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末世王爺寵妾日常 ☆、壓力

☆、壓力

    而謝婉,在那長安街道走了一炷香的時間,雖然累,倒是慢慢被那些攤位吸引,忘了害怕。【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就連那郭麼麼都很是興奮,作為貼身服侍小姐的奴僕,平常能出門的機會也是不多的。

    這兒瞧瞧那兒看看,都是新奇玩意,忍不住想買些個。

    那丫鬟紅珠更是不必說,十二三歲的年紀,平常呆在六王爺府,就沒有機會出過門,可是興奮緊,除了負責護著謝婉免得被周圍人沖撞了,腦瓜子就沒有轉個停的,什麼都想看一看,問上一問價錢。

    偶爾有一頂小轎子經過,就見那轎上小小窗口的簾子微微掀開,有那嬌貴小姐透過縫偷偷的打量著外面的熱鬧景象。

    然後,轎邊的丫鬟著急的提醒,“小姐,快放下簾子,讓人看到就不好了。”

    那簾子里的人只能掃興的放下簾子縮回去。

    謝婉突然就覺得,還是她這樣好。

    要什麼禮教,反正破罐子破摔了。

    那些高門貴女整天上山拜香,那城外就那麼一座廟,看來看去就那麼回事,哪有這街道上來的有趣。

    三人到了一處書店,難得有機會自己逛書店,謝婉忙帶著麼和丫鬟進去看看。

    這書店不小,很是雅致,還分了一樓二樓。一般有二樓的,都是為了方便閨閣小姐挑選的。

    謝婉有心上去看看,快走完樓梯時,就听得那樓上有嬌笑聲傳來。

    “哈哈哈,這謝婉如今可真是成了長安城里最大的笑話!”

    提及自己的名字,謝婉臉色白了白,那不堪入耳的評價她是第一次親耳听到,她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事,這外面早就傳的風風雨雨。

    自己早就已經是整個京城的笑話。

    謝婉有點委屈,她明明關起門來過自己的日子,怎麼就這樣了呢?

    就听那些人還在說,“可不是麼,得罪了娘家,當街勾引王爺抱她,最後卻害的王爺失了官位,如今還出來拋頭**m面,真是不守婦道不要臉皮的緊!”

    有人狀似惋惜道,“可憐了那六王爺,本就沒什麼權勢,如今連那上朝的資格都被撤了,整天閑在家,這可如何是好。”

    “這謝婉可真是害人不淺。”

    謝婉大驚,心神顫了顫。

    她們在說什麼?

    六王爺被罰禁止上朝?

    謝婉心下慌亂,一個踩空,差點摔了下去。

    難怪呢,難怪六王爺這幾日成天有空呆在她那院里,難怪那日在宮里她得罪了那麼些人,還能全身而退。

    卻原來,是罰了六王爺。

    謝婉突然心里悶的很,不該是這樣子的,那樣的六王爺怎麼能因為她……

    六王爺又是什麼樣的六王爺呢?

    很冷很陰郁很嚇人,明明奇奇怪怪,卻總會在不經意間讓人心里有暖流流過。

    有人注意到了謝婉,似乎並不驚訝,預料到謝婉會出現在這。

    “喲,這不是六王府的婉娘子嘛,婉娘子一個妾氏,怎麼如那粗門農婦一樣自己上街來了。”

    另一女子笑嘻嘻關懷,“婉娘子那嫡三姐最近可好,被婉娘子打的不輕吧,臉上的傷不知可好了沒有?”

    謝婉神情恍惚,對那冷嘲熱諷置若罔聞,直問,“你們剛說的那事可是當真?”

    “說的哪事?你失寵這事?還是被趕回娘家這事?”

    謝婉追問,“六王爺他......”

    “哦,六王爺可不就是因你連累,被罷去了上朝的資格。原來,你不知道啊!”

    “也活該這六王爺沒本事啦,不然你三姐怎麼寧願嫁給一個落魄書生,也瞧不上呢。”

    後面那些人還在說著些什麼,謝婉已經听不到了,由那丫鬟紅珠扶著恍恍惚惚下了樓梯,出了書店。

    郭麼麼跟在旁邊著急,“娘子您可千萬別在意那些閑言碎語,這些人看著名門閨秀,嘴碎著呢!咱過好自己日子就行。”

    遠處,一座酒樓二樓的窗戶口,有個男子盯著那樓下從書店出來的謝婉看了許久。

    男子一身黃色明袍,端得氣勢十足,一雙鷹眸卻是不懷好意,色咪咪盯著謝婉美貌的臉蛋流連忘返。

    有那侍衛恭敬的上前匯報,“爺,打听清楚了,是六王爺府上新納的妾,謝丞相四女,謝婉。”

    男子暗道遺憾,“老六的人啊,還以為是專門拋頭**m面來勾引本皇子的呢。”

    旁邊小斯立馬奉承,“大皇子貌比潘安,自然引得無數女子傾慕。”

    那大皇子衛榮暢笑一聲,在這深秋之際,風流的搖了搖手中的扇子,“這老六才惹怒了父皇,閑賦在家夾緊尾巴做人,這小妾的事我倒是听說一二,這老六至今還沒有踫過人呢。”

    “小妾公然上街,怕不是惹了衛宴,被趕出來自謀生路的。”衛榮心**m邪念,“老六怕是惱了這妾氏,又礙于這謝丞相的面不知如何處理,倒不如哥哥我來替他解決這個麻煩。”

    衛榮在那小斯耳邊這般那般囑咐一番,那小斯面**m難色,“爺,這可是六王爺的女人,恐怕……”

    衛榮不削的哼了聲,“這老六,本王還沒有放在眼里。”

    “你去問了,這謝婉自然沒有不同意的理。”

    小斯領命而去,不多時,神不守舍挪著步的謝婉便被那小斯攔了去路。

    小斯聲音雖不大,卻也沒有刻意掩飾,公然道,“婉娘子有禮了,我家大皇子听說婉娘子在那六王府過的不好,甚是憐惜,請小人來問,婉娘子可是願意移步去大皇子府。”

    “如若願意,我家爺今兒個就上那六王府將您討了去,婉娘子以後自然錦衣玉食風光無限。”

    謝婉心里一沉,簡直無法置信自己听到了什麼!這人說什麼?讓她,讓她換個人伺候?

    當她是什麼了?

    謝婉第一次發現,原來小妾是這麼的卑微。

    公然被輕薄,再是泥人性子,她真想一個耳刮子狠狠的抽下去!

    可是,她不敢。

    對方是大皇子的人,大皇子是何等風光人物,她在丞相府時可沒少听聞。

    她不能,再給六王爺惹麻煩了。

    謝婉沒有搭理那小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

    郭麼麼在旁邊急得團團轉,“這可如何是好,此事一經傳入六王爺耳里,娘子您就要落個不好的名聲,女人在外與男人勾搭,那是大忌!”

    “這下,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

    謝婉也想到了,公然被別的男人勾搭,還是大皇子,她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一定會遭到厭棄吧。

    這個世道,就是這麼不講道理,不問緣由,都是女人的錯。

    最重要的是,這事必然給六王爺蒙了羞,讓六王爺面子里子都丟盡了。

    謝婉那心肝如在炭火上烤了一樣,焦灼的厲害。

    自進了六王府以後波折不斷,狀況百出。

    回憶撲面而來,層層壓力壓的謝婉喘不過氣來。

    等神不守舍回了六王府,謝婉便深感不適,小腹疼得厲害。

    一陣陣的抽痛,讓她快要暈死過去。

    許久,下身隱隱血跡,卻是那月信來了。

    謝婉不是第一次來這煩人的事,卻是第一次疼得這麼厲害。

    郭麼麼在旁邊暗暗著急,跟著紅黃藍紫珠幾個丫鬟,手忙腳亂的幫著謝婉整理一番,用了那月事帶,卻沒有辦法止了這疼。

    郭麼麼是過來人了,見得多了,連連勸慰謝婉,“婉娘子,您這怕是最近累著了。您可千萬要放寬心,不要壓著心事,凡事要往好處想。”

    就連珠子們也幫著寬慰,“就是,王爺未必會因著這些事惱了您,王爺疼您著呢∼”

    謝婉只能躺在那榻上忍受小腹陣陣抽痛。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斂財人生之重啟