轎子抬到店鋪門口,女子紗巾蒙面進了那店里去。”

    郭麼麼嘆氣,“不過,婉娘子如今一個妾,自是沒有這待遇了。”

    這也是大衛朝妾氏低賤如塵埃的道理。也是為什麼謝婉當日徒步回娘家,會引得那麼多人笑話。

    衛宴,“……”

    他想象了下謝婉這一輩子都悶在這小院的場景……

    衛宴問,“你整日在院子里做些什麼?”

    謝婉老實回答,“繡花,看書,習字......自然有事做的。”

    要是卷入那妻妾爭寵,明爭暗斗;家里有長輩的還要敬茶服侍,女子這一天也是很忙的。

    衛宴揮手打斷,直接下命令,“不用說了,你明兒個就給我出去逛逛去,不興什麼小轎蒙面,哪都能去。”

    謝婉目瞪口呆。

    櫻櫻櫻,謝婉內流滿面,她一點也不想出去!出去太丟人了!

    衛宴知道謝婉是個軟糯的性子,補充,“至少隔三天出去一次,不準成天悶家里。明天我有事,下次,我陪你出去。”

    “對了,”衛宴又想起一事,問阿福,“讓給婉婉備的菜種子可有準備好?”

    阿福冷汗連連,當時以為是玩笑話,這六王爺是來真的啊,忙道馬上準備。

    阿福見著六王爺這幾日的手段,不敢武逆,內心卻是頭疼,哪有在王府種菜的?

    這王府是窮的揭不開鍋了嗎?還要不要臉面了。

    這六王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有時對這婉娘子甚是冷漠,有時卻事事上心。

    君心難測,做小斯的可真難。

    謝婉听說真能種菜,卻是很高興,後宅確實無聊的緊,但對那“監督”之事,膽大問了句,“種的不好,王爺可莫要惱我?”

    王爺笑笑,那笑容冷漠中帶著暖意,“放心,種不好我幫你種。”

    放心放心放心,謝婉她一點也不放心吶!您王爺種什麼菜,老是講冷笑話。

    六王爺性格古怪,雖然謝婉沒有吃什麼虧,但還是小心謹慎的,這話自是不敢當真。

    又到黃昏夜,衛宴照例吃了晚飯就離開了偏院。

    郭麼麼實在看不懂了,“這六王爺到底是何意思。怎麼好像對您不錯,又老是?”

    又至今沒有留宿婉娘子這,還老是有奇怪的命令和行為?

    謝婉對著空落落的院門口發了會呆,搖搖頭,“我也看不懂,得過且過吧。”

    又是一夜天明,謝婉吃了早餐,等了許久,見那王爺今兒個果然沒來。

    謝婉深吸口氣,咬了咬牙,帶著郭麼麼和一個丫鬟紅珠出了王府,去那長安街上。

    謝婉不知道的是,身後有那體格魁梧身手不錯的侍衛隱隱跟著保護她。

    而當謝婉裸**m著臉,踏入長安街道的那一刻,自然是引得路人頻頻回頭。

    謝婉何曾經歷過這種場面,暗暗緊張,踩著小步子,慢慢的往前挪,偶爾轉動那小腦袋瀏覽下周邊,也是心不在焉。

    街道上,各種攤位琳瑯滿目,叫賣聲不斷,有那小鋪子開了門也將物品擺在外面湊個熱鬧。

    人來人往,倒是有不少人。男人居多,偶也有那農婦村姑走于集市,她們倒不需要顧及什麼,很是隨意。

    謝婉暗暗羨慕,只恨自己不是生于尋常百姓家。

    不過听說那尋常人家常有棄兒賣女之事,世道如此,哪又有安寧之處。

    此時,那晨起給家里長輩例行請了安,正是無趣的後院女人,又有了新樂子。

    【听說了嗎,謝婉又被六王爺趕出來了,居然在那街上拋頭**m面,連個紗巾都不戴。】

    【天啊!那等粗俗的行為可是農門粗野婦人才做的出來的。】

    【莫非是在六王府被欺負的過不下去,連個下了也沒有,只能自己出來采買物件。】

    【惹怒了六王爺這,反正橫豎對謝婉沒興趣,這是想著法子折騰她呢?】

    【今兒個沒人從六王府打探出消息嗎?】

    【不知,這六王府也不知怎麼回事,消息一天比一天少了。】

    作者有話要說︰ 【預收文《心機女的救贖》文案︰】

    郭媚昕是個心機女。

    表面一套,內里一套,不懂知恩圖報,就是人人不恥的那種類型。

    郭媚昕是個孤兒,由父親的戰友好心收養,伯伯家有一子一女。

    郭媚昕嫉妒伯伯家善良的公主可以那麼幸福,公主暗戀校草,她就要讓公主不好過。

    有一天,學校公告欄里,郭媚昕向校草秦延告白的情書被人惡意張貼,全校皆知。

    只有郭媚昕知道,情書,是她自己貼的。

    這樣公主就不好“橫刀奪愛”了。

    如果她注定活在黑暗中,那麼她願意沉淪。愛,太奢靡,她這樣的人,不敢妄想。

    【小劇場1】

    有一天,高冷校草秦延憋不住了,“你不是說喜歡我,想要天天跟我在一起嗎?我同……”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喜歡你,我呀,只喜歡我自己!只愛我自己!”醉酒的郭媚昕仰起頭,指向天上的明月,一字一頓道,“人不愛已,天誅地滅!”

    【小劇場2】

    多年以後,娛樂圈小花旦郭媚昕嬌嬈的身段貼向禁欲系黃金單身漢秦延,“怎麼又是你?想睡我呀?來唄!”

    秦延眼眶通紅,將人按在門上,“所以,你這麼多年,愛的人其實是你那哥哥?”

    這是一個壞女人,撩一個痴情男人的故事。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